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坠入阴谋

    在这千钧一发的关头,夕也是展现出来了她的敏锐战斗嗅觉,根本就不用杜瑜琦和兑泽说话,转身就是一发螺旋念气炮轰了出去!

    她这一击的时候,身上挂着的银色锁链都朝着后方激烈飘飞,按出去的双掌前方赫然形成了一个巨型若卡车车头的白色光团,光团的表面是一道道螺旋形的纹理,更是在空中引发出来了一连串的震撼爆鸣的声音,简直就仿佛是超音速飞机低空掠过引发出来的音爆。

    拦住了他们后路的那一扇无色无形的玻璃门本来就已经是出现了裂纹,此时在螺旋念气炮的强大冲击下,立即化成了万千碎屑,不仅仅如此,就连徐徐关闭的合金大门也是被螺旋念气炮的余波轰中,发出了令人牙酸的嘎吱嘎吱声音,愣是闭合不上去。

    抓住了这个机会,杜瑜琦已经是快步扑前,将马尔卡博士的权限卡在旁边一刷,这张卡在进入的时候尚且生效,这应该是敌人为了引诱他们入彀故意为之的,此时的杜瑜琦就要赌一赌对方还没及时将这张卡作废,毕竟马尔卡博士的身份独特,想要作废他的权限卡还是需要一定的繁琐流程的。

    果然,杜瑜琦的赌博生效了,关闭中的合金钢大门果然徐徐朝着旁边滑开,重新进入了开启状态,虽然对方马上就反应了过来不妥,重新选择了关门指令,但是多了这么一开一关的几秒钟时间,杜瑜琦等人已经是火速的退出了那个致命的死亡通道。

    虽然他们重新进入的等待室里面也是有两具隐藏起来的机枪炮台,可是比起之前的那个通道当中的步步杀机来说,已经是好上了太多,绕是如此,负责断后的林身上也是多了好几条焦痕和伤口,要知道,他乃是有着传国玉玺护体的啊!

    一干人此时也是早就有被发现的心理准备,因此接下来做事也是有条不紊,打退了一波敌人的进攻之后,两位召唤师发威的时候就到了,源源不断的元素生物和召唤生物就涌了出去,外加上妖花沃索这样的强横站桩炮台,还有钢铁要塞内部的狭窄通道结构,因此敌人也是想冲都冲不进来。

    这时候杜瑜琦便腾出手来为林处理身上的伤势,他一面做事,一面看着兑泽好奇的道:

    “你是怎么看破对方的陷阱的?咱们刚刚好像是同时说的走?”

    坐在了旁边的兑泽看了杜瑜琦一眼,脸上也并没有什么露出什么表情,看起来依然十分冷峻,似乎不怎么想回答他的问题,但最后还是淡淡的道:

    “直觉。”

    杜瑜琦头上开始冒出了黑线说实话这回答能叫回答吗?他正要追问,每每此时却已经好奇的道:

    “对了,杜教士,你又是怎么看破对方陷阱的?”

    杜瑜琦耸耸肩道:

    “你们难道没有闻到吗?我们进入到了那条通道里面以后,居然空气里有淡淡的硝烟味道。”

    每每道:

    “你不说也就罢了,仔细一想的话还真的似乎有那么一回事,可是这又怎么联想到陷阱的?”

    杜瑜琦道:

    “这岂不是很明显的事情了吗?既然那条通道里面有硝烟的味道,应该就是不久前才发生过战斗,在这相对封闭的钢铁要塞上,能够和zero组织交火的,那就多半是帝**了。”

    “所以,帝**其实也是跟我们想到了一块儿去啊,让自己的精干小队冒充内部人员,然后混入指挥区来进行斩首战术!很遗憾,他们应该是失败了,而我们虽然准备周全,可是帝**已经是打草惊蛇,那么能够蒙混过关的几率就极小了,所以我就让大家走人了啊。”

    每每叹了一口气,忍不住比了个大拇指出来:

    “闻到了淡淡的硝烟味道以后,居然就被你在瞬间推理出来了这么多东西出来,算你厉害。”

    杜瑜琦苦笑道:

    “我倒是觉得不用推理就能感觉到危险的人更厉害呢现在怎么办?我们也暴露了。”

    林拿起了之前搞到的钢铁要塞内部结构图仔细的看着,隔了一会儿才皱眉道:

    “差不多可以确认我们这个位置想要进入指挥区的话,那么就只能走这条通道了,可是这条通道里面的危险系数我们刚刚已经是亲身体验过一次了,要想硬冲过去的话,真的非常的难,或者说就完全没有可能。”

    接下来众人都开始七嘴八舌的讨论了起来,明曦说现在干脆和帝**汇合的,我们这边没有办法并不代表帝**就没有办法,每每则是觉得可以从旁边打破通道过去,兑泽也是罕见的发表了意见,觉得现在呆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思,还不如去别的地方捞点战利品再说。

    只有杜瑜琦沉默了一会儿忽然道:

    “你们有没有想过一件事,那就是指挥区里面的这些人究竟在想什么呢?”

    被杜瑜琦这么一问,众人顿时就忍不住陷入到了沉思当中,是啊自己这群人也只是攻势受挫而已,这指挥区当中的人面对的局面可以说几乎都已经是绝境!

    为首的黑夜使者卡摩卡和羊子两人本来就是叛贼,根本就不足以服众,此时更是发觉内忧外患,潜入要塞当中的敌人竟然不止一支,更是在尝试混入指挥区!!甚至钢铁要塞上的可控制区域都在逐步遭受蚕食身边可用的手下都是在忠诚锁的作用下才被迫做事,一旦没有了忠诚锁的制约,搞不好这些手下就是率先反水的。

    “倘若是我面对这样情况的话,那么肯定会考虑后路的问题了,而钢铁要塞上面这方面的相关设置也是相当完善的。”明曦沉思了一会儿道。

    林此时却忽然道:

    “就这么逃走的话,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这样一逃之后,接下来要面对的就是神秘组织zero这么样的一个庞然大物的追杀,若是就这么空着手离开,那么还不如早点自杀了好一点,甚至连自家的魂魄都要小心不要落到了死灵术士的手里面。所以,就算是要逃的话,也是必须要带着足够的财富能走。”

    杜瑜琦点点头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现在的情况是对方不知道我们赶时间要救人,他们心中也是一样的焦躁,必须要为自己准备后路了,估计钢铁要塞留下来的逃生通道应该很多,但是能够带着大量财富逃走的逃生通道,那么就必须要利用要塞自备的摩伽陀了,刚刚我已经看了结构图,能够负载大型摩伽陀的区域是在f区军用区,对方也没可能从指挥区飞过去,所以现在何必要进去呢?直接在外面等着他们出来不就好了吗?”

    被杜瑜琦这么一说,一干人顿时就有豁然开朗的感觉,便立即打开了从马尔卡博士处弄来的地图分析起路线来,最后选定了三个节点,便由个人战力比较突出的兑泽,杜瑜琦,夕三人分头把守在那个地方,每每和明曦两人善于打阵地战,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够发挥出作用的就在一个地方等候,由林陪着他们。

    杜瑜琦就位以后不久,便收到了兑泽那边的消息:

    “来了,应该是来了,好多改造人战士试图从我这里通过!”

    而兑泽这边的话音刚落,弄来的步话机里面又传递来了夕那边的消息:

    “我这边的敌人也是蜂拥而至,但我还是顶得住。”

    这一下子一干人都懵逼了,脑海里面浮现出来的念头是:

    “难道对方竟然是分头行事了?”

    但是面对困境又不可能不支援,立即就让每每和杜瑜琦去支援夕,林加上明曦去支援兑泽。

    面对这明显有些失控的局势,杜瑜琦心中隐隐生出来了不安的感觉,他深吸了一口气,一面奔跑一面思考,而就在他奔入到了一条钢铁走廊当中的时候,冷不防这条钢铁走廊的前后门一下子就轰然落下来锁死,紧接着从通道的上方便是冒出来了四挺机枪炮台对准了杜瑜琦疯狂扫射!!

    对方发难的时候,杜瑜琦乃是在走廊的中段位置,他就算是有三头六臂也不要想能组织前后门的关闭,而敌人看起来似乎已经是算准了那四挺机枪炮台不能将他怎么样,在嘎吱嘎吱的金属运转轰鸣声当中,杜瑜琦才发觉这一段走廊并不是寻常意义上的由两道围墙夹出来形成的通道,而是一条单独存在的钢铁管子,竟然开始徐徐的沉了下去。

    与此同时,杜瑜琦手中握住的步话机的信号也是立即中断,看起来敌人竟然也是早有预谋!杜瑜琦他们的一举一动,似乎都落入到了对方的算计当中。

    在这样恶劣的局面上,杜瑜琦心无旁骛不去想别人怎样了,首先得自己活了下来才能考虑其他的问题,他将手一指,凭空就浮现出来了一点仿佛燃烧着的火种的光芒,凭空就溶入到了11库兰的焰影剑当中,立即就能发觉,这把武器的火焰当中,还闪耀出来了丝丝的电光,看起来就令人觉得十分炫目。

    这正是杜瑜琦从天之驱逐者的骑士光剑当中提取的元素武器种子!对付面前的这些机械类的敌人有奇效。

    这时候,四台机枪炮台已经是嗤嗤嗤嗤的开始扫射,大量带着螺旋形烟雾轨迹的子弹在空中飚射而至,发出了嗖嗖嗖的响声,杜瑜琦此时也是知道不能再闪避,正是狭路相逢勇者胜的时候,顶着这机枪炮台的扫射就直冲了上去,身上瞬间就开出来了好几血花!

    这机枪炮台自身的防护力量并不怎么强悍,杜瑜琦一剑直劈了过去便能斩爆一台,并且这玩意儿的准头也不高,自动扫射模式的话,则是像电风扇那样的徐徐摇头射击,由人操控的话,则是在远程利用按键来进行操作,所以要真的瞄准倏然突进的杜瑜琦很难。

    只是“轰轰轰”的一连串爆炸声过后,大量的烟雾和火焰在这条通道当中升腾了起来,杜瑜琦连续出剑,更是化身若鬼魅一般,在地下翻滚突进,短短几秒内就已经是将四台机枪炮台给彻底毁灭。

    而杜瑜琦一击得手之后,身体摇晃了一下,已经是半跪在地,脸上的肌肉不停的抽搐着,额头上的冷汗涔涔而下,身上的衣服上已经涌出来了大团大团的赭色,至少都是有碗口大小。

    杜瑜琦这一次顶着机枪塔强突的代价,就是至少被射中了七八发机枪子弹,就算是他身为职业者防护力惊人,但是这样的机枪子弹也是深入体内,痛彻心肺。

    此时杜瑜琦等到了痛苦略缓了之后,立即就拔出来了一把细长的匕首用火焰燎了燎消毒,然后就咬着牙刺入到了伤口当中去开始挑子弹,同时极力蠕动着肌肉将子弹挤出体外。

    这个动作无疑会造成额外的痛苦,一时间大量的鲜血和冷汗又涌了出来,很快的就有一颗沾满了鲜血的变形子弹被挑了出来,哒的一声掉落在了旁边地板上。

    此时杜瑜琦也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很少,一旦这通道的下沉停止,应该就意味着敌人的下一波攻势来临,所以下手也是又狠又辣,在挑子弹的时候大块大块的肉都被剜了下来,出手如风,因此不停都有子弹被剜出来,和大滴大滴的鲜血一起落在了钢铁地板上。

    不过,最后一处伤口就十分棘手了,乃是在右侧的肺部,杜瑜琦最初这个位置就中了一发机枪子弹,被卡在了肋骨上,结果也真是凑巧,他接下来又中了一枪,第二发机枪子弹射在了这发机枪子弹的尾部,相当于是硬生生的将之撞进了肺部里面去,将整个左肺射透,最后只差了一寸就要从后背透出来。

    ***

    明天公~众~号开始元旦大红包活动哦,直接抽红包抽现金,大家有意思的可以去关注一下。(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07:50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