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圣堂之底

    杜瑜琦在剑术方面获得了突破的同时,圣堂这边也是将黄金圣餐给送了过来。这玩意儿大概是个巴掌大的盒子,周围有一层透明塑料一样的东西包裹着,盛着的乃是个银色的盘子,盘子的边缘有个竖立的袖珍天使银色雕像,看起来仿佛是把手一般,在盘子的中央,堆放的就是炼制出来的黄金圣餐,约莫有鹌鹑蛋大小,上面闪耀着柔和的光芒,不管口感怎么样,卖相却是很好的。

    休息了一个小时左右之后,杜瑜琦便被无念请了过去,被带着在圣堂当中弯弯绕绕的走了不少的路,几乎是绕得头晕脑胀的,终于来到了一处地下的会议室当中,里面有十几个银制的天使烛台,上面点的是牛油大烛,熊熊燃烧,将会议室当中照耀得十分亮堂。

    此时这会议室当中已经是坐了大概二十来人,杜瑜琦认识的林和e都赫然在场,表情似乎都有些严肃,又等了几分钟,门口处红衣闪动,大主教黎塞留已经是快步走了进来,对着大家微微行礼,然后在旁边坐下,便对旁边的一名司祭抬了抬下巴示意。

    杜瑜琦见状顿时心中一沉,情况似乎有些不大对劲啊,黎塞留这样的顶级人物都亲临现场坐镇,那就只能说明这局势恶化到了比自己想象当中还要严重的地步!他虽然知道圣堂的这笔报酬不大好拿,却也未料到居然难度系数这么高!

    此时便听司祭徐徐的道:

    “我不想隐瞒大家,现在的明斯克圣堂,已经处在了一种非常危险的境况下,这背后的原因想必在座的很多人都已经知道了,便是因为护佑着我们的神圣结界正在消退当中。”

    “而为什么我们的神圣结界会消退呢?经过了一系列的调查后才现,有内奸混入到了圣堂当中,并且进入到了明文规定的禁区里面,他身上竟然携带着带有强大邪力的上古深渊邀请函,在圣堂的深处开启了深渊派对!我们对各位的要求,就是清理掉这些邪恶,将圣堂下方的污秽给净化掉,接下来结界就会自动恢复了。”

    忽然有人便提问道:

    “净化这种事情不是圣骑士最擅长吗?现在敌人又没有进攻,你们随随便便派遣出几十名圣骑士不就能将这件事做了,为什么还要耗费大量的代价非要我们去呢?是不是下面的危险程度远远出你们的评估?”

    司祭摇头道:

    “不是这样的,敌人乃是蓄谋而来,做好了准备,所以当我们觉不对的时候,深渊派对已经是被直接进行到了非常完善的地步了,所以实际上此时圣堂深处已经是呈现出了半割裂的独立空间状态,在这种情况下,是无法送入太多人的,否则的话反而会加空间割裂的程度,彻底的导致神圣结界失效,根据目前的评估来看,顶多就只能送入十来个人左右,而且里面什么情况都可能生。”

    “所以,在人数受到限制并且对其中具体情况并不是太了解的情况下,进入队伍的组成最好就是要以职业的多样化为主,这样的话,无论是遇到什么情况,都不会有无法进行应变,束手无策的感觉,因此进入的整个队伍就一定要获得最优化的配置,在座的各位都是我们选拔出来的强者,在自己的领域当中都拥有不凡的建树,应该能够完成这一次任务。”

    这时候又有个人高声道:

    “既然出现的深渊派对乃是在圣堂的正下方,那么你们应该对此有相当程度的了解吧?所以我们需要相关的资料,越详细越好,现在还藏着掖着有意思吗?”

    听到了这个人的追问,司祭看起来也似乎是面有难色,犹豫了一会儿才道:

    “本次进入深渊派对我们也绝对不会置身事外,所以依然会以圣堂主持此事,届时将由四位圣骑士带队,各项资料和情报他们都了如指掌,有什么问题找他们就好了。”

    很显然,这样的回答当然是不能让人满意的,就连杜瑜琦也都微微摇头开玩笑,这圣堂深处的变故不消说,必然是格外的凶险,在这种情况下,哪怕是很简单的资料帮助也应该是极大的,搞不好都能够决定一个人的生死存亡,司祭这么轻飘飘的一句话就想把他们打了,这怎么可能呢?

    眼见得周围已经是群情汹涌,一时间不给个具体的说法出来就要前功尽弃,大主教黎萨留也只能长叹一声,站起身来,双手虚按道:

    “这件事其实也并不是我们要刻意隐瞒,而是关系到圣堂的声誉,我们也是理解各位的顾虑,因此倘若想要知道详细情况,那就必须下重誓不得泄露出去才行。”

    大主教说完了以后,一个沙哑的声音立即就道:

    “我愿意誓,但是你们也一定要将完整的资料给我,在一切都是不明不白的情况下战斗,就算是死掉了也不甘心啊。”

    杜瑜琦听这声音似乎有些陌生,回头一看才觉正是林的朋友e,东方名字叫做海龙的,他这一带头,其余的人立即也是纷纷表态,显然对他说的话很是赞成,然后就开始七嘴八舌的起誓。

    大主教黎萨留听了以后微微点头,便转身走了出去,随之离开的还有司祭等人,紧接着便有一干苦修士鱼贯而入,将一份一份的资料给了大家,当然,杜瑜琦也是拿到了一份。

    这一份资料乃是一本小书,其名字乃是四个字,叫做“圣堂之底”。

    圣堂当中的信仰来源乃是圣光,不过圣光终究是虚无缥缈的存在,因此在最初建立的时候,会将教会当中圣者去世之后的骨殖和遗物供奉埋葬了起来,然后在上面建造做礼祭的圣坛。

    这样有形有实的存在就更加利于信徒的聚集,还有教派的展,因此得到了大力的推广,甚至圣堂当中还会默许,甚至推动这种对圣骨的信仰崇拜。

    不过,渐渐的事情就起了变化,信徒也是有自己想法的,他们开始觉得圣骨的周围也是可以同样达到庇佑普通灵魂的效果,于是有条件的信徒就想要自己或者自己的亲人也一起埋葬在了圣坛的周围。

    信徒们萌生出这样的想法并不足为奇,因为哪怕是在地球上面,西方教堂外面的草地,东方佛教寺庙的周围也是公认的最佳墓葬区。若不是有非常过硬的关系或者付出很大的代价,那么是不要想在那里有一席之地的。

    在这样的观念下,明斯克圣堂同样也是要受到这样的困扰,而它乃是修筑在城市当中的,要想尽可能获得更多信徒的供奉和捐赠,那么就意味着要满足信徒的愿望,所以,整个,明斯克圣堂的下方,便是一处庞大无比的公墓,在漫长的数百年岁月里面,过三十万人被埋葬在了下方安息!

    有一句话叫做,有光的地方,就一定会有影子,而光和暗永远都是依附而生的,二者永远都不可能单独的存在,所以实际上在明斯克圣堂的下方,也是经常会有幽魂怨灵这种不死生物出现,却只会零星出现,然后被圣职者迅的净化掉而已。

    只是,那内奸看起来也是蓄谋已久,便针对这一点潜入到了下方的公墓当中,开启了深渊派对,在深渊派对的作用下,这公墓当中便出现了恐怖的变异现象,几乎化为了鬼域!

    同时,在公墓的最深处,更是出现了一座封印之门,正是这座封印之门不断散出来的可怕气息在不停削弱神圣结界,而这座封印之门一旦彻底的开启,将会涌出大量可怕的魔物,到时候甚至整个夏特利城都可能会被毁于一旦。

    这不是危言耸听,封印之门失控吞噬一座小城镇的惨烈事件屡有生,在历史上都生过多次。

    所以,他们这帮人此行的任务十分艰巨,既要将公墓当中被复生的不死生物一一净化剿杀,更是得负责摧毁关闭封印之门,同时,封印之门彻底开启的时间也大概只是剩余下来了五六个小时,时间也是相当的紧迫。

    而明斯克圣堂当中也是有强大无比的觉醒者坐镇,为什么他们不出动觉醒者呢?

    则是因为此时封印之门已经是渡过了最初的幼生期,其精神触手业已是遍布到了周围,既可以源源不断的汲取到周围的阴气而成长,又可以感应到整个墓穴当中的动静。

    所以,对于已经有了预警意识的封印之门来说,一旦觉醒者进入到圣堂之底的巨型公墓当中,那么就会立即感应到其来临,在面对这种根本就毫无胜算的敌人的时候,封印之门就会立即采取应急措施,不顾一切的全面爆,使局势彻底的糜烂掉。

    很显然,这样的悍然爆对于圣堂这边来说,无疑是不可接受的,因为这样一来的话,知情人倒也罢了,不知情的人就会到处传扬,说是明斯克圣堂下面竟然是出现了大量的不死生物和魔物,原来是表面上光明正大,其实藏污纳垢!

    其实呢,若是这一处埋葬了过三十万人的公墓移到了其余的地方去,没有明斯克圣堂的镇守,这数百年来产生的不死生物只怕是百倍,千倍了,但是谣言这种东西一传十十传百,一句假话被一千个人说出来,恐怕就弄假成真,所以圣堂这边根本就冒不起这样的声望危机。

    不过,对于封印之门来说,新鲜的具有强大力量的血肉,对它来说也是最具有滋补能力的食物,没有之一。所以,它本身其实也并不排斥外人进入到其领地当中的,前提是这些进来的敌人实力乃是在其默许的临界点之下。

    因此在这样的情况下,进入圣堂之底的战士的实力也就出现了一层明显的天花板,倘若是过了这层天花板会碰到头的,就只能被直接给pass掉了。

    而圣堂当中反复测定,这天花板应该就是四阶实力打底,同时派遣进去的人数总数不能多于十五人,同时,随着这封印之门自身的成长,它的临界点也是在不断的提升,很可能再过三个小时的话,就允许四阶以上的战士进入了,但那样的时间也未免太赶。

    同时,这本“圣堂之底”看起来也是早就撰写出来了的,其中不仅仅是将明斯克圣堂下方的巨型公墓的地形图一五一十的都详细绘制了出来,更是连其中可能会出现的一些亡灵怪物的资料也是撰写得明明白白,只有关于封印之门的那一段描写乃是新添加上去的了。

    杜瑜琦看到了这里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哪怕是没有这封印之门事件,圣堂当中也是经常在派遣苦修士下去清理公墓,这个“圣坛之下”的小册子便应该是派给苦修士们用的了,因此上面资料的可信度非常高。

    他再次仔细的阅读了一番这本小册子以后,便招手唤来了旁边的苦修士,让他带自己找先前的司祭,就说自己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寻找他谈一谈。

    杜瑜琦的要求很快就得到了满足,司祭很快就出面单独见了他,很礼貌的问杜瑜琦有什么要求,

    杜瑜琦则是很郑重的道:

    “是这样的,这一次前往公墓任务十分艰巨,我的几位朋友看起来似乎更符合你们的要求一些,有他们的参与,成功完成任务的几率至少能提升好几个百分点的,司祭大人是否能向上面推荐一下?”

    听完了杜瑜琦的话,司祭却是毫不犹豫的摇头拒绝道:

    “不行。”

    杜瑜琦叹了一口气,他乃是善于察言观色的人,自己的提议司祭根本都没有犹豫一下就直接否决,这就足以说明成功率很小了,但杜瑜琦依然有些不甘心的道:

    “为什么?”

    司祭犹豫了一下,然后很干脆的道:

    “倘若是别人的话,我只会告诉他不行就是不行,但是杜教士您是已经对圣堂证明过自己的忠诚的,所以我会告诉您,您推荐的朋友我们也都纳入过考虑,但是都没能通过初选,因为这件事的影响力实在是太大了,大到一旦泄露出去会影响到圣堂根基的地步”未完待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