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把握机会

    任何一位大主教,可以说都是圣堂当中最宝贵的财富,因为他们无一例外,都掌握着可以颠覆自然规律的力量,可以完全违背世界法则的力量,这力量不是他们的力量,他们也仅仅只能借用,并且也要因此而付出巨大的代价,但是,这力量独一无二,也是引得所有的人趋之若鹜。

    因为

    这是可以颠覆法则的力量,

    这是可以缔造奇迹的力量,

    这是能够让人膜拜的力量

    这是神的力量!

    大主教的地位,可见一斑!

    此时的明斯克圣堂当中,外有强敌,内有隐忧,估计各项事务都是千头万绪,忙得人恨不得生出三头六臂,在这样的情况下居然都出动到大主教,足可见到林身上的这件披风的主人来头之大。

    双方见面以后,一番寒暄,因为彼此之前都不是很熟,话题自然就转到了那一位“救赎之鞭”大人身上,这个话题谈完了以后,林显然不是一个经常求人并且善于把握谈话节奏的人,气氛一下子就沉默了下来。

    直到这位叫做黎萨留大主教微笑着问他们来到这里有什么事情的时候,林才有些窘迫的说出了自己的需求,希望自己带来的这位朋友fire得到治疗。

    黎萨留询问了一下大致情况,然后点了点头答应了这件事,看起来应该是有去意了。

    事实上,倘若此时将林和杜瑜琦易地而处,那么多半是要错过眼前这个宝贵的机会了。

    不过,杜瑜琦在交际的这方面显然要拿手得多能默默做两年备胎的人岂是浪得虚名?肯定是脸皮厚外加心细,更能把握住任何一个机会,立即就来了个语不惊人死不休:

    “主教大人,明斯克圣堂覆亡在即,你即将成为千古罪人了啊!”

    杜瑜琦这句话一说出来,黎萨留大主教立即就是浑身一颤,很干脆的就转身了过来,双眼当中的锐利光芒瞬间锋锐如刀!

    “你这是什么意思?”

    这位大主教的语声很轻,说得也很慢,但是其中蕴藏的怒意却是谁都能听得出来,可这时候杜瑜琦最怕的不是大主教发怒,而是对方风轻云淡的一笑转身走掉,把自己和自己说的话当成一个屁一样无视掉

    既然大主教搭上了话茬,杜瑜琦就微微一笑道:

    “这一次班图族围困圣堂,显然是有备而来,环环相扣,我们之前通过冰雪封锁线的时候,就看到了一些征兆,他们的下一步目标,搞不好就是要驱赶市民前来冲击圣堂这边。”

    此时杜瑜琦知道绝对没有多少时间给自己浪费,黎萨留也绝对是忙到不可开交,因此说话就必须要抓住重点了,让对方在第一时间内对自的话感兴趣。

    听了杜瑜琦的话,黎萨留立即就看向了他,皱眉道:

    “这帮蛮族驱赶市民做什么?”

    杜瑜琦很干脆的道:

    “他们可不是只驱逐几十,几百个市民过来哦,而是数以万计的市民冲击!而圣堂面对受苦受难的市民,是不会,也不敢坐视的,否则的话,千年积累下来的声望就毁于一旦。”

    “而驱赶市民进入圣堂,一来是要消耗圣堂的粮食储备,另外一方面,让大量受伤的市民进入到圣堂,也可以消耗圣堂里面的炼金药剂和神术,大规模的削弱圣堂的战争潜力,最后,还可以在这些难民当中混入自己的探子,这样一举三得的事情,没道理不去做,这样下去的话,要不了几天,各位就不战自溃了。”

    黎萨留的身体陡的僵了一下,握住了椅子扶手的手指在瞬间就发了白,这一瞬间,虽然明明是在富丽堂皇的安静会客室里面,林和杜瑜琦的耳边却仿佛是依稀能听到了大海潮汐也似的澎湃声!

    但隔了一会儿,黎萨留依然缓缓摇头道:

    “这帮班图族人好歹也是在这个城市生活了这么久,怎么可能做出如此毫无底线的事情?!”

    杜瑜琦笑了笑:

    “事实上,他们已经围攻了圣堂超过十二个小时了,而且我觉得他们不会有太多的富余时间来继续围攻。虽然我不知道他们围攻圣堂究竟有什么用意,但是我知道这种事情一旦做了,就一定得达到目的,因为压根就没有办法收手所以,主教大人,我不认为将自身的安危寄托在敌人的节操上是一件很明智的事情。”

    黎萨留深深的看了杜瑜琦一眼,这一眼当中蕴藏着无尽的威严,仿佛整个时间都在瞬间停滞了一下。

    杜瑜琦被他的这一眼看了以后,脑海里面在瞬间几乎都是一片空白,耳中回荡着的全部都是“神救世人”“神恩似海”“圣光的力量请赐福我”等等的吟唱声,更要命的是,在那一瞬间至少都仿佛有一千个人的这种吟唱被塞进了他的脑海里,那种感觉绝对不好受!

    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却发现大主教已经是消失在了他们的面前,只有进来时候的立桃克式的门帘还在轻微的摇晃着,门帘上用镶金的丝线刺绣出来了酒神在葡萄成熟的时候而开的庆祝宴会,浮夸的风格当中隐藏着低调的奢华,只有林关切的看了过来。

    “你没事吧?”

    杜瑜琦苦笑道:

    “我,我刚刚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在瞬间就觉得脑海里面一片空白。”

    林愕然道:

    “刚刚主教和你聊着的时候,你忽然就没声音了,这是很失礼的行为,但是看你当时的表情似乎很茫然的模样,我也就没有叫你,好在大主教大人也没有见怪的意思。”

    这时候,外面响起来了轻微的叩门声,紧接着三名身穿司祭袍的男子走了进来,这三个人看起来都是孔武有力的,宽松的司祭袍都没办法掩盖住他们壮硕的肌肉,并且他们穿着的都是黑色的司祭袍,这表明了他们的真正身份应该是圣骑士,不过是暂时进入到了圣堂当中沐浴圣光的威严。(未完待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