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又见林

    在强有力的念气罩的庇护下,因此,那头雄性冰虫的脑袋虽然距离这名教士尺余的距离,却已经觉仿佛是顶到了什么柔软坚韧至极的东西上面,再也难以寸进。气得它摇头摆尾,不停咆哮。

    有了这么一个缓冲的时间,其余的人已经是回过神来,急忙冲上前去解救,兑泽已经是拔枪在手,手腕一抬便是见到了一连串子弹直射了过去,在冰虫的甲壳上轰出来了大团的火焰。

    杜瑜琦则是施展出来了他的半熟练的三段斩,整个人的姿态看起来仿佛就是滑冰的运动员那样,连续不停的在地上滑动了三次,已经是直掠出了三十来米的距离,然后就扑了出去凌空抱住了那名教士的冰像,落地后将之保护住,连续几个翻滚逃开了去,看样子可以说是颇为狼狈。

    对于杜瑜琦等人来说,这引路的教士若是被冻成冰像的话,还有挽回的余地,可以说是事仓促来不及援救,并且以圣堂的手段只要将其搬运回去也能解冻救人。

    但是,倘若被这雄性冰虫一脑袋撞碎掉,那就真的是没可能再拼接得起来了,所以见到了杜瑜琦成功救人之后,一干人都松了口大气。

    面对这样的紧急突状况,每每与明曦两人的反应却确实是要慢了许多,并且她们两人就算是反应了过来的话,也是的的确确少了点应激的手段来,有道是救人如救火,端的是毫厘之差,分秒必争,总不能瞬召唤出赫德尔来一棒子把冰雕敲飞召唤出一头变异沃索来保护冰雕?

    闲话不提,杜瑜琦虽然抱住了冰雕扑飞了开去,但实际上也只是暂时脱离了危险而已,没错,的的确确是暂时脱离了危险。

    因为夕制造出来的念气罩也只是存在了两秒左右的时间而已。

    本来念气罩的存在时间就很短,而夕先前则根本就是仓促施展技能,还要加上两头巨大的冰虫的疯狂攻击,所以念气罩便是迅的破裂。

    而这两头冰虫的攻击方式也是各不相同的,一头看起来仿佛是使用的远程攻击,张开了口器疯狂喷吐出一道道冰箭,另外一头则是倾向施展出物理攻击,龇出了獠牙死命起了啃咬。

    而这时候抱着冰雕的杜瑜琦才奔出不到三十米开外,不过看起来好歹也是脱离了冰虫的攻击范围。

    但是,当这两头冰虫觉猎物逃开了这一点之后,居然做了一件事,便是诡异无比的重新朝着地下一缩,在瞬间就消失不见,只是在这永冻土层上留下来了两个深深的黑洞,直若磨盘大小!

    夕见状目光一凛,立即对准了看起来松了一口气的杜瑜琦大声道:

    “别放松,快逃!”

    杜瑜琦听了以后顿时就像是被鞭子抽了一下似的,豁出了全身力量夺路狂奔,而就在他全身绷紧再次力前冲时候,前方的大地一阵颤抖,哗啦的一声就仿佛爆炸也似的,从地下钻出来了那头较小的雄性冰虫,半伸出了身体,出了一声尖利的咆哮!

    这就是冰虫的另外一种手段了,乃是对前方喷吐出来了一股强大的扇形声波,无形无色的攻击敌人,杜瑜琦立即就觉得头昏眼花,中人欲呕,站在了原地摇摇欲坠。

    这声波攻击的目的并不是在杀伤,而是削弱敌人的行动力而已。

    此时眼见得杜瑜琦成功中招,冰虫立即就脖子一伸,闪电也似的弹射了出去,它本来出现的姿态就仿佛像是眼镜蛇一样,半边身体人立而起,此时一旦出击,立即也是行动奇快,若眼镜蛇捕猎的动作。

    好在这时候杜瑜琦已经是及时的从声波攻击的晕眩里面回过神来,放下了冰雕猛的一个旋身就挡在了其身前,然后拔出了库兰的焰影剑,深吸一口气就对准了冰虫探射过来的脑袋直斩而下。

    此时杜瑜琦对拦下对方的这一击还是有把握的,关键是还有一头雌性冰虫还藏匿在了地下没有出现,自己一旦在前面与这头雄性冰虫正面硬撼,这雌性冰虫却是从后方来上一冰霜喷吐,那才是欲哭无泪。

    好在这时候杜瑜琦是知道夕和兑泽乃是站在自己的后面的,这好歹也是一个非常大的安心,背后有人掩护的感觉确实非常的棒,鉴于之前的配合已经是十分密切,所以杜瑜琦选择了信任,后方完全不设防,全力对付面前的这头怪物,握持库兰的焰影剑的右手手背上已经是冒出了青筋,全力一剑狠狠斩杀!

    只听“蓬”的一声巨响,杜瑜琦直被震飞出了五六米远,整个人看起来就仿佛像是断线风筝一般直飞而出,好在最后落地的时候没有失去重心,踉跄了几下半跪在地,握剑的右手都不停的颤抖着,他本人也是忍不住剧烈呛咳了起来。

    不过,那头雄性冰虫的表现则更是不堪,高高的扭曲扬起着身体,从口器当中断断续续的喷射出来了一些酱油色的体液,同时出了连续不断的哀鸣。

    可以见到它坚硬的额头甲壳上面,出现了一条明显的凹陷,长达半米,凹陷当中都是被碳化了似的,一片漆黑甚至还有零星的火焰在燃烧着,同时空气里面都冒出来了一股刺鼻的焦臭味道,然后这厮就一下子重新缩回到了地下去,这逃得也是够快的,搞得兑泽和杜瑜琦想要乘其受伤补上一下都有措手不及的感觉。

    很显然,这厮仗着自己的甲壳够硬就横冲直撞吃了大亏,因为库兰的焰影剑本来就是火属性攻击,它身为冰虫火抗本来就低,加上这是一把11的武器,而被强化的武器额外增加的攻击力是无视任何防御的,可以直接对敌人造成惊人的伤害!

    眼见得伴侣受创,另外一头雌性冰虫顿时也是冒出来了地面,对准了罪魁祸杜瑜琦就张开口器来了一冰霜喷吐。

    这一冰霜喷吐看起来乃是含愤而,因此简直就仿佛和吐息类似了,直接若瀑布一般的席卷而至。

    不过这时候,兑泽虽然人还在远处,却已经是举枪再次开火,在啪啪啪啪的枪声当中可以见到,他居然并不是对准冰虫开火的,而是直接瞄准的杜瑜琦旁边的残垣废墟。

    兑泽的这几枪恰好打在了旁边废墟的支撑点上,这屋子本来就已经是千疮百孔,被兑泽几枪轰中了以后,顿时半边屋子就稀里哗啦的崩塌了下来,轰然倒塌之后,残砖乱石却恰好在杜瑜琦的面前形成了一处天然的掩蔽物,将他恰到好处的护在了后方。

    那冰霜喷吐似寒潮来袭似的激射而来,被遮护在了后方的杜瑜琦只需要老老实实的趴在了旁边,受到了一些轻微的溅射伤害而已,他用库兰的焰影剑一烙便轻易将侵入体内的寒气蒸。

    这时候,夕已经是及时赶了上来,将引路那教士的冰雕给护住,带往了安全区域,而那头雌性冰虫出了冰霜喷吐以后,看起来也是十分虚弱的模样,并且它的甲壳也并没有雄性冰虫厚实,所以一下子又重新缩回到了冰层下方。

    杜瑜琦此时已经是留意到了一个细节,那就是这两头巨型冰虫能够钻地的区域,都是碧蓝结界所覆盖的地方,而他此时看起来已经是重新缩回到了明斯克圣堂这边的土地上。

    因此杜瑜琦心念一动,立即就站起来朝着旁边奔跑而去,三步并作两步就重新来到了碧蓝结界覆盖的地方,然后果然感觉到了地下传来了轻微的颤抖声。

    紧接着,那头之前受创的雄性冰虫已经是从地下轰然破土而出,气势惊人,显然之前被库兰的焰影剑斩伤的它更加愤怒,一旦觉杜瑜琦进入到了自己攻击范围内便是毫不犹豫的出击。

    这时候,杜瑜琦本来是考虑好了自身的攻击手段的,但不知道为什么,脑海当中忽然有一种灵光闪现的感觉,这些日子他一有空便是在精研后跳斩,因此脑子里面明明想的是要出一记崩山击,实际上身体却是很诚实而诡异了一记后跳斩出来,这就是身体本能的反应,觉得当前这局面似乎就是应该运用后跳斩来面对。

    结果后跳斩一出手之后,顿时就见到了杜瑜琦小跳后跃,恰好就巧之又巧的避开了雄性冰虫破地而出那一下凶狠顶撞,二者之间的距离大概也就只是相差十来厘米而已。

    同时,杜瑜琦巨剑轻挥,还准确无比的斩向了雄性冰虫的脑袋,这一剑所刺之处,也就正好是之前已经劈中了一剑,甲壳已经是焦黑变脆的地方。

    严格的说起来,杜瑜琦这一剑的威力其实并不大,却相当于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直接击破了对方的防御刺入其内部两三公分,因为库兰的焰影剑乃是火属性的缘故,所以刺入进去接触到了雄性冰虫体液的一瞬间,居然都听到了“嗤”的一声轻响,还有袅袅的青烟冒了出来。

    这一击杜瑜琦做得是轻描淡写,却是给雄性冰虫造成了莫大的痛苦,它大声号叫着一摆头横扫,风声呼啸,威势很重,可是对于杜瑜琦来说很轻松的就闪避了开去。

    接下来竟是拔剑再刺,这一刺则是看准了而出,依然是对准了甲壳上面的破口捅了过去,至少一剑刺入了几乎有半米深,惨绿色的体液喷射而出,看起来就觉得格外的痛。

    杜瑜琦还恶毒无比的用力一搅,这头雄性冰虫立即就全身上下的肌肉都彻底绷紧,杜瑜琦甚至在拔剑的时候都要用上全力!它接着出了凄厉的惨叫声再也不敢久留,朝着下方猛的回缩了过去强行逃走,杜瑜琦一时间也是措手不及,只能看着它逃去的黑洞苦笑摇头了。

    这时候,忽然有人远远的道:

    “你的那一剑已经伤到了它的虫核,这家伙就算是不死,也要休眠两三年,活不了多久了。”

    杜瑜琦听到了这声音颇为熟悉,立即转头一看,顿时笑道:

    “林,是你啊!你朋友e的伤好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