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反算计

    这时候夕却继续道:

    “根据杜教士你的描述,这阿尔伯特卷轴上记载的剑技,很可能就是四剑圣当中的西岚大人留下来的。”

    一听到了“西岚”两个字,所有的人包括杜瑜琦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样的一个在几百年之前就已经是留下来了赫赫名声的强者,并且现在应该还活着,听到了他的名字真的是有一种如雷贯耳的感觉。

    西岚的具体生平就不用多说了,杜瑜琦在地球上的百度百科里面都看到过,简单的来说,这家伙之于阿拉德大陆,就仿佛是射雕里面的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这五大高手,牛逼到不行。

    杜瑜琦此时得知自己竟然能获得他的剑术卷轴,心情无疑是十分振奋的,不过他忽然想起来了一件事,立即皱眉道:

    “西岚的缩写,应该是xl吧?为什么这里留下来的缩写是xs呢?”

    夕的脸上难得露出了一抹笑意,因为伤势未愈而略显苍白的小脸多出了这一笑之后,反而有一种难得的柔弱清丽:

    “呃,你刚刚不是说,他的那行字里面已经是有写错的字了,所以在上面打了个大叉,最后换成了“的”字,不过“的”字估计也没有办法确定是对的,所以后面还跟了个问号吗”

    杜瑜琦点头道:

    “对啊。”

    夕淡淡的道:

    “我想,西岚阁下当时在书写这张卷轴的时候一定喝得醉醺醺的,所以写错了两个地方,而很不幸的是他只发现了一个错处而已。”

    杜瑜琦和旁边人都无言了,但不知道为什么,居然觉得夕妹子说得好有道理

    但凡大城市的旁边,往往都会有一条水量充沛的大河,这看似偶然,其实是必然的,只因要想建立一座繁荣的城市,每日吞吐的货物都是十分惊人,而水运的清洁,省力,简单,方便,成本低廉,则永远都要比陆路强上一百倍,更不要说滚滚的流水可以将每日产生的大量垃圾直接冲走了。

    所以,夏特利作为一座大型城市来说,旁边也是有着充沛的水利资源的,并且还不止城外的这条窝瓦河,还有一条罗些河从城北穿过。

    此时杜瑜琦一干人等就已经是离开了夏特利市区,来到了相当于是城郊的码头的区域,哪怕是在黑暗当中,也能借着星光见到上冻的窝瓦河仿佛白带子一般,从远处蜿蜒绕了过来,在窝瓦河的两边,则是一望无际的原野,还有极北的风从原野上面吹过来,打着旋儿发出凄厉苍茫的呜咽声,给人格外苍茫寂寥的感觉。

    而回头看向夏特利市区当中,依然能见到有火光在城市里面肆掠着,不时都会有爆炸声传来,昭示着这座满目疮痍的城市依然处在混乱当中,此时还在坚持战斗的,应该也只有帝**了,只是这时候迟迟得不到援助的他们,应该也是强弩之末。

    此时杜瑜琦他们所处的地方还是颇为复杂的,类似于贫民区这种,很简单的脏乱差三个字就可以将此地的风貌给勾勒出来,这里天黑得极早,因此杜瑜琦等人哪怕是绕了一圈出城,来到了这里也才是晚上**点左右,交战这么些天,物质已经出现了明显的短缺,可以见到借着黑暗的掩护,有不少的居民已经是偷偷的出门想要以物易物交换东西。

    这里又是属于码头区域,居住的都是搬运工,挑夫等等以体力活为主的家伙,团结而民风彪悍,因此居然形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市集,人声鼎沸,在这集市当中,最好出手的货物就是两种东西,能够取暖的柴火和食物。

    生活必需品完全变成了硬通货,帝国发行的纸钞价值下跌得十分惊人,几乎快要贬成废纸了,甚至就连魔法金币的购买力都至少下降了一半多。当然,对于准备充分的人来说,这其中也是充满了商机,城市当中秩序的混乱则是意味着经常可能出现“横财”,平时被悬挂在贵族,财主家里面的银烛台,挂毯比比皆是,并且都是以低到惊人的价格出售。

    甚至杜瑜琦都在一处暗箱里面见到了兜售的贵重货物,这些货物本身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比如金戒指,珍珠耳环之类的东西,问题就在于金戒指还戴在了被砍下来的手指上,而珍珠耳环则会是买一赠一的附送一只冻得僵硬的耳朵

    终于,杜瑜琦在这集市上面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那就是鱼贩子,可以见到他们直接将串起来的鱼斜靠在了墙上出售,因为温度太低,串起来的鱼儿都被冻得邦邦硬的缘故,所以初看起来还以为是卖扫帚的了。

    杜瑜琦走了过去,很干脆的弹了个银币给卖鱼的老板,然后开门见山的道:

    “黑鲟有吗?”

    这卖鱼的老板立即摇头道:

    “先生,黑鲟鱼这玩意儿的习性就是喜欢贴着河底觅食,并且今年秋天的时候捕捞得非常的狠,所以非常少见的。”

    杜瑜琦叹了一口气道:

    “所以我想要弄一条巴掌大小的新鲜黑鲟是非常困难的了?”

    老板耸耸肩道:

    “先生,事实上从入冬以后我就只见过三条新鲜黑鲟,最大的一条也就是三指宽,所以我觉得你说的非常困难并不是太吻合当前的状况。”

    杜瑜琦道:

    “如果我确实很想要的话,那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老板愣了楞,然后道:

    “您或许可以试试祷告,然后顺便请求神能听到你的祈求。”

    杜瑜琦笑了笑道:

    “好吧,我就具体的来说,我希望这附近的人凡是会打鱼的,都马上去凿冰帮我捕鱼,你有什么好的建议?”

    老板愣了愣道:

    “先生,这是不可能的,除非你能带来能填满索瓦广场的柴火和粮食,现在到处都缺这东西!只有这两样东西可以让人冒着大风险在半夜里去冰上捕鱼,并且你还得告诉他们,捕捞起来的所有鱼你都会用柴火和粮食高价换。”

    杜瑜琦点点头道:

    “非常棒的建议,一个小时以后,我会带着粮食和柴火回来的。”

    说完转身就走,剩下那个鱼贩子呆在了原地,半晌都没回过神来。

    等到看不到那鱼贩子之后,明曦才有些焦急的道:

    “现在到处应该都缺柴火和食物啊,我们上哪里去找那么多这玩意儿?”

    杜瑜琦微笑了起来:

    “没关系的。”

    每每也是叹气道:

    “若是在动乱之前的话还差不多,但是现在夏特利兵荒马乱的,估计要做到这件事很难了,还不如我们去试试。”

    杜瑜琦摇摇头道:

    “没那么容易的,捕鱼本来就是个技术活儿了,在这样的天气下凿冰捕鱼,那更不仅仅是要技术,还需要运气!你没听那鱼贩说吗,今年秋天的时候新鲜黑鲟被捕捞得非常狠,连他自己也没见到几条。”

    “这岂不是成了死局?”明曦也是皱起来了眉头,但她显然不是一个只会提出问题而不会提出解决问题的人,忽的眼前一亮道:

    “对了,我去年曾经看到过一份资料,契约之神的神力新扩散到了一个叫做因纽特位面的地方,在那里有一种智慧生物,叫做海豹人,这些家伙能够在冰海当中生活,我可以尝试进行限制召唤,倘若能够召唤得到这样的家伙,让它直接潜入冰层下面去捉鱼,那么几率就很大了。”

    说到这里,她又看了每每一眼:

    “倘若我们两个人一起召唤的话,那么只要第一次召唤契约达成,几个小时内不惜祭品的话,至少也能够召唤出来十来头海豹人呢。”

    杜瑜琦微笑了起来:

    “不用那么麻烦的。”

    他的笑容当中隐藏着一种说不出的狠辣:

    “我捕捉新鲜的黑鲟是为什么?”

    明曦迟疑了一下道:

    “难道不是用来举行赐福仪式吗?”

    杜瑜琦微笑道;

    “呃,不完全是呢,其实你想一想看,归根结底的话,还是为了保证拉特尼斯伯爵他不受到诅咒的威胁而已,有的时候,要达到自己的目的,可不仅仅只有一个方法哦。”

    说到了这里,杜瑜琦环顾四周微笑道:

    “说实话,我见到了你们都吃了一惊,没想到居然可以在寒冷的夏特利见到这么多老友,我既然都想不到的事情,那么我的敌人自然是想不到了。”

    “所以,我相信现在只需要大张旗鼓的放出风声去,就将我不惜一切代价要找人前往窝瓦河凿冰捕鱼这件事传播出去,那么多半会传到暗算我的敌人的耳中的,毕竟他们现在乃是占据上风。”

    说到了这里,杜瑜琦冷笑了起来:

    “其实眼下的局面我虽然难受,但是他们也是同样不好过!毕竟明斯克大教堂这种圣地,可以说是完美克制诅咒,虽然被重重围困,但是别人要想闯进来却是更难,因此,迄今为止,他们的胜算是比我要低的。”

    “所以,一旦探听道我居然不在明斯克大教堂当中好好的呆着,反而逃到了混乱的夏特利市区当中------相当于是他们的主场里面来,那么自然就会来找我的麻烦了!但是,看得出来神秘组织的所谋也是很大的,甚至做出来了包围明斯克大教堂的举动,因此手中的实力也应该不会宽裕到什么地方。”

    说到了这里,杜瑜琦环顾四周,应该是在看有没有人质疑自己的判断了,然后便接着道:

    “事实上对于整个神秘组织来说,我实际上就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而已,更是来自于异界,可以说是不会在他们的计划之内,所以,这帮暗算我的家伙带来的人手肯定不会太多!却决计料不到我这个来自于异界的家伙,居然可以居然带来了你们这几位强援!”

    “届时其实就很简单了,我在前方吸引火力,你们则是在暗中窥伏,依靠夜视仪的优势等待一个大好机会陡然杀出,目标只有一个,便是集火那名能够施展血源诅咒术的咒术师,得手之后立即就撤!”

    “呵呵,那血源诅咒术如此变态,想必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学会的,所以只要杀了他,一切的问题就都从根子上面迎刃而解。因此至始至终,我的目标就都在那名诅咒师身上,所谓的黑鲟,那根本就是放出来的一个诱饵而已!倘若是将希望都完全寄托在这玩意儿上面,那才是不折不扣的作死了!”

    听到了杜瑜琦安排的这一番计划之后,一干人等都是默默无语,几乎说不出话来,甚至心中都生出来了一种感觉,那就是要做杜瑜琦的敌人的话,那么真的是得处处小心了,因为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被他直接算计了进去,或许你觉得胜券在握,搞不好却是一个早就挖好的坑等你跳进去啊。

    接下来杜瑜琦想了想,便开始着手闹大声势了,他重新回到了夏特利当中随意抓了几个人来逼问了一下,便了解到这附近的基本情况,这里虽然可以说是以贫民居多,但也是拥有不少豪强的,问明白了最有名的粮食商人是谁,便直接朝着其住处走了过去。

    历朝历代,能够把持盐,粮,钢铁的商人,无一例外,都是属于权势滔天这种,因为这些物质都是国计民生的命脉,盐粮这两种东西须臾都不可以缺少,短缺个两三天都要出大乱子,而钢铁则是很直观的国家国力的体现。

    所以,这样的大商人往往都势力很大,盐商有盐丁,粮商则是有护粮队,要将粮食押送转运到各个地方去,哪怕是换到阿拉德大陆上也是如此。

    而现在夏特利当中可以说四处都是动荡无比,粮食已经成为了稀缺资源,所以能够坚持到现在还安然无恙的粮商,那手底下可以说肯定是有非常强大的实力,绝对手底下养了大批心黑手辣的私人武装。

    今天我的公众号有更新后跳斩的动态gif图,还有地球版本的阿尔伯特卷轴哦,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直接搜索公众号卷土就可以啦。(未完待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