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抽丝剥茧

    闲话不谈,卖掉了这头机械半人马之后,杜瑜琦一干人最后分到手了两千魔法金币,也算是不无小补了,接下来自然就开始对整个歌剧院进行搜索。

    这种事情当然是拉特尼斯家族请来的这些人去做了,反馈回来的信息相当不好,被抓到的活口要么就什么都不知道,而知道内情的改造战士则是一言不,守口如瓶。

    最后隔了好一会儿,这帮人才很勉强的现了一些蛛丝马迹,便请杜瑜琦他们去看看。

    跟随着这些人的脚步,杜瑜琦一干人就朝着歌剧院旁边的通道走了过去,可以看到这里的装修也是非常精美的,墙壁上面的壁灯已经是被做成了狮头形状,每一个毛都是惟妙惟肖,而脚下的阶梯花纹则也是雕刻着狮子在玫瑰花园里面小憩的场景,这是德洛斯帝国很常见的装饰纹,同时还兼具了防滑的功能。

    然后他们就进入到了一处歌剧院的贵宾包厢当中,这里是上层社会进行社交的普遍场所,贵族们的密谋,联姻等等往往都会在这种地方产生,还能享受到歌剧表演的最佳效果,夏特利虽然冬天苦寒,但是夏天却是非常不错的避暑圣地,所以这里虽然有足足三十七个贵宾包厢,并且每个贵宾包厢的包月价格都过了五百个魔法金币,在紧张的时候依然是供不应求。

    贵宾包厢里面很大,装饰品也很多,里面的三个壁炉都在熊熊燃烧着,所以其中的温度可以说是温暖如春,不过所有的人一进来之后的关注点都在包厢的地毯上,因为那里倒卧着两具尸体。

    准确的来说,是两具衣裙凌乱的女子尸体,她们衣不蔽体,几乎一眼就能看得出来在死前遭受到了什么。

    同时,旁边还有一张餐桌,餐桌上面看起来很是凌乱,有着大量的残羹冷炙。

    见到了这一幕之后,杜瑜琦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清场,将所有闲杂无关的人都统统撵了出去,然后开始仔细的观察了起来,他做的事情包括而不限于在每一盘剩菜当中都找了些来尝尝,更足足趴在了地毯上寻找了好几分钟

    呃,用每每的原话来讲,那就是仿佛一头来自虚祖国的波罗犬那样,用鼻子仔细的将地面上嗅了一遍。

    隔了几分钟之后,杜瑜琦就从地上站起来,摩挲着手指上的黑色次元戒,脸色有些凝重,但是神情里又有些兴奋的道:

    “我们应该是抓到大鱼了。”

    “啊?”谁也没料到杜瑜琦居然会这样说。

    杜瑜琦沉吟了一下,应该是在组织语言,然后便指着这两具女尸道:

    “可能各位都只是注意到了她们是遭受到了侵犯,但是,这其中的一个女子很可能是夏特利本地的人,另外的一个却应该是来自千里迢迢之外的虚祖国,因为两人的服装风格似乎有些不大一样呢。”

    在场的有三个女孩子,见到杜瑜琦这么一指之后便看了出来杜瑜琦说得没错,死去的两个女子的衣服虽然被扯烂揉搓过,但是依然能显示出很多问题的,夏特利属于德洛斯帝国,而德洛斯帝国的女性们,就喜欢用蕾丝、蝴蝶结、抓褶来装点她们的衣服,再搭配上样式繁复的珠宝饰、带羽毛的帽子等等。

    而虚祖的女子服饰则是格外重视刺绣的装饰纹样,比如云纹、凤鸟纹等,当然最典型的还有流苏的存在,地上另外一名死去女子的胸口就有半根沾染上了某种不明液体的流苏在晃悠着

    每每点头道:

    “是的,这两个女孩子确实不是来自一个地方的,就算是抛开衣着的分别都能看出来------你们看她背部的这个纹身,很典型的凤纹,唔,在夕的武道服上面我就见过类似的图案。”

    “德洛斯帝国的女性似乎没有在这个部位纹身的习惯呢,而在这里纹身的话,在虚祖夏天的时候,轻薄的衣裙就会让这个纹身若隐若现,魅力增加。”

    听到了每每这么说以后,明曦忽然的眼前一亮道:

    “是的,的确是这样!”

    她拿起来了这个女孩子的左手,指着食指道:

    “这个部位的茧看到了没有?虚祖的大部分女孩子都会进行刺绣,这对她们来说并不是工作,而是一种社交活动,貌似在虚祖的观念当中,刺绣能力比较好的女孩子是可以被列入才艺杰出范畴之内,会在寻找伴侣的时候获得额外的欢迎一点是巧合,两点是偶然,而这三点齐备之后,这个女孩子的身份几乎就可以确定了。”

    “然后呢?”夕忽然冷冷的道。

    杜瑜琦忽然觉夕的脸色似乎不大好看,而且应该就是听到了明曦说到“刺绣比较好的女孩子也会被归入才艺杰出的范畴之内”开始的,他顿时就明白了过来自己应该是说了不中听的话貌似夕也是虚祖的女孩子,貌似夕也没可能去碰什么刺绣之类呢

    杜瑜琦立即就干咳了两声,岔开了话题道:

    “接下来让我们来看看这桌子上的吃的,这道菜,应该是虎斑螺烩小牛肉,将虎斑螺的肉掏出来,和小牛肉一起剁碎然后塞回壳里面,最后淋上红酒浆汁蒸五分钟,呃,我虽然没有吃过,但是在家乡吃过类似的。”

    “呃,这道豆麦饭里面还加上了干贝,奶酪,干虾米煮,看得出来吃得人很喜欢这个口味,所以这么大的盘子里面也只剩余下来了一点,噢,看看这酒瓶子,足足三瓶被喝干了的绿威特灵起泡酒,你们到现在还没有觉什么吗?”

    杜瑜琦忽然来了这么一句反问,其余的人都摇了摇头,每每脸色有些青忽然道:

    “如果你饿了的话,我这里还有不少吃的,你何必去吃这里的剩菜?”

    杜瑜琦捂住脸痛苦的道:

    “啊,喂!!我是在偷吃这些剩饭的吗?我看起来就馋到这种地步了吗?我是要从饭菜的新鲜程度来判断敌人停留的时间啊!!好吧,你们看桌子上的这些菜肴,是夏特利这边的风格吗?这是贝尔玛尔公国那边的招牌菜吧?”

    “至于酒就更不要说了,好歹这几天我都是在夏特利吃过饭,说实话,这边的饭桌上面酒瓶子里面的液体就根本没有低于五十度的好吗,这种十几度的起泡酒根本没可能出现在本地人的餐桌上!”

    被杜瑜琦这么一说,旁人这时候才醒悟了过来,德洛斯帝国有着广阔的农业土地,气候干燥寒冷,大量种植小麦,高粱类的谷物和马铃薯,并以此为主食。同时,因为帝国百年的尚武传统,以及与北方蛮族长期的文化碰撞,这里也是烈酒与肉食被极为推崇的地区。

    因此,其饮食风格就是帝国崇尚“大”“整块”“多”的豪放派烹饪,无论是平民聚会还是贵族的派对,几乎都能看到烤制的菜肴,平民可能是烤鸡烤肉排,贵族派对则是烤牛腿,所以对于夏特利居民来说,一顿正餐当中没有烤制的菜肴是非常失礼的事情而这一桌子烹饪精致的菜肴显然有着明显的异国风情。

    因此,各种蛛丝马迹汇聚到了一起,情况就十分明显了,为了取悦在这里吃饭的这个人,盘踞在歌剧院的这帮人先是想方设法在大冬天的夏特利为他准备了一餐充满了异国风情的佳肴,接下来还安排了两个女人,一名是本地的,一名还是来自虚祖国的。

    很显然,无论是谁想要弄这么一大桌子菜和两名美女都得大费周折,那么这个人的身份肯定是非常重要的了。

    同时,这个人胃口不错,满满一桌子菜被吃得七七八八的,菜肴里面的盐明显放得很重(杜瑜琦尝出来的),对于普通人来说相当于是很咸,那就说明这个人平时就口重,体内的电解质什么的都处于大量流失的地步,这种情况只会在每天都会进行重体力运动的人身上才会出现,换而言之,这个人每天都应该是在狠狠的操练自己。

    同时,杜瑜琦检查过这两个女人,她们虽然衣服都被撕扯都七零八落,仿佛是被蹂躏了许多遍,但实际上的检查结果却是并没有受到实质性的侵犯,只是身上敏感部位有大团的淤青,在生前显然遭受到了很大的折磨。

    接着,杜瑜琦又道:

    “大家可以过来看一看,我将现场还原一下,你们有没有觉得餐盘摆放的地方有些矮?这里还有随手被他扔掉的螺壳,鱼骨头什么的?”

    被杜瑜琦这么一说,众人都有些迷惘了,不过当杜瑜琦不坐旁边的椅子,而是一屁股坐在了地毯上的时候,就忽然觉一切都合情合理了起来:

    “这个人有一个很奇特的怪癖,他似乎不愿意坐凳子,而是喜欢坐在地上,呆在角落里面,从心理学上来说,这是缺乏安全感,多疑的表现,正是因为这样,整个餐桌和盘子的摆放位置就能解释得过去了。”

    因此,分析到了这一步之后,杜瑜琦已经是给房间里面的这个人贴上了一道一道的标签:

    身份很高,每天都要进行非常大的运动量,食量很大,身体有缺陷因此导致行为变态!从饭菜的温度上来看,他离开的时间还不到三十分钟,不喜欢坐凳子,有怪癖喜欢坐在角落里面,行事多疑。

    毫无疑问,他就是下一步被追踪的目标!(未完待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