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真正的密库

    老拉特尼斯伯爵露出了一抹苦笑,在他丰富的人生经历当中,如何不知道所谓的“免费”其实只是表面现象,倘若相信了的话,那么一定是会付出更多的代价的,但是他现在有说不的权利吗?

    每每很诚恳的举起了一根手指头,指甲上还涂抹着鲜红的指甲油,另外一只手叉腰呈茶壶状,笑吟吟的道:

    “您现在手里面既然能调动几百号的人的力量,为什么还要来找我们呢?”

    这个问题立即就让老拉特尼斯伯爵无法回答了,为什么?难道他能说我手里的这几百号人其实都是一盘散沙,并且自己在目前的情况下也缺乏制约他们的力量吗?这种事情当然不能直接明明白白的说出来了。

    见到了老拉特尼斯伯爵沉默了起来,每每得意的笑了,然后继续道:

    “第二个问题,杜教士已经是用实际行动来证明了他是一个配得上你的信赖和报酬的人,然而除了他之外,你还能找到另外的替代者吗?”

    这个问题老拉特尼斯伯爵没办法沉默了,因为他也不能无视杜瑜琦的努力,只能叹了口气道:

    “没有。”

    每每这时候脸上的笑容已经差不多和小狐狸类似了:

    “第三个问题,我相信拉特尼斯家族里面的秘宝一定是很多很多的,但是,这些秘宝对死掉的人有什么大的用处吗?”

    老拉特尼斯伯爵默默的摇头道:

    “没有。”

    每每此时笑得格外的灿烂:

    “其实我本来还有第四,第五,第六个问题的,但是见到伯爵大人还是很诚实,并且对眼下的状况有非常清楚的认识,那么就不再多问了,相信您现在应该也清楚了此时的局面。”

    老拉特尼斯伯爵长叹了一声,那模样忍不住令人联想到了砧板上的肉,网里面的鱼,忽然看着杜瑜琦道: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杜教士您的实力我是信得过的,您这些同伴的实力?”

    杜瑜琦很干脆的道:

    “都不在我之下。”

    老拉特尼斯伯爵顿时眼中光芒一闪,仿佛是捞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似的:

    “你说的是真的?”

    杜瑜琦道:

    “我用我祖先的灵魂起誓,保证刚才那一句话的真实性,并且我们都是一起经历过生死患难的,相互之间也是十分信任。”

    老拉特尼斯伯爵微微的点了点头道:

    “那么好吧,你们跟我来。”

    说完了以后,便转身带头朝着伯爵府的深处走了过去,不过在伯爵的带领下,一干人便惊奇的发觉居然越走越远,直到走出了伯爵府的范围,然后渐渐的朝着旁边偏离了过去,至少都距离伯爵府的围墙两三百米了,也是多亏此时乃是深夜,否则的话有人见到幽灵带路的这一幕,只怕要直接吓个半身不遂。

    最后老拉特尼斯伯爵终于停住了脚步,这里距离伯爵府已经足足有五百米,旁边甚至隐约都能听到水声,乃是有一条窝瓦河的一条支流流过,湿冷的水汽在寒夜里扑面而来,令人加倍的觉得寒冷。

    弄明白了周围的环境以后,杜瑜琦心中也是生出了感慨,难怪人人都知道拉特尼斯家族在夏特利盘踞了几百年,必然有秘藏的存在,可是哪怕是伯爵府里面的人都死光光也没人能找到它,那自然是有一定道理的。

    首先,这个秘藏的埋藏地点已经超出了伯爵府的范围接近五百米,这就不是能凭运气能找到的了,其次,从这秘藏被设置在河流的周围就可以判断出来,这里面的各种防护机关都应该是格外的强大,因为有着源源不断的水能来作为动力!

    老拉特尼斯伯爵来到了这里以后,嘴巴里面一直都在喃喃自语,然后跪倒在地,似乎在悲痛的请求着先祖的原谅,最后索性用双手捂住了脸,显然情绪彻底失控,若不是幽灵没有眼泪的话,那么他应该已经是泪流满面了吧?

    隔了好一会儿,老拉特尼斯伯爵才重新站了起来,容色相当悲哀的道:

    “我愧对祖先,但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一切都是由我来承担吧!我的条件是,你们进了密库以后,有十分钟的挑选时间,每个人只能拿一件自己看上的宝物,无论最后这一战的结果怎么样这宝物也是你们的了。”

    “同时,这一战我也是知道十分凶险,因此也不强求一定要救人,但是凶手一定要死!倘若能够将保罗的生命成功挽救回来,那么我会额外再赠送一笔财富,你们能答应吗?”

    这个条件无疑是非常优厚的了,先额外付出一件宝物来当成报酬,同时只求杀人,不将救人放在第一要务上,难度系数也就随之大幅度的降低,杜瑜琦自己是非常心动的,不过他想了想以后便补充道:

    “这个条件基本上是差不多的,但是你也要用先祖的名誉起誓,那就是在展示宝物的时候绝对不可以有任何的私藏!一旦我们选中了的宝物你也不能掉包或者说以任何方式阻碍,同时,你要保证我们看到的宝物当中,必须含有宝库当中价值前三的私藏存在。”

    老拉特尼斯伯爵犹豫了一下,便点头答应了,既然是这样的话,杜瑜琦问一问别人也发觉没有什么异议,双方便是正式成交。

    此时老拉特尼斯伯爵已经是幽灵了,对于幽灵的承诺可以说还是需要慎重的,否则就要小心承诺完不成,整个家族被世世代代诅咒了,并且这老家伙还是个帝国的贵族,那么谁知道拿钱不办事有什么可怕的手段?

    所有的人都确定了对老拉特尼斯伯爵的承诺以后,便抱着一种老鼠即将掉进米缸的渴望期待,等待着老拉特尼斯伯爵打开密库了。

    老拉特尼斯伯爵看起来无疑是十分痛悔的,跪在了地上祷告了半晌,忽然朝天举起了双手,他此时乃是在幽灵状态当中,举起了双手以后不久,两条半透明的双臂居然就化成了点点的光芒飘散了开去。

    紧接着,这点点的光芒居然就像是受到了一股神秘力量吸引似的,徐徐的朝着虚空当中的一个点飘飞了过去,然后被吸入其中。

    就在众人都在翘首以盼,期望能够出现隐藏着的密库的入口的时候,老拉特尼斯伯爵手臂化成的点点光芒忽然又从虚空当中重新飞射了出来,并且光芒之上居然还被镀上了一层诡异的亮银色。

    然后,这点点光芒竟是飘飞向了杜瑜琦一干人等!这点点熹微的光芒在一干人身上迅速的铺开,形成了一层灿烂的银色,然后一干人就惊异无比的发现了一件事:

    老拉特尼斯伯爵,周围的房屋,树木,码头,河流居然都诡异无比的迅速变大了起来,甚至最后连地面上的砖头,都仿佛是一堵围墙也似的横在了众人的面前。

    杜瑜琦立即就回过神来,感情这根本就不是世界变大了也根本不可能有任何魔法做得到如此霸道的一点!而是,自己这帮人被一种奇异的魔法缩小了,缩小到了只有身高的百分之一的地步,也就是说,杜瑜琦本来身高一米七八,现在的身高只有一点七八厘米!难怪得看面前的砖头都仿佛像是一堵高墙。

    然后,老特拉尼斯伯爵的双手重新生长了出来,不过他本身的幽灵光芒则是显得明显的暗淡了许多,这老头子行了一个脱帽礼,微微鞠躬,然后从身后取出来了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木头盒子,然后用略带着哽咽的声音道:

    “各位欢迎来到特拉尼斯家族的矢车菊博物馆!”

    这时候,杜瑜琦一干人等就感觉到了一阵轻柔而强大的吸力,将他们卷入到了那个木头盒子的锁孔里面去!这个过程无疑令人有些头晕,而这时候杜瑜琦才明白了过来,为什么根本就没有人能找得到特拉尼斯家族的秘宝库,因为决计不可能有人想得到,这一处秘宝库实际上是藏在了一个两只手都能捧起来的木头盒子当中!!

    这样的思维盲区,这样神奇的魔法,由此也真的可以看出来拉特尼斯家族当年的第一代伯爵乃是何等的厉害,难怪能够辅助大帝打下来这大好河山,只是山河依在,英雄却已次第凋零,子孙不肖糟蹋起家业来也是格外的迅速,到了现在帝国虽然还是强盛无比,可是家族已经是被逼迫到了血脉濒临断绝的地步!

    ***

    当被吸入到了锁孔当中以后,杜瑜琦也是觉得天旋地转,根本难以掌握平衡,因此手脚难免就要在空中挥舞,没想到忽然之间他就跌到了地面上,顿时就翻滚了几圈,觉得身下软绵绵的似乎压到了什么东西。

    这时候,空气里面忽的就响起来了破空声,空气似乎在瞬间被压制,爆炸了似的,杜瑜琦立即本能的用右手一格,立即就感觉右臂被锤子用力砸到了似的,半边身体都发麻了。

    紧接着他就觉得脖子一紧,然后就被掐住了难以呼吸,就仿佛是一条离开水的鱼那样被拎起来了似的,可以想象在这个姿态下,咽喉要害落入人手,胸口,小腹,裆部等等要害也是暴露无遗,局面在瞬间就变得格外的凶险,杜瑜琦此时也才勉强将库兰的焰影剑拔了一小半出来,可以说是狼狈至极。

    好在这时候,面前制住杜瑜琦的人忽的轻轻“咦”了一声,然后有着淡淡的香气接近,这种香气很特别,不是什么浓香或者说是脂粉的味道,而仿佛是四月,五月被阳光熏出来的槐花香,或者说是夏夜里面漂浮在炎热里面的夜来香,栀子花,柑橘花的气味,充满了大自然的活力。

    甚至可以感觉到这个人靠近了一些,虽然看不见对方的动作,却可以感觉到她轻嗅了一下,然后就松开了手,并且用的力量很合适,杜瑜琦此时也是听出来了发出声音的人似乎很是熟悉,便低声道:

    “夕?是你?”

    夕冷冷的嗯了一声,却不多说什么。

    杜瑜琦忽然就想到了自己之前不小心压到的软绵绵的东西,不知道为什么,心中顿时就是一阵莫名其妙的燥热。

    这时候,周围才散发出来了淡淡的光亮,便能见到了众人出现这里这里乃是一个大厅,大厅里面的风格十分诡异,周围的墙壁可以说十分草率,怎么形容呢,就像是野蛮人找到了一个山洞,然后用手抓着泥浆直接在洞壁上涂抹出来似的,粗犷而直接,倒是大厅周围墙壁上的纹理看起来杂乱无章,但是仔细看去就觉得其中蕴藏着无法形容的奥秘,一丝一毫都绝对不可以改动。

    杜瑜琦忍不住看了夕一眼,却发觉她十分淡然,简直就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似的,倒是自己看起来很是有些鬼鬼祟祟。

    好在这时候,一声尖叫响起,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了开去。

    “我想起来了!”每每忽然尖叫道:“我想起来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