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抢夺主动权

    他们三人进来了之后,便开始给林的朋友fire进行检查,然后准备将他抬到治疗的“弥撒堂”当中去受洗,然后治伤。这也是完全看在了那位“救赎之鞭”大人的面子上。

    因为在“弥撒堂”当中受洗之后,可以让被洗礼者的暗属性抗性永久提升一定程度,并且对圣光亲和,日后接受任何神术都会获得额外的持续时间和效果加成。

    当然,受洗仪式的花费也是价格不菲的,单是施法材料都需要至少五百个魔法金币的耗费,这还只是成本价。

    林看得出来很关心这位朋友,所以便一并跟着去,杜瑜琦也是想要起身一起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帮得上忙的。

    不过,此时却进来了另外一名司祭和一名随从,这名司祭穿着的袍子,却是黑底红纹的,严格说起来的话,拥有红纹的这才是正式的司祭袍,在圣堂当中至少效力了三十年以上的忠诚教徒才能够得到这样的荣耀。

    杜瑜琦更是留意到,这名司祭的胸口还别着一个十字架的徽章,这就足以说明他乃是大主教的心腹。这名司祭看着杜瑜琦,然后道:

    “你的朋友会得到最好的救治,不用担心,能否请阁下给我几分钟的时间,我有几个问题想要私下请教一下这位先生。”

    林听到了这名司祭的话,便对着杜瑜琦点了点头,然后离开了,杜瑜琦看了那名司祭一眼,便重新坐下来微笑道:

    “首先,我得说明一件事,我只是和林一起来的,他要办的事情并不是我要办的事情。”

    这名司祭微微愕然道:

    “呃?原来是这样,那么你这一次来有什么事吗?”

    杜瑜琦沉吟了一下道:

    “既然是司祭您出现在了我的面前,那么足以证明我之前的那些妄言也还是有几分道理的------我既然敢提出来这些问题,那么当然就有相应的解决办法,而所求的事情也仅仅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

    司祭深深看了杜瑜琦一眼,然后严肃的道:

    “什么事。”

    杜瑜琦叹了一口气道:

    “在这样的紧张局势下还冲到圣堂这里面来,当然是有不得不来的理由,那就是人命关天。”

    他一面说,一面解下了背后的那个婴儿,打开襁褓将他苍白的小脸露出来:

    “我的要求很简单,救他。”

    司祭的表情依然很严肃,不过已经是悄然松了一口大气,他身为大主教的心腹,当然看得出来主教大人对这件事极其重视,甚至让自己一谈完马上就找他回话,所以,面前的这个人倘若是提出来一些非常难缠的要求,那自己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不答应的话,就算是主教大人嘴巴里面不说,心里面也肯定会觉得自己办事不力,连这么点事情都做不好!这样的印象一旦留下来了,就很难挽回。

    可是倘若答应了的话,万一捅出来了什么大篓子,那么点头拍板的人是自己,最后出来背锅的必然是自己了!总不能站出来说是主教大人授意的?

    并且黎萨留做到了大主教的位置上面,说话做事早就是四平八稳,滴水不漏,当时吩咐他的原话就是:尽快谈出一个结果来,然后马上汇报。面对这样的话,不要说是司祭,就是落在了有心人的耳朵里面,也根本就没办法挑出任何的借口来,可是却偏偏能令所有的人都十分深刻的理解到他的意思!

    因此,司祭听到了杜瑜琦的要求以后,也是松了一口长气,毕竟这是圣堂的老本行了,就算是没有什么附加的条件,那么救个人也是理所当然的,当然这也是在他的权限范围内,确定了这孩子还活着以后,便在心里面松了一口气,面上还是很严肃的道:

    “眼前的局势你也是很清楚的,异端气焰十分猖獗,明斯克圣堂面临数百年来前所未有的危局!所以,对神术的使用也是相当的谨慎,毕竟在关键的时候,一个被保留下来的神术就可能拯救一名忠心耿耿的战士的生命,所以,你给我们出了个难题啊。”

    杜瑜琦眼睛微微眯缝了起来,心中却已经是在冷笑了起来,很显然,大主教此时最忧心的,就是明斯克圣堂的安危,甚至这个狡猾无比的老东西可能都猜到了杜瑜琦的应对方案,这才故意装成正义凛然不感兴趣的模样避开,背地里却是派来心腹参与此事。

    所以,在这个时候,这个司祭居然还想要漫天要价,就地还钱的和自己打马虎眼,那岂不是在侮辱杜瑜琦的智商?

    于是,杜瑜琦便长叹了一声,重新背起来了婴儿道:

    “对,司祭先生你说得一点儿也没有错,是我冒昧了。这孩子病情十分紧急,时间紧迫我就告辞了,听说城北有一位圣骑士也是挺厉害的,有求必应,我这就去看看那边有希望吗?”

    杜瑜琦这一招以退为进用出来,顿时就令这名司祭傻了眼,他的本意是想要拿捏一下杜瑜琦,却没想到这一下子就被搞到了极其被动的境地上!可以想象得到,一旦杜瑜琦真的走了,并且黎萨留大人知道他提的条件仅仅是治伤的话,那么估计自己这下半辈子就只能在冷宫里面度过了。

    因此,眼见得杜瑜琦的手脚十分麻利,很快就重新背起来了婴儿准备去拉门了,司祭急忙也是走上前去挡在了门前,满面堆欢的道:

    “留步,请留步,我刚刚只是说是个难题,又并没有说不给你们治了,咱们坐下说话,坐下说话。”

    杜瑜琦一面懵逼外加真诚的道:

    “这样的大事情,司祭大人千万不要觉得麻烦啊。”

    司祭连连摆手,心中估计已经是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但是脸上却是笑容可掬的道:

    “不麻烦,不麻烦。”(未完待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