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买粮

    杜瑜琦此时打探到的这家粮商叫做约诺夫,就住在夏特利靠近西门这个位置,这样的话,既可以相对的避开城市中心的拥堵,也是能够享受城市各种设施的便利。

    根据杜瑜琦获得的情报,约诺夫大概占据了整个夏特利十分之一的粮食出入量,这已经是非常大的一个数字了,所以他家完全就是一处庄园式的存在,门口都被拓宽成了个不大不小的广场。

    平时这广场上停满了运载粮食的马车,这时候则是竖立着一个个十字架,林立的十字架上,全部钉满了一具一具的尸体,这样若树林的一般并排着,看起来就给人以不寒而栗的感觉,倘若仔细看去的话,十字架上的死人竟然还有妇女和儿童,可见约诺夫这人做事乃是何等的心狠手辣?

    同时,这广场的地面上也是有着大团大团的起伏,仔细一看,就是被冻得十分坚硬的鲜血,残肢,同时前方的宅院高墙上面,每隔半米都插着明晃晃的刀子,还被修筑得和堡垒似的,见到了这样的布置,杜瑜琦就知道了这约诺夫手下有能人。

    这样刻意营造出来的环境,已经可以说拥有了强烈无比的心理暗示,从各处细节都在悄然告诉你这里是死地,绝地,来了以后就要命丧黄泉,很多没胆量凭着一腔血勇来的人,到这里以后直接就被吓退了。

    否则的话,无论你个人的势力再大,也没可能和遍布全城的暴乱相抗衡的,倘若是来一个杀一个,你都根本杀不过来,一旦被暴民起了势,那就仿佛洪水决堤一样不可收拾。

    来到这里以后,杜瑜琦心中早有定数,直接就大摇大摆的往里面闯,当然就听到了院墙上传来了大声的喝骂,不过杜瑜琦也是只当对方放屁,继续向前,然后就见到了城墙上面的手弩,枪弹之类的东西顿时就激烈的开火飞射了下来。

    一干人都以为这狂妄的家伙就算不立即被当场打死,也多半会屁滚尿流,狼狈逃走了吧?可是杜瑜琦却是表现得十分淡然,双手抱在了胸前有恃无恐的继续朝前走。

    只是在即将被击中的时候,杜瑜琦身边陡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圆形防护罩,这防护罩就仿佛是一个硕大无比气泡那样,表面还有五光十色的光华在流转荡漾着,看起来十分脆弱,可是这一波针对杜瑜琦的攻击,竟是全部都被这庞大的念气罩吸收掉了!!

    “这家伙真的是看不出来!!竟然是如此强大的一名气功师!”

    目睹这一幕之后,宅院上的人纷纷暗自心惊!

    就在这时候,杜瑜琦陡然拔出了库兰的焰影剑,熊熊的火焰在剑身上燃烧,然后他猛然进入到了“我斩流”的状态,速度骤增,只觉得身形一晃,就来到了前方的庄园大门狠狠的刺了下去!

    只听得轰的一声巨响,火光与电光同时闪耀而起,将周围人的眼睛都照耀得白茫茫一片,等到视力恢复的时候,一干人都瞠目结舌,原来此时那一扇经过了特别加固的庄园大门上,赫然多出来了一个至少半人高的大洞,上面更是有火焰在熊熊燃烧着。

    要知道,这庄园大门外面看起来是木头做的,其实是厚达半尺,足足用了四层材料贴合起来的,第一层是用当地特产的坚韧松木制成,就足足有五厘米的厚度,第二层则是厚厚的钢铁,第三层则是填充进了大量的石材,第四层则是蒙上了一层牛头怪领主的厚皮这玩意儿上面则是绘制着固化的魔法阵,能有效的消弭掉敌人的魔法攻击。

    平时这庄园大门一般都是关着的,侧门才是进出的通道,当有身份的客人前来,需要打开大门迎接的时候,足足要牵十头牛来才能将之开启!可以想象这是何等沉重的一扇巨门了。

    可是这样的大门,在对方的一击之下竟然是直接被会毁坏掉了,这家伙是什么怪物?人型自走魔法重炮吗?

    对了,这家伙看起来是用剑的鬼剑士,可是他又是怎么施展出来念气罩的?难道他是个跨界兼职者?这样的人都是变态啊,根本就和我们不是一个位面的!!

    种种想法在一干守卫的脑海里面蹁跹,都只觉得自己的喉咙里面干涩得厉害,忍不住咽下了一口唾沫。

    然而一击得手之后,杜瑜琦徐徐收剑,却并没有再做出什么刺激这些守卫的举动,而是重新撤回到了安全线之外,徐徐的道:

    “我不是一个嗜杀的人,所以,请各位务必不要给我大杀四方的借口,否则的话,动不动就屠人全家这种事情实在是太败坏一个人的声名了。”

    “我与你们的主人约诺夫先生素不相识,也是无冤无仇,这一次过来的目的很简单,我需要两车粮食有急用,这里是买粮食的交易款。”

    杜瑜琦一面说,一面已经是从怀中掏出来了一个叮当作响的钱袋抛了上去,然后头也不回的走向了黑暗当中:

    “半个小时以后,我要见到两辆装满粮食的马车停到这广场上,请转告约诺夫先生,我很愿意和他交个朋友,但是如果他拒绝了我的好意,那么就要准备承担相应的后果了。”

    等到杜瑜琦的话说完,他整个人已经是消失在了黑暗当中,庄园上面守卫的这些人都在瞬间炸了锅,有人直接去打开了那个钱袋,顿时就发出了惊呼声:

    “十个魔法金币呢,看来这人并不是来敲诈勒索的。”

    另外的一些人便急忙去告诉能够主事的约诺夫。或许这帮守卫自身都没有意识到,在潜意识当中已经是生出了畏惧的感觉,所以根本不愿意面对这样的敌人,于是本能希望约诺夫能够答应这要求,所以都是做得十分积极。

    而杜瑜琦一进入到了黑暗当中之后,便是长长的吁出了一口气,脸上浮现出来了会心的微笑。先前他的那一番做作,乃是在黑暗的掩护下借助了不少人的帮助,比如念气罩就是夕在暗中出手。

    至于杜瑜琦捅破城门的那一剑,有一半是他自身的威力,另外一半则是在他出手引发了库兰的焰影剑的特效,火焰爆炸之后,兑泽藏匿在侧轰出了几发爆炎弹造成的。

    因此,此时这些护卫对杜瑜琦的实力评估,实际上是建立在了夕和兑泽两人暗中帮忙的基础之上,这样一来的话,杜瑜琦的实力在他们的眼中自然就变成了强大的兼职者,高深莫测,真的是难以衡量!

    大概只是过了十来分钟,根本就距离杜瑜琦给出的半个小时时间限制很远,就见到了旁边有两架货运马车驶来,马车当中装载的都是满满当当的粮食,却有一个人披着斗篷冷冷的站在了粮车上

    这约诺夫做出这样的举动却是情理之中的,虽说强龙不压地头蛇,但是对于杜瑜琦之前展示出来的实力来说,一旦他有心要与约诺夫为难,随随便便突袭一次杀几个人,给约诺夫造成的损失就不是两辆马车的粮食能弥补得上的了。

    何况杜瑜琦也不是勒索,而是出了十个魔法金币来购买,就此时当前的物价来说,这十个魔法金币要想买到两马车粮食当然是不可能的,但是帐不能这么算,事实上约诺夫收购这两马车粮食的成本也就只有两个魔法金币而已,就算是加上马车和车夫,也就是五六个魔法金币而已。

    能做到约诺夫这样的豪商位置上,绝对不可能吃独食,这样大的一块蛋糕,想要独吞的唯一下场就是被撑死!他每天分润出去的利益估计至少都是成百上千计。

    因此当杜瑜琦展现出来了足够的肌肉以后,约诺夫自然就会做一个风险评估和权衡利弊,最后就会觉得为了这区区五六个魔法金币的成本来开罪杜瑜琦这么一个神秘高手真的是太不划算了,很自然的就会想到妥协。

    不过,这件事在杜瑜琦的眼中看起来很是简单,落在了其余人的眼里面,真的就觉得面前的这位杜教士对人心的剖白和把控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只能在心中暗自叹服了。

    不过,杜瑜琦也是注意到了一件事,那就是约诺夫派遣来送粮食的那个人并没有说话,只是在交接的过程当中冷冷的看着杜瑜琦,那人站在了粮车上,身上又披着斗篷带着罩帽,因此外人也看不清楚他的真面目,只有与之近距离接触的杜瑜琦能见到,这厮的皮肤居然是深蓝色的,双眼里面更是诡异的赤红,浑身上下散发着丝丝的寒气!

    倘若之前杜瑜琦没有闯过冰雪封锁线,那么肯定都会被这人吓一跳,现在却也知道他应该是班图族当中的精英成员了,却要听约诺夫的驱使,此人自然也是打量了一下杜瑜琦,立即就感觉到了他提着的那一把库兰的焰影剑上澎湃的火焰之力,知道不好惹,所以也就冷哼了一声跳下了马车。

    这样一来的话,显然约诺夫也是在不卑不亢的示威了,意思就是我拿了两车粮食给你,那是给你脸了,不过咱也不是软柿子,有着班图族的高手作为后盾,所以最好见好就收,不要得寸进尺。

    当然,倘若杜瑜琦是个冒牌货,那么肯定这名班图族的战士就会立即出手,将杜瑜琦当场干掉了。

    很显然,当两架满载粮食的马车驶到了黑市上的时候,立即就令黑市上的所有人沸腾了起来。

    当然,这兵荒马乱的时节,也是有人现身想要强打这马车当中粮食的主意,二话不说就见到黑暗当中有一群人直涌了上来,不过在这方面杜瑜琦下手就绝不容情了,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双杀一双,只有鲜血和惨叫能够压制住这些人身上的野望。

    令杜瑜琦吃惊的是,在这些家伙当中,居然还隐藏着一名转职以后的三阶初段柔道格斗家进阶,戴着一对黑色的臂铠,乘着人多的时候就悄然混到了前面,然后骤的出手偷袭,差点就暗算到了杜瑜琦。

    而杜瑜琦虽然没有与这种对手正面交手过,但也是对此相当的了解,知道这是以近身摔投技为主的职业,一旦被他拉近了距离,便相当难缠,会被对方用令人眼花缭乱的各种投技蹂躏到欲哭无泪。

    因此,要面对柔道家,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让对方近身,严格保持双方之间的距离,当然,这件事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则是难上加难。并且更重要的是杜瑜琦现在旨在立威,一定是要以压倒性的优势速战速决的干掉对方,才能威慑旁边这些跃跃欲试的暴徒。未完待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