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抓住弱点

    杜瑜琦的瞳孔再次收缩了起来,他深深的看了一眼小丑,猛然出剑,目标赫然正是封印之门旁边的那一处阴影,可是小丑的权杖一挥,已经是轻松将杜瑜琦的攻击给挡了开去。

    杜瑜琦此时心中也是有些焦躁了,当下便连续出手抢攻三次,可是小丑都是轻描淡写的将他的攻击化解了开来,同时甚至进行了一次反击,踹在了杜瑜琦的胸口,令他痛彻心肺,哇的一声呕出来了一口鲜血踉跄倒退出了五六米。

    中了这一击之后,杜瑜琦虽然吃了亏,眼神却是显得更加灼热了起来,然后朝前走了几步露出来了一个耐人寻味的冷笑:

    “你在害怕!是的,没错!你正是在害怕!之前我中了这一脚之后,你明明有大把机会都可以继续追击,甚至重伤我的,可是你却缩了回来,可见,你要守护的东西比我想像当中要重要得多!!”

    “是的,在对付我这样的敌人的时候,你做得非常好,在守护这一处阴影的方面,你也做得非常好!!但是,每个人都不是万能的,我现在就只想知道,当你需要同时面对两种选择的时候,你会怎样做?”

    杜瑜琦冷笑着再次一剑劈出,他这一剑出手之后,目标却不是很明确,既仿佛是在斩向小丑,又仿佛是在斩向那封印之门的破绽处,小丑微一犹豫,立即就做出了判定朝着旁边横移了一大步-------原因很简单,因为保护封印之门的优先度要高于他保护自己的优先度!

    可是小丑这一横移,立即就被杜瑜琦抓到了机会,他立即就又是一剑斩了过去,小丑此时已经是因为杜瑜琦的佯攻而失去了先机,勉强将权杖一格,火星四溅当中,算是架住了杜瑜琦的攻击。

    但是!杜瑜琦这时候已经是看准了他的弱点,将新近领悟到的招数施展了出来,他跨前一步,库兰的焰影剑由下至上划过了一个弧度上挑而出,小丑立即就后退了半步,他的距离感保持得极好,感觉到了这熊熊燃烧的剑刃差之毫厘的擦着自己的下巴飞掠了过去。

    “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小丑的脑海当中,瞬间就闪耀过了这么一个想法。“对,这家伙握剑的姿势怎么这么古怪?一下子变成了双手握剑?!!!”

    然而就在他的这想法浮现出了脑海的时候,猛然觉得背后剧痛,然后整个人就身不由己的被挑飞到半空当中失去了平衡!天旋地转!!

    “怎么,怎么会这样!我明明已经是闪开了对方的攻击啊,怎么会中招的?”

    此时小丑眼角的余光已经是瞟到了自己的身后,他顿时双眼睁大!原来在他的后方,竟是多出来了一个杜瑜琦的幻像,手持巨剑发出来了一记上挑斩,这一记从后方发出来的上挑斩他怎么可能闪避得过去,便是被斩了个正着。

    这就是杜瑜琦前不久才领悟到的“我斩流”的新招数,乃是上挑斩这一招炉火纯青以后演绎提炼出来的,名为:我斩影挑剑!

    在对敌人发出强有力的上挑斩的同时,在敌人的背后制造出来与本体一模一样的幻影,同时对敌人发起斩击,一旦击中就会使敌人进入到浮空的状态当中!端的是令人防不胜防!

    当杜瑜琦对“我斩影流剑”的技巧渐渐熟练之后,幻象的出招也会根据当时的情况发生相应的变化,而不再是单纯的上挑斩而已,或者是让敌人的浮空时间更久,或者是对敌人造成更多的伤害,从心所欲,更多变化。

    成功将小丑斩飞浮空之后,杜瑜琦立即眼光一闪,居然不再进攻,而是抽身过来对准了旁边的那处要害阴影一剑斩下,可这时候小丑虽然身在半空不能动,他握持的权杖却也是由诡异的烟雾构成的,居然自行的飞到了杜瑜琦的剑锋之前挡住。

    杜瑜琦连出三剑后将这权杖都直接斩断,但这时候小丑已经是恢复了行动能力及时往援,继续露出了诡异的笑容道:

    “我还没有倒下喔,那么,这场美妙的演出依然将会继续下去!”

    杜瑜琦面沉如水,深吸了一口气再次抢攻,全然放弃了自身的防御,小丑有好几次都想要进行反扑,可是杜瑜琦却是看出来了此时面前这个傀儡小丑的弱点,直接无视他的攻击直接一剑就劈向了旁边的那处阴影要害,小丑明明是可以接下来将他重伤的,却也只能狼狈回援,这就无形当中出现了极大的破绽。

    因此,只是短短几招之内,这傀儡小丑便是再次被杜瑜琦看准了时机,一记我斩影流剑便再次将他直接挑飞了起来。

    这一次,杜瑜琦直接就将所有的愤怒全部倾泻在了他的身上,立即就衔接上了十字斩加上裂波斩将其抓取了起来,紧接着再补上了一记地裂波动剑追击,同时因为地裂波动剑的气浪乃是将小丑的身体吹飞,撞击到了后方的岩石出现了反弹的情况,杜瑜琦又成功的小跳起来补上了一记银光落刃。

    这样的五连击可以说是杜瑜琦此时能做出来的威力最大的连续技,小丑也是被打飞后显得奇惨无比,但杜瑜琦的连招一完成之后还想继续补刀的话,重新获得了行动能力的小丑就能及时闪避或者说是招架住。

    紧接着,从封印之门的光球当中冒出来了丝丝缕缕的灰色气息,飘飞向了小丑的身体上面,填充进入到了其伤口当中,顶多十来秒的功夫,这个傀儡小丑就恢复如初了,而他的脸上更是露出来了诡异的笑容,脱下礼帽对准了杜瑜琦深深鞠躬:

    “谢幕的时间,即将降临了哦!先生,请好好领略一下这场华丽演出的最**部分吧!”

    杜瑜琦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此时的局势很明显了,要想击破这封印之门,就得先干掉面前的这个傀儡小丑,而这傀儡小丑拥有恐怖的恢复能力,一旦不能将之一次性的置之死地,那么之前的攻击就徒劳无功了。

    而对于杜瑜琦来说,似乎他竭尽全力也只能将面前这傀儡小丑打到重伤的状态,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不能一举将之干掉就毫无意义。

    一念及此,杜瑜琦深吸了一口气,攥紧了手中的11库兰的焰影剑,心念闪动之时,已经凭空出现了一点闪闪发光的奇特种子从空中袅袅落下,停留在了库兰的焰影剑的平面上,然后迅速溶解了开去。

    杜瑜琦再次掀开了自己的一张底牌!那就是利用识海当中的元素武器种子(天之驱逐者的骑士光剑)对当前的武器进行附魔,使其临时具有天之驱逐者的骑士光剑的随机闪电攻击的特效。

    这一次,杜瑜琦有把握一气呵成,将面前这个傀儡小丑击杀当场!!!!

    可是有底牌的并不仅仅是杜瑜琦啊!看到了他的武器上萦绕盘旋着的电光之后,旁边的封印之门光球居然也是感应到了莫大的威胁,然后便见到封印之门的光球暗淡了一下,又飘飞出来了一团邪气加持在了小丑的身上,便可以见到傀儡小丑的身上赫然多了一件轻甲护具。

    杜瑜琦抢攻了几招,期间还触发了一次天之驱逐者的骑士光剑的闪电攻击,却悲哀的发现,傀儡小丑身上多了那一件轻甲护具以后,相当于是将自己的武器种子提升的威力给抵消掉了,双方依然是陷入到了那种微妙的平衡当中,自己也顶多只能将之打入重伤状态。

    “可恶可恶啊!”杜瑜琦的牙齿咬得咯吱咯吱作响。

    他动用了武器种子的唯一好处,就是让封印之门光球分出来了一部分力量给傀儡小丑,延缓了它的彻底成熟,但是杜瑜琦要的不是这个,而是彻底的击溃,击垮对方!!

    他此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fire,林,圣骑士科瑞克都在咬牙血战,翘首以盼,多拖一秒,他们就多一秒的危险!

    “罢了,罢了!”杜瑜琦仰天长叹,就要动用自己的最后一张底牌,但他的心中又是何等的不甘?他一咬牙,再次提剑冲了上去,因为在这巨大的压力下,杜瑜琦心中总是觉得有一丝契机就在自己的眼前飘动,只是自己还未能好好的把握住。

    双方交战了这么多次,对彼此的战法也都是一清二楚了,傀儡小丑的面上露出来了诡异的笑容,轻柔的道:

    “是的,你那一招陡然爆发的上挑斩确实很厉害,我很难避得开,但是我为什么要避呢?总之你也是拿我无可奈何,相反要担心的应该是你吧?那种骤然强化自身的招数对身体的负担可是相当惊人的哦,你在这样的状态下能挥多少剑?”

    傀儡小丑的话若针若箭,每一下都戳在了杜瑜琦的弱点上,杜瑜琦脸色凝重,恍然不觉,深吸了一口气之后,陡然侧身便是抓住了小丑的破绽,发出来了一记我斩影流剑!(未完待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