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凌厉

    此时杜瑜琦进入到了“我斩流”的状态当中以后,其力量和速度都获得了全方位的提升,对上普通的改造人战士那就完全是碾压了,此时被这庞大黑影居高临下的一阻,便是被生生的拦截下了冲势,蹬蹬蹬的倒退了好几步重新被逼下了楼,甚至连楼梯的面板都被“咔嚓咔嚓”的踏破了开来。s

    不过,杜瑜琦的身形一挫之后,立即就回气过来,再次化身一道炽热的旋风,疯狂卷涌而上!

    可是那庞大黑影此时都被先前那一斩震得踉跄倒退,靠在了后方的墙壁上还没回过气来,而这庞大黑影握持的盾牌上,足足凹陷进去了一个深达十几厘米的凹陷,并且这凹陷还冒着热气,根本没可能对他进行再次拦截,所以这一次杜瑜琦很轻松的就来到了楼梯上。

    一上楼之后,杜瑜琦便见到了四周都是七零八落的,就仿佛是刚刚飓风降临过似的,屋子里面有浓烟冒出,有一具男子的尸体躺卧在了地上,这男尸头上戴着红色的毡帽,双眼圆睁,死不瞑目,身上穿着一件条纹格子的外套,下身是一条青色的灯笼裤,双手还保持着似乎要争夺什么的姿势,而胸口,咽喉处已经是被鲜血染红。

    另外一边的床上,则是有一个女人还在抽搐颤抖着,处于弥留状态,双手依然是无助的指向了空中,双眼茫然,从口中喷出一股一股的血沫,床边则是有着造型十分明显的婴儿摇篮床,可惜已经是被压坏翻倒,下面似乎盖着什么东西。

    那庞大黑影也是一名改造人,手臂诡异的粗大,脖子却是短粗到了几乎没有的状态,这时候刚刚挣扎着从地面上爬了起来,见到了杜瑜琦的冲击之势相当的迅猛,二话不说就将盾牌对准了他猛掷了过来,同时左胸胸肌处自动弹开,露出来了里面一排黑压压的发射口,“嗤嗤嗤”声连响,便是对准了杜瑜琦发射了一连串的榴弹过来。

    杜瑜琦见状脸色一变,只能一个后滚翻重新退到了楼下去,这名改造人队长嘴角露出来了一抹狞笑,在“轰轰轰”的剧烈爆炸声当中,三步并作两步就走到了床前,一脚狠狠的踩踏在了翻倒的摇篮床上,下面立即传来了可怕的声音,鲜血也是从被单下面汩汩流淌而出。

    然后,这名改造人队长对准了那女人的脖子就一拳砸下去!他接到的命令就是破坏,杀戮,毁灭,此时执行起来自然是不遗余力。

    只是就在这时候,他踩踏着的楼板在一瞬间就彻底粉碎掉,紧接着一把赤红色的巨剑直刺而出,带着一股沛莫能御的炽热气浪将这名改造人队长给震飞了起来,他那沉重无比的身躯在空中手舞足蹈,完全失去了平衡。

    紧接着,杜瑜琦化身炽焰旋风,从下至上冲了上来,吐气开声,一剑斩出!!!

    赤红色的光芒一闪!

    这一剑从这名改造人队长的左肩劈入,直贯入进去四五十厘米,撕扯出来了一道恐怖的伤口,大量的机油和溶液从伤口当中喷涌了出来,各种钢铁零件,橡胶器官哗啦哗啦的滚落了出来,然后火焰便覆盖了上去。

    紧接着,这名改造人队长都被狠狠的挑射了出去,在空中燃烧成了一团熊熊火球,然后落入到了旁边的房屋当中,十几秒之后轰然爆炸!

    杜瑜琦这时候才缓缓收剑,从“我斩流”的状态当中脱离了出来,顿时捂住了胸口,身体一晃脸上露出来了痛苦的表情,一张嘴就喷出了一口血雾,然后扶住了旁边的家具,深呼吸了几口气才缓了过来。

    “果然,现在要维系这样的状态还是太勉强了啊,刚刚只进入了这种状态十五秒,可是对心脏已经有明显的伤害,几乎已经相当于是一次中度的心肌梗塞一样,若不是我的体质已经超越了正常人类,估计现在就倒地不起被急救了。”

    “这么说起来的话,我斩流的持续时间最好不要超过二十秒钟,并且至少要经过八个小时的间隔,让身体得到了一定的恢复和休息才能使用。”

    这时候,房间内也是开始燃烧了起来,杜瑜琦第一眼就看到了那个被压扁的婴儿床,还有从下面流淌出来的汩汩鲜血,心中顿时就又是一寒,他只觉得浑身上下都冰凉了,直接将婴儿床搬开,就见到了下方的那一具血肉模糊的小小身体,虽然还在抽搐着,但是直接看那几乎被压扁的体型,就知道已经是毫无救治的必要了。

    “这”杜瑜琦绕是此时心理素质已经是奇佳,但也觉得难以接受这样的打击,一下子就眼前一黑颓然坐倒在了地上,大骂了一声一拳砸在了旁边的地板上。

    被他这么一砸,这房间里面本来就经历了数次爆炸,大部分地方都变成了废墟堆,然后就见到了旁边有东西稀里哗啦的坍塌了下来,便有几块看起来黄黄绿绿的破烂积木滚落到了杜瑜琦的手边。

    杜瑜琦浑无所觉,叹了一口气,皱着眉头站起来就往外面走了出去,他此时已经开始面对现实,等待着契约之神宣判自己的失败。此时经过了这段时间的缓冲之后,杜瑜琦已经是想得很明白,契约失败转变成奴隶契约也不是世界末日,杀死了自己的话,对于那帮人来说唯一的用处就是泄愤,而泄愤对于挽回之前的损失毫无帮助!

    看得出来,这个神秘组织一直都在孜孜不倦的寻求变异泰拉石的秘密,而自己则是已经吸收了一枚变异泰拉石的力量,就凭这一点,杜瑜琦就觉得自己要想保住自己的小命是没有问题的。

    “等等”杜瑜琦此时已经走出了这处建筑物的房门二三十米远,但他忽然觉得有什么地方似乎不大对劲!那几块黄黄绿绿的破烂积木突然在他眼前闪耀了起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