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冰虫

    果然,夕立即就皱眉看了过来道:

    “怎么可能?医术的目的是救人,提升战斗力的目的是为了杀人,这两件事完全就是南辕北辙,哪里可能出现你说的情况?”

    杜瑜琦道:

    “你不是对我的医术很感兴趣吗?还主动要求我给你治疗?这时候就是学习我的医术的大好机会啊。”

    夕淡淡道:

    “我喜欢喝牛奶,需要在家里养一头牛吗?我喜欢吃鸡蛋需要喂几只鸡吗?”

    夕平时素来不喜多言,杜瑜琦却没想到她要么不开口,一开口辞风就是如此犀利,没想到自己一不小心就被她绕了进去,立即就将话题强行扳了回来:

    “救人杀人本来就是一件事呢,你也算是身经百战,肯定知道在切磋的时候,是不能朝着喉咙猛击对吧?”

    夕很干脆的道:

    “那当然了,那里是要害啊。”

    杜瑜琦微笑了起来:

    “是啊,那么为什么这里是要害呢?”

    夕显然也没料到杜瑜琦居然有这一问,愣了愣道:

    “因为被打了会喘不过气来。”

    杜瑜琦打了个响指道:

    “非常好,那么问题就来了,为什么打胳膊,肚子这种地方不会让人喘不过气,偏偏胸口就可以呢?”

    夕这一次就回答不出来了,杜瑜琦看着她认真的道:

    “这还只是个开始,人的身体其实比任何一台机器都要复杂精密,我所学习的医术的前提,就是弄懂了人的身体的结构,并且知道人体为什么会产生头晕,咳嗽,呕吐,窒息等等各种生理反应的根本原因,这样的话,就能针对性的进行治疗。当然,从另外一方面说,也可以更简单更直接的进行针对性的破坏!使你的攻击更加有效!”

    夕听了杜瑜琦的话以后,看得出来还不是很懂,不过想了想之后觉得还是很有道理的,便很爽快的道:

    “好,既然你这么说的话,那么我也来帮手吧。”

    ***

    好不容易弄到了两名助手之后,杜瑜琦总算是开工了,这时候被送过来的伤员已经是足足有四五名,杜瑜琦便直接投入到了工作当中。

    好在此时天气寒冷,都是零下的温度,因此伤口不容易感染,加上伤员都是体质超强的战士,所以杜瑜琦也就省掉了很多操作的规程,最后还有炼金药水和神术来进行收尾,因此处理伤员也是非常迅速。

    在这治疗的过程当中,杜瑜琦一面指导点拨自己的两名助手,一面不经意的询问伤员一些貌似普通的问题,脸色也是越来越严肃了起来,等到了中途有机会休息的时候,便对旁边的夕低声道;

    “貌似圣堂当中出大麻烦了。”

    夕皱眉道:

    “怎么?”

    杜瑜琦道:

    “根据目前获得的一些情报分析,明斯克圣堂这边本来是拥有主场结界之利,神圣系的技能消耗减半,效果加倍------而现在这主场结界的优势在明显的徐徐减弱,现在应该是削弱了至少一半了,这应该就是班图族突然有了异动的原因,甚至连那些魔法陷阱和法阵都直接用人命硬趟,强行突破!”

    夕忽然道:

    “就算是这里守不住,只要能坚持到天黑,那么我们依靠你拿出来的夜视仪也是有退路的。”

    杜瑜琦苦笑道:

    “我要脱身不难,问题是离开了圣堂这边的庇护,拉特尼斯伯爵这小孩子怎么办?分分钟就会被对方的血源诅咒弄死了,现在我和大教堂这边是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局面了何况现在只要还有伤员送来的话那么还好,一旦是没有伤员送过来才是糟糕了。”

    这时候每每提了两盒饭过来给他们两人吃,恰好听到了杜瑜琦说的糟糕两个字,便道:

    “为什么没有伤员送过来反而会糟糕?”

    杜瑜琦叹息道:

    “倘若我是班图族那边的指挥官,在确认了明斯克大教堂这边的结界确实是在衰弱以后,当然就不会趁着结界还能发挥作用的时候出兵啊!肯定是重新缩回去养精蓄锐,总之他们现在又不赶时间,一旦等到了结界全部消失再全体压上,毕功于一战!”

    每每听了杜瑜琦的话之后呆了呆,然后道:

    “可是对方又怎么能有把握这结界会一直衰弱下去呢?万一这只是临时出现的情况,那么这指挥官岂不是未能抓住大好机会了?”

    杜瑜琦笑了笑道:

    “你说得很有道理,但是战争这种事情绝对不能与其余的因素割裂,而是要综合起来看。就目前掌握的情况来说,进犯明斯克圣堂应该是神秘组织的意愿,班图族只是被神秘组织雇佣的一方,甚至他们的内部意见都未必统一,在这样的情况下,班图族肯定是将减少伤亡放在第一位上,斗志就未必旺盛,所以只要任何与保存班图族自身实力有关的提案,都能够得到大部分的支持哦。”

    果然,就像是杜瑜琦猜测的那样,班图族的攻势开始慢慢的衰竭了下去,战场上的态势从班图族一面倒的强攻慢慢的变成了拉锯战,然后双方重新开始对峙,接着进入到了打扫战场的环节。

    借着这个机会,杜瑜琦便说自己想要去交战的第一线看看,他此时在炼金药剂加上神术的帮助下,已经至少救了三四十名伤员,话语权也是日益增加,因此他的合理要求都会被满足的,便带着夕等人一起去了西面的战场。

    ***

    很快的,一干人就站在了护墙的上方,据说这里之前就是班图族的主攻点,可以见到前方的平坦地面铺开,一直延伸到了两三百米的远处,这附近本来应该是有民居什么的,但此时已经是只剩余下来了残垣废墟,犬牙交错的分布在这土地上面,到处都是战争的痕迹,简直就像是现代战争当中被炮火轰击过似的,这些无辜的建筑物应该就是在双方的拉锯战,白刃战当中惨遭波及损毁。

    此时双方应该是有了约定,互不进攻,都在朝着自己的本部当中抬着伤员或者尸体,杜瑜琦大略的数了数,看起来似乎是班图族方面的伤亡要惨重一些。

    但严格的说起来,这些死伤人数当中包含了不少的改造战士,还有班图族驯兽师豢养的野兽,这些可以说都是战争的消耗品,根本就不会伤筋动骨。

    而明斯克大教堂这边却是没有炮灰的存在------或者严格的来说就是炮灰已经是死光光了,所以死的要么就是圣骑士,要么就是苦修士这样的中流砥柱,这些人对圣堂都是忠心耿耿,本身就是中流砥柱,圣堂培养一个的话也是极耗功夫。

    若是说得严格一点的话,此时圣堂这边每死一个人,那就是少一个都得不到补充,仿佛是被敲断了一根骨头那样,可以说是痛彻心扉,就算是交换起来五比一,甚至八比一的战损比也是大亏而特亏啊。

    这时候兑泽忽然道:

    “你们看战场上面似乎有些不对劲。”

    听他这么一说,一干人立即就纷纷望去,隔了好一会儿之后夕才道:

    “你是说,地面上的冰?”

    兑泽道:

    “没错!若我没记错的话,最近三天以内都没有明显的降水,那么这地上的冰就很不对劲。”

    听到了兑泽这么一说后,众人便不约而同的朝着地上望了过去。

    果然见到这地面上的冰层赫然呈现出来了十分奇特的形式,从靠近冰雪封锁线那边,赫然蔓延了过来一层淡青色的薄冰,紧贴着覆盖在了地面上,一眼看过去浩浩荡荡,有一种一望无垠的感觉,仿佛是一层淡青色的海洋在徜徉着。

    而靠近明斯克圣堂这边的地面上,则大部分的区域都是干干净净的,就算是有冰的话也是偶尔几块,仔细看去二者便恰好形成了十分鲜明的对照。

    发觉了这一点之后,夕首先就皱了皱眉毛,然后将手在旁边的护栏上轻轻一按,整个人就从上面飞跃了下去。

    这护墙的高度对普通人来说摔下去肯定是要断手断脚的了,不过肯定难不倒夕了,只见她来到了被淡青色薄冰覆盖的地面上,在上面走了几步之后便是眉头一皱,然后便吐出来了两个字:

    “主场!”

    此时其余的人也是跟了上来,在这淡青色的薄冰上一站,立即就明白了夕的言外之意。

    原来他们站到了那薄冰上面之后,立即觉得脚下格外的滑,在行走的时候必须要非常留神,否则的话就得小心滑倒。

    这种事情看起来似乎是小事,其实在实战当中却绝对是致命无比的大事情!尤其对于身穿板甲的圣骑士来说,完全就是个钢铁罐头一样的存在,一旦失去平衡摔倒的话,那么要想爬起来也是格外的艰难,若是在平时还好,战场上一旦出现这样的失误,足够这人死上一百次了!

    同时,哪怕是穿着鞋子,也能感觉到从脚底的冰层下散发出来一阵阵刺骨的寒气,双脚没过多久就被彻底的冻僵了。

    带领着他们前来的教士也是深有感触的道:

    “没错,这碧蓝结界所覆之处,便正是班图一族的主场。”

    杜瑜琦沉吟道:

    “这冰层的名字叫做碧蓝结界?”

    那名教士点头,悲愤的道:

    “没错,据说这碧蓝结界乃是由班图族当中的强者施展出来的,十分强悍,我们的人站上去以后不仅仅是之前你们所感觉到的问题,还会无形的降低自身的冰抗,相反,班图族的人站上去了以后,自身的移动速度会明显的提升,冰系的法术则是会有相应的加成--------更重要的是,敌对的结界是无法并存的,所以碧蓝结界每多朝着这边覆盖一米,我们的神圣结界就会被侵蚀一米!”

    而就在他说话的时候,猛然旁边冰层一下子迸裂!这里本来是一处房屋的废墟,顿时就木石混合冰屑四处乱飞,打在人的脸上生疼。

    倘若换成普通人的话,这锋利的冰屑旋转飞射,只怕一落到了人身上就是一条凄厉的血口子,就仿佛是刀片划过一样,一旦落到了双眼,喉咙这样的致命处,搞不好直接就死翘翘了。

    紧接着,从废墟当中竟是钻出来了两条巨大的冰虫!

    这两条冰虫的外形类似于蜈蚣那样,躯干呈现出扁平,不过没有那么多的脚,体表主体是冰蓝色的壳,在壳的两边则是生长着棕褐色的长毛。

    它们分为一大一小,其宽度至少也是两米,一露出到了地面之后,虽只有半截身体伸出在地外,也有两层楼的高度,头部的口器有两根锋锐的獠牙,现身之后就从中喷出来了阵阵蓝白色的冰雾,那名带路的教士根本就来不及有任何的反应,就直接被冻结成了一块淡蓝色的冰雕!

    紧接着,另外的一头较小的冰虫就俯身下去拿头部撞击这冰雕,这也是它们的捕猎手段,大的冰虫乃是雌性,负责喷吐冰雾冻僵猎物。

    而雄性冰虫为什么体型较小,则是因为它的甲壳更厚,防御力更高,獠牙更加锋利,雌性冰虫的雾气倘若能冻结猎物,那么它就负责将猎物撞碎,倘若只是让猎物减速,那么就会用獠牙刺透挑飞敌人。

    这冰虫一雌一雄,战斗方式也是一近一远,可以说是配合得相得益彰。

    不过这时候,夕虽然距离那名教士足足有三十米远,却是最先反应过来的一个,猛然疾掠了过去,然后清喝了一声“咄”!

    顿时在这一瞬间,一道浅金色的巨型护罩就展现了开来,正是气功师的招牌技能:念气罩!这玩意儿在破掉之前,任凭外面翻天覆地,里面的人是不会遭受到任何伤害的。(未完待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