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驱邪仪式的需求

    杜瑜琦当然不可能知道,敌人再次给他设下了凶险无比的圈套,便是要请君入瓮!并且貌似还是设置在了他的思维盲区里面!

    相反,他这时候才算是获得了难得的轻松闲暇时光

    一方面暂时不用担忧拉特尼斯伯爵的安危了,原本已经套在脖子上面的绞索相当于是已经被远远的抛开了。

    另外一方面,答应明斯克圣堂这边做的事情也是相当完美,圣堂外面的冰雪封锁线虽然还存在,但是隐患已经是彻底解除了,至少杜瑜琦是想不出来对方有什么办法可以短时间内击破圣堂的了。

    这时候杜瑜琦又想到了一件事,上次他使用见血封喉的调配毒液尝到了甜头,可是这玩意儿从阿拉德大陆再带回到地球上以后,居然有了挥发得奇快的特性,所以杜瑜琦就没有了存货。

    这一次他在出发之前也是做好了充分的准备,除了携带了见血封喉的毒剂之外,也从地球上面也是带来了一些其余的剧毒药剂出来,比如像是毒鼠强啊,敌敌畏啊,乐果农药啊,顺带就想要看看究竟异变成了什么样子,这时候便可以测试一下,同时还能请周围的这些苦修士之类的帮忙,看一看能不能被神术驱散。

    这一弄之下,便又耗费了不少时间,最后杜瑜琦发觉这变异竟然毫无规律可寻,见血封喉的毒剂居然是变成了黑漆漆的若墨水一样的东西,毫无效果,而自己携带来的其余五种地球上调配出来的毒剂,能够对人类伤口生效的只有一种!其余的四种依然被去毒化了。

    能生效的那种变异毒剂居然是杜瑜琦携带的灭蚊喷雾剂异变出来的,效果倒是不错,可惜却是可以被任何一名圣职者的净化法术消除掉,真的是叫杜瑜琦扼腕叹息。

    接下来杜瑜琦便来到了明斯克圣堂拨给他的房间里面,直接倒在了旁边的行军床上,呼呼大睡了起来,这一次自从进入到了阿拉德大陆当中之后,可以说是体力和脑力都是消耗得极其惊人,绷紧的弦一松开,困倦自然就随之袭来。

    大概睡了**个小时以后,杜瑜琦又再次被人叫醒,这一次叫醒他的依然是无念。

    叫醒他的原因则是很简单:

    -----有人受伤了。

    明斯克圣堂为了及时掌握外面冰雪封锁线的情况,所以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朝着外面派遣出几支小队进行尝试性的突破,这一次回来的小队当中,有几名苦修士的修炼方式和理念与夕大师颇为相近,认为痛苦乃是最好的磨刀石,讲究天人之道,平时若不是紧要关头,都是进行简单的包扎处理,让自己的伤势自然痊愈。

    听说了杜瑜琦掌握着这种独特的治疗方法以后,便希望由杜瑜琦来帮忙诊治,并且也是提出来了不用麻醉剂,也不用炼金药剂和神术辅助的要求。苦修士乃是圣堂当中的重要财富,地位很高,所以他们的联合请求圣堂内部也是不能忽视的,便只好来叫醒杜瑜琦这位客人了。

    杜瑜琦休息到了现在,也是恢复得差不多了,随便拿雪擦了一把脸,然后便拿了两张布林饼,卷了一根熏肉肠边吃边走,等到了地方就开始给苦修士诊治。

    这些人的忍耐力也真的是厉害,杜瑜琦给他们清创缝合都无需麻药,手术刀和针线在血肉里面切割穿刺的感觉,可不是随随便便能忍受下来的,最后弄完了之后,他们居然还能勉强支持着起身来划十字感谢。

    既然醒转来了之后,杜瑜琦也并不急着再去睡了,到处去转悠了一圈,看一看昨天被自己处理过的病人有没有什么后遗症和手尾,病人的预后是相当不错的,则多数都是以风寒感冒为主,被杜瑜琦发汗外加抗生素用上,都好得七七八八,而伤员则是需要简单的换药,恢复得也都是比较良好。

    检查到了夕的时候,杜瑜琦更是大吃了一惊,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而这女人的伤势何止是伤筋动骨能形容的?换成普通人那就是致命无比的伤势了,可是她此时的伤口愈合程度可以说是比想象当中的还要快得多。

    之前听每每说过,她突破了格斗家的限制,直接将一门格斗家的初阶技能“钢筋铁骨”提升到了极致,这应该就是她可以快速恢复的原因之一了。

    同时,夕此时休息的姿势也很奇特,双腿蜷缩到了胸前,双手则是抱住了双腿,这样的动作,和婴儿呆在了母亲子宫当中的动作一模一样,并且夕此时应该是陷入到了类似于“冬眠”的深度休憩状态,无论旁人怎么呼唤也无法醒来,在这样的情况下,甚至连内脏肌肉的蠕动都被最大限度的压制了,浑身上下所有的营养和机能都被调拨到伤口处进行恢复。

    因此,杜瑜琦此时能给夕做的事情就是,给她补充足够的能量,利用吊瓶给她输入大量的葡萄糖。

    或许普通人对葡萄糖的认识不够,但是在医学上来说,这却是相当重要的一种物质,可以不通过消化系统而被直接吸收,是人体所需能量的主要来源,在体内被氧化成二氧化碳和水,并同时供给热量,或以糖原形式贮存,是生物体内最为常见的能源物资。

    给大家列举一个很简单的数字,就知道这玩意儿在医学上面的重要意义了。每天,请注意,是每天,地球上的医院消耗掉的葡萄糖,加起来就要超过八千吨!这些葡萄糖或者是通过输液,或者是通过口服进入人的体内,为病人提供维系生命的基础能量。

    因此,直观一点来说,杜瑜琦给夕输入大量的葡萄糖,就相当于是在给她提供新陈代谢的基本能量,就和汽车跑不动了就去加油是一个道理。

    这时候杜瑜琦又发现,正常人体每分钟利用葡萄糖的能力为每公斤体重6毫克,而夕的身体则像是个无底洞似的,饥渴的燃烧着杜瑜琦输入的所有糖原,仿佛根本就没有上限一样,而她的伤势,则是以惊人的速度在复原。

    正在杜瑜琦兴致勃勃的研究着夕大师这具**一系列数据的时候(这句话总觉得有哪里不对,似乎河蟹大人已经开始狞笑了),无念再一次找到了他,杜瑜琦一见到了无念后就开始叹气,因为每次无念来找自己的时候,似乎带来的都不是什么好消息。

    这一次无念依然没有破例,他很遗憾的告诉杜瑜琦,拉特尼斯伯爵的祛邪仪式已经进入到了最后的筹备阶段,但是,祛邪仪式开始之前,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赐福环节,这个环节一共需要十一种施法材料,然而这其中的三种,必须是要最新鲜的。

    这三种施法材料分别是:新鲜的冒着热气的公牛肝脏(上面要淋上从心脏当中挤出来的鲜血),刚刚折断的月桂树树枝(必须带着鹅黄色的嫩芽),窝瓦河当中的鲜活黑鲟(宽度必须超过一个巴掌)。

    目前明斯克圣堂当中,竭尽全力也只能找到前两种施法材料,但是第三种施法材料:窝瓦河当中的新鲜黑鲟则确实无能为力了,目前他们的人手实在是奇缺,要杜瑜琦自己想办法。

    不过,无念也给杜瑜琦带来了一个好消息,那就是大主教黎萨留在得知此事以后亲自出手,用自身的法袍覆盖在了拉特尼斯伯爵的身上,这样的在圣光的庇护下,至少也能护佑伯爵二十四个小时。

    这样算起来的话,对方就算是时间一到立即再次施展血源魂咒术,拉特尼斯伯爵也可以多撑两天,呃,倘若算上之前杜瑜琦睡觉加上现在耽搁的时间,也是足足有三十六个小时的准备时间。

    在三十六个小时内,逃出冰雪封锁线,然后从夏特利城北的窝瓦河当中捞一条鲜活黑鲟起来,看起来并不是什么特别难办的事情,并且黑鲟本来就是当地的特产,无论是烟熏黑鲟鱼,还是盐渍鱼子酱都是前来夏特利的商人采购的紧俏货物之一。

    这就说明在窝瓦河当中,黑鲟的数量应该是很多的,哪怕是每年持续捕捞产量也是并不下降。

    当然,杜瑜琦对捕鱼这件事乃是一窍不通的,然而在窝瓦河旁边的房子当中,总是可以找到擅长凿冰捕鱼的人。杜瑜琦觉得自己可以很轻松的说服他们帮自己干活儿,因为自己会用十个银币的高价来收购他们捞上来的每一条黑鲟。

    当然,如果在这样的情况下有人依然不识抬举拒绝杜瑜琦的好意,那么杜瑜琦就会用某些无法拒绝的方式来继续说服这个人,比如说拳头啊,刀子之类的东西。

    ***

    虽然杜瑜琦没有告诉别人自己遇到了麻烦,但他开始收拾东西,准备行装的行为还是落入到了旁人的眼里面,于是别人自然就会去打听,所以当杜瑜琦准备出发的时候,忽然就发觉了明曦,兑泽,每每等人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杜瑜琦愕然当中还没开口,明曦已经首先微笑着道:

    “你要想冲破冰雪封锁线的话,我召唤出来的打前锋的冰精灵冰奈斯是必不可少的哦。”

    兑泽不说话,老神在在的靠在了旁边的墙壁上擦着枪,还会眯缝起眼睛举枪校准一下准心,看起来无论杜瑜琦说什么话他都直接会当成耳边风,然后继续执行自己已经做出来的决定。

    每每则是满脸不耐烦的道:

    “我最不喜欢的就是欠别人的人情拉,这会让我晚上睡不着觉的,而一个女孩子晚上睡不好的话,会老得很快的哦!你是要想和我的肌肤与美貌过不去吗?”

    杜瑜琦终于无奈道:

    “可是夕大人都还在昏迷当中,你得留下来照顾她啊。”

    杜瑜琦这句话说完了之后,便见到了素盏夕徐徐的从门外走了进来,杜瑜琦顿时就被噎住了似的,耸耸肩苦笑道:

    “夕大师,你又是什么时候醒的?”

    夕冷冰冰的道:

    “一个小时之前,你用那个叫做针头的玩意儿刺进我的皮肤里面的时候。”

    杜瑜琦还想说什么,但终究没能说出来,最后叹了口气道:

    “客套的话我也不多说了,总之日后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只管说话,关于离开这一处冰雪封锁线,我还是有一些想法了,大家悄悄的溜出去问题应该不大,不过得等到天黑才行,同时,我现在还得出去找寻一些东西,大家先休息一下吧,我倒几杯茶给大家喝先。”

    说完了杜瑜琦就烧水,然后拿出了杯子来泡茶,随着滚水冲入茶杯当中,翠绿的茶叶在杯子里面不停翻滚,顿时就有袅袅的茶香飘散了开来,来自中国的茉莉花茶在座的人应该都是第一次品尝,对这种微涩而芬芳的饮料分外觉得好奇。

    见到了杜瑜琦胸有成竹的模样,旁人也是觉得出奇的安心,毕竟跟着一个有备而来的家伙去冒险当然舒服得多了,尤其是与杜瑜琦合作过的兑泽和明曦两人都知道,杜瑜琦乃是典型的谋定而后动的人物,这一次行动应该是有很大的把握。

    冬天本来就是夜长昼短,大概下午四点左右,天色就迅速的黑了下来,杜瑜琦这期间回来了两次,然后又匆匆的出去了,看得出来他确实是很忙,而当他最后一次回来的时候,则是有些吃力的提着两个大桶,然后有些鬼鬼祟祟的关上了门。

    等他将这两个大桶揭开以后,房间里面陡然就多了一股扑鼻的香气出来!原来其中的一个大桶里面赫然是小半桶热气腾腾的土豆烧牛肉,另外的一个大桶里面则是硬邦邦的长条面包,需要用手掰开了以后在旁边的火上烤热吃。

    在场的人已经啃冷冰冰的面包啃了两三顿了,如今见到了这热气腾腾的饭菜,虽然显得有些简陋,但已经觉得是说不出的美味了,每每顿时就欢呼了一声直接扑了上去,隔了一会儿又有仆役敲门,送进来了半桶滚热的酸黄瓜奶油浓汤,这样一来的话,整个房间里面都是西里呼噜的吞咽声和咕嘟咕嘟的喝汤声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