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身败名裂

    好在根据杜瑜琦的了解,契约之神实际上是一个不怎么注重信仰的神灵,他更重视那些实际性的东西,严格的依照规则来办事,只要按照规则来,信徒能够供奉足够的祭品,那么内心是否真正信仰其实并不重要,所以这一句国骂其实说起来也是无伤大雅。

    在踌躇了好一会儿之后,杜瑜琦首先确定了权限f,因为信徒等级虽然重要,以后也是可以拿得到的,但是契约之神的圣物这件道具只剩余下来了一次的使用次数,而自己应该很快就会使用它,所以错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了,因此果断入手。

    接下来杜瑜琦只剩余下来了一枚临时神圣克朗,他首先排除的就是权限e,这种抽奖似的不确定奖励并不符合他求稳的性格,权限d也并不能让他的实力可以获得马上增长-------毕竟他现在连一个追随者都没有呢!

    最后杜瑜琦的选择,是权限b,获得六枚神圣克朗,这玩意儿应该就是契约之神教派内部的货币了,有道是钱到用时方恨少,这是不折不扣的真理,要想使用各种特权,那么就少不了这玩意儿,所以还是储备起来吧。

    当杜瑜琦进行选择了以后,便要求他将那一件契约之神的圣物放置在了自己的专属祭坛上,然后开始出现了一团朦胧的白色光芒将之包裹,接下来就提示杜瑜琦,说是修复过程虽然很短,但是升阶则是相当费事,估计要耗费四个小时到四十八小时的时间,届时专属祭坛的功能都会暂停使用。

    杜瑜琦近期两三天还没有响应召唤的打算,所以专属祭坛停用也无所谓,而他看了这耗费时间的跨度也忍不住想要吐槽了,四个小时到四十八个小时这其中的不确定因素有多少啊。

    然而杜瑜琦此时能做的事情也只有吐槽而已,他忽然又想起来今天新租的房间那边还要去和房东签合同,便趁着下课的时候直接溜掉了。

    ***

    此时在阿拉德大陆上,却是风起云涌。

    夏特利市本来就因为内部交战而满目疮痍,更是被一艘巨大的钢铁要塞从天而降,几乎撞毁污染了四分之一个市区,此时班图族的一干人等已经是成功撤回到了斯顿雪域当中,并且开始积极的修建道路,预备帝国一怒之下发兵前来剿灭的时候就往万年雪山深处撤退。

    然而最令整个阿拉德大陆都震动的是,明斯克圣堂居然在天灾和**交杂当中毁于一旦,根据目前放出的官方消息,之前明斯克圣堂附近就出现了好几次先兆性地震,已经是毁坏掉了明斯克圣堂的一些附属建筑和主体结构,而在接踵而至的一场大地震当中,整个圣堂终于支持不住,彻底毁灭了,大主教黎萨留因此而陨落,圣堂当中的精英也是次第凋零。

    在这样的情况下,一股神秘的盗贼突袭了明斯克圣堂,乘虚而入盗走了圣器:歌兰迪亚的圣银十字架!这件传承了数百年的强大圣器就此失踪,甚至都失去了与其余圣器的共鸣!

    因为这股盗贼的身份成谜,因此班图族就被整个阿拉德大陆的所有圣职者视为仇敌,同时发出声明,从此拒绝为班图族的任何人提供任何形式的治疗手段,这样的命令甚至令大量的冒险者小队出现了内讧,因为班图族的驯兽师和圣骑士恰好都是冒险者团队里面很受欢迎的成员,这两边一旦出现了对立,整个团队必然就要面对散伙的命运!

    在这种情况下,圣职者与班图族的冲突立即就吸引了大多数人的眼球,忽略了另外那个隐藏在幕后却出力极大的组织!而在这时候,这个组织却已经列出了一份清单,上面就正是在夏特利之战当中站在己方对立面,并且表现得十分活跃的人。

    此时的这一份清单,就被握在了一只纤纤素手里面,然后一个声音就响了起来:

    “又是这个杜教士!有趣,真的有趣。”

    说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弥夏,而她此时正呆在了办公室当中。在她的对面站着的,赫然正是小丑,而小丑此时的脸上虽然被油彩涂抹,却有一大片被火烧过的可怕瘢痕,他的右臂居然又重新长出来了,不过看起来还十分虚弱,因此被包裹在了纱布里面。

    听到了夕的话,小丑浑身上下都微微颤抖了起来,显然是听到了“杜教士”三个字受到了刺激,立即就半跪在地道:

    “主人,是我的错,最初就应该集中全力对付他的,结果让他在地下活了下来,以至于后面局面失控”

    弥夏坐在了旁边的躺椅上面,她看起来随时都是精力充沛的模样,挥挥手道:

    “你这一次做得很好,无论是在联络班图族人上,还是与羊子和卡摩卡的交涉上,甚至就连明斯克圣堂下方的封印之门处理得也是恰到好处,更是将阿伽门农那边的机密资料传递过来了一大部分,所以就算是有什么错,也是瑕不掩瑜,有功无过。”

    弥夏的这些话一说,小丑立即都有些哽咽了:

    “多谢主人的肯定。”

    弥夏很随意的道:

    “这一次你的奖赏我已经签发了手令颁发了下去,这一次你为什么会败给那个杜教士,原因就是处理问题的方法不正确,你的最大优势根本就不是在个人的实力,而是手中的权力!”

    “倘若你在和班图族交涉的时候,顺带将杜教士的性命作为条件,他们能不答应吗?倘若你出让一部分钢铁要塞的秘密给帝**,以杜教士的性命为条件,他们能不答应吗?双管齐下,自然就兵不血刃的解决这件事了。”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我赏识你是因为你的头脑,你却在和他的对垒当中舍本逐末,这才是你失败的真正原因。不过幸运的是,你保住了自己的命,这还算不错,什么尊严,荣辱,财富,都是建立在了活着的基础上,没有了生命这些都是一场空,你活了下来,那么就有卷土重来的机会!”

    听到了弥夏的话,小丑默默的点了点头。

    弥夏接着端起来了旁边的高脚杯当中的果汁饮了一口,然后道:

    “杜教士虽然棘手,但他的根基却是在异界,似乎来历也是有些不明不白的,而这一次通过契约之神已经暗算过他,下一次几乎就没可能诱他入彀了,所以先放一放吧,现在对他过分关注不是很有必要。”

    “倒是这个素盏夕看起来很有些碍眼呢,卡摩卡已经是答应投靠了我们的,却是死在了她的手里,同时我们前去接应的变异统领罗尔特也陨落在她的手下,就凭这两件事,她给我们造成的损失已经是很不小了啊!”

    “何况我之前在几份报告上也看到了她的名字,似乎她还是风拳流那边很重视的人,被誉为是百年一出的罕见天才,在虚祖国内的名气也是很响所以,下一个目标就是她了吧。”

    弥夏随意的拿着资料,涂抹了鲜红色蔻丹油的食指指甲便是掐在了资料上“素盏夕”三个字上,然后淡淡的道:

    “让这位惊才艳艳的天才少女声败名裂,最后沦为人人唾弃的叛徒凄凉而死,想一想也真是有趣呢,而这才能给我们的敌人以足够的警告嘛!这件事我已经有了计划,交给你去执行。”

    小丑接过了这份资料,深吸了一口气道:

    “主人的意志,一定会得到最彻底的实施!”

    ***

    从阿拉德大陆回来之后,杜瑜琦知道自己这一次肯定是被小丑恨之入骨了,不过他也并不在乎这一点,毕竟对方没可能追到地球上来这就是最大的优势了,同时,响应召唤的主动权乃是掌握在了他自己的手中,对方要想再次做手脚也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但是,杜瑜琦却没有想到,正是因为他的难缠,才导致了敌人重新更换了下手的目标,切换成了素盏夕!

    此时的杜瑜琦却是接到了一个电话,这个电话正是来自于武道馆的梁老板了,这个白胖家伙几乎是用一种咬牙切齿的语气道:

    “十万就十万,你要保证做好这件事!”

    杜瑜琦听到了梁老板的话,顿时微笑了起来道:

    “好的,老板,预付的五万准备好了吗?”

    梁老板立即就眼睛睁得大大的怒吼了起来:

    “什么预付的五万!!”

    杜瑜琦笑了笑道:

    “我们不是说好的吗?给我的十万块里面,有五万块钱是预付,避免因为某些不可抗拒的理由导致我血本无归。”

    梁胖子气急败坏的道:

    “我们什么时候说好的!!”

    杜瑜琦嘿然一笑,却不接话,因为倘若这家伙是真心想要给十万的话,那么自己提出五万预付他就一定会答应的,因为在他的心中这十万已经是被划为“不属于自己的那部分了”,所以就算是提前给出五万也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事情。

    因此,梁胖子若是拒绝给预付,那么就只能说明他从头到尾都没打算支付这笔钱!

    “一秒,两秒,三秒”杜瑜琦在心中默默倒数着,然后听到了梁胖子还不改口,便道:

    “我还有事啊,梁经理下次聊,说完就很干脆的挂断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