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战柔道

    正是因为要立威的缘故,所以杜瑜琦直接选择了不走寻常路,面对气势汹汹直冲过来的这家伙,居然是非常干脆的直冲了上去与之对攻!同时,杜瑜琦也是第一次与这样的敌人交手,也是打着想要累计一些战斗经验的意思。

    这名柔道家叫做特夫,大概还是第一次遇到了杜瑜琦这样的人,一愣之下顿时就心花怒放,双眼已经是死死盯住了杜瑜琦持剑的右手,他很清楚的知道,只要躲过了对方的第一招,那么自己就能抓住破绽给他来一套狠的!

    “来了!”特夫立即就发觉面前的这对手右手一动,下一秒果然已经是直接出剑劈了过来!这格斗家应该是早就等着杜瑜琦的这一剑了,立即就是侧身一闪,然后已经是前跃到了半空当中,一腿踢出,紧接着整个人就高速旋转着对准杜瑜琦踹了过去!

    旋风腿!

    这一招的速度奇快,并且攻击范围极广,加上杜瑜琦之前出剑露出了破绽,因此一脚就扫中了杜瑜琦的胸口令其踉跄倒退。

    见到了这样好的大好时机,这家伙立即心花怒放,立即取消掉了旋风腿,一拳就对准了杜瑜琦轰了过去,不过这时候他却发觉杜瑜琦在踉跄倒退的时候居然还用左手勉强掏了一把小匕首出来,想要试图尝试反击?

    柔道家本来就穿着防御力不俗的轻甲,自身也是有“钢筋铁骨”这个被动技能可以增强防御力,所以杜瑜琦这把小匕首怎可能放在眼里面?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了。

    于是特夫便是长笑一声,根本不闪不避,任杜瑜琦一匕首刺在了自己的右边大腿上,发觉也就只是刚刚入肉破皮的伤害而已,根本不值一提,而他已经是连续两拳轰了过去,然后双手探出,直接扣住了杜瑜琦的双肩,骤的发力将杜瑜琦抓了起来,然后一脚猛踹,将他对准了旁边的墙壁狠狠的踢了过去。

    这时候杜瑜琦在空中身不由己,旋转着重重的撞击在了旁边的墙壁上面,紧接着又被反弹了回来,并且反弹的方向依然是朝向了特夫这边,看得出来他这一招撞击的角度什么的都可以说是计算过的。

    紧接着特夫便是一跃而起,在空中翻滚了半圈,双腿居然是在半空当中硬生生的将杜瑜琦的脖子夹住,然后腰力爆发,一绞一甩,他连同杜瑜琦一起都在半空当中划了个半圈,然后将杜瑜琦重重的砸到了地面上。

    空绞锤!

    轰的一声巨响,地面都颤抖了一下,让隐身在旁边观战的一帮人心中都是一颤,明曦甚至忍不住低声道:

    “杜教士他会不会有事?”

    兑泽却是冷冷道:

    “他好歹也是个职业者,没那么容易死的,这一次他因为轻敌上了个大当,总比以后面对强敌丢了小命好。”

    可是特夫的攻势依然没有遏制,他用空绞锤将杜瑜琦砸向地面后,紧接着又敏捷无比的跨前一步,然后一弯腰就抓住了地上杜瑜琦的领口将他拎了起来,紧接着右臂蓄力,回身一肘就轰在了杜瑜琦的脸上将他打飞!!

    这一招就是很少见的倒地追击技!

    霹雳旋踢!

    旋风腿强行取消普通攻击抛投空绞锤霹雳旋踢!

    这一套连招特夫乃是下了苦功的,因此做出来也是行云流水,在实战当中也是并没有给杜瑜琦留下来丝毫的反击余地,甚至对于特夫自己来说,都觉得自己仿佛是个不折不扣的临场型选手,发挥得如此的出色。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特夫发觉面前的这敌人似乎力量强得惊人,自己有好几次都有一种“压制不住对方要被挣脱的感觉”,这种感觉当然令人相当忐忑,就仿佛是吃到嘴的肉都要直接飞掉也似的。

    一记霹雳旋踢将杜瑜琦踹飞了之后,特夫立即就继续奔前想要保持强势压制的态势,可是他刚刚走了不到两三步,猛然就觉得失去平衡一下子就朝着地上摔倒了下去!这一惊非同小可,急忙将双手在地上一撑,想要重新站起来。

    可是这时候特夫发觉自己依然站不稳!

    之前他还觉得自己摔倒应该是不小心被什么东西绊到了,可是现在才发觉,居然是右腿完全都使不上半点力道,软得像什么似的,根本就没有半点知觉了。

    他用手扶着墙,咬着牙想要勉强站直,却见到了先前被打得十分狼狈的杜瑜琦从地上慢慢的爬了起来,嘴角含着一抹冷笑:

    “来啊?你之前不是很能打吗?现在再来和我过两招?”

    特夫额头上的冷汗涔涔而下,浑身上下剧烈的哆嗦着,他此时当然看得出来,自己肯定是中了杜瑜琦的暗算,之前对方命中自己的那轻轻一刺,却是隐藏了极大的凶险,显然那一把小匕首上面涂抹了极其霸道的毒剂!

    并且这毒剂十分阴损险恶,一旦见血,居然是可以在悄无声息当中对身体进行侵蚀,等到毒素彻底发作的时候,中毒的人已经是病入膏肓,至少都和他一样是肢体残废瘫痪的下场。

    杜瑜琦此时使用的这毒剂,与上一次携带来变异的那见血封喉的混合毒液的表现恰好截然相反,可以说是杀人于无声无息之间,让他很是满意,遗憾的是这毒剂经过了位面通道之后分量不多,并且很容易被普通的神术净化掉,哪怕是解毒的普通炼金药剂也能发挥出十分优秀的药效,可见天底下也没有十全十美的东西。

    特夫这厮成为了职业者之后,却是走了野路子,一直混迹于黑帮市井当中,因此身上自然就备有炼金药物,见势不妙立即就取出来往自己的嘴巴里面倒。

    不过这种临时抱佛脚的事情,还是当着杜瑜琦的面做的,肯定收效甚微了,杜瑜琦长笑了一声,当面一剑就斩了过来,这时候特夫哪里闪避得开?只能咬牙硬接好在柔道也不是没有武器的,双手上套着的臂铠也是金属打造,结果一挡之下,只觉得一股灼热无比的力量直涌了过来,更是有好几道蓝色的电光透体而入,一下子就将他喷血斩飞。

    此时杜瑜琦对付特夫这落水狗也懒得用什么连续技了,只是用11的库兰的焰影剑一剑一剑的劈过去,连续被劈中了五六剑之后,特夫已经是发出了惨叫声,身上都有火焰冒出燃烧,在地上不停的翻滚着。

    杜瑜琦此时存心立威,掐着他的脖子将之高高的抓了起来,恰好见到了旁边的墙壁上有个支出来的铁架子,却是这里乃是鱼市,倘若有捞到后卖不掉的大鱼,就会将之洗剥干净,然后用树枝撑开,然后抹上盐巴穿在这铁架子上晾晒。

    杜瑜琦见状以后,掐着特夫的脖子若拎一只鸡似的,大踏步走过去,猛然发力将这柔道家特夫猛撞向了那铁架的尖端处!

    特夫本来就已经在毒素和伤势的折磨是奄奄一息,根本就无法反抗,这时候只听“噗嗤”一声轻响,特夫发出了凄厉无比的惨叫,双眼几乎要从眼眶里面凸出来,那一根晒鱼的铁签已经是从他的背后刺入,直破进去,又从胸口前端血淋淋的透了出来!简直就像是一条刚刚被钉死的鱼!

    在这样的重创之下,他毕竟乃是职业者,生命潜力一下子就被激发了出来,双手一下子就死死的抓住了胸口处透出来的铁签,眼中血丝密布,同时口中还在发出凄厉的惨叫,似乎想要挣脱开去。

    可是,特夫此时乃是双脚离地从背后被刺入进去的,铁签的尖端上还有一个非常清晰的倒钩形状,却是用来让被铁签串起来晾晒的大鱼不至于脱落下来,所以他在这种情况下哪里挣脱得了?唯一能做的就是一面挣扎,一面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而杜瑜琦这时候嘴角露出了一抹轻蔑的笑意,拍打了一下身上的泥土,坐到了粮车上面,环顾四周然后轻蔑的道:

    “还有谁?”

    黑暗当中,隐隐绰绰不怀好意的人影还很多,可是这些本来喧嚣汹涌的人似乎都一下子僵住了,变成了石像一般。

    只是在片刻之间,他们认识的强悍战士特夫就已经像是一条离水濒死的鱼一样,被钉在了墙上挣命惨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这样的震慑力可以说是令这些人的贪婪念头顿时就消弭得干干净净,毕竟粮食虽然好,自己的小命却也更重要啊。

    眼见得自己立威已经成功,杜瑜琦也就满意的点了点头,忽然站起来大叫道:

    “这些粮食我不是拿来卖的!只是想要拿来换东西而已,眼下我急需新鲜的河鱼,必须要刚刚从窝瓦河里面捞出来的,一条一斤以上的鱼,二十斤粮食,当场兑换!”

    听到了杜瑜琦这么一叫,码头黑市上的人顿时就交头接耳了起来,说实话,凿冰捕鱼绝对是一件非常难受的事情,而且相当危险!像是在新闻啊,影片里面出现的一网几千斤的情况,那完全都是属于拍出来给人看的,真实的情况是冬捕的时候辛苦两三个小时,能够捞二三十斤鱼已经是不错的收获,并且还得搭上至少三个人手。

    什么?为什么不多捞一会儿?在严寒当中的冰盖子上面捞鱼,热量流失的速度是非常惊人的,能够支持两三个小时已经是相当不错了,可以说是格外的艰苦。

    不过码头上的这些渔民也是挺会算账的,因为杜瑜琦是按照条数来收鱼,并且还不分种类,所以他们觉得去辛苦两三个小时,至少十条鱼是没问题的,这换算下来的话,那么就是两百斤粮食呢!一帮同去的人分一份,也是能有四五十斤粮食落袋。

    事实上他们之前伙同人前来抢劫,心理预期值也就是能捞到四五十斤粮食而已,因此听到了杜瑜琦的话,立即就有人站出来正色道:

    “你说的是真的?”

    杜瑜琦冷冷的道:

    “我这兵荒马乱的运两车粮食消遣你?吃饱了撑的?这样吧,凡是打算去冰上帮我捕鱼的,带上家伙来我面前转转,我先发五斤粮食请你吃顿饱饭再开工。”

    听到了杜瑜琦这么一说,立即就有胆大的人飞也似的拿了渔网,冰凿子什么的过来,结果果然捞到了五斤粮食走,并且小市民总是喜欢算计的,见到了杜瑜琦发的粮食里面一点儿泥沙不掺,颗粒饱满,闻起来有着一股清香,在外面粮店里面要买的话都是要加钱的,乃是上等的好粮食,这样的话心里面就相信了几分,顿时就飞也似的去冰河上面开工了,唯恐被人先抢占了几个容易出鱼的好地方。

    接下来杜瑜琦也没有盯着这边,而是直接丢了几个银币过去让约诺夫派过来的车夫帮忙看着,自己怎么会在旁边喝冷风?于是在旁边直接找了一处看起来卖相不错的房子走进去休息了。

    他知道放粮这件事仓促而为里面肯定有浑水摸鱼的,但也不在乎这个,重点的是要造势造起来,弄得沸沸扬扬的最好,否则怎么能传到对方的耳朵当中?这两马车的粮食少说也是有五六千斤,够他折腾的。

    同时,杜瑜琦也是留了个心思,并不让外人掌握到自己的具体行踪,他这一次的做法虽然是拿自身作饵,却绝对是警惕别人没有上钩反而饵料被吃掉的惨事,因此在进房之前明明白白的告诫了别人,说是打扰自己者死。

    此时坐下以后,杜瑜琦也是觉得胸口有些发闷,身上好几处地方也是一动就痛,之前中了那柔道家特夫的一套连招,也是受到了不重不轻的伤势,杜瑜琦心中也是寻思着好歹得找一套护甲来穿上,这样的话可以大幅度提升自身的防护能力。(未完待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