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原委

    见到拉特尼斯伯爵一恢复意识,杜瑜琦二话不说,便开始继续换血,将最后剩余下去的炼金药剂的药液全部给他灌入,然后自己知道的各种强心药物什么洋地黄,,都一股脑的用上。

    同时,他又知道这老头子虚弱得不成样子,唯恐有急性心力衰竭出现,心肌坏死等等,又急忙给他吸氧,注射能量合剂辅酶50、三磷酸腺苷20及胰岛素4,最后又打了一针吗非,这么一系列流程弄下来,杜瑜琦忙得汗水顺着脖子直流,却总算是让这老头子成功恢复了意识,头脑也是清醒了过来。

    此时,见到了杜瑜琦似乎要走开,拉特尼斯伯爵五根枯瘦的手指一下子便翻过来,死死抓住了他的手腕!口中“荷荷”之声大作,显然是十分心急,有话要说,却是心急如焚讲不出来。

    杜瑜琦知道拉特尼斯伯爵的身份必然不假,否则的话,也逃不过契约之神这一关的审查。他目前最尴尬的就是缺乏信息,一片茫然,只知道自己被周茜这贱人所欺骗了,坠入到了一个恶毒无比的陷阱当中。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能拿到任何的消息都是无比宝贵的,并且拉特尼斯伯爵此时的情况已经是暂时稳定了下来,估计至少半个小时内不会有什么反复,便索性坐在了床边,拿手指压住了拉特尼斯伯爵的太阳穴略微用力按压,同时又徐徐按压他的“内关穴”,少倾就见到了拉特尼斯伯爵呕出来了一大口浓痰,喘息了一会儿便能发出微弱的声音说话了:

    “年轻人,年轻人,谢谢你,但是,这帮人已经对我们整个拉特尼斯家族都下了毒手!”

    这老头子依然是十分虚弱,说一句话就要喘息好一会儿才能接着说下去:

    “恐怕,恐怕,我们拉特尼斯家族被抓走的人,都已经死掉了。”

    杜瑜琦眯缝起了眼睛道:

    “对付你们家族的这帮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拉特尼斯伯爵闭着眼睛回忆了一会儿道:

    “我不知道他们的来历,只知道是一群改造人,非常强大,趁着当前夏特利时局动荡不稳的机会侵入,直接对我们家族下了手,可恶啊,若不是帝国的注意力都被班图族人给吸引了过去,又怎么会被他们乘虚而入?”

    一听到了改造人三个字,杜瑜琦立即心中就回过了神来,至少知道自己的敌人是谁了,不过在上一次离开阿拉德大陆之前,自己利用混乱花田布局的那一炸,想必是让对方损失惨重,痛彻心扉,那么想要报复当然是情理之中。

    此时却听拉特尼斯伯爵惨声道:

    “这帮人看起来竟是将我们这一族调查得清清楚楚,我们家族的男丁无一例外,全部都被俘虏,连我远嫁了三十多年,一直都没有联系的妹妹的儿子都直接俘虏了来,这是要断我家族血脉传承的根子啊!”

    “我死不足惜,然而当年祖先一番血战之后苦苦获得的爵位,却绝对不能断绝啊,矢车菊矢车菊是拉特尼斯家族的家徽绝不能凋谢!否则的话,我就是家族的罪人,死后连父母亲人都要蒙羞!所以,年轻人,我现在也只能找你拜托一件事了,那帮家伙虽然洗劫了我的府邸,可是,拉特尼斯家族传承了一千三百多年,自然有秘宝被储存在隐秘的地方,这就是你的酬劳!”

    杜瑜琦此时知道了敌人的真实身份之后,端的是心乱如麻,知道自己都是若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当下就要出口拒绝,然而拉特尼斯伯爵这老家伙也是人老成精,更是在黑暗阴险的官场上混得如鱼得水,如何看不出杜瑜琦的拒绝之意?立即就道:

    “眼下的这情形之下,我也根本没可能和你谈任何的条件了,我直接就将秘宝所藏的位置告诉你,你拿到了秘宝以后,能够良心发现帮我完成心愿,那就非常感激,倘若不愿意帮我这个忙,那就是天要亡我这一族,我也就认命了”

    实际上对于拉特尼斯伯爵来说,这就是一个很简单的选择题,直接拿出秘宝来送给杜瑜琦,那么他的心愿还有几率达成,倘若还要玩什么花样的话,那么杜瑜琦肯定是不会动心的,那就是毫无机会了。

    这老头子直接就对杜瑜琦道:

    “拉特尼斯一族的秘宝一共被藏匿在了三个地方,第一个地方,就是我所睡的这张大床的床栏杆当中”

    等他将这三处藏匿秘宝的地方说完,便不多说什么,只是用一种直勾勾的眼神看着杜瑜琦,杜瑜琦深吸了一口气,他却是极重承诺,不是那种吃干抹净言而无信的人,便苦笑道:

    “好,我答应你,会全力实现你的心愿。但我是有言在先,这一次我也是上了别人的恶当,此时依然是朝不保夕,在我能够自保的情况下,才会帮忙。”

    听到了杜瑜琦这么说,拉特尼斯伯爵的嘴角反而露出来了一抹笑意,他人老成精,倘若杜瑜琦一口答应了下来,那才是大皱眉头知道自己的愿望多半不能实现了,对方能够很坦诚的将这一切全部说出来,反而显示了他的诚意。

    拉特尼斯伯爵这时候便将杜瑜琦叫了过来,断断续续的用嘶哑的声音道:

    “敌人看起来乃是有备而来,将我们家族当中无论是嫡脉,支脉的男子都全部被抓走,那么很显然就是冲着我们的这个封爵的爵位来的,帝国不封女人爵位,除了当年那位史无前例的伊莎贝拉女王,以女子之身登临大位,对整个大陆的局势都衍生出来了深远的影响因此一旦家族当中后继无人没有男丁,爵位一消亡,那么连封地也会被收回去。”

    一提到这件事,显然就是拉特尼斯伯爵心中无法了却的执念,可以说是血淋淋的重伤也是不为过,他喘息着道:

    “不过,人算不如天算,当时当时我还以为这是个大麻烦,没想到却应该是我的一线生机”

    今天找到了一幅图,和杜瑜琦胸口的双三角标记很像,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加我的公众号看看,直接查找公众号卷土就可以了哦。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