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血源魂咒术

    话说没有永恒的盟友,只有永恒的利益,小丑只是这一句话,便直接让在场的八成以上部族首领都动摇了起来,不过,这时候布万特却是站了起来认真的道:

    “你们要我们维持现状两天,便付出了如此巨大的代价,那么想必能够获得的好处,肯定是远在这付出的代价以上的,所以,你能不能回答我一个问题?你们争取到了这两天的时间想要做什么?”

    小丑莫里亚蒂发出了沙哑的笑声,眼神也是陡的变得诡异而兴奋:

    “我们争取这两天的时间当然是为了击破明斯克圣堂了!我家主上已经知道之前的计划当中有着极大的破绽,成功的几率不会太大,所以现在正在筹备做一件大事,两天之后,就让各位看一看,真正的阳谋究竟是怎样的!”

    听到了小丑这么说,一干班图族的人都在纷纷交头接耳的,最后派人出来,算是答应了他们的要求,不过条件是明天以内,答应的物质就得送来一半以上,否则的话免谈。

    说实话,此时小丑出现所做的事情,无疑是在狠狠的打脸了,几乎是将之前凶日守等人所做的功绩都一笔抹杀掉!

    不过,在小丑现身之前,凶日守就已经是觉得自己焦头烂额,要面对一个莫大的麻烦,因此无暇旁顾,而这个麻烦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若是说起根源的话,还是他亲手制造出来的。

    那便是,黑夜使者卡摩卡和他的一干手下已经失联了。

    更重要的是,他失联之前,乃是手持着凶日守的黄金徽章出现在了维修基地当中,而当时,正有一艘精英级的阿克图洛斯综合飞行战争平台(俗称的钢铁要塞)在其中维护。

    尽管这一艘钢铁要塞vi号只是精英级的(钢铁要塞按照大小和先进程度,分为普通,精英,将领,领主四大级别),并且使用期限已经超过了十一年。

    但是,钢铁要塞本来就是一种类似于航母那样的战略威慑力量,每一艘钢铁要塞的造价耗费都是天文数字,何况这一艘钢铁要塞上,还额外加装了提供隐形能力的“变色龙”附属环,提供远程攻击力的“高周波发射井”,提供强大增幅能力的“透镜魔法实验室”这三大关键外挂建筑。

    这三座附属外挂建筑的建造,就可以说是超越了这一艘精英级的钢铁要塞的造价!

    而在卡摩卡和他的一干手下失联之后,这艘钢铁要塞和维护基地也是在接下来的半个小时内相应失联。从发回的信号显示,卡摩卡等人竟是悍然兵变,强行进入了钢铁要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到了钢铁要塞的实际操控权,局面可以说是完全都进入到了失控状态。

    因为卡摩卡等人乃是凭借凶日守的黄金徽章才能进入到维修基地的,所以此时凶日守也是在接受上面的严厉质询。

    而凶日守闻讯以后立即就怒发若狂,在心中干了卡摩卡老母n1次,同时更是发动了他的“忠诚锁”,想要将其脑袋直接炸成一个烂西瓜,遗憾的是卡摩卡看来早有预备,无论暴跳如雷的凶日守按下了忠诚锁按钮一百次,获得的都是信号被干扰的消息,也只能徒呼奈何,鞭长莫及。

    而现在正值夏特利战事的紧要关头,神秘组织内部一时间也是兵力捉襟见肘,无暇顾忌这边了。并且更重要的是,卡摩卡虽然发动了兵变,却并没有杀人,并且还迅速发表了一项声明:

    说是他们根据情报,进入到了钢铁要塞vi号当中逮捕了多名潜伏的间谍,并且查获了一份机密情报,发觉敌人在夏特利当中居然还隐藏了极大的阴谋,所以事急从权,只能临时接管了钢铁要塞vi号前往夏特利。

    而且,钢铁要塞vi号也只是屏蔽了与主基地之间的通讯,并没有隔绝掉自身的行动轨迹,于是就可以很清晰的看到,这艘钢铁要塞飞行的轨迹确实是很清楚的对准了夏特利这边飞行了过来,并没有任何要逃遁飞走的意图。

    神秘组织的内部几大董事也并不是铁板一块的,有的大董事觉得这是不折不扣的背叛,以下克上造成既成事实,必须要严惩,但是有的大董事则是觉得这钢铁要塞vi号莅临夏特利的话,也确实是一份可观的力量,便主张观望事态的发展

    就在双方争辩不休的时候,大董事阿伽门农------也是钢铁要塞vi号的实际主人则是一锤定音,认可卡摩卡等人的做法,这位大董事为什么这么做呢?却也根本不是相信了卡摩卡的鬼话,而是发觉目前的态势还能接受,属于可控的范围内。

    因为别人那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对他来说,此时至少这钢铁要塞vi号还能掌握住行踪,属于可以交涉的范围,一旦将这卡摩卡逼得狗急跳墙,玉石俱焚的启动了钢铁要塞vi号的自毁程序,甚至哪怕是在里面搞些大的破坏,阿伽门农那就要直接吐血了。所以干脆维持现状算了,因此内部便将这件事压了下来,所以这一次凶日守还是能勉强过关。

    但他此时也是非常清楚,倘若在接下来的这一战当中不能拿出些“有说服力”的功勋,估计也是要被问责,并且还是问重责了!

    ***

    不过,卡摩卡虽然给凶日守带来了极大的麻烦,但是,他们这群人给杜瑜琦带来的困扰却更是巨大!

    此时的杜瑜琦,已经是又一次来到了明斯克圣堂里面的“弥撒堂”当中!

    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便是因为情况本来已经稳定下来了的小保罗情况又一次出现了反复,他开始反复的在床上翻动,发着高热,喉咙里面冒出来了剧烈的喘息,额头上居然浮现出来了青色的筋脉,甚至司祭出手也是稳定不了局面了。

    杜瑜琦可以清晰的见到,在小保罗细腻粉嫩的脖颈上面,赫然出现了两条乌黑的淤青,就仿佛是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死死的掐住了他的咽喉似的,可以说是命在旦夕!

    杜瑜琦已经仔细的检查过,很遗憾,他在高中和大学时候获得的知识这一次没能帮到他,他只能茫然的看着小保罗,束手无策。因为此时的这状况已经根本就不是疾病的范畴。

    好在这时候帮忙诊治小保罗的,还有明斯克圣堂这条大粗腿,同时杜瑜琦的朋友们也都来看了,最后得出了一个相同的结论:

    血源魂咒术!

    这是一种恶毒无比的诅咒,利用亡魂贪恋生命的本能来对生者进行诅咒。施展咒术的人会想办法召唤来受害者死去的血亲亡魂,无限的放大它们对生命的渴望,驱使它们来掠夺受害者的身躯。

    因为二者具有血脉上的根本联系,所以无法抵抗,无法豁免,也根本不受到距离上的影响。

    不过,这诅咒既然如此强大,同样也是会受到巨大的制约限制。

    最大的制约限制就是,亡魂的力量是有限的,所以施咒的人必须拥有相当惊人的魔法造诣才能支撑这项法术,甚至多数时候都是好几个人联手施法。

    其次,这诅咒之术最强大的地方,就在于受害者与行凶的亡魂之间,是有着血脉关系的,并且血脉关系越近,那么效果就越显著。可是,拥有越近的血脉关系,相互之间的亲情也就越是浓烈!亡魂回到人间乃是本能,但是血缘之间泛滥出来的亲情也同样是本能啊!

    所以,还有一项制约就是,要竭力的压制亡魂的亲情的滋生。

    能完善的做到这两点,那么血源魂咒术才能成功杀人,可是知易行难,这两点说起来似乎很简单,但是做起来的话,却真的是难上加难,何况现在小保罗在什么地方?在明斯克圣堂这样的圣地当中,在这里要施展与亡魂有关的诅咒之术,难度又何止比在外面大了十倍??

    可是,敌人依然做到了,并且令得小保罗命在旦夕,这怎能不让杜瑜琦焦头烂额?

    好在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林听说了杜瑜琦的困境以后,便很干脆的将自己身上的那件救赎之鞭的披风捐赠给了明斯克教堂,这件披风对圣堂来说也算得上是一件圣物了,因此,大主教黎萨留再次秘密出手。

    他这一出手之后,当然就是全力以赴!

    事实上小保罗严格的说起来,那就是在明斯克圣堂当中被亡魂法术所侵蚀,这个铁一般的事实就仿佛像是狠狠一巴掌抽在了圣堂当中所有的教士脸上似的!真的是火辣辣的疼,倘若传扬出去的话,那么真的是一辈子的耻辱。

    若不是眼下乃是明斯克圣堂生死存亡的时分,根本不用林请求,黎萨留也是会出手的。

    当黎萨留全力出手之后,明斯克教堂当中的巨钟鸣动,一道炫目无比的十字架光芒有若实质的瞬间就降临了下来,将小保罗凝聚在了这其中,在这十字架光芒的照耀下,甚至连纠缠他的两头亡魂都看得清清楚楚的,看其面容赫然就是老拉特尼斯伯爵的大儿子和小儿子!

    他们与此时的小保罗同父异母,乃是不折不扣的亲生兄弟,而内心当中则是与这个兄弟毫无感情,甚至在生前若是正常情况下见面的话,搞不好这两人都会想办法主动杀死小保罗。

    由此也看得出来,施术者乃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精心选择的,将一切因素可以说都是发挥到了极致。

    最可怕的是,黎萨留此时已经凭借自己大主教的身份,并且还整整入主了明斯克圣堂二十年的积威,将破邪术发挥到了最大威力,面对敌人施展出来的这血源魂咒术,居然仅仅只是占据上风了而已,仅仅是困住了那两头邪魂,根本无法将之驱离。

    就在黎萨留即将被彻底激怒,即将翻出底牌的时候,一头亡魂却忽然在刺眼的圣光当中站了起来,开口说话了!

    “住手!杜教士,赶快停止这一切!”

    杜瑜琦被点名了以后,也是踏前一步皱眉道:

    “你是谁?”

    亡魂冷笑道:

    “我当然是召唤你来到这个世界的人了。”

    杜瑜琦眼神陡的一紧,然后道:

    “你是周茜还是羊子?”

    亡魂道:

    “周茜乃是我们的阶下囚,我是羊子,真的没想到,你居然可以从那样的一个死局里面都挣扎出来,并且还能取得明斯克圣堂这边的帮助!若没有他们的话,你的契约早就失败了!”

    杜瑜琦淡淡的道:

    “这世界上没有假设,并且再过一个小时我们之间的契约时限就到了,我不求破掉你这个诅咒,只求再撑一个小时就好,这么说起来的话,你们真的可以说是输定了哦!”

    亡魂发出了桀桀怪笑的声音:

    “现在说输定了那还真的是为时过早了哦,血源魂咒术还有最后的一招,那就是直接爆掉纠缠的这两头冤魂,直接让它们与被诅咒人一起魂飞魄散,同归于尽这一招就算是你有大主教帮忙,也是决计阻止不了的!”

    杜瑜琦听了以后,立即就看向了旁边的智囊团,顿时就见到了兑泽,甚至是对万事都显得漠不关心的素盏夕都点了点头,说明对方并没有虚言恫吓。

    按理说正常人要是知道了敌人要是有这样的底牌以后,估计立即就会显得手足无措,可是杜瑜琦却是一下子就变得很有底气的模样,哈哈大笑了起来,好一会儿才道:

    “既然你有这么厉害的绝招,那说出来给我听做什么?直接用了弄死他啊!”

    那亡魂冷冷的道:

    “你也不用得意,自爆冤魂这一招现在用出来了以后,我也没把握一定就可以弄得死那小崽子,但是,大主教也没把握一定可以就护得住他!双方的把握是****开,你六,我们四。”

    杜瑜琦听了以后,看了一眼黎萨留,见到大主教虽然没有什么动作,但对于他这样身份的人物来说,没有动作实际上就已经能说明很多问题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