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缘由

    他看似在自言自语,但很快的就有一个诡异声音传来,看起来竟是从会客室正面挂着的那个狩猎鹿首当中传来的,这一幕倘若发生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真的会给人以毛骨悚然的感觉啊!

    “隐情是有的,不过应该和您担心的那件事无关。”

    听到了回应以后,哈里斯大公一字一句的道:

    “帝国开国几百年,历经了这么多代帝王,却以如今的这位最为志大才疏,我们这群老家伙持重的行为落在了他的眼里面,未必就不是掣肘的表现啊上一任陨落的帝国伯爵,足足要上溯到一百一十七年之前!这一次拉特尼斯家族不仅仅是伯爵陨落,更几乎都被灭门!今日是他,明日就未必轮不到我。”

    最后的这一句话,才表现出来了哈里斯大公真正忧虑的东西。

    帝国百年,内部已经是盘根错节,沉疴种种,各方面都有自己的诉求和压力,对于任何一个想要有所作为的帝王来说,他就会发现自己要想做什么事情最大的阻力不是来自于外界,而是内部。

    所以,哈里斯大公最为担忧的东西就是夏特利之变的背后,倘若有着帝国皇帝的影子,想要借势那么这件事就绝对没有结束,相反而是个开始了。

    另外那个声音紧接着也是随之响了起来:

    “根据目前的情报来看,主导者应该是这个组织。”

    然后这声音就微弱了下去,显然是在采用密语,哈里斯大公听了以后默然不语,隔了一会儿才道:

    “倘若是他们的话,那么这手伸得未免也太长了些吧?”

    那诡异声音道:

    “事情既然已经发生,那么不妨要往好处想一想,拉特尼斯伯爵这件事正好是可以作为借口,然后以此鼓动一下,就可以奠定大公你领袖的角色啊,并且拉特尼斯家族此时遗留下来的政治遗产也是非常丰厚的呢。”

    哈里斯大公徐徐的点了点头:

    “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坠落的那钢铁要塞虽然已经是残骸,可是里面还是有着大量的机密,我当时来迟一步,你要想办法将这些东西挖出来。”

    那声音道:

    “很难因为不仅仅是坠落的钢铁要塞牵动人心,还要加上黎塞留的陨落,还有明斯克圣堂的毁灭这样的大事也是吸引了各方面的关注,可以预期的是,从现在开始到以后很久,夏特利都将会成为漩涡的中央。”

    “倘若只是这样倒也罢了,根据最新的消息,那一件对于所有的圣职者来说都意义非凡的圣物:歌兰蒂斯的圣银十字架也是神秘失踪,这件东西可了不得,怕引出来那些未死的老怪物啊,这些家伙都是触碰到了世界法则边缘的存在。”

    哈里斯大公这时候终于动容道:

    “比如尼尔巴斯?”

    那个声音道:

    “对,那个虽然已经失踪了三十年,但是曾经在血之诅咒下堕落的伪装者,我相信他没有死。”

    哈里斯大公默然了一会儿:

    “好吧,这件事我们还是不要插手了。”

    ***

    阿拉德大陆的发生的事情,杜瑜琦是完全不知晓的。

    来到了道场以后,杜瑜琦发觉一切如常,看起来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不过前台的妹子一见到他立即就说馆主找,道馆的馆主姓梁,已经是个七十来岁的老头子了,只有在出太阳的时候能见到,往往都是坐在了太师椅上打瞌睡。

    杜瑜琦去到了馆主的办公室里面,发觉梁老头虽然在,看起来却是没有什么精神,还有一个笑眯眯的大白胖子,这就是他的侄子梁真了,他才是负责这道馆的真正人物,整天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据他自己说是在外面开拓业务了,杜瑜琦之前也是只见到过一次,而平时传授武术的则是梁老头的二弟子,还有从外面请来的跆拳道教练。

    话说梁真见到了杜瑜琦,便立即笑眯眯的过来拍他的肩膀,然后就开始巴拉巴拉的灌米汤,听了好一会儿杜瑜琦才明白了过来,原来是梁真前几天混到了一张请柬,然后去参加酒会,这酒会却是很上档次的,里面有不少富二代,梁真就开始凑上去推销自己的业务。

    结果他这一推销,还真的有人感兴趣了。

    大家都知道,有钱人总是有些怪癖的,有道是穷文富武,这些富二代当中,就有一个叫做楚子航的,家里面乃是航运大亨,从小就喜欢枪战片,功夫片,便迷上了习武,这家里人觉得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总比吸毒**的好,便一切顺着他来。

    结果这位楚大少天赋不错,又舍得花钱,在考察了一番之后,觉得泰拳很符合自己的胃口,速成,凶横,杀伤力强,因此就在这上面下了苦功,梁真这一凑上去,算他还善于察言观色,总算是说动了楚大少会抽空过来玩玩。

    梁真却是知道,能够将这楚大少哄开心了的话,那可以说是好处多多了,这些富二代都不把钱当成钱的,其次,楚大少在圈内也是个名人了,他经常来玩的话,无疑当中就能起到广告效应。

    同时,和楚大少拉上关系的话,梁真名下也是有一个关于健身器材的公司,楚大少的家族企业非常庞大,员工福利当中就有正在兴建的健身中心,这也是个油水丰厚的大单啊。

    那么问题就来了,怎么才能让楚大少开心呢?那当然是要打得舒服了,要让他老人家赢却又不能轻松赢,最后想来想去就考虑到了杜瑜琦。

    在武馆当中,杜瑜琦的沙包能力是公认的,就连传授武术的二师兄也是自认不如,于是梁真就灵机一动,打算让杜瑜琦临阵磨枪学一些拳脚功夫,然后去和楚大少打。

    杜瑜琦新学拳脚功夫,当然不可能对楚大少造成威胁,但是他强悍的沙包能力却又可以使其坚持很久,恰好符合要让楚大少赢却又不能轻松赢的标准

    ***

    杜瑜琦看着梁真说得眉飞色舞的,甚至开始猛灌心灵鸡汤,说是武馆发扬光大以后就会开分店,然后畅想未来,甚至分拆上市,大作慈善听到了这些杜瑜琦就觉得有些好笑,便很不客气的道:

    “梁经理,就这事啊,那我先走了?”

    梁真正说得眉飞色舞连自己都很high,却没料到杜瑜琦冷不防打断自己很是不爽,愕然了一下才道:

    “你先走?你去哪里?特训从今天就要开始了啊,我让二师兄马上就对你进行基础培训!时间就是金钱,虽然不要求你有多强,但是好歹也要有能还击几下的能力不然楚大少怎么能爽?”

    杜瑜琦叹了一口气道:

    “楚大少爽不爽,关我什么事情??”

    这时候梁真不悦道:

    “这是机会啊,年轻人,我现在是在给你机会,你知道自己的人生轨迹本来永远和上等社会是平行线吗?你知道因为我的出现才让你的人生有了一丝与他们交接的契机吗?人生难得有一次这样改变命运的机会,你不好好抓住?”

    杜瑜琦笑了笑道:

    “命运是由自己来改变,而不是别人。”

    梁真眉头一皱,带着几分苦口婆心的道:

    “年轻人,我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饭还多,你这时候的心情我也能够理解,你以为我没读过书吗?周易上说: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大仲马说,谁若是有一刹那的胆怯,也许就放走了幸运在这一刹那间对他伸出来的香饵我苦心给你制造出来这个机会,并且还不问你要任何报酬,你若错过,要后悔一百年啊。”

    杜瑜琦听了梁真的话以后,顿时就呆了呆,然后有些好笑的道:

    “等等,你刚刚说什么,还不问我要任何报酬,也就是说,你让我去给人做沙包打,还打算叫我出钱的了?”

    梁真语重心长的道:

    “那是踏入上流社会的契机啊!同学,别人根本求都求不来的机会,和家产百亿的楚大少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啊等等你走什么?”

    杜瑜琦耸耸肩道:

    “我只是觉得我们之前的分歧似乎有些大了,梁老板,正所谓话不投机半句多,我还要去上晚自习呢。”

    梁真用一种很是无辜的语气道:

    “可是,这不是没找你要报酬吗?”

    杜瑜琦翻着白眼道:

    “梁老板,如果我是个想要靠**上位的女人,那么你所谓的机会还有点靠谱,但现在的问题是我既不打算fuck楚大少,也不愿意被楚大少fuck,你是要我上去被他打,那么应该是你拿钱请我做这件事,如果你不能认识到这一点,那我先走了。”

    梁真的脸色阴沉了下来:

    “那你想要多少。”

    杜瑜琦哈哈一笑道:

    “十万。”

    梁真这胖子顿时仿佛像是被戳了菊花一样跳了起来,腮帮子上的肉都不停颤抖,大吼道:

    “你怎么不去抢!!”(未完待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