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转机!

    他一面说,一面从贴身穿着的丝绸衬衫上扯掉了一颗黄金纽扣,然后剧烈咳嗽了起来:

    “这颗纽扣,就是拉特尼斯家族的信物,拿着这颗纽扣去求见任何一位大公爵,报出矢车菊的暗号,都会被接见。然后在王室当中,有一本被附上了强大魔法的血脉之书。这本书上,就储藏着开国时候封赏的三百八十七名贵族的原生血脉,只要是其血亲嫡系子孙,就可以引封印血脉之书的共鸣,因此都可以前去血脉之书那里去验证真假。”

    “哪怕是已经被确认绝裔,封地被收回的贵族,一旦能够通过血脉之书的验证,那么国王就必须将封地还,爵位赏回,这一条是被所有的贵族都认可并且维护的。因为世事无常,沧海桑田,谁也不知道日后自己的家族会遇到什么变故,所以哪怕是当时权势滔天,炙手可热的大贵族,也都会联合起来主动维持这条法令,事实上,德洛斯帝国开国以来,也是至少有四五十家贵族依靠这个法令中兴,重整家族的。”

    听到了拉特尼斯伯爵的话,杜瑜琦便点了点头,他说的这些东西合情合理,总之倘若不是要自己耗费很大力气的,也可以答应下来,毕竟拿人钱财与人消灾。

    接下来杜瑜琦想了想,便继续询问拉特尼斯伯爵一些细节,比如这里是什么地方,然后他的私生子居住在哪里,有什么特征,拉特尼斯家族的领地有多大等等基本资料。

    他这么问一方面是要搜集一些基本资料,另外一方面,却是会将自己关注的一些细节问题重复问出来,看看老拉特尼斯伯爵有没有前后说辞不一样的地方。

    有道是小心驶得万年船,杜瑜琦刚刚就被熟悉的人周茜给坑了一把狠的,他此时若是对拉特尼斯伯爵全盘信任那才是怪了,除了收集资料情报之外,更多的都是试探。不过拉特尼斯伯爵这老东西也是人老成精,看出来了杜瑜琦的意思之后,便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一番攀谈之后,杜瑜琦满意的点了点头,而拉特尼斯伯爵便了却了心愿,整个人的精神也是迅的萎靡了下去,然后继续呛咳起来,声嘶力竭仿佛将整个肺都要咳出来似的。

    好在这种情况杜瑜琦司空见惯,也是早就有应对的手段,便转身过去准备吸痰器,就此时的情况来说,他还是有把握保证这老头子八个小时不死的。

    然而,就在杜瑜琦刚刚转身过去走出几步,猛然觉得一股强烈的威胁从门口处传来,他立即就本能的缩身抱头,一下子就藏入到了旁边桌子的下方!紧接着他就在心中大叫不妙,转头望向了身后!

    只听得“砰”的一记闷响声传来,然后就是一炮弹拖拽着淡蓝色的尾烟,已经是击穿了房门,命中了拉特尼斯伯爵躺卧的那张华丽大床下方!

    炮弹钻入床下,轰然爆炸,出了震耳欲聋的巨响,一道淡蓝色的冲击波迅朝着四面八方扩散,整张大床四分五裂,躺卧在上面的拉特尼斯伯爵也是被震得凌空飞起,甚至就连不远处的杜瑜琦也是感觉到一股无形而强力的冲击波扑面而来,令他踉跄倒退,房间里面的东西更是仿佛被十二级台风吹过,稀里哗啦的乱得一塌糊涂!

    紧接着,门外就传来了“哒哒哒哒哒哒”的一连串声音,一个巨汉大声狂笑,破门而入。

    他上半身,完全已经是与机械结合在了一起,其胸口的位置伸出了一炮管,正在袅袅的冒着烟雾,而左臂则是直接被改造成了一挺旋转式的“火神”机枪,机枪的枪口喷射出来的子弹简直就仿佛是火柱也似的,直接掠过了凌空飞起的拉特尼斯伯爵的身体,便瞬间将这奄奄一息的老头子身体撕扯成了散乱的血肉碎片!

    时间,就在这一刹那定格!!

    “不!!!”杜瑜琦的双眼当中一下子就满布血丝,伸出的手顿时就僵硬在了半空当中,喉咙里面的接下来的话顿时就被生生的咽了回去,喉咙里面却是出来了一系列无法形容的嘶哑声。

    他在这一瞬间就觉得整个人生都灰暗了,仿佛身体当中的精气神都在刹那被抽离,什么雄心壮志,野心勃勃,什么刻骨仇恨都在这一刻付诸东流水,那种源于生死的大恐惧立即就降临而至,眼前的一切看起来都仿佛完全是灰烬,只有拉特尼斯伯爵的血肉格外刺目。

    只是,就在这时候,呆滞的杜瑜琦的耳中,忽然传来了一项冷冰冰的提示,正是平时在连接上了契约之神时候的熟悉声音,这声音一响起的时候,杜瑜琦心中的绝望和颓废更盛,因为他以为是提示献祭召唤的契约失败的消息,没想到,接下来的那句话却一下子令他一哆嗦,直接惊讶无比的跳了起来:

    “拉特尼斯伯爵已存活三十分钟,还剩余七个半小时便可以完成契约。”

    听到了这句话以后,杜瑜琦的第一反应便是一定有什么地方出错了:

    “这怎么可能?拉特尼斯伯爵不是刚刚已经被那机枪撕碎了吗?”

    与此同时,就在几公里之外的那个密室当中,召唤师羊子与周茜两人也同时收到了这个消息,周茜倒不用说了,本来言笑晏晏的羊子的脸容却是忽然一寒:

    “不对!一定有什么地方出了问题,若是按照正常情况的话,拉特尼斯伯爵应该是在这个杜教士刚刚正式进入到阿拉德大6的时候就死掉了,来人,把最后留下来灌药的那个管家给带来!”

    大概只是过了几分钟,便有一个身穿华贵服饰的中年人被带了上来,看得出来他吃了不少的苦头,鼻青脸肿,额头上现在都还在汩汩的流淌着鲜血,浑身上下都在微微的颤抖,也不知道是冷,还是怕,这个人正是拉特尼斯伯爵的管家,叫做文斯。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