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要我的命?要你的命!

    这帮人的判断确实没错,枪声一响,子弹乱飞之后,就连旁边车道的几辆车都纷纷大乱,要么撞护栏要么急刹追尾的,凄厉的刹车声,砰砰撞车声大作!

    这时候,就连旁边副驾驶上的梅学姐都本能的闭上了眼睛,捂住了脸大声尖叫了起来,可是杜瑜琦面对乱射的子弹,喷吐火舌的枪口,却是一下子变得前所未有的专注,瞳孔也是为之迅速收缩!

    下一秒,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不但没有踩刹车,反而将油门踩到了底,在这样的情况,发动机转速陡然就飙升到了超过六千转高速,直接发出了声嘶力竭的呐喊,然后杜瑜琦就猛打方向盘,对准了依维柯的侧面狠撞了过去。

    “蓬”的一声巨响!!

    玛莎拉蒂右边的雾灯,日间行车灯顿时就一起爆掉!连带车头的盖子都掀了起来!

    杜瑜琦却是视若无睹,死死的把住了方向盘,手背都冒出来了青筋,整辆车的轮胎冒出了大量的青烟,车辆也是开始在路中央划着s路线,他以小车撞大车,受到的反作用力本来就大得多。

    这时候,整辆车上的转向传感器、车轮传感器、侧滑传感器、横向加速度传感器、方向盘油门刹车踏板传感器等等在瞬间将搜集到的数据汇总了起来,行车电脑立即判定出了当前乃是处于十分危险的境地,esp车身电子稳定系统瞬间也是开始发挥作用,玛莎拉蒂发出刺耳的声音从左边的快车道滑到了最右边的大车道,在高速路上狠狠的画出来了一条长长的刹车痕印!

    轮胎上更是青烟直冒,那声音真的是听了都十分揪心,唯恐下一秒轮胎就会“砰”的一声被摩擦得爆掉!

    好在整辆车最终还是稳定了下来。

    而被撞的依维柯则是因为降低了速度,所以摇晃得并没有玛莎拉蒂厉害,但是侧面也是被撞出来了一个深深的凹陷,只是杜瑜琦冒着如此巨大的风险去撞车,当然不是为了让依维柯多一个凹洞的,他的根本目的,则是那个枪手!

    那个探出身来,单手持枪对准自己疯狂扫射的枪手!

    王八蛋!你要我死,那么我就要你先活不了!

    杜瑜琦这一撞,直接将依维柯横着撞出了三米远,在这一瞬间这名枪手虽然用力拉住了旁边的把手,却没料到一瞬间当中自己的身体都被完全抛飞了出去,所有的体重外加冲力都完全被施加在了左手上。

    然后他就直接被抛飞出了车厢当中,连惨叫都没发出来一声,然后在空中手舞足蹈的翻滚了几圈,就一头撞在了三环路当中的隔离带上,松软的泥土和花草并不能消弭掉那庞大的冲力,因此脊柱一下子就断掉,整个脑袋都诡异的偏斜了开来,然后整个身体“咔嚓”的撞断了一根行道树,最后摊开手脚,一双无神的眼睛呆滞望向了天空。

    在他的鼻孔当中,眼角,耳洞当中,迅速有鲜血渗透了出来,使用得娴熟无比的ak47依然被本能的攥在了手中,但这一切都对他毫无意义了,因为在碰撞发生的瞬间,他就已经失掉了生命。

    同伴的死无疑令车上的劫匪慌乱了起来,他们也并没有料到这是杜瑜琦刻意的行为,而只当只交通意外罢了,但无论如何死了人!这就十分严重了,他们并不是什么兔死狐悲之类的,或者说彼此之间有着丰富的兄弟战友情谊,而是在现在的高科技模式下,死人也会说话,也能交代很多信息出来,死掉的这个枪手的尸体上,就能遗留下来不少线索!

    所以,带队的周阳表情也是凝重了起来,对准司机道:

    “二号,下三环路,去旁边路况复杂的地方停下来,先将这讨厌的尾巴解决了再说,咱们动枪以后,警察的重视度会成倍提升,所以我们只有五分钟的时间来解决尾巴,然后化整为零离开,二号,找个没有监控摄像头的地方。”

    司机看了缀在后面的玛莎拉蒂一眼,戴上了墨镜,点了点头,然后他猛打方向盘,依维柯轰的一声就撞上了旁边的绿化带,然后重重的颠簸了几下,沉重的车体就硬生生的从绿化带上碾了过去,横着直接右转冲入到了旁边的支路当中,紧接着右转离开了三环路。

    杜瑜琦顿时有些傻眼了,依维柯被生产出来的目的就是客货两用车,所以还是相当看重通过性的,否则话遇到了山路走不了怎么办?三环路旁边的绿化带周围,都有至少二十厘米的花台,依维柯过这花台轻轻松松,顶多就是上面的乘员颠簸一下,但是玛莎拉蒂吉博力这样的轿跑去强行上花台,那是要把车辆底盘磕得“梆梆”响,机油什么的都要流淌满地,瞬间抛锚的下场。

    所以杜瑜琦就只能绕路,老老实实的从前方的三环路出口出去,然后掉头过来也是一路狂奔,对准了依维柯走掉的方向撵了上去。

    这时候,杜瑜琦已经是失去了对方的踪迹,只能一面开一面寻找着那辆消失在视线里面的依维柯,当他刚刚开入街道不远的时候,猛然就发觉了这辆依维柯居然藏在了旁边的小巷拐角当中,杜瑜琦顿时大叫不妙,猛踩油门狂打方向盘。

    不过这时候,对方也是狠踩油门直冲了上来,撞在了玛莎拉蒂的侧后方,竟是将这辆车横着生生推动了十几米,最后撞入到了旁边的店铺当中,这店铺却是一处新修好的楼盘底楼,估计是用来开超市,家具店这种占地面积极广的店铺,还未正式入驻,所以里面空旷得很,连带周围的人也是很少,只有清洁工和一些做外墙装饰的泥水工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