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裸呈相见

    接下来杜瑜琦又给一干朋友们处理伤口,在处理到了兑泽的时候,杜瑜琦发觉他似乎更冷漠了一些,言辞可以说是更少了,同时有些吃惊的发现,他居然心跳,体温,脉搏什么的都和正常人一样,可是他非常清楚的记得,在上一次的冒险当中兑泽曾经遭受到了重创,他的右眼爆开,眼窝深处露出来的却是极其精密的机械结构。

    面对他的疑惑,兑泽依然是冷冷的并没有解释什么,不过很快杜瑜琦就想了起来,这个世界上科学,炼金,魔法三者结合,其实是创造出来了许多地球上匪夷所思的成果的,就拿之前自己对敌的神秘组织改造人来说,就荟萃了这方面的高科技结晶,甚至连强大无比的“霸体装甲”这样的技能都能植入进去。

    因此,在地球上看起来一些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事情,比如说是炼金魔法器官之类的东西,在阿拉德大陆上是很常见的,其实这玩意儿从本质上来说,就和地球上的肾脏移植,心脏移植,安装心脏起搏器,往骨折处打钢板是一样的。

    区别在于阿拉德大陆上已经达到了可以人工制作器官的程度,同时移植过去的器官不仅仅完美取代原器官,更是可以获得额外的强大附加能力,兑泽想必就是走上了这条路,选择对自己进行了生体改造而已。

    此时亏得杜瑜琦的战地急救临床经验已经十分丰富了,否则的话,之前他就给二十来个人诊治过,现在又忙碌着给这帮朋友们疗伤,换一个人来早就忙得一塌糊涂,并且还未必能像他这样做得又好又快。

    当杜瑜琦处理完毕了最后一个伤员以后,他忽然见到了那个天才少女素盏夕居然睁开了眼睛,站了起来走到了他的面前,她此时身上一袭白色武道服已经不怎么干净,上面有着大团的血痕,可是配合手脚上面亮银色的神秘锁链,还有身上那种对万事万物都不关心的漠然气质,居然依然有着那种飘然出尘,不食人间烟火的错觉。

    素盏夕看了杜瑜琦一会儿,却并不说话,杜瑜琦被这眉心有红痣的清冷少女这么直勾勾的盯着,忽然觉得很是有些尴尬,正绞尽脑汁打算找些什么话来说的时候,却见到了她忽然伸出来了一根手指,指住了旁边的一个巴掌大小的小纸盒道:

    “我见到你处理伤势较重的人之前,都会用仪器将这里面的液体注射到了他们身体当中,然后就见到他们似乎就沉睡了过去,接着你用匕首切割缝合他们的血肉都没有什么感觉,那么这液体的效果应该是让人昏迷了?”

    夕说话如此突兀生硬,话声清冷,但是旁边的人却都生出了理所当然感觉。相反,若是她走过来寒暄几句,然后再微笑着进行询问,那一干人才会眼珠子都惊得掉出来了。

    杜瑜琦顺着夕的手指一看,发觉她指的那盒子上赫然写着“盐酸利多卡因注射液”,心道这妞的观察力还是相当仔细的,也不知道她有什么用意,便老实的道:

    “这是我学习的异界治疗术的一部分,这种注射液可以临时麻痹掉伤者的痛觉,方便我进行治疗。”

    夕淡淡的道:

    “我平时受到了伤以后,很少使用炼金药剂,也不怎么接受神术的治疗,因为身体和意志本来就需要最深刻的痛苦来淬炼,一头野兽最可怕的时候就是受创之时,痛苦反而会令人的实力得到升华。”

    “我观察了你治伤的过程很久了,发觉你这种治疗方法的本质很符合我修炼的武道的理念,那就是顺应自然,让身体自身的愈合能力来发挥主导作用,一如日升日出,一如潮起潮落。而炼金药剂和神术的治疗方式则是未免显得太过急功近利了些。”

    听到了夕这么说,杜瑜琦只能尴尬一笑,这话真的没办法接啊,对他这样的唯结果论的家伙来说,不管什么手段,能治好病人就行了,治病治伤怎么扯到淬炼意志上去了?

    再说了,这里是明斯克圣堂,神术发源的大本营,在这里肆无忌惮的说神术急功近利真的好吗?

    最后,要不是面对的这位乃是鼎鼎大名的夕大师,杜瑜琦估计早就开喷了,麻烦说人话可以吗?

    哥现在真的是很忙的,一秒钟几十万上下哦不对,应该是一秒钟几条人命啊!而且圣堂那边毕竟是生死存亡的大事,给的压力也是很大,我的时间也是非常紧啊!你能直接说什么事情吗?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这气场强大无比的冷漠少女面前,平日挥洒自若的杜瑜琦却仿佛是遇到了克星似的,这些话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然后,就在杜瑜琦千方百计的想要措词了解一下夕大师的来意以后,一下子就呆住了,脑海里面立即就是一片空白。

    因为夕接下来做了一件事情!

    一件完全没有人能想得到的事情!!

    她动作极快的伸手将脖子上面的武道服纽扣一颗一颗的解开,然后一下子就将上衣脱掉了,接下来就有些不耐的扯下了裹胸!!!

    也就是说,此时的少女夕,乃是****着上半身面对着杜瑜琦!!

    而其余的人因为角度的关系,虽然只能看到她线条优美光洁雪白的裸背,绕是如此,也是完全被彻底震惊了,觉得根本就无法来用语言来形容自己当时的心情。

    而能独享巨大福利的杜瑜琦这时候直接就傻了眼,鼻血几乎在瞬间都要喷出来,他这个角度,可以说是将少女夕的上半身都看得清清楚楚,纤毫毕现,视线从那具有完美形状的笋状划过的时候,就已经是感觉到呼吸困难,喉咙干涩,而目光直接焦点到了峰顶的时候,更是觉得太阳穴都突突直跳,甚至有一种下一秒血管都要爆掉的错觉。

    “夕小姐哦不对,夕大师,夕姑奶奶,夕大人,夕姐姐,夕妹妹!!!你这是要闹哪样啊,怎么一言不合就直接脱衣服了!”

    杜瑜琦在心中狂叫着,但是两只眼睛却是老实不客气的连眨也不眨一下,这种福利既然出现了,自己也就勉为其难收下好了。

    但紧接着,夕毫无波动的冷淡声音就传了过来,就仿佛一盆冰水直接淋在了杜瑜琦的头上:

    “愣着做什么,我现在也是受了伤,倘若是让其自行愈合的话,恐怕十天半个月也好不了,若等到那时候的话,杀死小棠的凶手早就逃走了!我本来就最不喜欢用炼金药剂和神术,也就你的这治疗方式符合我的修炼之道,赶快帮我治疗吧。”

    随着夕将缠绕的绷带再次解开,杜瑜琦才注意到,原来在夕的右胸下方,赫然被扎入了一块三角形的黑色碎片!这碎片露在外面的体积貌似不大,只有两指宽,但估计扎入得极深,一看就令人觉得触目惊心。

    除此之外,夕的背部还有两条尺余长血淋淋的伤口,看起来不像是刀伤,更像是自行撞击到了钉子之类的东西被刮出来的,皮开肉绽!

    紧接着夕又指了指旁边的盐酸利多卡因麻醉剂,淡淡的道:

    “对了,我不需要这种药,身体乃是意志的囚牢,痛苦只是磨炼意志的工具,你可以开始了。”

    现在杜瑜琦终于明白了过来,这位少女夕/夕大师应该就是属于武痴这种,醉心于武道,除此之外,人世间的任何规则束缚,功名利禄,甚至性别年龄,对她来说都完全就像是浮云一样,若清泉从石头上流过,毫不放在心上。

    杜瑜琦也不敢看对方的眼睛,唯恐自己的无耻念头被看出来,有些慌乱而语无伦次的道:

    “啊?可以开始了?等等我去找杜蕾斯先,你喜欢橘子味的还是草莓味的?啊呸呸呸呸,刚刚谁在胡说八道咳咳,夕大师,你先披上我这件衣服先不要受凉了,处理你这样的伤势,是需要周围环境相对安静整洁一点的地方,可以避免感染和很多风险,他们是因为伤势太重了没有办法,但是有条件的话,还是尽量去干净和人少的地方。”

    于是一干人便惆怅的看着少女夕披着杜瑜琦的外衣,跟随着杜瑜琦走进了旁边的房间当中,男人一个个当然都在肚皮里面痛骂杜瑜琦小肚鸡肠,夕大师自己都宽衣解带不当成是一回事,你他娘的居然直接带进去吃独食了。

    此时不消说,更是有人盼望着看到杜瑜琦按耐不住占便宜,被狠狠抽几耳光然后打成残废丢出来的情形。不过显然杜瑜琦还是很有职业道德的一个人,将夕带入到了旁边的房间内之后,便打开了其中的魔法灯,然后让她躺下后进行检查,不检查不知道,一检查之后才发觉她受到的伤势只怕比想象当中的要重得多!!

    因为,根据杜瑜琦的估计,那刺入到了她体内的金属片,顶多只差一厘米就能将其刺个对穿!

    换成普通人受到这样的伤恐怕早就死了,而她在这样的情况下居然能动用被刺透脏器的所有肌肉将金属片死死的夹紧,避免大量内出血,悍然断后,掩护一干人冲破冰雪封锁线突入进来!!这女人的强悍程度可想而知,难怪在虚祖国里面偌大的名头,年纪轻轻就被称为夕大师。

    接着杜瑜琦便叫了每每过来帮忙打下手,接下来就见到一盆一盆的清水端进去,然后换成一盆一盆的血水泼出来,而里面却是安静得出奇,只有杜瑜琦偶尔发出来的几声交代的说话,足足过了一个多小时,杜瑜琦才疲惫的走了出来抹了把汗,旁人以为是治好了,结果还是中场休息。(未完待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