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这念兽雷龙的威力相当强悍,因此带给其操控者的负担就越重,远处的夕闷哼一声,嘴角已经是溢出了丝丝缕缕的鲜血,左手前方的六芒星阵也是显得微弱暗淡了起来。

    眼下的局势便一下子就对夕变得凶险了起来,倘若此时她支持不住让念兽雷龙消失的话,那么生化巨兽轰出来的这一击雷电光柱便会余势不衰,正面轰到了她的身躯,就夕目前重伤未愈的情况,若是中了这一下只怕是凶多吉少啊。

    好在这时候,从旁边的楼上已经是闪出来了一道人影,正是杜瑜琦,他在这一瞬间就已经是进入到了“我斩流”的状态,双手高高举起了库兰的焰影剑直刺而下!

    我斩流罚之剑!!

    杜瑜琦跳跃下来的位置也是经过了精心选择的,恰好是在生化巨兽的右侧脑后,这个位置首先非常难以观察到,其次,就算是被观察到了,也是恰好位于对方挥舞手臂攻击的盲区当中,倘若说是生化巨兽试图成功攻击到杜瑜琦的话,那么就得先做出侧身的动作,这无疑就要额外耽搁时间了。

    所以,杜瑜琦下一秒,就一剑刺入到了生化巨兽脖子的握持,赤红色的巨剑直没至柄,生化巨兽痛苦咆哮,猛然回身一巴掌就对准了杜瑜琦拍击而至,它要将百倍的痛苦返还在这个小虫子的身上。

    可是这时候却有一枪激射而来,“轰”的一声就射在了这生化巨兽的手腕上,这一枪的子弹使用的却是冰冻弹,立即就出现了被击中的位置上面立即就出现了大量的蓝色寒冰,迅速的大量凝结在了生化巨兽的手腕处,令得它的这一拍都为之一窒,慢了那么半秒。

    有了这半秒的时间作为缓冲,杜瑜琦已经是拔出了刺入生化巨兽体内的巨剑,立即就见到从伤口处喷射出来了一股激烈无比的火柱和电光,然后他整个人就朝着地面直溜了下去,生化巨兽那一巴掌因此就落了个空,“蓬”的一声砸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同时,生化巨兽被杜瑜琦刺中之后遽然回身,它独眼里面发射的雷电光柱便脱离了念兽雷龙的吞噬,朝着旁边横扫开去,所过之处可以说是电芒纷飞,生生在旁边的地面和墙壁上刻划出来了一条可怕的沟壑。

    不过,这时候素盏夕也真是强悍,居然还在咬牙坚持维系着念兽雷龙的存在,这头雷龙吸饱了雷电之力,体型膨大了何止一倍不止,挡在了面前的雷电光柱也是消失,因此便舒鳞探爪直扑向前,一头就撞在了生化巨兽的胸膛上。

    这一撞之力就非同小可了,生化巨兽凄厉痛呼,却依然是无济于事,可怕的电光出了十几米远,滋滋作响,念兽雷龙蜿蜒扭动,最后竟是从它的胸口处一透而过,这才徐徐的消失,在生化巨兽的胸口处留下来了一个水桶粗细的巨大黑洞!!

    从黑洞的截面当中可以见到,生化巨兽这怪物的胸口护甲厚达半米以上,足足有四层复合装甲,若不是念兽雷龙吸收了生化巨兽自身发射出来的雷电之力威力激增,否则的话还真难攻破它的防御。

    被一击洞穿了胸口之后,生化巨兽就仿佛像是被按下了停止开关似的,动作一下子就僵硬了,直接保持着伸手拍击的姿势徐徐倒地,其内部传来了一连串的爆炸声,然后燃起来熊熊火焰。

    接下来周围又涌出来了大量的冰奈斯,雷沃斯等等召唤的元素生物,进入到了战场当中与敌人进行混战,改造战士本来就陷入到了混乱当中,此时更是雪上加霜,而召唤师打起阵地战的强悍,杜瑜琦此时才第一次感觉到,发觉只要给她们充分的准备时间,真的是能以一己之力在对抗一支军队了。

    很快的剩余下来的改造人战士也是在变异妖花沃索,天上酸雨,地下熔岩的夹攻之下死得七七八八,杜瑜琦等人也是很满意的达到了自己的目的,略微打扫了一下战场之后便立即迅速撤退开去,并不拖泥带水。

    尽管敌人很快就又派遣来了援兵,但也只能见到满地残骸,袅袅黑烟,几乎是伤亡殆尽,只有那些悍不畏死的初级召唤元素生物在游荡着,非但如此,连伤兵营那边也是响起来了一连串剧烈的爆炸声,直接炸了个底朝天。

    巨大的气浪冲击下,甚至就连徐徐飞来的摩伽陀飞行器也只能退避三舍先避开锋芒再说,因此很快的就失去了杜瑜琦等人的踪迹。

    这时候羊子等人才惊然发现,杜瑜琦自身的实力是怕比自己想象的要强悍得多呢一口气居然能吃掉成建制的一个大队,甚至还有生化巨兽带队啊。自己先前设置下来的封锁圈也真的是太过薄弱,即便是真的找到了人,估计也是会被轻易的冲破掉。

    这一次双方再次交锋,杜瑜琦暴露出来了自己的真正实力,而羊子这边也同样是底牌尽出,双方可以说是都对面前这的敌人有了全新的认识,发觉自己低估了对方。

    同时,羊子和卡摩卡这边虽然惨遭杜瑜琦的伏击,同时进攻各处庄园也是导致伤亡惨重,实力缩水,但损失的这些战力却是他们占据这钢铁要塞上的,准确的说是大董事阿伽门农的私产,迟早都是要交还回去,因此二人并不心疼。

    可是,他们两人此次阴差阳错掠夺到的财富却是十分惊人的!这是一笔就算是大董事也是要居然动容的惊人财富,羊子已经开始联系几位大董事了,准备拿出一大半的财富来换取几位大董事的联手庇护,自己和卡摩卡还能剩余下来一小半。

    做到了这个份上,倘若有几位大董事的联手背书,他们犯下来的事情虽然绝对不算但是钢铁要塞这最重要的东西并没有被毁掉,也没有落到别的势力的手中,估计大董事阿伽门农也是能接受的尽管里面的改造战士和生化巨兽虽然损失惨重。

    这听起来有些匪夷所思,但实际上涉及到一个心理学上的补偿问题。

    就像是一个陌生人你直接找他要一千块钱来用,他肯定是非常不愿意的。但是,这个陌生人若是丢了一个里面有一万块钱的钱包之后,最后还将钱包找了回来,而钱包里面居然还剩余下来了九千块钱!对这个人来说,同样是损失九千块钱,那么他的心里面恐怕就没有不爽,搞不好还要以惊喜居多了。

    同理也可以套到阿伽门农身上,倘若这位大董事一来就知道自己死了几百名改造人战士,五六头生化巨兽,那么肯定是要跳起来拍桌子骂娘的,但是,在自己名下的钢铁要塞已经失去控制后还能拿回来,却只是损失了这么一些人,阿伽门农就觉得是可以接受的代价了。

    因此,这一战杜瑜琦虽然占据了上风,其实制订的战术目标也未达成,既没能成功袭杀羊子等人,甚至连预防诅咒的秘术材料:新鲜的窝瓦河黑鲟鱼也没有拿到,因此也根本不能说是胜了,反倒是令敌人生出了警惕之心,因此双方可以说是打成了平手,因此杜瑜琦表面不说,心中也是有些沮丧。

    这一战之后,杜瑜琦等人也是不敢再次耽搁,匆匆的朝着冰雪封锁线上面赶了回去。

    因为天即将亮了,一旦没有了黑暗的掩护,相当于他们戴着的夜视镜优势也就是直接被抹平掉,要想通过冰雪封锁线便再次成为了一件十分艰难的事情。

    成功避开了班图族精锐的盯梢,回到了相对安全的明斯克大教堂当中以后,一干人也是觉得疲惫不堪,倒头就睡,杜瑜琦也打算休息一番之后,却见到了夕忽然对他道:

    “你来。”

    说完便转身走开,杜瑜琦茫然当中便只能跟上,等到了旁边的时候,素盏夕看着杜瑜琦道:

    “你很好用,我刚才有受伤,帮忙治一下。”

    杜瑜琦听了以后顿时就哭笑不得,啊,喂!什么叫做我很好用,难道在你的眼里面我是一把刀一把剑一根黄瓜一根火腿肠吗这种事情明明应该是我的医术精湛啊,他正要反驳,却见到了素盏夕淡然的表情,顿时就觉得自己无论说什么这妹子估计也不会听的,只能叹了口气,重新带她到了旁边的空房间当中。

    正当杜瑜琦开始准备消毒器械,药品等等的时候,忽然听到了悉悉索索的声音,一回头就发觉夕妹子已经是轻车熟路的躺到了旁边的床上那是杜瑜琦临时充当手术台的还在大大方方的将武道服除下来的时候,杜瑜琦又有一种流鼻血的感觉,急忙叫道:

    “停!,抹胸不用脱了,就这样侧卧着不用趴。”

    然后杜瑜琦便再次给夕检查,结果发觉她战斗起来真的就仿佛是不顾一切,拿好听的话来说,那就是一往无前,拿不好听的话说,那就是没脑子。

    不仅仅是之前缝合的伤处都再次裂开了,更是还受到了两处新的伤势,应该是被生化巨兽射出来的雷电光柱给波及灼伤到,出现了大概手指粗细的两条长长焦痕,在夕妹子雪白的肌肤上显得格外的触目惊心。

    同时,这焦痕上还不停有电光闪耀掠过,这显然就是余劲没有消退的标志,因此伤处就迟迟不能愈合,更是会导致神经不停的被闪电力量破坏,麻痹,那滋味决计很不好受。难怪得夕一回到了圣堂当中,就要让杜瑜琦帮她处理伤口了。

    面对病人,任何一名医生都应该是立即代入到了职业模式,将天底下的所有人都分成两种,一种是健康人,一种是患者,杜瑜琦本来也是很有职业道德的,但他终究还是个十**岁的少年啊,正是好色而慕少艾的时候,对异性充满幻想。

    而此时夕妹子的伤口也是十分尴尬的,却是在小腹位置,杜瑜琦此时的处理方法也只能是切开那焦痕将里面的电劲引出,难免就要碰到夕细腻雪白的肌肤,忍不住都是觉得呼吸急促,浮想蹁跹。

    可是夕看起来根本就没有任何尴尬的模样,听她的呼吸声居然平缓匀称了起来,居然应该很是疲倦,所以躺上去以后就直接睡着了!!

    见到了这一幕,杜瑜琦忽然想起来了自己在地球上看到的一个笑话:孙猴子定住了来摘蟠桃的七仙女,然后去吃桃了。

    “靠,我他妈看起来像是只猴吗?”

    他此时看着熟睡的夕,忽然呼吸粗重了起来。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122060842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