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有毒的诱饵

    双方既然有了本质上的冲突,那么敌人的敌人自然就是盟友了,这些地头蛇自然就不自知的变成了杜瑜琦的帮手,切切实实的会为他分摊巨大的压力,这样的驱虎吞狼之计说起来倒也简单,可是能够让杜瑜琦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找到破局的办法,也确实真的是亏得他机变无双,拥有急智了。

    同时,杜瑜琦将战火引向这些地头蛇的目的,主要原因是分摊火力,搅乱时局,却还隐藏了一个不可告人的心思,埋设下来了一块有毒的香饵,就看对方吞不吞钩,上不上当了。

    而此时他又将局面一点一点的反搬了回来,便有几分稳坐钓鱼台的休闲了。

    大概只是过了不到半个小时,本来存在志在必得心思的羊子和黑夜使者卡摩卡脸色就难看无比起来,因为本来平静无比的夜幕下,此时看起来竟是处处战火,烽烟遍地,整个部队的运转就仿佛是陷入了泥潭当中,艰难晦涩,每挪动一下都要耗费绝大的力气。

    他们投放下去的改造人战士伤亡目前还不清楚,但是九头强大的生化巨兽却都已经被整整击毁了五头!这样的损失可以说是十分惨重了!甚至就连一艘摩伽陀飞艇都被击伤,现在浓烟滚滚请求迫降。

    羊子这女人心机毒辣细密,此时当然已经意识到了先前自己无形当中将摊子铺得太开的弊端,同时也发觉自己之前的行事也是太过草率鲁莽的缘故,完全低估了本地的这些地头蛇的阻力竟是如此之大。

    同时,羊子也是推测了出来杜瑜琦身边应该是有同党的事实,否则的话,就算是这杜教士有三头六臂,也没可能这样分身千万,在短时间内就误导了三四支改造人战士的队伍,直接将水搅浑。

    在此时羊子的心里面,只觉得杜瑜琦这时候应该早就借机逃走了,觉得十分懊恼,不知道下一次有机会抓到他是什么时候,说实话,还真没想到杜瑜琦这一次现身的目的乃是抱着“蛇吞象”的目的来诱杀他们。

    不过,这时候从下方汇总上来的一条消息,却是忽然令得羊子的眉头上挑了一下,本来笼罩在眉宇当中的阴翳也是被冲淡了不少,立即就对旁边的卡摩卡道:

    “真的看不出来,这西门明明是夏特利的贫民区,没想到居然隐藏着如此多的财富!”

    原来这时候,粮商约诺夫的庄园业已被彻底的攻破,改造人战士为了搜捕杜教士,肯定是不遗余力,只要能藏人的地方就绝对不能放过,结果这一搜查之下就发觉了一处密室里面虽然没有杜教士,可是却有着吸引力丝毫不逊色于杜教士的大量财富。

    此时还没清点完,呈上来的清单就是长长的一串,魔法金币数万枚,反重力碎片两百多片,蓝色圣经四百多本,皓石一千一百多颗,单晶石三千多枚

    这样的一大笔财富,就连卡摩卡也是遽然动容,难怪得这约诺夫都要拼死的抵抗了。

    此时卡摩卡与羊子对望一眼,便微微点头,发觉这一次也是歪打正着,说到底整个组织攻略夏特利的目的也有很大一部分是掠夺财富的,若是能捞到大笔的财富在手,一来捐献出去就能立功,二来两人主谋兵变,已经是无法回头,一旦事有不协的话,也多一条席卷财富逃走的后路了。

    至于出现的大量伤亡,呵呵,那是什么?伤亡掉的乃是钢铁要塞上面的配给精锐部队,和他们两人有一毛钱的关系?两人心中也是十分清楚自己在这个兵变得来的位置上根本坐不长,那还考虑这么多干什么呢?

    所以,他们此时便干脆就绝了搜捕杜教士的心思了,闹出这样大的动静都没抓到,那也估计也是早就逃走了,再使劲的话也仿佛是大炮打蚊子一样白白费力,那还是以搜刮为主吧,这可是稳稳当当的立功途径。

    因此,接下来两人商议了一番,便开始搜集情报来,只要是本地的大商人都坚决不放过,按图索骥找上门去,至于封锁线之类的东西也不用再维持了,人要跑就跑,反正财富是没办法张腿逃走的。

    此时杜瑜琦一帮人又重新聚集到了一起,却是找了一处阁楼呆着,重新相聚之后心中还是颇为兴奋的。

    他们居高临下的看着面前火光冲天的城市,心里面甚至都有些庆幸,若不是杜瑜琦随机应变,及时想出来了这么一个驱虎吞狼的计谋,那么就要与这样强大的力量正面碰撞,那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并且被杜瑜琦算计的诸如约诺夫这样的家伙,都是地方上的恶霸毒瘤!他们的财富累积过程都是格外血腥,从贫民的身上敲骨吸髓,只看约诺夫的门口,就残杀了不少妇孺儿童,行事可以说是毫无下限,甚至他们的庄院遭受袭击,有很多民众都是拍手称快,高呼报应,因此一帮人也没有什么愧疚的心思。

    这阁楼不高,也就是三层而已,虽然只能掌握到部分改造战士的动向,但是空中摩伽陀飞艇的行踪还是能够很清楚的辨识出来,因此当这飞艇改换了之前的巡航模式,不再呈现出环形飞行,而是徐徐的降下,进行低空的火炮压制的时候,一干人都有些惊奇了。

    不过,见到了这一幕之后,杜瑜琦心中立即就“咯噔”的响了一声,嘴角露出来了一抹冷笑,在心中道:

    “这帮家伙果然吞饵了!”

    是的,杜瑜琦之前布局的时候布置下来的那一块有毒的香饵不是别的,便正是西城到码头这一片恶霸毒瘤的家产!

    他在布局的时候,并没有把握对方一定会吞掉这毒饵。因为他知道这些人的庄园必会被攻破,里面藏匿的财富也必会被搜拣出来,但却不知道这些财富是不是可以打动羊子这帮人。

    不过,一旦这帮家伙吞饵之后,杜瑜琦之前的备用计划就能派得上大用场了!

    “我们走!”杜瑜琦很干脆的一挥手道:“现在呆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先去街头看看具体的情况。”

    一干人迅速的穿行在了街道上,然后来到了距离最近的一处交战战场的附近,找了个制高点居高临下的望了过去,每每此时也是看出来了一些问题,便轻声的道:

    “这帮人好像并不打算维系什么封锁线了,我们一路上过来,发觉街上的改造人战士都是在匆匆奔跑的,看起来反而是在与当地的势力进行开战呢。”

    杜瑜琦嘴角露出来了一抹冷笑道:

    “对于他们来说,现在哪怕是全力以赴,抓到我的概率大概只有三成不到吧,而我已经调查过,这码头到西门一代乃是夏特利著名的贫民区,因此估计之前就被贫民区这三个字所误导,低估了里面隐藏起来的惊人财富因此若是改成强攻洗劫当地各大商人的话,那么把握就是百分之百!这笔账当然傻子也算得来,肯定是直接将我放弃了,此时他们歪打正着尝到了甜头,那么当然就舍不得放手了。”

    素来都不怎么说话的夕忽的出声道:

    “机会。”

    她只说了这两个字,便又恢复到了之前的冷漠状态,但杜瑜琦也是听出了夕的言外之意:

    “此时有那些豪商的武装在前面顶着吸引火力,正是借机削弱对方实力的大好机会!”

    夕看出来的这一点,杜瑜琦自然也是看得出来,不过他考虑得更加深远了一些,那就是机会往往是和风险并存的,也很有可能是敌人故意要引诱自己现身设下的圈套呢。

    杜瑜琦素来行事都是十分稳妥,不愿行险,他想了一想道:

    “要想反扑的话,那不是不可以,为求稳妥的话,我们当中攻击力最为犀利的夕和兑泽你们就要做主力了,而每每与明曦你们两人本来就擅长打有准备的阵地战,因此就负责在后方进行掩护。”

    “对方的目标乃是冲着我来的,我不宜直接露面,一旦被确认了身份的话,搞不好又要遭受穷追猛打,便是作为最后的接应和治疗救护,并且战斗的时候务必要以保全自身为主,你们看这样如何?”

    杜瑜琦的安排可以说是十分万全了,将方方面面都考虑得十分周到,一干人也纷纷点头,他们一行人也并不急着动手,而是在外围仔细的观望了一番之后,便看准了对方的一处弱点,然后直杀了过去!!!

    他们看准的弱点不是别的,正是这神秘组织的后勤系统。

    当地的这些豪商巨头做的事情,几乎都是形成了灰色,甚至是黑色的产业链,加上夏特利当中的混乱情况有目共睹,因此其宅院当中的防护力量很强,就拿与杜瑜琦打过交道的大粮商约诺夫来说,其庄园当中就有班图族的强大战士,同时平时豢养的打手之类的也是武装到了牙齿,还拥有地利之便。

    因此,约诺夫的庄园尽管被打下来,但是杀敌一万,自损三千,当场死掉的就算了,而改造战士因为是人体与机械的结合体,所以生命力十分顽强,有的直接运送回去换几个部件就又是一条好汉,因此伤员都是会被送回去的,甚至尸体也是可以拆卸零件使用。

    同时,那生化巨兽战斗力十分强横,可以说是攻城掠地,无所不能,更是擅长强大的雷电攻击和声波攻击,敌人哪怕是躲藏在了掩体当中也是毫无用处,一旦被击毁之后,其哪怕是残骸也是十分昂贵的,照样需要回收。

    不过这时候羊子等人的主要目的还是劫掠,因为捞到了大量财富,所以运力十分紧张,因此就设置了一个临时的营地,类似于伤兵营这种,将这些伤残的改造战士和生化巨兽残骸什么的都运到一个地方,留下来两队改造战士守卫,十分草率。

    这就是摊子铺太大的弊端,一旦统筹规划出了问题,那么就很容易出现破绽,何况羊子的本意乃是跑来猎杀杜瑜琦,这一番劫掠也是临时起意,所以更不可能制订多周全的计划了。

    在这种情况下,杜瑜琦以有心算无心,当然是准确的抓到了对方的弱点,并且还制订了一系列作战计划,与队友详细的商议了一番之后,便开始了行动。未完待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