第七十六章 定计

    “medusa大人?”杜瑜琦自言自语的道。他念诵着这个名字,忽然一个几乎被忽略掉的细节从杜瑜琦的脑海当中闪耀了出来。

    是的,杜瑜琦记得很清楚,杀掉了寒冰人偶师沙杜之后,在他身上曾经找到了一份文件夹:“变异泰拉石vi号作战预案(指挥官版)。”这一份文件夹当中记载的东西,令杜瑜琦一度都感觉到了震怖!那种将每个人都当成零件的,精密运行的做法,乃是杜瑜琦根本就没有想到过的......而这一份文件夹的最后,则是盖着一个栩栩如生的美杜莎头像印鉴,下方也是有着这样的子母!

    “medusa大人......栩栩如生的印鉴。”杜瑜琦沉吟着:“这究竟是巧合还是必然?”

    杜瑜琦深吸了一口气,看起来心中已经是有了计较,重新将感应球放入到了次元戒当中,开始深一脚浅一脚的离开了,却并不是往老白毛猫妖部族的藏身处去的。

    他走出了几步之后,就会捂住了嘴巴咳嗽了几声,指缝里面也是有鲜血汩汩淌出,整个人虽然无比的虚弱,可是杜瑜琦眼中的寒芒却是不停的闪耀,就仿佛是刚刚淬炼过的刀锋那样的令人心悸:

    “medusa大人吗.......真遗憾呢,看得出来,你的计划虽然堪称完美得像是一份精美的艺术品,几乎无懈可击,但是,只有一样东西是根本就没有办法纳入变量当中来进行权衡,计算的话。”

    “这样东西,就是运气!”

    “看得出来,你的计划都是围绕着变异泰拉石来展开的,我虽然没有办法找到你计划当中的破绽,更是没有办法与目前强大无比的你们抗衡,可是,恰好我的运气比你好啊,这块变异泰拉石内部的力量,已经是被我捷足先登了!!”

    此时天色已经是麻麻亮了,杜瑜琦继续朝前走,喘息得十分厉害,就仿佛是喉咙当中都在拉扯着破烂的风箱一样,走路的姿势也是十分蹒跚踉跄,更是每走一段路之后,就要扶住什么东西剧烈的咳嗽一番,痰中有着大量的血丝之类的秽物,直若身患重病的老人。

    此时任谁都看得出来,他的身体已经是极其虚弱,不过双眼当中的光芒越来越盛,精神也是极其亢奋:

    “medusa大人,承蒙您青眼看待,居然特地派遣出来了这样的怪物来对我进行追杀,那么来而不往非礼也,我若是不好好的报答一下你的话,那么又怎么对得起你的这一番精心款待?”

    ***

    杜瑜琦此时的身体状况相当糟糕,但是白斑和灰须两人同样也没能讨得了好。

    灰须此时已经是昏迷在了树林当中,可以见到周围的树木都是一片狼藉,仔细看去的话,都能见到全部都是尖锐的爪痕和牙痕,它的斗篷都彻底的破裂了,露出了下面长满了黑毛,伤痕累累的可怕躯体,嘴角旁边全部都是鲜血与呕吐物,一片狼藉。

    此时另外一头变异精英鼠人黑色啮齿已经是悄然出现,来到了同伴灰须的身边,在熹微的晨光当中,它仿佛是扭曲的幽灵那样,污染着周围的一切。

    看着同伴灰须的惨状,这头变异鼠人也是变得警惕了起来,因为它很清楚自己的实力也就和灰须在一个层次上,换而言之,敌人能够让灰须被伤害到这种程度,那么也就能对他们产生同样的威胁!

    在确定了周围并没有威胁以后,这头变异鼠人甚至都释放出来了警戒用的高科技产品,g17捕食者复眼警戒型,这才走到了灰须的旁边仔细的查看着。

    同时,黑色啮齿的怀中传来了一阵响动,居然冒出来了一个诡异的小小头颅,紧接着从中跳出来了一只肉红色无毛,表面生长着大量溃疡的巨鼠,也开始了仔细的查看,然后与黑色啮齿小声的交换着意见:

    “还没死,并且应该是可以恢复过来的,只是目前陷入了保护性的深度昏迷状态。”

    “牙齿,爪子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破裂,折断现象,并且缝隙里面还带有树皮,泥土之类的玩意儿,初步可以判定,这周围的破坏都是灰须一个人造成的。”

    “我找到伤口了,伤口不大,也不深,长三点三厘米,深度是.....二点七厘米,乃是利器透过了皮甲的缝隙以后造成的,伤口周围红肿,发黑,溃烂,流脓,应该是中毒的表现,最后,伤口一共有四处,长度深度类似,集中在胸腹区域。”

    “灰须身上的急救盒有被使用的痕迹。”

    “灰须的匕首上面有血迹,不是它的气味,敌人应该也是被刺伤了,这血迹非常新鲜,我们应该可以很轻松的找到这家伙。”

    “唔,你看,灰须小臂上的皮毛出现了翻卷的现象,毛发有些扭曲变形,敌人应该擅长火焰攻击或者是雷电攻击,资料上记载的果然没错。”

    “局面差不多就很清楚了,敌人应该是觉得摆脱不了灰须的纠缠,所以干脆卖了个破绽让自己被灰须刺中,然后抓住了这个机会快速出手,在灰须都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之前就刺了它四刀,从伤口上就能很清楚的看出来,敌人使的这把武器很轻,很薄,甚至连皮甲也难以穿透,必须要通过皮甲之间的间隙才能得手,由此才换取到了这样闪电一般迅捷的出手速度。”

    “没错,我们在被调制的过程当中,已经是植入了相关的基因,获得了基础毒素抗性,这伤口对普通人来说都是不值一提,可是灰须看起来依然是被这伤口折磨到死去活来,更是进入了保护性的深度昏迷状态,而且我们随身也有标配高质量的净化药剂和治疗药剂,灰须并且也使用了......可见这毒素一定非常厉害!”

    “........”

    它们讨论了一会儿,便收集到了足够的情报,在确定了灰须乃是被毒素伤害成此时的模样之后,黑色啮齿再次来到了灰须的身边,然后在他的伤口处用锋利的小刀划出来了一个“十”字,然后用力挤压,最后搜集到了一小瓶褐色的液体。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