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黄金圣餐

    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林已经是来到了这战场上面,他的身边站着一个脸色有些苍白,身形削瘦,脸上都有疤痕的男子,正是林的好友fire。

    此时另外一头雌性冰虫则已经是在被闻讯赶来的圣骑士围攻了,而圣骑士们看起来明显经验丰富得多,打得这头雌性冰虫痛吼连连,最后它想要重新缩回地下的时候,居然被两名圣骑士卡住了身躯,不容它缩身回去。

    最后这头庞大的怪虫居然被那两名圣骑士联手从地下拔了出来,这时候杜瑜琦才知道,原来这冰虫为什么不彻底钻出地面,便是因为它的要害完全就隐藏在了身体的后段,雌性冰虫一被从地下拔出来以后,就被彻底的制服了。

    这边尘埃落定以后,班图族这边的援兵才姗姗来迟,却只能望洋兴叹,立即就急吼吼的派人过来交涉,说这两头冰虫乃是他们族长驯服的,十分难得,乃是留下来配种的,没想到没能及时撤走还留在了这里,愿意付出代价来赎回去。

    明斯克圣堂这边难得遇到这种奇货可居的好事,便是狮子大开口要了个天价,这部族中人也是只能咬着牙承受了,毕竟巨型冰虫本来就少见,愿意被驯服的更少,尤其是这头雌性冰虫还并没有失去生育能力,只要还活着就能源源不断的提供冰虫幼体,这样的话无疑能大幅度的减少驯化的难度。当然,这也是后话了。

    ***

    这时候杜瑜琦和林两人寒暄了几句才知道,原来fire当时被送去之后就得到了全力的治疗,而神术治疗的优势也体现了出来,那就是只要能治的话,那么过程是相当快的,就是睡一觉起来整个人就恢复得七七八八,剩余下来的就得依靠慢慢的休养了。

    此时的fire甚至都参加了两场班图族这边的攻防战,不要看他身材瘦削,其实个性可以说是十分爆裂剽悍,简直就仿佛是狂风烈火席卷而至,一旦进入战斗后就仿佛是在赌命似的,因此身上又平添了许多新伤。

    不过他虽然桀骜不驯,悍不畏死,却也知道自己欠了杜瑜琦人情,见面以后便微微点头以示意,接下来便继续闭目养神了。

    几句话说完之后,林便是开门见山的进入正题,说是自己特地来寻找杜瑜琦的,乃是有些事情要和他商量。

    杜瑜琦听到了这句话以后,眼睛便微微眯缝了起来,手指在轻轻的摩挲着手指上面的黑曜石戒指,很干脆的道:

    “林兄,明人不说二话,我这一次前来圣堂当中固然是有求于人,但圣堂当时可不是无条件为我治疗的,我同时也是为圣堂出谋划策,解救了偌大的危机,同时还诊治了不少的伤者,说实话这个情是还清了的,双方互不相欠。”

    “而你这一次前来找我什么事情,我的心里面其实都能猜测到几分,多半是为了圣堂当中的结界急速衰退而来的,想必是看上了我不需要利用炼金药剂和神术都能治疗伤员的关系,可是这件事背后隐藏着的风险可想而知所以,为圣堂出力没问题,但是,若是要让我白白的冒着生命危险出手,却几乎是不可能的。”

    听了杜瑜琦的话以后,林点了点头道:

    “恩,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我也只是想要征询一下你的意思,只要你愿意去那就好办,接下来自然会有人和你谈的。”

    果然,林离开以后没隔多久,无念便赶了过来,直接就问杜瑜琦的条件,不过这时候杜瑜琦怎么可能守着两个天生就自带“讨价还价”能力的女人不利用?立即就请出了明曦和每每出马,二女将自己逛街时候练习出来的杀价功力拿了出来,最后看起来圣堂这边也确实是到了底线才罢手,让杜瑜琦自己在他们开出来的三个条件里面选择。

    杜瑜琦综合了一下谈出来的结果,最后的选择如下,以自己加入接下来的行动的代价,还要外加上刚才从拉特尼斯伯爵那里获得剩余下来的所有大晶体,换取到两件东西。

    第一件东西是很罕见的治疗药剂,名字叫做黄金圣餐,其实圣堂这边原本还有更好的药剂可以提供,但是更好的药物则是需要相应的实力才能够使用的,实力不足的话,喝下去要么无效,要么则反而会中毒,这黄金圣餐药剂则是恰好杜瑜琦能够使用的范畴当中,除了能够大量迅速恢复生命值之外,还具备强化防御力的属性,所以杜瑜琦直接要了三瓶。

    第二件东西,则是一个看起来很破烂的剑柄。

    这个剑柄的来头却是很大的,据说乃是当年一位非常著名的剑术大师留下来的,他早年纵横大陆,却是因为受到了非常严重的伤势,因此晚年潦倒,最后还是被圣堂收留避免了冻饿而死。

    最后为了报答圣堂,他在死前则是将自己毕生对剑术的领悟注入到了剑柄当中,日后只要是剑士职业者能够获得这个剑柄,就能吸收他死前注入进去的剑术经验和感悟,其过程就类似于传说当中的灌顶了。

    因为圣堂当中绝大多数都是使用重型武器,所以这个剑柄被吸收的机会不多,往往都是被拿来做人情,也正是因为这样,这剑柄当中所余下来的剑术经验和感悟其实已经并不多,但是杜瑜琦还是坚决要这玩意儿!

    这其中的原因当然不是因为他一根筋秀逗了之类的,而是由于此时杜瑜琦已经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自从阅读了那神秘的阿尔伯特卷轴之后,目前已经是处在了一种很奇特的状态当中,那就是濒临突破,只差临门一脚!

    此时杜瑜琦感觉自己欠缺的就是外力来推动一把了,从正常情况下来说,这外力应该是杜瑜琦在陷入到了危机的时候带来的压力,但杜瑜琦却绝对不喜欢这样的事情,因为这样做风险未免太大,突发状态也是太多了-------万一在危机面前还没能爆发呢?万一在危机面前爆发了却依然不足以应付当时的状况呢?

    所以,杜瑜琦选择的就是另外一种更加稳妥,安全的外力,便是此时圣堂当中提供的这个能够吸取前辈剑术经验的剑柄。

    在双方交易达成了之后,杜瑜琦便将这剑柄拿到了手中,发觉其质感很是坚硬,剑柄上面有一层厚厚的包浆,晶光闪耀,表面上还传递来了一阵阵的微温,似乎是与人的体温接近。

    然后,杜瑜琦就紧紧的将之握住,然后闭上眼睛便见到了眼前出现了一连串的幻象,然后整个人的感觉就很奇特,仿佛已经是对有的剑术练习过很久很久似的,要想怎么刺,要想怎么出招都是顺理成章,水到渠成。

    当杜瑜琦将这剑柄当中的经验全部都吸收完毕以后,这剑柄就彻底的腐朽,变成了灰烬,只是他依然是闭着眼睛矗立在了原地,然后隔了好一会儿,那表情居然是有些哭笑不得似的,此时旁人见到了他的这表情也真的是好奇无比,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却又不方便直接开口问他。

    原来,杜瑜琦确确实实是有所突破,可是突破的却并不是他所想象的是后跳斩这个技能,而是“上挑”这个技能!

    几乎所有的剑士都会在“上挑”这个技能上下功夫,因为这一招不仅仅是能将敌人打入到浮空状态当中,更是拥有无法被打断的“霸体”效果,除非敌人是用抓取摔投技能来应对,否则的话霸体技能就能大占优势。

    不过这个技能则是易学难精,在练习到了一定程度以后,往往就会达到修炼瓶颈,再往后的话,那么就是性价比奇低了,将同样的时间放在修炼其余的剑术上,获得的收益就是上挑斩的几倍,十几倍以上。

    因此,上挑斩虽然十分重要,可是绝大多数人施展出来也就是中规中矩,很少有能将其玩儿出花来的强人出现。

    而杜瑜琦这个怪胎则是打破了这个惯例!此时契约之神若是对他进行扫描的话,就会对其掌握的招数说明进行下列的修正:

    在杜教士的血脉类特长:去芜存菁作用下,他所学习的任何相关剑术要想发挥最大的威力,都会产生异变!在杜教士的血脉和战斗本能作用下,已经形成了新的特殊剑术流派,暂命名为“我斩流“。

    “基础剑术(即游戏里面的x连按)发生异变!”

    “普通剑技:上挑斩发生异变!形成新的剑术,我斩影挑剑!当杜教士自身施展出上挑斩的时候,会在敌人的背后同时生成一个幻象来对其进行追击,该剑术可通过熟练度继续提升。”

    “”

    杜瑜琦在脑海当中反复模拟了几次变异后的我斩影挑剑的出招,接下来又去没人的僻静处练习了几次,便很快的就彻底将之掌握了,若说刚刚变异的时候他还有一丝失望的话,那么掌握以后则是觉得相当兴奋了,因为这一招完全已经是发生了质的突变啊!

    同时,杜瑜琦觉得自己在后跳斩这个技能方面已经是达到了相当熟练的程度,也就是与其真正的应用在战场上发挥最大的威力当中只差着一层膜了,只要捅破了这层窗户纸,那可以说就是万事大吉。(未完待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