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熟人

    听到了他的话,无念也是松了一口气,看得出来他很认可杜瑜琦的判断了,转身就去回报,杜瑜琦便坐在了这边继续养神,没过多久无念便走了过来,对他点点头,说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塞给了他十瓶初级炼金药剂,让他先混入到难民当中去。

    此时进入到了明斯克圣堂当中的难民大概有千余人了,都聚集在前庭的位置,哭叫声,呐喊声此起彼伏,乱哄哄的仿佛像是个市集,大概有二十来名仆役在为这些难民服务,维持秩序等等,明显的是粥少僧多很不够用,因此根本解决不了什么问题。

    不过圣堂这边也是有着合理的解释,那就是现在那些蛮族正在试图亵渎圣地,一切的精力都要放在这上面,难民也都是前来托庇的,因此虽然有怨言却也并不严重。

    杜瑜琦来到了难民当中以后,很快就发现了一个老人,这个老人身上穿着体面的格子毛呢大衣,脚上的皮鞋也是经过了精细的加工,一看就知道家境相当不错,不过他额头上还在淌血,脸色苍白,右手紧紧的捂住了左手前臂,靠在了旁边的长凳上奄奄一息,不时都会发出微弱的呻吟声,有不少的人围着他,一个个的表情都很是有些紧张,显然这老人的声望颇高。

    杜瑜琦在旁边观察了一会儿,便主动靠了上前去道:

    “看起来他似乎需要帮助?我是来自异界的杜教士,也具备一些独特的医疗手段,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那么让我看看?”

    那个老头子叫做福卡尔议员,早年曾经做过一任参议长,也算是知名人物了,这时候整个城市当中兵荒马乱,到处都是缺医少药,加上这老人确确实实痛得非常厉害,这时候有人愿意站出来帮忙,本人肯定是没有什么意见的,杜瑜琦这时候存心要打出自己的名气,自然就上前去尽心诊治。

    先望闻问切一番,然后来一针普鲁卡因封闭止痛,接着直接喷上少量的炼金治疗药剂在患处,接骨上夹板,一系列的操作若行云流水一般,很快就给这老人诊治完毕,痛苦呻吟着的福卡尔议员便直接沉沉睡去了。

    虽然他的这伤势被处理后足足都要三天才能彻底痊愈,不如直接喝炼金药剂迅速,但是包括圣堂的人都看在了眼里,这位杜教士消耗的只是一瓶初级炼金治疗药剂的十分之一啊!

    此时在这边暗中关注着杜瑜琦的人也不少,毕竟他此时要做的事情也是关系到了整个明斯克大教堂的生死存亡,因此观察的这些人眼力都毒得很,福卡尔议员受到的这伤势说轻不轻,说重呢不足以致命,但是要治愈他的伤势,至少是要两瓶中级炼金治疗药剂,倘若换成神术的话,那么就是两次快速愈合外加一次缓慢愈合!

    “这家伙原来不是吹牛啊,他确实会一些独到的手段!”

    “没错,看得出来,哪怕是没有喷上去的那少量炼金药剂,福卡尔议员的伤势也是会好起来的,顶多愈合周期会长一些。”

    “很好,那么就按照原计划,找人来给他造势吧。”

    “”

    接下来杜瑜琦自然就忙碌了起来,好在他现在习惯了战场急救的手段,遇到了患病的人连告诉对方什么病都省掉了----估计说了也听不懂,直接给药让他吃就好了,遇到了受伤的也是处理得十分麻利,短短的一个小时,便直接搞定了二十来个人。

    就在杜瑜琦抽空伸了个懒腰,喘口气喝一口水的时候,忽然就听到了有人在用尖细的声音叫他的名字,并且听起来就十分焦急的模样,杜瑜琦一抬头,顿时就吃了一惊:

    “啊?是你,这么巧?”

    原来,叫杜瑜琦的不是别人,正是他在上一次的山道防守战当中曾经遇到的魔法师每每,这位魔法师外表看起来若十三四岁的少女一般萌萌哒的,其实实力相当的强悍,并且学识也是格外的渊博。

    杜瑜琦记得很清楚,之前自己费尽了力气做掉的那一头天之驱逐者,却是被每每这位小女生外表的魔法师一口叫破根底的,仿佛叫做魔动武装,并且连天之驱逐者的骑士光剑这把武器的来历,她也同样是如数家珍,并且其实力也是相当的强大,给杜瑜琦留下来了十分深刻的印象。

    不过,这时候的每每看起来就没有上一次从容了,显得颇为狼狈憔悴,脸颊上面都染了一团脏污,除此之外,连身上的衣裙都是显得灰扑扑的,似乎刚刚才从战场上下来,明亮的眼睛里面满是焦急。

    此时她见到了杜瑜琦之后,喘息了几口气,便觉得天旋地转,急忙伸手去扶住了旁边的树木似乎摇摇欲坠,杜瑜琦见状立即就快步走了过去,将她扶着坐下拿过了半杯热水给她喝,同时屈起了中指,用指尖顶住了她的太阳穴旋转按压。

    很快的,每每就成功缓过了气来,有些焦急的道:

    “听阿棠说你的医术很好?赶快跟我去救人!”

    杜瑜琦听了以后,心中一紧道:

    “是阿棠受了伤吗?”

    每每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

    “阿棠已经死了我答应过卢达要好好照顾她,可是,可是,就是那一转眼的功夫,阿棠就!”

    杜瑜琦听了以后若中雷击,深吸了一口气,却忍不住握紧了拳头:

    “那个活泼泼,怯生生的小姑娘默默的给自己倒水的小姑娘,居然死了?!!”

    “什么人能对这样的一个人下手?”

    “王八蛋!不要被我遇到你!”

    “”

    很快的,杜瑜琦就跟随着每每来到了人群外围一个偏僻角落当中,他吃惊的发现居然有不少熟人,不仅仅是每每哦,就连才分别不久的明曦,兑泽也是一起出现。

    更令杜瑜琦吃惊的是,那名强到不像话的少女夕大师居然也出现了,正在旁边面无表情闭目打坐,身上的素白色武道服也是血迹斑斑,身边的几条银色锁链悬浮在半空中微微的游荡着,看起来真的是无时不刻都在进行修炼,仿佛万事万物都不能在她的生命当中留下痕迹,唯有武道永存。

    面对熟人扎堆的模样,杜瑜琦也是觉得真的是很惊奇,不过他立即就醒悟了过来,此时明斯克圣堂已经是被班图族制造出来的冰雪封锁线团团围住,要想冲进来可以说是千难万难,那么有需求前来求医的人在连续碰了几下钉子以后,自然会抱团取暖,联合起来一起冲破封锁线,这样一想起来的话,那么就解释得通了。

    同时,明曦和兑泽所在的组织叫做拉米斯之子,这个组织虽然杜瑜琦没有查到任何资料,但是至少可以肯定,是有着好几名觉醒以后的强者坐镇的,连续在那神秘组织手里面吃了好几个大亏,肯定是咽不下这口气想要报复的。

    夏特利地区这一次陡然出现的分裂暴动声势十分浩大,神秘组织想必也是投入了极大的本钱,那么拉米斯之子嗅到了风声派人前来破坏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那么要做这件事情,除了要出动新生力量之外,那么与这神秘组织屡次打过交道,有着丰富经验的成员肯定也是要一起去的了,明曦和兑泽两人当然能被归纳入经验丰富的成员当中,那么被派来自然是顺理成章。

    杜瑜琦接着又看向了旁边躺卧着的几个昏迷不醒的伤员,微微皱眉。

    此时被强行突破封锁线被送进来的伤员,身份必然是相当尊贵,并且伤势也一定是极重的,否则的话,也没必要付出巨大的代价送到明斯克圣堂当中来,然而他们除非是能像杜瑜琦或者林那样手中握有相当厉害的筹码,否则的话注定是要失望的了,因为明斯克圣堂现在也是在保存实力阶段,这种能够救命的高端神术用一个就少一个。

    若是在平时那么还可以谈谈交换条件,现在则是直接封死了这个口子------开玩笑,大战在即,现在消耗一个高端神术,那么就意味着不久的将来圣堂当中就可能陨落一名高端战力-----什么样的代价能弥补这样损失?

    再说了,没有不透风的墙,来到这里的人求治的不在少数,这种口子一开,给了张三治,给不给李四治?那就后患无穷,人不患贫,却患不均。得罪了所有的人,反而就不得罪人了,因此被拒绝是必然的。

    既然是被叫来救人,杜瑜琦遇到了熟人也顾不得寒暄打招呼,而是对送来的这五名伤员先进行了一番初步检查:

    拉米斯之子送来的重伤员当中,便有一名五阶狂战士,此人已经尝试觉醒失败了一次,不过第二次应该就有很大的把握成功,因此具有极大的潜力,所以被不惜代价送了过来。

    但是面对这名狂战士的伤势,杜瑜琦也只能苦笑摇头。

    这样严重的伤势,不要说是普通人,就是职业者也早就应该死掉了,只是狂战士自身很特殊,拥有“死亡抗拒”这样的特殊能力,伤得越重,爆发力越是疯狂,所以他才能留下一口气。

    或许换成大主教黎萨留这样的人,那么还有办法,但是杜瑜琦却真的是无能为力。

    最后,这五名重伤员,杜瑜琦再三声明自己没有把握,最后也只是出手救了两人,也只有这两人他有把握救回来,其余的没把握的,就坚决摇头不沾说无能为力,因为他很清楚一件事,这些人身份很高,一旦接手治了就相当于担上了责任,治好了倒也罢了,治不好的话,搞不好被怨恨是少不了的,那还不如先把丑话说在前头。

    将重伤员抢救完毕了以后,杜瑜琦也是觉得很是有些疲惫,找了个地方坐下来喘口气,自然就要与明曦兑泽等人叙旧,一番交谈之后,就很快就知道明曦两人果然是因为组织上面的调派来到的这里,而每每和夕两人,则是接到了虚祖抗魔团的求援赶来的。

    原来在山道防御战一役当中,虚祖抗魔团接下来了护送货物的那笔单子,最后却没能成功将货物交付出去,货物都被烧毁得七七八八的,只能无奈赔钱。

    不过,在事后的清点当中,副团长卢达似乎发现了什么疑点,取了一些剩余下来的货物依靠自己的关系拿去检验,然后以此去和雇佣方谈判,也不知道触碰到了哪一根红线,结果惹上了滔天大祸,惨遭追杀,虚祖抗魔团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就分析崩溃。

    因为高层吸引了第一批火力,所以信静,阿棠等实力较差的反而能逃走,等来了夕和每每的支援,而追杀他们的人不是别人,便正是与杜瑜琦有着切齿仇恨的神秘组织!

    一干人突围的时候,自然是朝着敌人实力薄弱的方向逃走,最后就且战且退,最后辗转来到了夏特利,这时候他们才发觉,为什么这个方向上的敌人实力薄弱,因为都全部集中在了夏特利当中搅风搅雨了,敌人的用心险恶无比,他们这一次前来,便根本就是自投罗网啊。

    于是最惨烈的一战发生了,连小姑娘阿棠因为掩护夕都牺牲了自己的生命,而信静也是重伤之后奄奄一息,有着洁癖的每每也是显得灰头土脸十分狼狈的,她虽然没有受伤,但是魔法师相对脆弱的体质则是决定了一旦受伤的话,那很可能就是致命的,她也是在鬼门关上走了好几遭,只是运气好才侥幸凭借自身拥有的各种稀奇古怪的能力逃掉。(未完待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