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他不死,你就死!

    至于杜瑜琦两人撞车以后发生了什么事情,警方也只能进行了脑补和推理,根据在现场获得的线索,擅长格斗的三号乃是被乱枪打死的,而司机则是被三号使用的军刺刺死的,所以一致判定匪徒出现了内讧或者灭口的行为。

    值得一提的是,那被刺中右胸的司机的死,也是在杜瑜琦意料之中,因为刺到他的那一把军刺乃是著名的56式三棱军刺,三面血槽,在锻造的时候加入了一定量的砷元素,就是砒霜,所以被杜瑜琦刺入右胸不算太致命,但也是死得不要太快。

    遗憾的是,逃走的那名首犯周阳则是没有被抓到,人间蒸发了,不过就算是被抓到杜瑜琦也不怕他乱说话,因为说自己一个学生居然可以面对面的躲子弹,只会让人觉得他在故意装疯想要躲死刑而已。

    而在这一次事件当中,杜瑜琦目前经济接近枯竭的状况总算是得到了大幅度的缓解,同时,他还获得了本市公安局长的感谢,这位刘局长乃是个爽快人,直接就把自己的私人手机号留给了杜瑜琦,很明明白白的告诉他,有事情就打电话找自己。

    与此同时,阿拉德大陆上。

    在一处宽大的会议室当中,虽然坐满了人,却是万籁俱寂,每个人看起来连大气都不敢出,整个会议室当中充满着压抑无比的恐怖气氛,甚至都仿佛能听得见导火索燃烧发出的“吱吱“响声。

    “一千三百六十七名战士的损失,四百三十七万六千五百三十四枚帝国金币的靡费,一年三个月零七天的精心准备“一个洪亮的声音徐徐的道:

    “你们回报给我的就是这个?“

    这个洪亮的声音语调平和,也听不出喜怒哀乐,但是,坐在会议室前方的三个人的脑袋,一下子就“啪啦“的一声爆碎了开来!!红的白的飞溅得周围到处都是,甚至有半块头盖骨摔落在了旁边的地面上,不停的旋转着,可是没有一个人敢站起来,也没有一个人敢挪动一丝!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凶日守,他的面前赫然放着一块变异泰拉石,然而这块变异泰拉石却和普通的水晶没有太大的区别了。

    倘若杜瑜琦在这里的话,对这块变异泰拉石一定会非常的熟悉,因为正是他从哥布林一族的圣地当中找到的那一块,当他用天之驱逐者的骑士光剑将里面的能量吸收殆尽了之后,便重新将其埋在了圣地当中,也是亏得神秘组织的人太有耐心了,居然在这样的情况下都能将之找到!

    凶日守看着这块变异泰拉石,眼中的暴怒火焰格外的炽烈:

    “你们知不知道!!我已经在集团当中成为了笑柄不折不扣的笑柄!!这一次的圆桌会议上,他们几乎将一切的问题都归咎在了我的身上。我们将这附近的土著涤荡一空,我们现在的生产测井足足有十三口都已经开始产出晶块,这里的探明储量已经超过了肆仟伍佰万单位,这些老东西都视而不见!反而说是s的作战计划做得好!“

    一说到这里,凶日守便是怒火中烧,一拳就砸在了前方的会议桌上,呼哧呼哧的剧烈喘息声清晰可闻。

    宽大的会议桌立即就“喀拉喀拉“的坍塌了一大半下来,旁边的所有人都是噤若寒蝉,不敢说话,唯恐成为下一个脑袋爆掉的倒霉蛋。

    凶日守平静了一下,然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字一句的道:

    “我有看作战损失报告一览表,迄今为止最大的一次损失,居然是在追杀一个人的时候造成的,足足有三百十一名改造人被当场摧毁,还有两百二十二名改造人要进行重度维修,有谁来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恩?卡摩卡,你来说。“

    一名改造人站了起来,他浑身上下都穿着漆黑色的西装,连礼帽也是黑色的,整个人似乎都被笼罩在了一层阴影里面,徐徐的道:

    “当时,我因为在之前的战斗当中受伤,体内的高能反应炉出了问题,所以在要塞里面进行维修,事发后对基本情况有了一定了解:这件事是由于追杀一个敌人,追入到了这些土著栽种的混乱花作物当中,而这种混乱花一旦遇火,就会产生恐怖的爆炸力!“

    “而根据事后的评估,这些哥布林土著至少也种植了超过一万棵混乱花,他们用这种植物的根茎来作为粮食,我们的大批人手为了追捕这个敌人,然后进入到了花田当中,敌人接下来就点燃了一株混乱花“

    凶日守冷哼了一声道:

    “为了追杀一个人,需要派出五个中队的改造人?还是在晶块能量极其匮乏的情况下?“

    改造人卡摩卡道:

    “追杀的这个人叫做杜教士,乃是从异界被召唤过来的,他之前似乎看破了s大人制定的作战计划,并且杀死了控制者沙杜,所以引起了s大人的重视,特地派遣出来了生化军团那边的三头精英实验体前来,目的就是为了抓住这个人!

    “而这三头精英实验体则是出示了黄金徽章,拥有一等权限,当时大人不在,我又在钢铁要塞上进行维护,唯一在权限上能够制约他们的里文则是在之前的能源库爆炸中昏迷,所以当时这三头精英实验体是拥有调动部队的权限的。“

    凶日守道:

    “那这三头精英实验体呢?“

    卡摩卡道:

    “死掉了两头,剩余的一头则是被重伤,然后神秘失踪了。“

    凶日守冷笑道:

    “什么失踪,应该就是被s那边的人带走了吧!这下子就死无对证了!这个女人!难怪在配额的争夺上忽然松口让出了三个百分点!“

    说到了这里,凶日守的眼神当中露出一抹暴戾的光芒:

    “你说的这个杜教士,我要他死!卡摩卡,这是我的黄金徽章,必要的时候可以拿着它请求集团内部其他部门的帮助,你来主持这件事情,不要玷污了你的名声他不死,你就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