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林的援助

    面对杜瑜琦的挑衅,这班图族精锐卫士居然侧身一闪,躲到了旁边的街心花坛后面,不敢与杜瑜琦再正面硬碰硬以伤换伤了,见到了这一幕,杜瑜琦心中顿时大定,这家伙的打法就是以蛮横强硬为主,此时面对自己的攻势居然怂了!那就意味着这一战自己已经稳稳当当的占据了上风。

    可是就在杜瑜琦一松懈的时候,这名班图族精锐卫士忽然对准他露出了一抹狞笑,用生硬而结巴的语声道:

    “我会把你的颅骨做成酒杯的。”

    然后,这厮居然高速倒退,同时做了一件令杜瑜琦目眦欲裂愤怒欲狂的事情这家伙居然从怀中掏出了一瓶炼金药剂,然后弹开瓶塞,就打算一仰头喝下去!!

    “喂喂喂,节操呢,廉耻呢!!说好的决斗不能用无色,哦不对,不能喝药剂的规矩呢?你这是摆明欺负老子没钱买炼金药剂是吧?”

    杜瑜琦在心中愤怒的咆哮了起来!同时体内的原力翻涌,未完成的三段斩已经蓄势待发这是他目前掌握的能够最迅捷的跑路当然也是追杀技能做好了干净利落的逃走准备。

    开什么玩笑,在这样的情况下和这个喝药以后状态爆表的班图族精锐卫士战斗,那自己非得掀底牌不可,当然,底牌的用途就是在适当的时候翻出来的,可是干掉了面前这个王八蛋对自己来说是毫无收益的啊!

    不过,就在这时候,这名班图族精锐卫士忽的发出了一声惨叫,握住了炼金药剂的那只手忽然松开了,于是那一瓶已经喂到了嘴边的炼金药剂就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很干脆的掉落了下去,最后“啪啦”一声在坚硬的地面上摔碎掉。

    那珍贵的淡红色药液也是迅速浸入到了干燥的泥土里面仿佛是为了说明这瓶炼金药水的优秀质量似的,明明是在严酷的冬天,那泥土里面也是迅速冒出了几株绿色的小草,在零下七八度的寒风当中开出来了蓝白色的点点小花。

    “人生总是充满了大悲大喜”杜瑜琦的脑海里忽然掠过了这么一句话。

    班图族精锐卫士当然不会随便手滑而瓶子为什么会突然诡异掉落,完全是因为他的手腕上忽然多出来了一支笔的缘故。准确的来说,是在瞬间被深深的刺入了一支锋锐的铁笔,笔尖从手腕下方刺入,直接将手腕刺透。

    这家伙手腕被刺中的位置,在东方武术体系当中就恰好被称为脉门,又叫“内关”穴,一旦在战斗当中被人用力掐住,那么这只手自然就酸软无力,何况是被一支铁笔射穿?

    原来,那神秘人以伤疲之身对战两名班图族精锐卫士的话,固然被压制到了下风状态,可是杜瑜琦帮他分担了一个,解掉了后顾之忧,他对上一名班图族精锐卫士,便是游刃有余了,还在密切的关注着杜瑜琦这边的动静,当他发现这名班图族精锐卫士想要喝药的时候,立即就原地一个旋身,射出了一支“藏锋笔”,成功阻止了对方喝药的行为。

    当然,若不是之前杜瑜琦成功击破了面前班图族精锐卫士身上的霸体装甲,那么就算是这厮脉门被“藏锋笔”穿透,也是一样能攥住瓶子将炼金药剂给喝下去的。

    正所谓趁他病,要他命,杜瑜琦怎会放过敌人受创的这大好机会?立即就冲上去一个上挑斩,这家伙没有了霸体装甲,手腕处也是剧痛无比,顿时就被杜瑜琦偷袭成功,直接被挑飞到了空中进入了浮空状态。

    库兰的焰影剑在空中高速划动了两下,便是一发十字斩命中了对方,紧接着杜瑜琦又做出来了一个提剑的动作,剑身上顿时有红光闪耀,仿佛生出来了无穷的吸力似的,班图族精锐卫士本来即将落地,却被重新挑到了半空当中。

    然后在剑身与敌人接触的位置,忽然一闪,出现了一团深邃的黑暗,紧接着这黑暗消失的时候,便是有一团裂波围绕着被挑飞到半空当中的班图族精锐卫士高速旋转,对他造成了连续不断的伤害,在这个阶段当中,班图族精锐卫士乃是一直都处于被挑飞的浮空状态,完全没有任何抵抗或者反击的能力。

    这就是杜瑜琦这一次回到了地球上新练成的一阶技能:裂波斩,这个技能乃是剑士很少有的抓取技,并且一旦命中敌人,就不会被打断,哪怕是敌人拥有霸体装甲这样的变态能力,裂波斩这种抓取技也能对其生效。

    裂波斩结束了之后,杜瑜琦接下来又将长剑一挥,又是一发地裂波动剑打了出去,“蓬“的一声将班图族精锐卫士吹飞出去,却恰好撞到了后面的墙壁对准了杜瑜琦反弹了回来。

    这时候杜瑜琦深吸了一口气,竟是以双手十字交叉握剑!!而他的双手上青筋凸出,竟是在这一瞬间进入到了“我斩流”的状态当中。

    我斩罪之剑!!

    赤红色的库兰焰影剑在这一瞬间变得模糊了起来,就连空气当中也是多了一股锈蚀千年的血腥味道,下一秒,库兰的焰影剑已经是将面前的这班图族精锐卫士溅血劈飞了出去,空气当中甚至响起来了一声沉闷的斩骨削肉的声音。

    这名班图族精锐卫士落地以后连续翻滚了七八圈,然后就此躺卧不动,他身下迅速的汇聚出来了一大滩的鲜血,并且就连冰蓝色的皮肤里面也是泛出来了一股不正常的红。

    击倒了这名敌人之后,杜瑜琦也是迅速的接触了“我斩流”的状态,他的身体摇晃了一下,脸色同样也是惨白,捂住了右胸,再次喷出了一口鲜血,失去了平衡坐倒在地,杜瑜琦自身的情况本来就不大好,先前进入“我斩流”的状态以后,受到了伤害和被捅了一刀没有太大的区别。

    好在这时候,那神秘人也是用手中的铁笔连续刺出,每一下刺出的时候,空中都有嗤嗤的破空声,铁笔的笔尖上也是有着一点熹微的光芒,看起来就有一种锋芒毕露的感觉。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