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原委

    羊子看着文斯,冷冷的道:

    “我嘱咐你办的事情做没做?”

    在她设计圈套的时候,是不能有对杜瑜琦产生了敌意的人在拉特尼斯伯爵附近的,并且还最好是要能顺理成章可以呆在拉特尼斯伯爵身边的人毕竟契约之神乃是强大无比的神灵,怎么可能出现这么明显的漏洞和破绽?

    所以,羊子也只能胁迫这个根本就不认识杜瑜琦的管家文斯,一等杜瑜琦响应召唤,立即就通知他下手灌药,毕竟从地球通过位面通道来阿拉德大6还有几十秒的时间差,用好了这时间差的话,就是绝杀之局!

    此时在羊子的追问下,这才知道,原来这管家文斯给拉特尼斯伯爵灌药的时候,心中肯定是慌乱愧疚无比的,并且灌到了一半就见到了位面通道的传送阵已经成型,顿时大惊之下抛掉了药剂瓶子就跑,但是无论怎么拷问这管家文斯,都是一口咬定了自己给拉特尼斯伯爵灌了至少大半瓶治疗药剂下去!

    紧接着,羊子这边又有扬声器传来了“嘟嘟嘟”的通话请求,然后对面便是那克拉斯队长低沉的声音:

    “拉特尼斯伯爵在五分钟之前已经被击杀,再重复一遍,拉特尼斯伯爵在五分钟之前已经被击杀,但是目标依然是在负隅顽抗当中,并未束手就缚,请指示下一步行动?”

    羊子听了以后,脸色顿时一变道:

    “五分钟之前拉特尼斯伯爵就被击杀,可是契约之神这边给出的提示却是在一分钟之前说他再存活七个半小时就完成了契约那就只有一个可能,我们的情报有遗漏!拉特尼斯家族还有余孽!”

    “查!马上查,动一切力量!”

    大概只是过了几分钟,立即就有人急匆匆的走进来道:

    “阁下!根据之前的拷问记录,有一个女仆说曾经在两个多月之前,老管家里斯曾经叫她私下里去订做过一套婴儿衣服,然后隔了几天里斯就将这套衣服取走。”

    “同时,她的丈夫乃是马夫,说是取衣服的当天晚上,老管家就和伯爵偷偷牵了马出去,并且给了马夫很厚的赏赐,威胁他必须要守口如瓶,不然的话就要收拾他,所以马夫就瞒着对谁也没有说,都是我们在他的儿子身上割了几刀,这才哭叫着说出来。”

    这时候另外一个人又走进来道:

    “伯爵府里面有一个下人之前有口供说,伯爵在病重之后,外面出现了传言,说他有一个半岁的私生子,但是听说此事的人非常少,并且拉特尼斯伯爵已经足足八十多岁了,便认为是无稽之谈,没有引起”

    这个人没能接着说下去,因为羊子已经伸出了自己的手指点向了他,在这一刹那,羊子的“丈夫”,那只水晶球已经是一闪,重新闪耀出现的时候,便出现在了这个人的背后。

    而这个人则是难以置信的张开嘴,喉咙里面咯咯作响,呆滞的看向自己的胸口。

    可以见到,他的胸口处赫然出现了一个碗口大小的血洞,血洞当中鲜血正在澎湃涌出,甚至可以透过血洞看到了他身后的情形,还有惨白色的骨骼断面,蠕动的内脏器官。

    这人的生命迅的流逝,然后瘫倒在地,死去。

    羊子淡淡的道:

    “你的职责是负责将一切资料上报,但是,你渎职了。”

    见到了这一幕,其余的人都噤若寒蝉,羊子接下来才认真的道:

    “马上找到那个下人,让他在第一时间内带我们去这私生子这里!所有的人,马上去!”

    此时杜瑜琦正在狼狈的奔逃着,他此时面对的敌人正是克拉斯队长这名强大的改造人,除此之外,周围还有密集的脚步声传来,不是别人,正是他熟悉的改造人战士,他们面无表情,穿着统一的制式战斗服,沉重的脚步狠狠的践踏着脆弱的木地板,朝着杜瑜琦这边合围而至!

    虽然处在了这样的危急局面下,杜瑜琦的双眼当中却是闪耀着一种如释重负光芒,他的唇角也是露出了一抹冷笑: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我明白其中的缘由了,呵呵,哈哈哈哈!我们之间签署的契约是:在进入阿拉德大6之后,能确保拉特尼斯伯爵活过八个小时!”

    “而拉特尼斯伯爵可以有多种解释,一种解释是直接指的病床上面的老伯爵,但是,这个爵位却是可以继承的,因此,第二种解释便是,老伯爵一死,根据德洛斯帝国的法律,倘若老伯爵有遗嘱,那么就依照遗嘱办事,倘若没有遗嘱,自然就由拉特尼斯家族的第一顺位继承人自动承袭爵位,继承之后同样也是拉特尼斯伯爵,直到有资格成为继承人的男丁死光光!”

    “你们在契约之神的面前玩弄规则漏洞的把戏,契约之神在判定这一点的时候,肯定在规则许可的范围内偏向于我,取后面的第二种解释。”

    “当然,你们当然也是预期得到会有这样的事情生,所以提前一步就将所有的拉特尼斯家族血亲男性抓走,杀死,因为他们都是有资格拥有继承权的,他们都死光光了,然后老拉特尼斯伯爵一死,这契约就尘埃落定,再也没有回旋的地方。”

    “可是,你们这样的做法,也是让老拉特尼斯伯爵生出了强烈的危机感,认为你们是要毁掉他的家族啊,否则的话,这狡诈无比的老家伙又怎么会向我吐露他的秘密,并且还将拉特尼斯家族当中的珍藏秘宝送给我呢!”

    “当然,你们这帮人机关算尽,也想不到我的医术如此犀利,居然能将注定要死的老拉特尼斯伯爵还能救活下来,成功说话对我详细的交代后事,你们更不会料到峰回路转,拉特尼斯伯爵这老东西如如此好色,八十来岁了居然还会去搞女人,更是一炮中标生了个私生子下来,还因为有三个强势的儿子,所以只能私下偷偷的照顾他,不敢走漏风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