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献祭

    一干人此时便是鱼贯而入,仔细的看去,神殿庞大得仿佛是一座小镇,地面上生长着一种紫色的苔藓植物,会自动发出来淡淡的光芒,照明根本就不是问题,同时,空气当中还有点点的光芒似柳絮,似萤虫那样的飘飞着,宛如置身于梦境当中,非但如此,地面,墙壁上还有大幅精美的镌刻,壁画,将整座神殿都烘托得神秘而肃穆。

    随着迎宾步道而行,可以见到有两排石制的高耸雕像,这些雕像都是各种半人半兽的机械造物,看起来格外的凶悍,甚至有的表情扭曲,看起来都是处在了极大的痛苦当中一般,而这些雕像的姿态虽然可以说是千奇百怪,但共同点都在于半跪着,头顶上全部都顶着了一只一只的巨大火盆,熊熊燃烧翻腾,气势十分壮观。

    走过了这两排雕像之后,迎面就来到了一座巨大的广场,广场上站着不少身穿白色衣服的女性守备员,见到了弥夏来临以后,便纷纷膜拜跪倒在地,非但如此,就连半空当中飘飞的这些光芒,还有在神殿周围游动的变异海龟都聚集了过来,仿佛是在拜见主人一样。

    弥夏看起来也不是第一次来到这里了,因此表现得十分淡定,挥挥手之后便要求继续前行,紧接着便是从旁边绕行,在神殿当中进行穿梭。

    沃特丽第一次来到这里,只觉得自己整个身心都被一种神秘的力量给操控压制住了,心中源源不断浮现出来的除了敬畏之外,便是震撼!而她也算是见多识广,发现这一处神殿当中则是每个角落都一尘不染,分外的精致,其结构都是分外的精密,毫无瑕疵,便知道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主持这座神殿的神灵的神力无处不在,蓬勃弥散,无处不至,乃是一位不折不扣的真神!!

    很快的,他们这一群人就来到了一座巍峨的祭坛前,这一处祭坛很明显是被改建的,在神殿修筑起来之前,这里应该就是一座死火山的山口,现在死火山的周围已经是被大量的紫色水晶晶簇包围,而从上往下俯瞰而去,火山口处修建的祭坛则像是一具熔炉的形状。

    走到了祭坛前面之后,那些女守备员就开始纷纷跪拜,祈祷了起来,等到了祭坛上面出现了淡淡的光芒之后,弥夏便看了沃特丽一眼,然后让她将提着的箱子拿了过来打开。

    箱子的内衬乃是由柔软的黑色的天鹅绒制成的,上面还镶嵌了不少的钻石,亮闪闪的仿佛是夜空当中闪耀着美丽的星星,而在箱子的正中央,则是放置着一顶王冠。

    一顶看起来残破,却依然精美绝伦的王冠!!

    这一顶王冠,看起来就令人觉得珍贵,不仅仅是因为那精湛无比的工艺,更是由于上面附带的那种玄奥无比的沧桑感和历史沉淀感根本就是无法伪造出来的,遗憾的是王冠中央多出来了一条醒目的裂缝,令人扼腕叹息。

    弥夏淡淡的道:

    “这是我们本次的祭品,佩鲁斯大帝的冠冕,一度被损毁成了两半,一半被藏匿在了夏特利最大的商人斯隆的家中,另外一半则是被隐藏在了冰龙斯卡萨的秘藏里面,最后被班图族人拿到手,为了拿到这件祭品,我们也是获得了极大的代价。”

    首席女祭司将这件祭品接了过去,一直都是弓着身弯着腰的,看得出来她对弥夏的那种尊敬和敬畏乃是发自内心,甚至不客气的说,达到了几乎是与神灵同等的地位上,这也是一件很诡异的事情。

    然后,这件祭品就被放到了祭坛上面的一个石台上去,然后这石台上方照耀了下来一束光芒,这件价值连城的祭品便是徐徐升起,然后在这束光芒内消失分解,最后只剩余下来了指头大小的一点银白色金属,然后凭空蒸发掉。

    隔了数分钟,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直接在所有人的脑海里面响了起来,声音如鬼魅一般:

    “这件祭品我很满意下一件祭品什么时候送来?”

    神谕一响起来了以后,空气里面立即就多出来了一股无法形容的威压感觉,旁边的女神官们纷纷跪倒在地,甚至连弥夏带来的沃特丽也是情不自禁的跪倒,弥夏也是躬身行礼道:

    “下一件祭品乃是歌兰蒂斯的圣银十字架,被保存在了守卫森严的明斯克圣堂当中,我们已经是攻入到了明斯克大教堂里面,可是这一件史诗级别的圣物却是骤然爆发出来了恐怖的力量,顿时就将我们击退,所以没能将它带来。”

    神灵低沉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我需要那件祭品,把它带来给我!”

    弥夏叹了一口气道:

    “大人,此时的夏特利已经变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泥潭,这真的很难,除非您能再给我们一些微不足道的帮助了!”

    隔了一会儿,便从上方飘飞下来了一个光球,在光球当中赫然有个黑色的盒子,弥夏伸手接住,然后又见到了有一束光芒从上方照射了下来,落在了旁边沃特丽的身上,沃特丽的脸色也是开始迅速的变得震惊而狂喜了起来。

    紧接着,神灵的声音便再次响起,然后迅速的隐去:

    “人类,只要献出你的忠诚,就能获得毁灭世界的力量。能与我卢克神交易是你的荣幸,你应该庆幸命运选择了你……!”

    当最后一个字消失以后,那种压制全场的恐怖感觉立即就消失了,一行人沿着原路重新返回,而一回到摩伽陀上面以后,爆炎里格哈文便走了上来对着弥夏道:

    “大人,之前忽然有一股神秘的力量降临,我的武器竟然被临时强化到了13的程度!”

    弥夏听了一愣,然后点了点头道:

    “我知道了,不用紧张,这是神恩。”

    然后弥夏望向了沃特丽:

    “你呢,你得到的神恩是什么?”

    沃特丽很是有些激动的道:

    “我除了之前操控的冰奴暴风雪雀瑟之外,还获得了冰心少年查理领主的一次临时召唤操控权!这可是领主级别的强者啊!”

    弥夏点点头道:

    “还不错,我们去上面的会议室里面说话,顺便将特里安博士请来。”

    很快的,在摩伽陀的会议室当中就坐满了人,而弥夏拿到的那个神秘盒子已经是被交到了一个穿着白色实验服的老头子手里面,他就是特里安博士了。

    特里安博士打开了盒子,里面赫然只是一张图纸而已,不过上面有很多繁杂的数据等等,但是他推敲了半天之后,脸上忽然露出来了喜色,顿时兴奋道:

    “原来是这样!竟然是在这里进行了关键性的改动,难怪得最后的结果截然不同!不是我的思路不正确啊,原来是之前研究的方向完全是偏斜了正确的方向。”

    弥夏皱了皱眉头道:

    “说重点。”

    特里安博士眉飞色舞的道:

    “重点就是获得了这最新的技术以后,变异人军团的实际战斗力将会提升百分之十五以上,但是在调制的过程当中产生的能耗和污染将会增幅百分之五十。”

    弥夏听了以后顿时双眉一扬,有些吃惊的道:

    “百分之十五战斗力的增幅,这可是真了不起呢!包括高端战士的战斗力吗?”

    特里安博士道:

    “高端战士的战斗力增幅估计提升会更高一些,至少也是无隐患的提升百分之二十的水准!”

    神秘组织内的战士被分成两大军团派系,以鼠头人战士为代表的基因变异军团,还有以改造人战士为主的改造军团,前者是注重将人类的基因与其余的物种结合起来,后者则是在开发人类的潜力的同时,以各种机械结构来对人体战斗力进行增幅。

    弥夏能够直接操控的军团战士,就是属于基因变异军团派系的,之前几乎弄死杜瑜琦的白斑,黑色啮齿等鼠头人精英战士,便是她的直辖力量之一,其麾下的这种基因变异战士的数量十分惊人,不要是说是实力提升百分之二三十,就是一个百分点的提升都是格外的恐怖了,因此这个神秘盒子内获得的科技,无疑使其掌控的力量再次获得了惊人的提升!

    当然,有道是有利有弊,两人同时将特里安博士之前所说的“调制过程当中产生的能耗和污染将会增幅百分之五十”给忽略掉了。

    沃特丽此时则是轻咳了一声,然后低声道:

    “弥夏大人,我不得不提醒您一件事,那就是神的恩赐虽然丰厚,但是神灵的惩罚也是同样的恐怖,看得出来这位真神对明斯克圣堂当中的那一件圣物念念不忘”

    弥夏转过去看着沃特丽,双眼可以说是格外的明亮,眉毛挑衅的上扬了一下道:

    “恩?然后呢?”

    沃特丽忽然有一种陌生的感觉,嗫嚅道:

    “可是,可是小丑这家伙却辜负了您的信任啊,他前往布置的封印之门根本就没能成长到最强的状态,您这一次制定的内外夹攻的阳谋虽然厉害,却已经被破解了在这种情况下,班图族这边已经明确拒绝再进行任何攻势,仅凭我们目前的人手基本是没可能再攻入明斯克圣堂,更不要说是拿到他们要用生命来捍卫的圣物!这样一来的话,怎么给这位真神交代?”

    弥夏听了以后,往后方一靠,嘴角微微上翘,端起了旁边的咖啡喝了一口,这才伸出来了一根手指淡淡的道:

    “第一,我们看到的,未必是真实的”

    “第二,谁告诉你我的阳谋已经失败了的?”

    “啊?”沃特丽吃惊的道:“这,这还没有失败吗?”

    弥夏凝视着咖啡杯当中冒出来的袅袅雾气,嘴角露出了一抹莫测高深的笑意:

    “到了现在,最后的变数已经彻底的消失,我以大势来推动战事,已经消除掉了最后的不可控因素,所以也可以告诉你们了,所谓的失败,只是为了攥取最后所有胜利果实的铺垫而已!”

    “若是没有小丑这边的失手,那么班图族的人怎么会失去信心按兵不动?他们将主力暗中撤走,自然就在最后的盛宴当中无法出动,那么总不好意思提出来分一杯羹吧?”

    “倘若没有小丑这边的失手,我又怎么能向着卢克神多提要求,之前拿到的科技图纸和你们两人的额外好处,那可都是意外之喜?”

    听到了弥夏的话,一干人都惊呆了,弥夏侧过头去,轻轻的挑了一下自己额前的发,嘴角的冷笑越发明显,却是在心中继续补充了一句:

    “再怎么强大的家伙,就算是是神,只要抓住了它们的弱点,也不过是可以利用的对象而已啊!”

    虽然弥夏的最后一句话只是在心中默默说出来,但透露出来的消息已经是将众人震得头晕目眩,几乎失声。

    “先前的那些动作,甚至就连封印之门的失败竟然都是铺垫而已?”

    “甚至就连神灵的反应,仿佛也是被弥夏阁下算计了进去啊!”

    “太可怕了,阁下究竟隐藏着什么样的底牌啊,居然拥有如此巨大的信心,仿佛胜利就是面前盘子里的拿破仑蛋糕一样,可以很轻松的信手拈来!”

    “”

    隔了好一会儿,沃特丽才又想起来了一件事道:

    “对了,弥夏阁下,我们之前献祭的卢克神为什么会把祭品直接毁掉啊,他究竟是需要什么?”

    弥夏淡淡的道:

    “不是毁掉,是提炼,我早就调查过这件事,这位神灵所需要的所有祭品看起来千奇百怪,其实都有一个共性,那便是全部都是金属制品,准确的来说,都是合金。”

    “若我们见到的那样,神灵大人可以用一种某种十分特殊的方法来对金属进行提纯,而提纯过后的这种金属在阿拉德世界当中也是大名鼎鼎,如雷贯耳,那就是泰拉石当中的精粹!”(未完待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