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各取所需

    杜瑜琦是被人叫醒的,他只觉得眼皮很涩,同时依然非常困,身体依然是在渴望得到休憩,不过看着无念执事凝重的神色便知道事情有了变数,便强打起来了精神道:

    “似乎有些新的消息?”

    无念执事看着杜瑜琦,认真的道:

    “是的,保罗先生这边确实出现了麻烦。”

    杜瑜琦心中“咯噔”的一响,立即道:

    “什么麻烦?”

    无念执事沉吟道:

    “我们使用神术对保罗先生进行了治疗,因为他的特殊身份,所以安排出手的全部都是四阶以上的圣骑士,按照常规的方案,我们先对他使用了高等级的净化,这是可以祛除他身上所有的异常负面状态的,疾病也是被包括在内,然后对他释放快速愈合”

    “问题就在这里出现了,保罗先生身上的疾病,我们竟然净化失败了!甚至就连主教级别的出手也是直接失败!要知道,除非是传说当中的瘟疫使徒狄瑞吉亲自出手,否则的话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保罗先生身上的疾病,已经超脱出了本位面,所以本位面的法则无法在它的身上生效。”

    杜瑜琦吃惊的道:

    “这怎么可能?”

    无念摇摇头道:

    “这是唯一合理的解释。”

    杜瑜琦正要争辩,忽然想起来了一件事,那就是自己乃是用特效药青霉素为小保罗治疗了白喉,而青霉素则是从地球上带来的!说实话,青霉素对各种细菌都有极其优秀的杀灭作用,但是,有的菌株在面对青霉素的攻击以后,也会产生强大的耐药性而变异。

    地球上面为什么一直都在讲不要滥用抗生素,便是害怕唯恐有一天细菌在抗生素的攻击之下,进化得太快变异成“超级细菌”,让人类已有的药物都束手无策。

    那么就很明显了,自己使用的青霉素在灭杀白喉杆菌的过程当中,凑巧就引发了保罗身上的白喉杆菌的快速变异,因为诱发白喉杆菌变异的源头乃是来自于异位面的地球,所以,这白喉杆菌变异之后就变成了超脱于本位面的细菌,这就像是一个人类的胎儿接受到了外星人的变异辐射之后,哪怕是再强大的科学家也推断不出来它将会变异成什么样子是一个道理。

    “这这是老天爷都不给我活路吗?这种小概率事件都能被我遇到?”

    杜瑜琦在心中狂吼了起来,他隔了一会儿才面对现实,苦笑道:

    “好吧,或许是我的问题,但是这种小概率事件居然都发生了,拉特尼斯家族是曾经做过多么令人发指的坏事?”

    无念居然接着杜瑜琦的话道:

    “拉特尼斯家族的家辉标志杜教士您知道吗?”

    杜瑜琦道:

    “好像是矢车菊?”

    无念点点头道:

    “准确的说,是在冰雪里面开放的矢车菊,本来矢车菊是很难在本地生长的,却可以在拉特尼斯家族的花圃里面开得格外茂盛,便是因为拉特尼斯家族的花园当中,使用的是尸体和鲜血来做的花肥,而拉特尼斯家族的花圃,足足有三百四十亩所以,这个家族在夏特利当中的口碑一向都是毁誉参半的。”

    杜瑜琦叹了一口气道:

    “好吧,我们重新来讨论保罗先生的事情,我相信圣堂不会看着一位伯爵死去的对吧?尤其当这位伯爵还是家族当中最后一位继承人的时候,救活他,你们可以得到拉特尼斯家族的友谊,并且这友谊将会坚固得像是被冰龙斯卡萨喷吐过一样,同时,圣光的名义也会照耀向所有贵族的心中。”

    无念淡淡的道:

    “但是,也会收获很多人的嫉恨,尤其是有可能染指拉特尼斯家族的领地那些人,拉特尼斯伯爵的友谊至少要再过二十年才能有明显的效果,可是收获的嫉恨却是立竿见影。”

    杜瑜琦哈哈哈的笑了起来,摇摇头道:

    “司祭先生,有多少人想要拉特尼斯伯爵死,那么就有多少人想要拉特尼斯伯爵活,倘若他真的死在了这里,我敢保证,教会受到的责难绝对不会少半点的,并且你们还少掉了投资一位伯爵救命之恩的机会呢,而这个机会是多少人求也求不来的。”

    无念听到了杜瑜琦的话,叹了一口气,却并没有反驳,换了个话题道:

    “所以,我们现在就只能采取最笨的法子了,既然疾病这种异常状态都是无时不刻在侵蚀保罗先生的健康,那么我们也只能采用最笨的办法,以不间断的方式来为保罗先生注入健康,让神术:缓慢治疗一直都保持在他的身体上面。”

    说到这里,无念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然后引领着杜瑜琦朝着里面走去。

    通过了重重森严的守护之后,杜瑜琦又一次见到了小保罗,他的情况明显好得多了,脸色红润,此时也已经处于在了半昏迷状态,手脚都会不时的挪动一下,虽然喉咙里面的“咳咳”声依然清晰,但是小手明显有了抓握的力量。

    在小保罗的脖子上和手腕上,佩戴着一套首饰,这首饰上面镶嵌着洁白的宝石,表面居然还有淡淡的水光闪耀,甚至还会不时漂浮出来十字架的幻象。

    无念指着这套首饰上的洁白首饰道:

    “这是利用神力淬炼出来的泰拉石结晶打造出来的圣物,总共耗费了普通泰拉石一千一百七十六颗,最后在圣光下沐浴了七十三年才成型的泰拉神石!”

    “获得了这一颗重达十五克拉的泰拉神石之后,我们又请来了大陆上最著名的珠宝匠,将其制成了首饰,最后让五位大附魔师为之赐予额外强大的力量,这本来是大主教大人才有资格佩戴的强大传说首饰套,被称为死神之敌。此时借给了保罗先生使用。”

    “这套首饰的一项特殊能力就是:一旦佩戴者受伤或者说健康出现威胁,固化在上面的神术就会自动激发,让佩戴者的身上永久恒定一个缓慢治疗术的效果,直到他被彻底治愈为止。加持上的缓慢愈合术将拥有一个基础恢复能力,无论佩戴者是谁,那么是保罗先生,都会被默认为是四阶的圣骑士释放的,而当然拥有虔诚信念的人佩戴上这套首饰的话,加持上的缓慢愈合将会被提升到一个新的境界,被默认为是觉醒后的天启者释放的。”

    听到了无念的解释,杜瑜琦也是忍不住觉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么说吧,自己倘若能戴上这么一套首饰,只要不是被直接碎尸万段或者脑袋被剁掉,那么几乎就是死不掉的了。

    他忽然发觉自己之前的想法很天真,因为他将那四个站在了保罗先生摇篮旁边的那四个膀粗腰圆,武装到牙齿的家伙当成了保镖,给予新任的拉特尼斯伯爵以贵族的待遇,但是现在看起来,这四个家伙确实是保镖,不过估计他们的主要目标是来保护这套死神之敌的吧。

    “所以我们现在就只能等待了。”当杜瑜琦看完了这一切之后,无念就对他道:

    “我们已经是尽了全力,倘若拉特尼斯伯爵的病况不会再有反复的话,那么痊愈的几率是很高的。”

    杜瑜琦点点头道:

    “是的,我确信这一点。”

    无念这时候才眼光灼灼的看着杜瑜琦道:

    “呃,似乎杜教士先前给我们的司祭大人讲述了一个精彩的故事?故事的内容就是关于围城方面的,和我们现在要面对的处境非常相似。”

    杜瑜琦朝着周围打量了一下,无念自然心领神会,将他带到了僻静处,然后杜瑜琦就咳嗽了一声道:

    “没错,但是我只是说说而已,当真的话你就输了哦。”

    “圣光是最初的荣耀,也是最后的救赎。”无念认真的道:“我不想绕什么圈子,因为现在圣堂已经拿出了最大的诚意,所以希望杜教士您也能不遗余力的协助我们现在我们遇到了一个很大的问题,那就是毕竟明斯克圣堂里面已经涌来了数千难民,这些人绝大部分都是圣光的虔诚信徒,一个处理不慎的话,就将会令圣光蒙羞!”

    杜瑜琦眯缝着眼睛想了想:

    “处理这件事的最好办法,就是将这些难民当中真正的内应辨识出来,然后以外面的异端的名义发动内乱,将这些真正的内应顺带干掉,最后顺理成章的把袭击的名义放到异端的头上,同时发动我所说的魔法陷阱,将明斯克圣堂周围变成死地。”

    无念低声道:

    “愿意为圣光奉献一切的一百三十八名狂信徒已经准备就绪,十一个超大型的魔法陷阱也已经是在制作当中,这其中甚至包括了传说当中的使徒狄瑞吉的黑色瘟疫海,魔道学者的强酸暴风雨等等可以说是万事俱备。”

    “唯一的问题,就是缺少一个能够混入到难民当中主持这件事的人,这个人的任务十分艰巨,既要保护虔诚的信徒不受到伤害,又要分辨出来难民当中的内应,同时,这个人的身份还必须是在表面上看起来和明斯克圣堂毫无关系,否则的话,日后做的这些事情难免不被人看出一些蛛丝马迹。”

    杜瑜琦沉吟了一下道:

    “我明白了,我是这个计划的提出者,在保密和能力方面已经足够了,同时我又是来自异界的人,完全和你们扯不上任何的关系,严格说起来的话,确实是最适合的人选我自身也觉得帮你们做这件事没什么问题,不过,有两件事我必须要先声明一下。”

    无念道:

    “你说。”

    杜瑜琦道:

    “我这一次乃是响应召唤来到的阿拉德大陆,召唤契约的内容,就是要确保拉特尼斯伯爵在八个小时内还活着,现在估计至少已经过了四个小时,接下来的时间当中要为你们做这些事情未必够啊。”

    无念道:

    “好,我知道这件事了,这也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下一个问题呢?”

    杜瑜琦摊开手道:

    “要我做事,那么就得给我一些权限或者好处,否则的话,要在这么紧的时间内等我去慢慢塑造权威什么的,就算是我等得起,你们也等不起吧?”

    无念踌躇了一下道:

    “你要什么?”

    杜瑜琦道:

    “来到这里的人,要么就和我一样是等待救治的,要么就是来避灾的,外面的秩序显然是十分糟糕,必然很多人都觉得非常恼火,所以无非就从这三点入手就可以了。我首先希望能获得一些治疗的资源,比如说给我十来瓶初级炼金药剂,其次则是你们腾点地方出来,比如说是旧仓库能遮风挡雨的,最后则是能安排几个人在必要的时候响应我,就这么简单。”

    无念听了以后很爽快的道:

    “没问题。”

    他接下来又有些担忧的对杜瑜琦道:

    “你提出来的应对方案虽然还算不错,但是有一个大问题,那就是必须要在对方发难之前完成,根据我们目前掌握到的一些情况,敌人确实是在做一些阴谋勾当啊,你的猜测确实是现在还来得及吗?”

    杜瑜琦不自觉的摩挲着黑色的次元戒,隔了一会儿便用肯定的口吻道:

    “来得及的,倘若对方真的是早就有此阴谋的话,那么在动乱初起的时候,就会组织起大量的难民来进行冲击,那时候就真的是无解之局,现在距离动乱发生已经足足过了接近七八个小时了,既然这时候难民潮都没来,这足以说明他们应该也是临时才想到的这方案”

    “在这时候的大环境下,要想弄出来大量的难民并不难,可是要引导这些难民组织起来冲向明斯克圣堂,却绝对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难民不是羊群,怎么可能乖乖听话?而且玩这一招的话,最好是一次性聚集起足够的数量,避免你们有了防备,所以,哪怕是最悲观的估计,敌人也至少还要一天才能完成一系列的准备。”未完待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