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深入博物馆

    不过,因为杜瑜琦都是绕着监控走的,走的地方也是颇为偏僻,因此刚刚走出了不到两条街,从旁边小巷里面居然冲出来了两个人,直接挥舞着匕首要打劫,杜瑜琦这才明白了导游的告诫绝对不是虚言恫吓。

    既然这两个歹徒选择了在这里抢劫,显然附近就不会有警察或者是监控,杜瑜琦自然也能放开手脚了,几乎是在十秒钟以后,地上就倒下了两个倒霉蛋,接下来他们被杜瑜琦盘问了一番之后,便被打晕掉,估计醒来的时候至少也是三四个小时之后了。

    杜瑜琦还很开心的在他们身上搜出来了一把汽车钥匙,然后在后巷发现了一辆看起来破破烂烂的日产帕拉丁,挡风玻璃上满是裂纹,浑身上下都分不清楚本来的颜色了,全部都是黄沙,估计就算是这两个家伙都不知道是几手车。

    之前杜瑜琦本来就计划去找一辆代步工具,摩托车或者汽车都可以,至少是可以让自己逃走的时候方便很多,没想到这两个家伙看在他们如此识趣的份上,杜瑜琦就让他们少吃点苦头了。

    国也是同样执行“行人靠右“的国家,所以杜瑜琦很轻松的就开车上了路,接下来随便打开导航软件,便来到了解放广场上,杜瑜琦将车辆停在了一处偏僻角落当中,便下车朝着博物馆走过去。

    这一处博物馆的历史悠久,严格的说起来,兴修这里的时候,中国的统治者还是宣统皇帝,因此防盗意识极差,也留下来了不少的死角,同时,从下午杜瑜琦遭受的待遇就能看出这里的警卫绝对不会兢兢业业做事的。

    所以,杜瑜琦没有耗费太大的精力,就直接潜入到了博物馆的中庭里,他是不会被那些赝品迷惑的,很清楚明确的跟随着感觉前行,朝着博物馆的后方走了过去,虽然那里看起来仿佛已经是住宅区和餐厅了。

    “唔,应该是这里了。“杜瑜琦朝着前方看去,那里似乎是一处库房的模样,库房前面放着几条凳子,有两三名警卫正拿着酒,吃着“卡巴布“烤肉,一口酒一口肉,在肆无忌惮的狂笑着,一听他们聊天的内容,再仔细看看他们的面容,杜瑜琦的脸色立即就阴沉了下来:

    “哈哈哈哈,那个真的是懦弱啊!“

    “我们应该把他的裤子扒掉然后从门口丢出去!“

    “阿利亚的手腕被他弄伤了,至少一周都不能偷东西,我们的分红也变少了,所以我觉得对这个的惩罚太轻了,应该让他把我们吐在地上的痰舔干净!“

    “不是每个游客都会带两千美元入境吗?这个肯定是在别的地方把钱花光了。“

    ““

    听到了这里,杜瑜琦已经是忍不下去了,此时他已经很清楚的感应到,自己所要的“阿努比斯的权杖“就在后方那个看似普通的仓库的地下室中,外围的防卫再松懈,这里也一定是十分森严,没可能悄然潜入的。

    所以,接下来就是硬碰硬的时候了!他仔细的寻找了一下附近的监控,发现有一明一暗两处,便拾起两块石头,猛力的抛掷出去,“啪啪“的将监控打碎,然后就徐徐的走了出来。

    这时候,那几名警卫还未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肉瘤男喷着酒气,歪歪斜斜的站了起来:

    “你你是谁?晚上七点就闭馆了,你还待在这里做什么?我我要罚你的款!“

    一听到“罚款“两个字,喝得醉醺醺的其余两人也是眼前一亮站了起来,怒道:

    “没错!罚款!“

    “把身上值钱的东西交出来!“

    杜瑜琦“哦“了一声,一翻手腕,便见到了掌心当中一叠厚厚的绿色美金!!

    一见到现钱,这群人完全就仿佛是苍蝇见了血似的,全部都冲上来歪歪斜斜的要来抓,杜瑜琦默不做声的前冲了上去,然后一记手刀就砍在了冲在最前面的那名警卫的喉结上!!他记得很清楚,率先扑上来按住自己的就是他,并且接下来踹得也是非常猛!

    这警卫的双眼一下子就凸了出来,蹬蹬蹬的连续倒退了好几步,双手开始疯狂的在脖子上抠抓着,窒息的可怕感觉已经笼罩在了他的身上。

    而这时候,肉瘤男也没有管同伴怎样,已经是被金钱迷花了心窍,然后逼近后怪叫一声抽出腰间的橡胶棍当头就砸,杜瑜琦却是后发先至,一脚就踹在了他的胯下,从鞋尖上立即就传递来不明物体破裂的感觉,肉瘤男的动作瞬间凝聚,嘴巴张大到了极限,可是发不出任何的声音,然后捂住了裤裆开始痛苦的在地上抽搐了起来。

    剩下来的那名警卫是最喜欢将““三个字挂在嘴边上的,喝的酒最多,反应也最迟钝,最后一个冲上来抢钱,却忽然发觉前面的两个人怎么倒在地上起不来了呢?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杜瑜琦已经是慢慢的走向了他,摊开了双手微笑:

    “我的朋友,欢迎来到国博物馆。“

    这名警卫惊恐当中,一张嘴就要大叫,杜瑜琦怎能给他机会,二话不说一耳光就抽了出去,他这一下出手用了全力,这警卫整个人都被打翻在地,半边脸都肿了起来,然后喉咙当中发出的是“啊啊呜呜“的怪异声音,一张嘴之后就发觉牙齿哗啦哗啦的往下直落!

    杜瑜琦朝着他徐徐走了过去:

    “算你们运气,我今天赶时间!“

    在走向这名警卫的时候,他顺带一脚就踹在了肉瘤男的头上,这家伙立即就两眼翻白昏迷了过去,多半是个重度脑震荡了,不过这也将他从蛋碎的痛苦当中解脱了出来。

    被击碎喉结的那家伙也是彻底昏迷了过去,呼吸微弱,而脸被打肿的这家伙被杜瑜琦一把掐住了脖子提了起来,直到他因为窒息而昏迷,接着杜瑜琦随手便将其抛开,就像是扔掉了一口破麻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