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爆炸

    见到了敌人势大,帝**竟是做了一件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他们留下了一支大概三四十人的小队咬牙拼死断后,其余的几百人居然纷纷跨上来时候乘坐的摩托逃走了,那一台看起来威力十足的重型变形机甲也是被遗弃在了原地,那支三四十人的小队便依托着重型变形机甲疯狂抵抗。

    当一干班图族人将这重型变形机甲围困住了以后,心思又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这重型变形机甲威力乃是有目共睹的,眼见得已经是瓮中之鳖,手到擒来,忍不住就动了想要将之占据捕获的心思,一旦能将其成功占据,那么实力必会大幅度上升啊。

    那么问题就来了,班图族当中本来就不是铁板一块,几个大部族都对这件战争兵器垂涎三尺,因此就开始争夺起即将获得的控制权来,眼见得围在旁边的班图族人越来越多,这架重型变形机甲居然自行引爆,简直就若核弹那样发生了可怕的大爆炸!威力立即就覆盖住了整个广场!

    之前杜瑜琦他们听到的巨大沉闷响声,就是这架重型变形机甲的自爆发出来的!

    这个陷阱布置得极狠,极准,狠在了不惜动用大量的军备,更是搭上了三支帝国精锐的小队的性命。准就准在引爆的时机掐得极好,同时,连整个班图族的内部矛盾都算计到了,掌握得可以说是极其精准,可以说是达到了极限杀伤的效果!

    ***

    那场刚刚发生的爆炸乃是众人心头还在流血的伤口,布万特就将这新鲜出炉的素材拿出来打脸,一干蠢蠢欲动的人顿时就平息了下来。

    接下来布万特嘴角上扬,算是冷笑了一下,然后便接着道:“现在,我说,放他们过去,希望不会有人让我第三次重复这句话。”接着就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他一个人孤零零的来,又孤伶伶的去,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威严,以至于哪怕是走掉了,那强大的气场依然若台风降临之前的低气压那样覆盖压制住了全场,然后,一干班图族人便纷纷散去,没有一个人敢动手了,看向杜瑜琦等人的眼神却是格外的凶狠。

    这时候,杜瑜琦便赶回到了隐蔽处,将小保罗从窗帘后面抱了出来,然后与林重新汇合,开始朝着明斯克圣堂进发而去。

    此时两人这一路前行,便果然没有人前来拦阻了。

    所过之处,所有的班图族人都是用冷冷的眼神看过去,但也只是看看而已,只要稍微明白事理的人都知道,此时这四个外来者虽然身份是敌人,却也代表了族内勇士布万特的脸面,动了他们就相当于是在布万特的脸上狠狠的抽上几耳光!

    而布万特是什么人,已经是被公认为族内的第一勇士,他为什么看起来病怏怏的样子,便是因为布万特在五年之前闯入到了秘密禁地:布万加的修炼场当中,并且还活着走了出来。从此就有人说他是几百年之前班图族内第一人/族长/四剑圣之一布万加的转世,而布万特也没有否认。

    因此,哪怕是在暗中反对布万特的人,也是不敢在正面与他产生冲突,只能背后做一些小动作,刚刚布万特已经是发过了一次飚,这帮人当然就不敢再撞到枪口上去落以口实了,否则的话那就得小心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杜瑜琦与林两人先前停留的地方其实距离明斯克圣堂并不算远,严格的说起来若论直线距离的话,也就五六百米,但是他们深入到了冰雪防线以后,才发觉之前直接闯过这道防线的想法实在是有些过于理想化。

    因为这里已经在短时间内被班图族族人修建成了一座巨大的迷宫,猎场,到处都是陷阱,岔道,死路,有很多时候两人不得不前往高处去辨识方向,区区的这五六百米距离还没有被拦截,两人都足足走了接近半个多小时才成功离开,在有人拦截的情况下可想而知不觉之间,他们就来到了明斯克圣堂的广场前。

    在夏特利有一句俗语:只有近距离来到了明斯克圣堂的广场上面,才能知道自己的渺小。这一句话一来是要表示这广场的辽远宽阔,二来则是要表示广场上面矗立的那七座贤者巨像的雄伟巍峨。

    杜瑜琦置身于这宏伟广场上,抬头看着广场上面的高大巍峨的七座贤者巨像,顿时就生出了自身渺小浅薄,命运无常,人生若蚁的错觉来,每一座贤者雕像都高达二十几米,任何想要进入明斯克圣堂的人都要在他们的脚边穿行,而每一座雕像的表情都被雕刻得栩栩如生,惟妙惟肖,甚至有博大的气势扑面而来。

    这些巨像被修筑于数百年之前,虽然采用了最坚硬的花岗岩进行打磨,但依然被时光和寒风留下了不灭的印痕,靠近看去,就能见到斑驳的刻痕清晰的留在了雕像上,细腻的岩石颗粒却是清晰可见。

    穿行在这广场上的巨像之间,恍然若穿梭于数百年之前的战场上,已然逝去凋零的七大贤者纷纷从时光长河当中走了出来,高呼奋战,慷慨激昂,浴血奋战,令人心神都为之夺,不要说大声喧哗,就连呼吸也要悄然放轻。

    或许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就连进犯的班图族人也不敢亵渎这样的神圣雕像,就连广场这最适应进攻的地方也没有涉足。走过了七大巨像,前方的视线就开阔了起来,修筑在了高耸台地上的明斯克圣堂就映入到了杜瑜琦的眼中。

    明斯克圣堂精巧华美,绿瓦白墙,线条笔直优美,若烛台也似的穹顶笔直的刺向天际(可参考公众号图),占地三万平方公尺,单是支撑的柱石就有三百八十一根,拥有宽度达到了三十五米的彩色玻璃大飘窗,其中著名的地方有好几处,分别是:圆顶透明穹庐的教士聚会厅,传说当中只有王室能踏入的祈愿教堂,夏皮罗·格拉西亚的圣器室,尼尔巴斯的忏悔屋,米歇尔显圣地等等地方。(未完待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