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互相伤害

    不过,班图族精锐卫士的这样的速度并不是瞬间就能爆发出来的,杜瑜琦留意到,他们有着很明显的加速动作和加速过程,就像汽车那样,从静止状态到巅峰速度是至少需要五六秒的时候,只有他们的速度达到了巅峰值的时候,才会出现残影,并且视觉很难捕捉到本体的情况。

    所以,杜瑜琦现在的目的性非常明确,那就是与之进行缠斗,根本就不给你提速的空间与机会!!!

    面对冲上来的杜瑜琦,这名班图族精锐卫士站定在了原地,口中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咆哮,一拳就对准了杜瑜琦砸了过来,他的拳头出手之后,杜瑜琦立即就见到拳头上面立即就覆盖上了一层晶莹的冰层,既能增加杀伤力,又让他的拳头具备了与普通的武器正面硬撼的能力。

    杜瑜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知道此时自己不能闪避,第一对方出拳势沉力猛,速度也快,闪也未必闪得开,第二,则是自己一闪的话,对方就正好乘势甩掉自己的纠缠,乘机提速奔跑了,一旦被这厮突进到了巅峰速度,那么自己就毫无还手之力!

    “可是,这家伙的拳头非常重啊,应该是施展出来的技能,会附带上击倒的特效,我就算是与他正面硬抗以伤换伤,可是对方乃是有霸体装甲护体,最后的结局必然是我被一拳击飞击倒”

    杜瑜琦顿时就感觉到了相当纠结,不过就在这时候,他忽然想到了一件事,那就是在地球上阅读关于dnf游戏资料的时候,曾经提到过,鬼剑士的上挑斩,崩山斩这两大技能还有着额外的属性,那就是在释放技能的瞬间,也会使释放者在短时间内进入霸体状态,不过出现霸体状态的时间并不长,绝对不像是霸体装甲那样一直持续。

    所以这时候杜瑜琦一咬牙,看着直砸过来的冰拳,在即将击中自己的时候也是挥出了一记上挑斩!!

    在中拳的一瞬间,杜瑜琦只觉得眼前一黑,然后才渐渐的恢复知觉,只觉得耳朵当中嗡嗡声大作,眼前似乎也是出现了重影,中拳的左边脸颊完全都麻木掉了,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感觉,同时嘴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哗哗响,仔细一感觉,才发觉至少被打掉了两三颗牙齿,同时也是被击退了三四米,不过好在没有被打倒,应该是自己中拳之后无意识的踉跄倒退开去的。

    好在他成为了职业者以后自身的恢复力远强于常人,掉落的牙齿要不了多久就能重新生长出来,否则的话,等回到地球以后就等着去看牙科医生吧。

    不过,尽管这一拳将杜瑜琦轰得很惨,但他立即就发觉自己的上挑斩也是发了出去,并没有因为自己中拳而中断。通红的巨剑在对方的腰间斜挑了上去,给对方留下了一道非常明显的伤口,甚至伤处都冒出来了袅袅热气,鲜血也是汩汩流淌而出。

    这名班图族精锐卫士中剑之后,看得出来也是相当痛苦的,脸上的五官都扭曲了,愤怒的咆哮了一声!然后凶神恶煞面目狰狞的双手合在了一起,十指交错成锤,迈前一步对准了杜瑜琦砸了过来。

    杜瑜琦一咬牙也没有怂,在心中大叫了一句“来啊互相伤害啊!”立即就是一跃而起,施展出来了崩山斩。

    巨剑在空中划出了一道弧线,带着令人惊心动魄的赤红色的光芒狠狠劈下!!

    库兰的焰影剑携带着可怕的冲击力,毫不留情的斩中了班图族精锐卫士的右肩,哪怕是有霸体装甲加持,这一剑依然是深深劈入了他的身体十几厘米,造成了一条可怕的烧焦伤口。

    而空气当中传来了一连串清脆的破裂声,就仿佛是放到地上的玻璃被踩碎,或者说是冰层在初春的凌汛当中裂开的轻响,这是班图族精锐卫士护体法术被彻底破掉的征兆,他脖子上悬挂着的那条狼牙项链上冒出了一团蓝色的火焰,然后化成了灰烬,班图族精锐卫士也是一下子就从霸体状态当中脱离了出来。

    与此同时,这家伙也是被惨遭斩飞,直接陷入了半昏迷状态,半跪在地上猛晃着头,不仅被斩伤的地方都在汩汩的流血,并且鲜血流得简直可以说是哗哗的往外流淌,还冒着沸水一般的滚滚热气,显然伤口处还有残余的灼热之力,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伤口根本就无法收口,因为鲜血无法凝固起来堵住伤口。

    而杜瑜琦也同样不好过,他的右胸处被班图族精锐卫砸到,出现了一个明显的凹陷,估计至少断掉了四条肋骨,落地以后摇晃了一下,噗的一声就喷出来了一大口鲜血,然后就出现了剧烈的咳嗽,显然是被打断的肋骨尖端损失扎入到了肺部当中,给他造成了重创。

    此时的这情况已经是非常明显了,两败俱伤!!

    班图族精锐卫士的实际战力,至少也是在三阶中段以上,却被杜瑜琦打得这么惨,其主要的原因有三点:

    一是杜瑜琦手中握持的武器乃是11的,威力十足。

    二是这把武器还是罕见的火属性攻击,而班图族精锐卫士自身的火抗性就奇低,杜瑜琦这把武器本来攻击力就高,正是攻其弱点,自然是令对方苦不堪言。

    最关键的是,杜瑜琦之前是在旁边偷窥了好一会儿的,有道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他对敌人不说是了如指掌,可是好歹也有了基本的认识,而敌人则是对他一片茫然,这才是最重要的原因。

    尽管这时候杜瑜琦也是强弩之末,相当虚弱,他却是深知一件事,那便是只要撑得住,那么至少在气势上就一定不能露怯,因此一回过气来之后,不退反进,一记地裂波动剑就打了出来,仿佛是一道火浪似的,对准了面前敌人直扑过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