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后跳斩的真正用法

    小丑虽然竭力闪避,可是他的弱点就是始终都要顾忌到封印之门的弱点,所以还是无可奈何的被挑飞到了半空当中,但是小丑并不担心,嘴角反而上翘得更加猛烈了些,因为之前杜瑜琦的多次失败已经给予了他足够的信心!

    只要杜瑜琦不能一口气将他秒杀掉,那么他就能再次满血复活!

    杜瑜琦咬着牙冲前,每一招每一式都力求做到最完美!沉重的巨剑划破空气的弧度是如此的优美,火焰与电光将面前敌人的躯壳都彻底的包围,但是,杜瑜琦的心中很清楚的知道不够,这还不够啊!

    自己虽然已经将攻击力发挥到了极致,却远远都没有达到彻底干掉小丑的程度!!

    但就在这时候,杜瑜琦的眼前,忽然闪耀过了那个身影。

    那个出现在了阿尔伯特卷轴当中,看起来浪荡不羁,洒落豪迈的身影!

    他拿的武器虽然像是一根挑着酒葫芦的竹棍,可是施展出来的剑术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狂风掠过大地,他施展出来后跳斩的动作就像是慢镜头似的,再次在杜瑜琦的脑海当中进行了一次回放。

    这一瞬间,杜瑜琦的心中陡的生出来了一种明悟------整个人似乎都要欢喜得大叫出来:

    “难道,这才是后跳斩的真正用法!?”

    然后,他对准了浮空的小丑发出来了三段斩!杜瑜琦平时喜欢使用自己未完成版本的三段斩赶路,但并不代表他就没有对三段斩加以练习,此时施展出来也是轻而易举,在原地进行着滑步,然后劈出来了弧形的剑气,连续三次硬生生的将小丑顶得在空中落不下来。

    接下来,则是血色的剑气纵横:十字斩!依然是让小丑处于浮空状态!

    紧接着,在小丑落地之前,杜瑜琦又追加上了一记月光斩,犀利华丽若弧月的光芒切割在了小丑的身上,让他再次被抽飞起来了少许,然后摔落到了地上。

    若是在正常情况之下,杜瑜琦的连招便是到此戛然而止,因为一旦敌人倒地之后便相当于是有了借力的地方,闪避起来可以说是格外的方便,若是没有特殊的追击倒地的技能,那么是很难追加攻击的,顶多也就只能补充上一记地裂波动剑。

    但是,在这个时候,杜瑜琦却是一下子转身了过来,施展出来了一记后跳斩!!

    这一记后跳斩和之前他打出来的剑技的风格就截然不同了,前者大开大阖充满了惨烈杀伐,一往无前的味道,此时发出来的这一记后跳斩却仿佛是在演绎一门技艺似的,若仕女簪花,精巧细密到了极处,就连每一个细节都是精益求精,尽善尽美,绝对不会偏差半厘米!

    后跳斩一剑斩中了倒地的小丑,看起来伤害并不大,却一下子给倒地的小丑施加上了一个很巧妙的力道,使其居然整个身体都失控似的,朝着上方弹起了少许来。

    借着这一丝契机,杜瑜琦立即就是一记裂波斩使了出来,旁人看起来的话,居然就像是将小丑生生的从地上“扯”了起来似的,高速旋转的波动气劲顿时就再次让小丑遭受到了持续不停的多段伤害。

    而这个时候!小丑所能接受的伤害已经饱和,达到了临界点上!!!!

    当小丑被裂波斩的气劲甩飞向旁边的时候,浑身上下居然都出现了若瓷器碎裂的密密麻麻裂纹,所以,当杜瑜琦再补上了一记“地裂波动剑”的时候,这一击就变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这傀儡小丑旋即从地上挣扎着站了起来,指住了杜瑜琦想要说话,但他的身体上已经是裂纹满布,嘴唇嗫嚅张合,却根本发不出任何的声音,下一秒,就仿佛是一座沙子堆砌起来的雕像似的,从脚到头开始稀里哗啦的垮塌了下来,在短短数秒当中就烟消云散。

    杜瑜琦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抹了一把脸,只觉得手掌都是湿漉漉的,也不知道是血还是汗,却忍不住攥紧了拳头用力扬了扬,他的心情却毫无疑问乃是十分振奋的。

    这一战打下来,不仅仅是新学会了一个技能而已,更是让他在剑术方面平添了额外的理解,知道了一味的猛攻未必就是最好的战斗方式,招数也不是越强越好,掌握住战斗的节奏感,刚柔并济掌握好衔接性的技能,这才是长久之道。

    接下来杜瑜琦则是握住了库兰的焰影剑,对准了旁边封印之门的那一处阴影用力斩下,一剑,两剑,三剑!!旁边封印之门的光球开始剧烈无比的晃动,同时光芒也是为之忽明忽暗,然后可以见到里面的那人型胚胎也是在张口惨叫,看样子十分痛苦,甚至就连远处围攻林,圣骑士,fire等人的那些怪物似乎也是感觉到了不大对劲,纷纷对准了杜瑜琦这边撵了过来来。

    可是这时候,杜瑜琦已经是第四剑直劈而下!

    这一剑劈落下去以后,依然是那种在半空当中定住的诡异感觉,但是过了几秒钟之后,便见到了剑锋所斩的那处阴影当中,赫然有一个石头台子的轮廓慢慢浮现了出来。

    这个石头台子的形状雕工看起来非常简陋,不过寥寥几笔却是将要表达的意味展示得淋漓尽致,其形状乃是几个长相十分怪异的侏儒小人联合起来高高举起了一个王座,王座上面端坐着一个蛇首人身的怪物,居然还拿着权杖,又矮又壮。

    用来雕刻这王座的石质也是格外诡异,可以很清晰的见到里面居然有丝丝缕缕的纹理,看起来就仿佛是人的血管一样,里面甚至还有血液渗出的纹理,若是胆子小的人见到了的话,恐怕会直接颤抖,显得不寒而栗。

    而杜瑜琦那一剑则是直接斩在了王座怪物的脑袋上,之前的连续三下重斩已经是让这王座怪物的脑袋上布满了裂纹,只是那裂纹依然是很不甘心,在不停的自我修复着,而这第四剑劈下去了之后,则是让这脑袋上的裂纹彻底扩大,停滞了一会儿之后轰然爆碎激射,那飞射的石块擦过脸颊,可以说是火辣辣的痛!

    这雕像的脑袋爆碎了之后,旁边的光球居然并不闪耀了,而是一下子内收了进去,那种感觉就像是光球内部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或者黑洞,一下子就将光芒吞噬了进去,同时把里面的那胎儿形状的怪物暴露了出来。

    在光球内收的时候,就连远处的骨狱息等怪物身上也是出现了扭曲的现象,然后有点点光芒溢出,被远远的飘飞而来,吸入光球,最后内收吞入进去。

    这些怪物应该是被封印之门的能量召唤出来保护自身的,但现在封印之门急速回缩,相当于是将它们身上的时空能量都收了回来,接下来自然就被“刷刷刷”的纷纷随机传送离开。

    而这怪物从光球当中暴露了出来之后,它也是蛇首人身的模样,吸入了光球当中的能量以后,便保持着昂首朝天的姿势,看起来很是一副“出师未捷身先死”的悲愤,紧接着它的身体迅速的实体化,杜瑜琦在旁边不停的攻击,却依然没有办法攻破它的防御。

    紧接着,这怪物便徐徐的张开了嘴,它本来就是人身蛇首的模样,而蛇的嘴巴则是有一个很大的特点,那就是可以张开到非常恐怖的幅度,而这怪物徐徐张嘴的时候则是显得更加的恐怖,竟然像是在一直不停的扩大似的,到了后来,甚至连它的本体都根本直接消失了,留在原地的乃是一张张大到了极限的恐怖蛇口。

    这蛇口高达两三米,并且蛇口上的毒牙宛然,十分尖利!而在蛇口当中,则是出现了一面荡漾着透明波纹的光门,看起来十分脆弱,但是任由杜瑜琦怎么攻击也是毁灭不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杜瑜琦震惊无比。

    眼见得那光门上面的波纹越来越少,发出来的亮光也是越来越亮,林等人也是直接赶来了,fire一把就揽住了杜瑜琦的肩膀,大叫道:

    “干得漂亮,还愣着干什么,我们赶快走吧?”

    杜瑜琦看着那一扇诡异成型的光门,难以置信的道:

    “我不是已经击毁了封印之门吗?可是这传送门怎么也成型了?”

    林此时也是赶了过来,他之前与缝合巨怪阿特拉斯纠缠,承受的压力极其巨大,此时看起来脸色苍白,显然受伤不轻,打量了一下那一扇光门后便松了一口气道:

    “还好,还好。”

    此时圣骑士科瑞克也是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看他的样子也是一副庆幸的模样:

    “是这样的,在我们赶来的时候实际上封印之门就已经是成型了,不过倘若没有我们的干扰,任它吸收到了足够的能量自然成型,那就是威力最大的降临之门,甚至里面会出现实力强大到超过一次觉醒者的恐怖异界怪物!”

    “而此时被我们干扰以后,这封印之门逼于无奈提前成型,召唤出来的怪物实力最高也就相当于四,五阶的战斗力而已,这样的话,相当于一切都还在圣堂的可控范围之内,圣光在上,还好我们没有来晚。”

    fire看了科瑞克一看,没好气的道:

    “你似乎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没说,先生,那就是这一扇封印之门看起来距离完全成熟期越来越近了,所以,我们倘若不想接下来被从中冲出来的大量怪物当成宵夜的话,那么就得赶快逃走,而且逃走的缓冲时间顶多只有十分钟!”

    林拿出来了一张符箓,贴在了封印之门的光幕上,然后不动声色的道:

    “现在有两个小时了。”

    科瑞克见状顿时变色道:

    “这张符箓不能贴!就像是筑坝蓄水一样,表面上看是拦住了洪水,但是堤坝被冲破的那一瞬间,爆发力是非常惊人的,我们现在逃走的时间充裕了,日后封印之门冲出来的第一波怪物的数量和强度也就相应会变得非常惊人,圣堂的勇士的防守压力就非常大!”

    fire冷冷的道:

    “抱歉,你们给的雇佣费用并不足以让我做到这一步的份儿上。”

    林这时候也是和fire站到了一条阵线上:

    “抱歉,科瑞克圣骑士,我觉得我已经做到了能做到的一切。”

    科瑞克看向了杜瑜琦,似乎想要寻求一个盟友,但是杜瑜琦耸耸肩,斩钉截铁的道:

    “为了圣光我可以做出牺牲,但是绝对不包括我的命。”

    科瑞克圣骑士沉痛的叹息了一声,最后恋恋不舍的取出来了一瓶金黄色的药水:

    “去把符箓撕下来吧,我这里有一瓶瞬间移动药剂,应该是足够让我们及时离开的了。”

    fire听了科瑞克圣骑士这么一说,顿时眼前一亮道:

    “你怎么不早说?”(未完待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