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机遇?风险!

    结果隔了不到十秒钟,就听到电话重新响了起来,紧接着就是梁胖子气急败坏的哀嚎声:

    “行行行,五万预付就五万预付,不过要明天给,我身上没事带这么多钱干嘛?”

    杜瑜琦笑眯眯的道:

    “没关系,我也支持支付宝,银联,微信转账的。”

    梁胖子在电话对面大骂了一句脏话,然后道:

    “你的支付宝账号还有,半个小时以内到武馆来!”

    最后那句话真的是对着电话声嘶力竭吼出来的,估计吼完了以后就直接将电话给砸了杜瑜琦心情很愉快的道:

    “好的,老板。”

    而十分钟之后,他发觉自己的支付宝账户更是入袋五万,因此就无疑笑得更开心了。

    ***

    当天杜瑜琦就去特训了两三个小时,其实对他来说,无论对上地球上的谁,实力根本就是碾压,关键是之前上擂台做沙袋的话那就是闷着脑袋举起护具挨打就好,现在便要弄懂一些规则了,结果一两个小时就将一切都弄明白,接下来二师兄也觉得没有什么好教的。

    不过梁胖子的心里面肯定是很不爽的,便指使杜瑜琦做这做那,搬东西扫地之类的,总之不让他闲着,杜瑜琦也觉得无所谓,拿钱办事呗,上班时间本来就应该做事情,也并没有偷懒。

    话说要迎接楚大少这样的牛人,武馆的各项设施也是需要整备一下,以旧换新,这样的小道场不能给人以华丽宏大的感觉,起码也是要整齐整洁,所以这几天道场里面的粗苯杂物,陈旧东西也是搬进运出的,道场里的那一辆二手五菱宏光也是一刻都歇不下来,有的时候司机老谭不在,杜瑜琦就少不得要前去帮忙开几趟。

    老谭本来是个贪杯的,结果这天中午恰好梁胖子良心发现在隔壁的小饭馆叫了几个菜请客,难得铁公鸡出血自然就喝得个面红耳赤,结果刚刚喝完商贸公司就通知他们,说订的美国拳台护栏到了,让他们及时赶到码头去拉走,只免费三个小时,超过一小时就加收十美金一小时的保管费。

    梁胖子本来就是个精打细算的人,听到了十块钱一个小时的保管费已经是心急火燎,何况还是以美金为单位,那简直就仿佛被爆了菊花一样焦躁了,可是司机老谭喝得都直接溜了桌子,就算是不溜桌子也不敢让他酒驾啊,于是梁胖子立即就想到了杜瑜琦这个哪里需要朝哪搬的“革命一块砖”,心急火燎的道:

    “杜瑜琦你不是会开车吗?赶快帮我拉货去,开快一点!!要是慢了的话保管费你自己出!”

    杜瑜琦翻了个白眼,坐进了五菱宏光的驾驶室,直接将最后一句话选择性的忽略掉,这辆车可以说是除了喇叭不响其余的地方都在响,唯一的好处就是皮实耐操,开了二十八万公里也不知道被卖成了n手车,然而看起来依然还能开个几万公里不成问题,并且昨天才被老谭开去路边摊做了两百多块钱的大保健,哦不对,应该是大保养,应该不会坏在路上。

    过去拉货的过程非常顺利,但是回来的时候大老远的就见到了武馆所在的那条街都人头攒动,似乎出了事情被堵塞得水泄不通,杜瑜琦只是开到了街口就再也通不过去,看那架势就算是喇叭按烂也是无济于事,何况这辆破车貌似根本喇叭就没用?

    无奈之下,杜瑜琦只好下车,打开侧门将提的货给拿了下来,扛在了肩头挤了进去,结果走进去十几米这才见到,原来武馆的门口居然齐刷刷的停了一排豪车,什么保时捷box,日产gtr,宝马i8,玛莎拉蒂gt,宾利欧陆等等琳琅满目,当然最扎人眼球的还是一辆兰博基尼第六元素,仿佛从未来穿梭而至的造型惹得人纷纷拍照。

    一群衣着光线的豪门大少带着女伴在武馆门口吸烟聊天,对周围投射来的目光都是习以为常,不屑一顾,杜瑜琦本来穿得就很普通,一身皱巴巴的运动服,外加扛着货物身上还有不少灰,直接就被当成了空气无视掉。

    这时候梁胖子则是在旁边不停的赔笑说话,但也没有几个人理会他,要么在和旁边的人聊天要么就在玩推特,到了后面,有一个满头染了白发的年轻人走了上来,他穿着克里斯多夫凯恩品牌的镂空连帽罩衫sj黑色背心黑色裤子,看起来还是蛮酷帅的,走到了满头大汗的梁胖子的面前大刺刺的对着他的脸喷了一口烟道:

    “请我们进去坐?你这破地方也有资格让我们进去坐?只是楚少昨天跟我讲过一句话,说是小地方也可能藏龙卧虎,所以我今天就特地来看看,这条小庙街上的虎在哪里,龙在哪里,不要是楚少看走眼了吧。”

    他这句话说完,旁边的人都大笑了起来,纷纷道:

    “这样垃圾堆一样的地方,养出来的也是一堆苍蝇老鼠啊。”

    “来这里逛一逛,都要沾上三分晦气,我回去都要去泡个澡转转运了。”

    “这就是武馆的馆主啊,怎么长得像一头猪一样,来这里练武的都是猪啊,眼睛要瞎到什么程度?”

    “什么**地方,来这里能学到什么破烂玩意儿啊!”

    “”

    听到了这些话,武馆里面的人都是一脸铁青,只有梁胖子脸色苍白满头冷汗,居然还在鞠躬赔笑,一个劲儿的赔不是。

    这时候早有人告诉杜瑜琦,这白发青年叫做吴运达,家族当中的生意也是做得极大,并且和楚家的生意有所重合,所以一直与楚大少面和心不合,两人斗嘴的时候也是暗藏机锋。

    昨天在酒吧喝酒的时候,这吴运达约楚子航改天去公海上开派对,楚大少就说自己要去这家武馆玩玩,吴运达便说小地方有什么了不起的,言语之间就已经在暗讽楚子航眼光不行。

    楚子航便说小地方也是可以藏龙卧虎,反唇相讥说他有眼无珠,两人一番口角之后,这位吴大少吃了暗亏,心中不忿就跑来这边挑刺想要打脸楚大少了。

    这大人物之间的口角,牵连到了武馆这边遭受无妄之灾,梁胖子无论如何也是欲哭无泪,但他又能怎样呢?

    这时候有人说怀疑这一家偷税漏税严重要来查一查,毫无疑问,这家富二代在税务局有关系,而另外一名富二代又直接嚷了起来,说觉得这里就是一家徒有虚名在骗钱的武馆,要让自己的保镖好好伸量伸量,言语之间就是要来踢馆的意思了。

    被这样侮辱,平时在传授武术的二师兄首先就不忿站了出来,但是梁胖子却在中间苦笑拦着,这局势很明显,这群富二代摆明就是来找麻烦的,打输了的话名声尽毁,这武馆也就不要想再开了。

    打赢了的话就更是捅了马蜂窝,这些富二代构成的关系网十分庞大,公检法税务局等等,处处可以说都能卡着你的脖子,今天消防来一次说你有火灾隐患,明天卫生局来一次说你卫生不合格,后天税务局来一次说你偷税漏税,大后天城管来一次说你招牌影响市容那同样也是要让你心力交瘁恨不得重新投胎做人的节奏。

    不过梁胖子拦住了二师兄,但梁家武馆里面还有一名请来的跆拳道教练就忍不住了,立即就站出来指住人大声道:

    “你们可以侮辱我,但是不能侮辱我的武道!”

    那名富二代立即变色道:

    “哟呵,上一个敢拿手指我的,接下来住了一年半的医院!”

    旁边立即就有人帮腔问:

    “怎么会住一年半的医院啊?”

    那富二代冷笑道:

    “打断一只手,大概会上医院住一个月,所以我就在出院的时候再去把这傻逼那只手打断啊,最后我连续打断了他的这只手六次,不就住了六个月?”

    另外那人立即道:

    “那么还有一年的住院呢?”

    那富二代呵呵一笑道:

    “第七次去打断他手的时候,手下没留力,砸到了他头,所以做了一年的植物人,听说是家里人把屎把尿细心照顾,所以发生了医学上的奇迹,运气好醒过来呢。”

    旁边人听到了这帮人如此嚣张,心中自然是不平,都是有些群情汹涌,但看看旁边的那些人高马大的保镖,看起来十分专业,里面甚至还有几个黑人,顿时都敢怒不敢言了,那名跆拳道教练估计当时也是脑袋一热站出来,结果现在顿时就有些嗫嚅着不敢答话。

    结果他这一怂想要缩回去,别人却并不答应了,一名超过一米九的黑人保镖除掉了外衣让同伴拿着,然后大步走了上去,扎了扎衬衫,对准了那名跆拳道教练勾了勾手指,这名跆拳道教练叫做金法镐,其实也是有几分水准的,加入了wtf(世界跆拳道联盟),还是一名二级会员。

    顿时将牙一咬,立即就几个连环步冲了上前去,迎面就是一记转身侧踢,那名黑人侧身一挡,金教练的这一腿踢在了他的身上,发出来的却是“嘭嘭嘭”的闷响声,看起来对他乃是毫无伤害。(未完待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