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夕睡着了以后长长的眼睫毛耷拉了下来,显得恬静而美丽,胸脯也是微微的起伏着,此时的她看起来才完全是吻合了自己的真正年龄,与那个威震虚祖的“夕大师”完全挂不上勾,仿佛是一个柔弱的少女而已。

    杜瑜琦的心跳也是随之加速,忍不住就要靠近上去,同时心中还在反复强调“我只是在进一步检查身体”,可是就在这时候,夕却翻动了一下身体,梦呓似的说了几个模糊不清的字眼,杜瑜琦根本也没听清,却一下子就将他惊得一跳。

    这时候他忽然才想到了夕平时的冷脸一旦被抓个现行的话,又是在这样的贴身状况下,杜瑜琦的额头上忽然冷汗涔涔而下,他并不认为自己的防御能与生化巨兽抗衡,而挡在夕面前的生化巨兽的下场则是胸口出现了一个水桶粗细的穿心大洞!!

    他忽然干咳了一声,将那些不该有的愿望统统扫出了脑海,然后开始真正的治疗了起来。

    此时杜瑜琦冷静下来以后更是悲哀的发现,在这样半裸的情况下她对着自己都能睡着,可见夕所说的什么“身体乃是意志的囚牢”这种话确实是真心话,她的心里面确确实实就没有什么男女之别,唯一的执念就是武道。

    杜瑜琦这个大男人对她来说,应该就是和一件好用的工具没有什么区别,就像是一张睡起来很舒服的床,一件穿起来很合体的衣服,一根很好吃的黄瓜

    想明白了这一点之后,杜瑜琦顿时沮丧无比,便压下来了杂念开始做手术,他的手术刀一接触到了夕肌肤表面的那道焦痕,立即就“啪啦”的放出来了一道电光,打得杜瑜琦浑身上下都抽搐了一下,若是换成普通的地球人,那么这一击就能将之电晕了。

    见到了这情形,杜瑜琦想了想,便从旁边端了一盆清水来,然后找来了一根铁丝,一头浸泡在了清水当中,一头将之小心翼翼的伸向夕小腹上的焦痕处。

    当铁丝接触到了夕的小腹的时候,清水当中立即就发出来了噼里啪啦的杂乱响声,还有滋滋的电流在水中乱窜,大量的气泡冒了出来,咕噜咕噜作响,足足过了十来分钟才将剩余的电流从伤处导出来。

    这时候,杜瑜琦才给夕重新缝合了裂开的伤口,又给被电流灼伤的地方抹上了一层伤药,然后便给她盖上了被子,见到她看起来依然睡得很熟的模样,便犹豫了一下,伸手将之抱了起来,放到了旁边的另外一张床上。

    杜瑜琦抱着夕的时候,忍不住心跳又加速了起来,只觉得隔着一层薄薄的被单,依然能感觉到夕妹子那凹凸有致的身材,他急忙连续深呼吸了几口气,将她放下以后咕嘟咕嘟的喝了几口不折不扣的冰水,这才算是平抑下来了心里面的那股邪火,哎,这就是十七八岁少年的尴尬啊。

    这绝不是杜瑜琦有色心没色胆,或者说是甘当禽兽不如之类的,而是因为他觉得自己现在还根本就不是夕大师的对手啊

    ***

    接下来杜瑜琦也是找了个地方呼呼大睡了起来,对他来说,虽然也是拿血源魂咒术束手无策,可是在这明斯克圣堂当中也未必就保不住保罗的性命了,毕竟杜瑜琦签订的契约不是让保罗健康长寿,而只是让他再多活若干个小时而已,坚持就是胜利。

    此时外面的冰雪封锁线犹存,身处在敌人的重重包围当中,危机未解,杜瑜琦虽然是在圣堂当中也是不敢久睡,只是休憩了大概四五个小时就醒来了,恰好听到了教堂晨钟奏响,就去排队领取食物。

    天气严寒,圣堂虽然被围困之下,在食物方面也是没办法克扣,否则的话恐有冻死人的情况发生了,因此早餐虽然简单都能管饱,但是严禁浪费,舀了多少的话都必须吃完。

    杜瑜琦盛了一大碗蘑菇奶油浓汤,拿了两条黑面包,将面包掰碎掉泡进滚烫的汤水里面,隔了片刻就西里呼噜的吃了起来,这种感觉甚至有几分类似于阿拉德大陆版的羊肉泡馍了。

    不过,就在他吃了一半左右的时候,耳旁忽的响起来了“呜呜呜呜”的悠长声音,这声音里面充满着豪迈与洒脱,令人听了都觉得战意沸腾,舍身取义!

    “这个是?战争号角?”杜瑜琦遽然变色道:“敌袭?”

    明斯克大教堂一共是由三座主体建筑形成的,从上往下看去呈现出“主”字姓,最大最高的礼拜堂尖顶上面,镶嵌的是先贤“歌兰蒂斯的圣银十字架”这件圣物,第二进忏悔堂的尖顶上,则是悬挂着一口神圣祷钟,第三进枢机堂的尖顶上,则是供奉了一支战争号角。

    这支战争号角据说乃是用邪龙斯皮兹本体的断角制成的,长年累月的受到了神圣氛围的熏陶之后,一旦被奏响,会令大范围的友军士气,敏捷,体力都全面提升。

    非但如此,甚至入侵的敌人听到了这声音之后,也会陷入到了被诅咒的负面情绪当中,同时,对野兽类的敌人更是会有龙威震慑的效果,班图族当中驯兽师的数量不在少数,用来投入战斗的野兽数量也是十分惊人,在战争号角的削弱下,对整个战力的影响十分明显的。

    按理说班图族将此地团团围住,跑来进袭圣堂也是十分正常的,但换到了现在的这个时机上就不正常了,在冰雪封锁线最初成型的那段时间内,班图族联合神秘组织一日都要来袭四五次都算少的了,但是最近这两三天,班图族就已经发觉了圣堂的防守真的是仿佛铜墙铁壁,冲了也是白冲,同时圣堂外面还被布设下来了大量凶险无比的魔法陷阱和法阵,因此也就不愿意做这无用功。

    那么他们此次突然来袭又是为了什么呢?

    一念及此,杜瑜琦端着碗的手忽然抖了一下,勺子和碗壁撞击,发出了一声轻响:

    “难道,圣堂内部出现了剧变?并且还被外面的班图族探知了消息?”

    战争号角声一响起之后,其余的人也是纷纷涌了出来,明曦等人很自然的就来到了杜瑜琦的身边,纷纷询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杜瑜琦默然了一会儿道:

    “等着吧,倘若真的有什么变故,圣堂中人就算是想要隐瞒真相也是没可能瞒得过我的。”

    明曦奇道:

    “为什么?”

    杜瑜琦不说话,只是低下头去看了自己的双手一眼,然后笑了笑。

    这其中的言外之意很明显了,既然外面的战事卷土重来,那么必然有伤员出现,在如今的被围困状态下,明斯克圣堂必然会在神术和药剂方面精打细算,杜瑜琦这样一个口碑和技术都还算不错的苦力肯定就不会放过了,届时他以治病为名询问一些情报对方也只能和盘托出。

    结果大概只是过了不到十来分钟,一直负责联络的无念就匆匆赶来寻找杜瑜琦了,要请他去治疗伤员,在这样的情况下杜瑜琦自然也是不能拒绝,不过他也是提出了自己这些天休息不好,一个人做手术有些力不从心,更是容易出错,因此要几个胆大心细的助手在旁边帮忙,还有尽可能得找到干净明亮的宽敞房间。

    面对杜瑜琦的要求,无念也是一口答应,不过很快就发觉在找帮手这方面却是为难了,因为杜瑜琦要求的助手最好是女性,因为女性心细,并且擅长缝补,这样的话,对于缝补伤口这样的简单杂活就能在杜瑜琦的指导下代劳。

    但是,女性怕血,胆小却都是通病,而此时明斯克圣堂当中能找来的女人也大多是修女之类的,见到血什么的都头晕,更不要说是剖开缝合血淋淋的伤口了。

    偏偏在外科手术当中,助手乃是极重要的一环,尤其是地球上面的完整的外科手术,比大多数人想象的都要复杂得多,往往是要一个医疗小组才能完成的。

    成熟医疗小组的配备应该足足有七个人,比篮球队的人都要多!分别是主刀,麻醉,第一医疗助手,第二医疗助手,第三医疗助手,电工,杂务。

    主刀就不说了,就是平时认为“做手术”那个人,其实在大手术当中,给患者开刀工作是由第一医疗助手和主刀一起完成的,主刀所做的事情很简单,就是负责切除病灶,统筹规划调度一切,并且他作为主要触碰患者伤口的人,是要求无菌的,在整个手术过程当中只能触碰患者,哪怕是喝水,进餐都要人帮忙。

    而第一医疗助手则是在切开人体的时候,负责止血,夹住血管,负责协助主刀将患者的创处暴露出来,在切割的时候负责摁住,还要负责术后的缝合,清理,比如开颅手术,第一步就是拿电锯将人头骨锯开,这个工作就必须要配合非常好的主刀和一助才能完成,毫厘之差,那就从救人变成了杀人。

    第二医疗助手的工作岗位则是在手术台周围,工作主要有递送止血钳,纱布,注射器,各种消毒杀菌的措施,负责整个手术室内部的协调,甚至给患者刮体毛,比如说患者在术中心跳衰竭,那么就要通知杂务马上去对外对接,又比如说做十来个小时的手术比比皆是,主刀中途要休息吃饭,就得安排消毒事宜。

    杂务的主要工作就是对外协调,比如手术当中患者心跳骤停,那么就要马上让人准备心内注射的药物,还有电影上面常见的电击器,又比如患者大出血,那么就要去协调调拨血袋,医生要吃饭了的话,饭菜也是他准备,甚至有的手术无法暂停中止,那么医生喝的水,穿着的尿不湿都是他要负责搞定

    麻醉师的职责就不用说了,其实这个职业是典型的看起来很简单,学起来难度极大的,第一是麻醉的风险很大,一旦出现体质特殊的,是有一定的几率直接导致病人致死的,其次也是易学难精。

    至于电工则真的是必不可少的,哪怕是常规大型手术的话,呼吸机,心电图,监护器,无影灯等等都是必不可少,这些都是功耗巨大用电大户,是有很大概率跳闸,出现电路上的故障!

    一旦停电,患者在手术台上流着鲜血,哪怕是多一秒也可能导致极其严重的后果,因此电工虽然看起来无所事事,却绝对不能少,必须在隔壁后备着,这家伙一缺席的话,很可能就直接导致病人死在手术台上。

    正是因为这样,大家就可以理解到杜瑜琦提出来的要求真的是太少太简单了,只是要求了两个助手而已,问题是就连这么简单的要求看起来都很难满足啊。

    最后,无念好不容易找了个中年妇女过来,这女人乃是跟随主人进来的一名仆人,算是躲起来的难民,以前在自己家里面做的就是在市集上宰鸡剖鸭的生意,婚后嫁的则是个屠夫,免不了就要与屠宰的事情打交道,结果丈夫前些年酗酒太狠,便只能去做佣人了。

    无奈之下,杜瑜琦也只能抱着“有比没有好”的心态捏着鼻子认了,不过他此时也见到了站在旁边围观的素盏夕,心中一动忽然道:

    “夕,你有没有兴趣来做我的助手?”

    夕淡淡的道:

    “我要是有这方面需求的话,会告诉你的。”

    杜瑜琦笑了笑,立即就道:

    “我这门医术可不一样哦,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可以很直接的提升你的战斗力。”

    杜瑜琦说这句话的时候,心中已经是极有把握了,因为他很清楚对于夕妹子来说,提升战力这件事就是她的路易威登,她的钻戒,她的卡地亚只要牵扯到这四个字上,那么事情就几乎成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