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笔削天下

    面对神秘人的攻击,对面的那名班图族精锐卫士虽然有霸体装甲,但也是招架得手忙脚乱的,因为他这时候身上至少都挂着流血,中毒,诅咒,感电,燃烧,迟缓等等大量异常状态,全无之前的霸气了。

    忽然之前,这神秘人已经是跳跃了起来,这么简单一跳,居然就有一种御风而行的味道,令人忍不住就会联想到庄子逍遥游里面的那种“扶摇九万里”的感觉,而他在空中则是连续翻了三四个空心跟头,然后就悄无声息的落到了班图族精锐卫士的背后,握持的铁笔一刺一挑,居然就将面前的这敌人挑飞起来!

    之前这神秘人展示身法的时候,若风一般的轻盈,似乎连地上的尘土都不会扬起半点,但是他落地以后简单的一刺一挑,却是令人感觉到苍山若铁,残阳若血,百战余生的厚重!

    那已经不是笔法,而是铁与血凝结出来的枪术!

    然后,这神秘人将手一指,他握持的那一支铁笔便自行悬浮在了空中,开始高速旋转,甚至在周围形成了一道可怕的旋风,而旋风的中央,那一支铁笔的尖端已经是在高速旋转当中散发出来了一点金光,化成了一支金笔。

    紧接着这支金笔旋转飞射而出,光芒一闪,就洞穿了那名班图族精锐卫士的心口,并且班图族精锐卫士身上传来了连绵不断的爆炸,神秘人施展出来的这一招“笔削天下”乃是终结技,直接命中敌人的时候伤害很低,只是敌人在被命中的时候,身上每多出一种dbuff(负面异常状态),那么这一招的威力就会翻倍!

    (简单的来说:一种异常状态就是翻两倍,两种异常状态是翻四倍,三种异常状态就是翻八倍,四种异常状态乃是翻十六倍!!)

    这样的话,这一招的威力就只能用变态来形容了,因此中了这招的班图族精锐卫士根本就没能翻出什么风浪,落地下来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死人!

    看得出来,这神秘人对这一招极有信心,金笔一成型,立即就转身对准了杜瑜琦走了过去,根本不理会那时候还在空中被爆炸气浪连续掀飞的倒霉家伙了,然后对着杜瑜琦抱拳友善的道:

    “我是来自东方的林,你没事吧,多谢你出手帮忙相助,不然这一次就麻烦了。”

    杜瑜琦眼前一亮,他从见到了林开始,就觉得他的身上流露出来的是非常典型的东方文明,觉得很是亲切,立即就道:

    “我是来自异界的杜教士,我的国度当中,也是有着很多东西与东方的文明有共通之处的地方,举手之劳,不值一提啊。”

    林正要回答,忽然发觉远处有光芒一闪,这时候乃是大白天啊,这光芒依然可以从楼和楼的间隙之间倔强的闪耀过来,并且令人的视网膜都产生刺痛的感觉,真的可以说是极其强烈了。

    然后,就是一声闷响传来!

    这一声闷响拖的声音极长,准确的来说,就是轰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的感觉,还带着非常震撼的内蕴力量!没错,那是仿佛地震一样的庞大力量,就连旁边楼上都有许多粉尘簌簌而落,甚至有一幢年老失修的房屋上面的瓦片都刷拉的一声全部坍塌了起来。

    杜瑜琦本来就肺部受伤,听到了这沉闷无比的声音,就像是周围有着十几台开演唱会的低音炮开着最大音量对准了自己,同时威力提升了一百倍,顿时就觉得内脏都在颤抖着,竟是忍不住咳了一口鲜血出来,可见这声音的破坏力之强。

    两人惊疑的对望了几眼,杜瑜琦试探性的道:

    “听声音,似乎是从先前帝**设置的临时基地那边传过来的?”

    “什么基地??”林皱眉道。

    杜瑜琦顿时就反应了过来,林应该是从另外的一个方向潜入过来的,没有见到帝**的行动也很正常,便解释了几句,林也就很快的明白了,不过此时那闷响声已经停止,他并没有就这个话题继续说下去,而是温和的微笑着,仔细打量了杜瑜琦几眼道:

    “我们似乎见过?”

    杜瑜琦道:

    “对,我记得有一次是被虚祖抗魔团的人召唤到了这边,要求过去救治他们的伤员,然后你似乎是站在了敌对方的,最后成功杀了出来烧掉了他们的货物,因为你使用的武器和能力都是极具特色,所以非常容易给人留下印象。”

    林听了以后含笑道:

    “对,就是那一次!我其实和虚祖抗魔团之间并没有恩怨,所以并没有杀人,当时也是欠了一个人情要还,因此最后侥幸得手。”

    两人攀谈了几句之后,林忽的转头看了看,然后脸上忽然露出来了焦急之色,然后对着杜瑜琦施礼道:

    “虽然这么说有些交浅言深,但是杜教士您的医术我知道是非常不错的,那么能不能帮我看一看后面担架上的这三名病人,他们的情况十分危急,我过来这边的原因,就是想要进入明斯克圣堂当中,请求里面的圣职者用神术救人,然而班图族已经是将这里围得水泄不通,我很怀疑他们是否能撑到我们过去的时候。”

    杜瑜琦点点头,然后过去担架那边进行检查,很不幸的是,他检查的第一个人就直接是呼吸心跳都停止了,并且估计死掉都已经至少半个小时,身体都在严寒里面硬邦邦的了。

    接下来的第二个也是噩耗,只能说身体还是暖的,死掉的时间还不久。

    好在第三个人总算是让杜瑜琦能发挥一下自己的医术,这人的伤势在旁人看起来极重,浑身上下密密麻麻到处都是伤疤,胸口一处贯通伤至少都是茶杯盖子大小,腹部更是被豁开了一个大口子,里面的肠子都流淌了出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