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治疗

    此时精神上的疲劳缓解了一些,那么杜瑜琦接下来就得处理身上的伤势了,这里的水源已经是被污染,哪怕是处理消毒以后也是没可能用的,实在是不具备处理伤口的条件,同时杜瑜琦身上这么严重的伤势,有经验的外科大夫一看就是刀伤,很可能会直接报警。

    因此杜瑜琦想了想之后,便将身上的衣服咬着牙脱了下来,然后重新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找来水将露在外面的脖子,脸等等地方洗干净,最后从次元戒里面找了找,发现了一件多功能的连体宽大冲锋衣。

    这玩意儿既可以穿在身上保暖,脱下来也能够做被子或者说是床垫,翻过来穿的话,内衬鲜艳的橘红色则是方便被营救,因此被杜瑜琦随身携带着,此时勉强穿上拉上拉链,便将浑身的血迹和伤势遮住,看起来也就是个脸色苍白,病怏怏的少年而已。

    接着杜瑜琦便是找出了几块巧克力,一面咀嚼着一面慢吞吞的走下山去,满头虚汗,眼前金星直冒,总算是来到了公路上面,然后叫了一辆出租车在市内找了一家酒店开了个房。

    杜瑜琦此时的伤势十分严重,并且又不是去医院,要想清创缝合治疗的话,就只能自己动手,他来到了酒店当中以后,先脱掉了衣服冲洗了一下身体上面的污垢,灰尘之类的东西,接着便将浴缸清洗干净,把里面的水放满,然后咕咚咕咚的朝着里面倒了五六瓶白酒下去,这也是他目前做得到的最有效的消毒方法。

    紧接着,他将左手的伤口暴露了出来,先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闭上眼睛用白酒对准了伤口淋下去!这一瞬间,杜瑜琦的牙齿就咬得是咯吱咯吱的,那种剧痛令他的眼前一黑,整个人立即就是虚汗直冒几乎晕眩了过去!

    足足过了十来分钟,杜瑜琦才缓过了劲来,消毒完毕以后将左手浸泡在了浴缸里面的热水当中,顿时就有一丝丝的红色氤氲了出来,这样的话,本来凝结的血痂才会溶解掉,里面混合着的草根,泥沙才便于清理伤口。

    当然,这么做肯定并不规范,却是杜瑜琦能找到的最有效的途径,接下来做的一系列后续的事情就是常规的消毒,清创缝合了,杜瑜琦依靠自己强横的体质,还有剩余下来的小半瓶炼金药剂,足足弄了两个小时总算是将左手处理完毕,因为要用牙齿咬住线头来进行缝合,所以缝针的地方也是歪歪扭扭的,为了掩人耳目,杜瑜琦还特地做了个夹板将自己的左手给包上。

    至于他右胸的伤势,则是要轻得多,主要是因为发力过猛导致的伤口破裂现象,同时右肺出现的中度气胸症状则是需要静养就可以了,也是亏得杜瑜琦之前体内的使徒之血已经被吸收融入,因此自身的素质有了非常明显的提升,否则的话,换成普通人单是术后的感染发烧就十分危险,搞不好都要进icu。

    将自身的伤口处理完毕以后,杜瑜琦强打精神,咕嘟咕嘟的喝下大量的糖水来代替输液,同时又吃了些巧克力,牛肉干之类的高热量小体积食物,便在房间门口挂上“请勿打扰”的牌子,倒在了床上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这一睡就是三天,期间杜瑜琦也就起来续费了酒店的房费一次,然后吃了点东西继续睡,然后每隔八小时起床监控一下自己的体温,最初的十四个小时杜瑜琦发觉自己出现了低烧,经过针对性的用药然后恢复了正常,等到三天一过,杜瑜琦胸口的伤势就恢复得差不多了,而左手上的伤口则是已经停止了渗液,开始结痂,预期要十天才能恢复如初。

    到了这时候,杜瑜琦才离开了酒店,重新回到了学校当中,旁人问起来就直接说不小心将左手摔成了骨裂,很轻松就搪塞了过去。倒是道馆那边颇有怨言,不过考虑到杜瑜琦在店里面担任人肉沙包的表现确实是无可替代,老板还只能一面抱怨一面发了五百块钱营养费给他。

    一周之后,杜瑜琦便将夹板拆了下来,左手的疤痕虽然还没有掉落,也无法用力,不过维系正常生活已经是足够了。对于现在的杜瑜琦来说,金钱方面的窘迫已经是越来越制约他的发展了,只是违法的事情他不愿意去做,合法的捞钱门路一时间也是想不到,只能安静养伤,等待身体好了以后继续打工。

    杜瑜琦盘算了一下,上一次前往阿拉德大陆当中,虽然可以说是险死还生,局面相当的凶险,但收获也可以说是巨大的,他盘算了一下,首先是完成了既定的目标,学会了几乎所有的初阶剑术,非但如此,除此之外还有n多的收获。

    第一是获得了杰特这个肌**子做朋友,自己给他争取到了足够的时间,那么想必他已经恢复正常了吧。

    第二是在圣地当中获得了雷电力量的加持,使得自己手中这把武器:天之守护者的骑士光剑得到了恐怖的强化。

    第三则是获得了毒猫王的指点,馈赠给了自己暗咒猫妖一族的秘宝,虽然这玩意儿还没取出来。

    第四则是在干掉了寒冰人偶师沙杜之后,好歹从它的手中捞到了几十个魔法金币,这样之前在诺顿玛尔当中花得七七八八的财政又得到了成功的补充,杜瑜琦算了算自己的身家,悲哀的发觉在地球上混了十几年,居然身家还不到阿拉德世界里面财产的十分之一!而且阿拉德世界里面的财产还只算了魔法金币这种流动资金呢!

    第五是杜瑜琦在和白斑交战的时候,被对方进行了技巧上的压制,结果自身体内的战斗意识觉醒,学会了一种全新的持剑方法,由此又导致了体内的使徒之血彻底融入。

    至于杜瑜琦带回来的这一套石英重甲,已经是破烂得不成样子了,杜瑜琦估计要想修好都很难,诸如这样的收获他也就没算进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