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阿努比斯的权杖

    这一天杜瑜琦又在食堂里面吃饭,一面吃一面抬头看着饭堂里面的电视,忽然之间心中一动,便见到了上面的新闻主持人开始播放画面,同时旁边传来了画外音:

    “e国文物专题展览会在本市召开,展览共展出珍贵的e国文物八十七件,其中有十一件文物乃是首次对外开放展出……“

    看到这个报道以后,杜瑜琦现在也是有钱了,直接给跆拳道馆打了个电话说不去,便叫了一辆车直奔市展览馆,跆拳道馆招人艰难,对杜瑜琦的随意旷工的行为也只能干瞪眼忍了。

    来到市展览馆之后,杜瑜琦毫不犹豫的就盯住了其中的一件展品!这展品乃是一根权杖,权杖的头部乃是被打造成了犬首,同时上面缠绕着黄黑相间的条纹,犬首上还镶嵌了两颗深黑色的宝石,看起来既是威严,又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异域风情。

    不过,此时杜瑜琦那种感觉却是相当的奇怪,明明是看着这一根权杖,并且异常渴望得到它,但是闭上眼睛后却感知不到它的存在,仿佛面前根本就是空无一物似的。

    对于这样的感觉,杜瑜琦也是觉得很奇怪,直到他仔细的阅读了旁边的说明才恍然大悟:

    “展品:死神阿努比斯的权杖。“(仿品)

    看到了仿品这两个字的时候,杜瑜琦脑袋上空仿佛有一排乌鸦飞过,在心中就开始破口大骂了起来,他默默地凝视了这仿品好一会儿,能感觉到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渴望疯狂冲击自己的心绪,然后他微微点了点头,就朝着外面走了过去。

    接下来杜瑜琦便上网调查了一下这件宝物的底细,发觉乃是国宝一类的存在,就类似于中国的“清明上河图“这样的绝世珍藏,难怪是会拿赝品来搪塞人。

    而这件宝物乃是前年才在沙漠当中的一处墓穴当中被发现,发现它的那支探险队都全部死光,因此这个宝物也似乎被蒙上了一层神秘恐怖的面纱,被珍藏在了e国首都尼罗的博物馆当中。

    “尼罗吗?“

    杜瑜琦沉思了一会儿,e国这个国家政局十分混乱,前不久才因为石油遭受到了外国势力的入侵,整个国家元气大伤,分成了几大势力交战,近年来才好了一些,不过依然是一团散沙,政府其实也就只是最大的势力而已,很是有些类似于中国辛亥革命时候的格局,因此经常发生各种暴乱和恐怖袭击事件,若是要去的话,那么就得非常小心了。

    不过很快的,杜瑜琦心中的那种傲慢之意再次升腾而起,握剑在手,天底下有自己斩不开的羁绊?

    便很干脆的在网上找了找,拨通了电话:

    “喂,旅行社吗?e国自由行有没有……价格不是问题。“

    ***

    两天以后,杜瑜琦就已经站在了e国首都:尼罗国际机场的航站楼内,杜瑜琦竭力的舒展着自己的筋骨,十五个小时的飞行实在是令他腰酸背痛啊。

    前来e国也是他深思熟虑了的,一方面是出于被这把权杖的吸引,另外一方面也是觉得在学校里面整天心浮气躁的什么事情都干不了,干脆出来散散心。

    恰好去年杜瑜琦就被老妈带着去了一趟rb护照什么的都有,至于签证这种事情直接交给旅行社去办加急好了,不就是额外加钱的事情吗?

    此时飞机一落地,杜瑜琦立即就有了感应,能够很清晰的感觉到远方似乎有东西存在着,要知道,尼罗国际机场距离市区足足有十五公里呢!

    倘若进行横向比较的话,那么上一次杜瑜琦遇到的“烛影斧声“碎瓷片,足足要靠近它到几百米之内才有感应,由此可见这把权杖的重要程度,也不枉杜瑜琦真正的万里迢迢跑一趟了。

    当然,也不得不承认,上一次站在周阳面前,对着黑洞洞的枪口躲子弹给予了杜瑜琦很大的信心,毕竟杜瑜琦要想得到这把权杖采用合法途径几乎是没可能的了。

    本来这边的旅行社并没有开通e国自由行,不过在杜瑜琦加价加价再加价的谈话方式下,还是满足了他的要求,此时导游将杜瑜琦带到了所住的费尔蒙酒店,为他办理了五天的入住手续,将回去的机票交付,双方便是成交了。

    不过,这位导游还算是有几分职业道德,对杜瑜琦叮嘱道:

    “最近e国政府规定,进入本国的游客必须随身携带有两千美金以上的现金,否则的话不予入境,因此最近针对外国人的犯罪案件提升了百分之四百,若是没有必要的话,尽可能不要去人少的地方,下午五点以后最好就回到酒店。“

    杜瑜琦点点头,却直接将之当成了耳旁风,心中却是颇为庆幸治安不好,因为他本身就是来干坏事的,治安越不好,就意味着警力越吃紧,那么自己一旦搅出来什么事情的话,受到的压力就越小。

    还有,他发觉了一件更美妙的事情,那就是这里因为太阳光炽热的原因,所以往往会用面纱遮脸或者说是头巾包头,这样的话,可以堂而皇之的遮盖住脸容,这样一来的话,就更加令人难以辨识他的脸容了。

    ***

    e国做了几百年的英国殖民地,所以英语乃是官方语言,甚至货币都是英镑和欧元,杜瑜琦可以很轻松的进行日常对话,而第二天出门以后,杜瑜琦就发觉这里确实是一座混乱的城市,可以说是难与其首都的身份相符。城市中的交通是过度的自由,交通灯无效、斑马线无效、交通规则无效。散漫而混乱的交通秩序使这个本就拥挤的城市更加臃肿,并且,几乎每辆公交车都塞满了人。

    同时,破旧的街道和凌乱房屋,拥挤不堪的车辆和布满灰尘的地面留给了杜瑜琦非常深刻的印象,一路上有热情的向你打招呼的纯真儿童,但也有像赶不走的苍蝇一样一直粘着你的小贩。景区和主要道路口有荷枪实弹的警察,给人感觉就是极度混乱和不安全。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