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五个理由

    杜瑜琦见到了老拉特尼斯伯爵说这话的时候是朝着自己的,顿时奇道:

    “呃,请原谅,伯爵大人我貌似没办法接受你的感谢,因为说实话,我对怎么让死者变成幽灵这件事一窍不通。”

    老拉特尼斯伯爵道:

    “我相信这一点,不过我的祖先在建造这座府邸的时候,就设想过几种未来家族可能会遇到的非常极端的情况全部都被人灭门就是其中之一,所以,他们在伯爵府的下面布置了一座聚魂法阵,法阵的中央核心就是一块被诅咒过的灵魂晶石。”

    “你在打开取得我告诉你的三处秘宝的同时,也是激活了这一座聚魂法阵,将那块被诅咒过的灵魂晶石的力量激发出来,新死在了老拉特尼斯伯爵府中的嫡系血脉就可以吸收其中的力量,进而变成幽灵,避免将一切真相都湮灭在历史的尘埃当中。”

    听到了老拉特尼斯伯爵的话,杜瑜琦也是感觉到很是震惊,这传承了几百年,数千年的家族果然非同凡响!居然连这样极端的情况都想得到!

    不过林则是显得很淡定了,他乃是东方的王室成员,想必拉特尼斯家族的这些手段在他的眼里面是再寻常不过的了。而夕则是干脆盘膝坐了下来,居然又进入到了修炼的状态

    隔了一会儿杜瑜琦便从震撼当中回过神来,叹了一口气道:

    “说真的,伯爵先生,我虽然拿了你给我的三件秘宝但是,现在看起来,小保罗的命我依然保不住,虽然我已经非常非常的尽力了,甚至请动了黎萨留大主教出手,可是你的两个儿子显然不愿意看到他们的私生子弟弟还活在这世界上,所以配合那帮王八蛋发出了最恶毒的诅咒血源魂咒术并且使其爆发。”

    老拉特尼斯伯爵听了杜瑜琦的话以后,显得出奇的平静:

    “你说的这些事情,我都知道了,我非常感谢你所做的这一切,所以虽然现在的结果并不是很美好,但我依然代表整个拉特尼斯家族来感谢你,而这一次请你来,也确实是有事情想要拜托你。”

    杜瑜琦愣了愣道:

    “我是从异界被召唤过来的,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在阿拉德大陆上逗留的时间也就只有五个小时了这样短的时间你确定还是要我帮忙吗?”

    老拉特尼斯伯爵用肯定的口吻道:

    “五个小时足够了!”

    杜瑜琦道:

    “那么我想听听究竟是要做些什么事情。”

    老拉特尼斯伯爵看着杜瑜琦,一字一句的道:

    “保罗他现在还没有死,并且至少还能活两三个小时,所以他依然有救,只要杀死那个施展血源魂咒术的人,从根源上解决掉这个诅咒的源头,那么保罗此时身上的诅咒之力就是无源之水,无根之木,会被明斯克圣堂当中的圣光之力慢慢消弭掉,有很大的几率可以活下来!”

    听到了老拉特尼斯伯爵的话,杜瑜琦愣了愣,没想到这老家伙到了现在居然都还不死心,他立即就言辞激烈的道:

    “这件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之前我便是打过这方面的主意设局钓鱼,打算引蛇出洞,结果引出来的根本就不是蛇,而是一条蛟龙,对方的实力之强横远远超出了我的意料”

    “几乎将整个天空都遮蔽掉的摩伽陀飞艇,庞大无比的改造巨兽,数量超过了一个混成旅的地面改造战士!当时倘若我一个应对不小心,那么搞不好被反吞下去的是我啊!伯爵先生,帮忙是一种美德,但是白白去送死就是智商太低的体现了啊,只能让亲者痛仇者快!”

    老拉特尼斯伯爵听到了杜瑜琦的话以后,并不以为忤,而是很干脆的举起了一个巴掌,五根手指头:

    “我理解你的顾虑,但是,我觉得你有足足五个理由来接下我的委托,倘若这五个理由当中有任意的一个你觉得不靠谱的,都可以马上转身离开就好了。”

    看到了老拉特尼斯伯爵很有信心的模样,杜瑜琦也是相当好奇了,这老东西的信心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何况别的不说,听几句话的功夫还是有的,便笑了笑道:

    “好,你说。”

    老拉特尼斯伯爵举起了一根手指道:

    “首先,你们不用担心找不到敌人,因为施展血源魂咒术那家伙在施咒的过程当中,同样也是要突破圣光的封锁,而明斯克大教堂当中,却是有着不折不扣的圣物存在的,所以他也受到了极大的反噬,会持续遭受到深入骨髓的圣光伤害,十分痛苦!”

    “根据他遗留在空中的圣光灼伤的蛛丝马迹,可以很轻松的找到这家伙的下落,这种追寻的方法乃是针对敌人最大的破绽,并且是无法伪装,无比屏蔽的。”

    杜瑜琦想了想以后道:

    “我和我的朋友是不会这样的追踪术的,那么谁来负责为我们追踪?”

    老拉特尼斯伯爵傲然道:

    “从三百七十一年之前开始,夏特利就成为了拉特尼斯家族的封地,是拉特尼斯家族将它从一处只有两处篝火的聚居地,一点一点的发展到了现在的规模,我们家族的人活着是这里的实际统治者,就算是死掉以后,同样也能发挥巨大的影响力!”

    他一面说,一面就见到了有一个光球从身后徐徐的飞行了出来,这个光球虽然是在幽灵身边,却也是显得和煦温暖,令人生出如沐春风的感受,可以见到,这光球当中的核心赫然是一颗牙齿,然后光球闪耀了几下,化成了一头身上闪耀着点点光芒的幽灵狼!

    “这是家族的守护兽,达卡,它是拉特尼斯家族借给当时的明斯克圣堂的十五头守夜犬之一,在一百六十九年前,达卡在晚上巡逻的时候发觉了有人蓄意对明斯克圣堂纵火,而周围的守卫已经被杀死,它跳入河水当中打湿自己的皮毛,然后冲入火堆当中制止火势的蔓延,然后等到皮毛烤干以后再跳入河中如此重复,最后活活烧死在了火场中,却给救火的人争取到了足够的时间!”

    “如果没有达卡,那么明斯克圣堂的礼拜堂在那时候就必在烈火当中倾塌,尽管圣堂之后授予了达卡极高的荣誉,管它叫做圣达卡,赐予了它圣光的身体,但是它的愿望还是回到拉特尼斯家族当中,默默的守护家族,直到体内的灵魂能量下降到了一定的程度,于是在六十年之前进入了休眠状态,而你们之前打开秘宝机关的动作则表示我们拉特尼斯家族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刻,便成功将之唤醒!”

    “达卡可以很轻松的根据遗留在空中的圣光之力残余找到对方,同时,它也拥有非常强大的战力!”

    杜瑜琦看着那头幽灵狼达卡,从它的身上感觉到了一股十分诡异的力量,它本身乃是属于徘徊在人间不去的幽灵,给人的感觉应该是阴森恐怖寒冷,可是它偏偏浑身上下又是由圣光构成,显得温暖而和煦,这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在其身上居然得到了奇妙的和谐,就仿佛是烈日的光芒与黑暗混合在一起之后形成的月光,柔静,美丽,安详。

    因此,他回头看了队友们一眼,然后便道:

    “这一条,我个人觉得k,没问题。”

    老拉特尼斯伯爵点点头道:

    “那么,第二条,便是敌人目前的现状,拉特尼斯家族在这里白手起家,苦心经营了几百年,效忠于家族的,可不仅仅是人类!昆虫,蝙蝠,河水的水鬼,甚至黑暗!都是家族延伸出去的最可靠的触须和眼睛!拉特尼斯家族的男人虽然只剩下来了一个奄奄一息的婴儿加上一个老得骨头都几乎烂掉了的幽灵,但是城中愿意为矢车菊家徽而流干最后一滴血的至少也有五百个人!”

    “我苏醒以后便开始调查这帮人的来历,尽管他们的保密工作做得极好,但只要是停留在了夏特利这片土地上,只要给予足够的重视,那么,就不可能逃得过我们的探索。”

    “对我们家族出手的这个神秘组织来头极大,家族栽在他们的手上也是半点儿不冤,不过,神秘组织的图谋非常的大,竭力想要断绝拉特尼斯家族血脉的人只是其中的一份子而已,我们已经调查得很清楚,这帮人的主使者叫做黑夜使者卡摩卡,还有一个女人叫做洋子,这两人一手制订了灭亡拉特尼斯家族的计划,而对付杜教士你则是他们私下的任务”

    接下来老拉特尼斯伯爵则是将发生的一切事情都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杜瑜琦,杜瑜琦听得也是啧啧称奇,万万没想到这背后的事情居然如此复杂,自己上一次与神秘组织的恩怨,竟是被拉扯到了这样的大动作当中!

    老拉特尼斯伯爵讲得差不多了以后,便指着伯爵府的后院柴房道:

    “口说无凭,我之前讲的每一个字,你们都可以从那三个活口处得到验证。”

    杜瑜琦此时便饶有兴致的道:

    “这么说起来的话,羊子和卡摩卡两人实际上是擅自行动发起兵变,才掌握到了那一具钢铁要塞的控制权了?之前这具钢铁要塞在追捕我的时候,确实就消耗了不少的武装力量,倘若又为了讨好新靠山竭尽全力参加了地震后对明斯克圣堂的突袭,那么此时要塞上的力量薄弱倒也是靠谱的,恩,口供的话待会儿可以验证,下一个理由。”

    老拉特尼斯伯爵悠悠的叹了一口气道:

    “第三个理由,敌人虽然蓄谋已久看准了家族的弱点,并且骤然施展斩首战术,确实是令家族瞬间窒息而死,但是,只要我还能发出声音,哪怕是一个幽灵,能调动起来的力量也绝对会超出所有人的想象!!”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拉特尼斯家族几百年扎下来的根,也绝对没有那么快断绝,所以,你们若是答应了我的条件,那么绝对不会是孤立无援的,而是会获得大量的人手帮忙!目前可以调动的人手已经是有三个帮派,总共三百多人。”

    杜瑜琦沉吟道:

    “呃,有炮灰,有能吸引敌人火力的家伙总是不错的,那么第四个理由呢?”

    老拉特尼斯伯爵忽的呆滞了一下,然后摇头道:

    “很遗憾,但是我不能说,我能透露的是,如果你们答应了我的条件,那么在一天之后就会非常庆幸接下了我的委托。”

    杜瑜琦苦笑摇头道:

    “先生,这可不是一个好的说服人的理由,那么第五个理由呢?”

    老拉特尼斯伯爵唇角露出来了老奸巨猾的微笑:

    “当然是我答应的第五件秘宝了,想必你现在应该对拉特尼斯家族的藏品很满意吧?”

    杜瑜琦垂下头,沉思了一会儿,然后忽的展颜一笑道:

    “这么优厚的条件,本来我都已经是动心了,但是忽然想起来了之前有答应过别人一件事,那就只能很遗憾的换一个人来和你谈了,否则的话,我的脚都要被踩肿了,专业的事情还是交给专业的人来做吧。”

    说完了以后,杜瑜琦便朝着后面倒退了半步,露出来已经挽起袖子,小脸绷得紧紧的,但是眼睛里面却散发着兴奋而危险光芒的每每出场了,甚至差不多都能听到每每的心声哎呀,什么杀价之类的事情人家是最不擅长,也不喜欢的啦,既然还是被人叫到,那么就勉为其难的来谈一谈呢。

    每每先对老拉特尼斯伯爵行了个贵族礼,然后才很是有些“羞怯”的道:

    “伯爵大人,您别听他们胡说八道什么专业的,至于什么踩脚之类的根本就是污蔑拉,我这个人是很好说话的,刚刚听了您的四大理由,觉得很有道理,但是我也有几个问题想要问问伯爵大人呢,若您能将这几个问题答上来,我们大家就算是不要什么秘宝之类的也为您免费办事呢。未完待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