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夕的巨大危机!

    杜瑜琦这时候也不知道应该怎么接话了,他这一次过来的目的不就是要想办法拐骗杰特吗?还特地今天一咬牙大出血请他**,将他灌得醉醺醺的,没想到自己还没开口,杰特居然主动请求。

    见到了杜瑜琦久久不说话,杰特看起来也是十分沮丧,叹了一口气道:

    “哎,好吧,我知道我自己实力不怎么好,虽然提前领悟了一些毒王的奥义,但是你是近战,应该想要找个擅长远程的职业配合,而且我又很穷这样好不好,我听说信徒阶位从白银阶位再次提升的时候,能获得第二个追随者的位置,这个位置能给我不?”

    杜瑜琦在心中强忍着笑意,很是有些严肃的道:

    “咱们做朋友不好吗?为什么要抢着做我的追随者呢?这其实和仆人差不多啊。”

    杰特此时显得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你带来的东西太好吃了!那个用热水泡的面吃起来又方便又香,就连炒的瓜子都有那么多种味道”

    说到这里杰特的两只眼睛都冒出来了星星,憧憬的道:

    “那么你的世界里面,好吃的东西一定更多吧!我做了你的追随者,就可以被召唤到你的世界里面去大吃四方呀。而且我要去学一学怎么炒瓜子的,库瓦城里面的所有东西都好难吃啊。”

    杜瑜琦顿时惊呆了,他也没有想到杰特的志向居然如此的深远,为了吃如此的苦心积虑,最后强忍笑意,叹了一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我就勉为其难的让你先做我的追随者吧,谁叫咱们关系铁呢?”

    接下来既然双方都是你情我愿,一系列的流程就走得飞快,最后杜瑜琦被扣除了两枚神圣克朗以后,杰特就正式成为了他的追随者,两人此时便获得了一系列的技能:

    主动技能:召唤,耗费一枚神圣克朗建立时空通道,将追随者召唤到主人的身边,召唤时间根据双方的距离而定,倘若是在同一位面不会超过五分钟,此项技能最好是在安全情况下进行。

    被动技能:灵魂之契,双方从灵魂层面缔结了契约,所以在未经对方同意之下无法互相伤害。

    特殊被动技能通过随机抽取获得:千钧一发,追随者在即将遭受到使其致命的伤害的时候,会触发此特效,使其体外出现一层强大的护盾并且瞬间传送至主人的身边。

    千钧一发技能触发的时候将会消耗两枚神圣克朗,神圣克朗不足将无法触发,一旦触发之后,冷却时间为一周。

    杰特获得的特殊被动技能,是基于杜瑜琦的白银信徒位阶获得的特权,在若干个特殊被动技能当中抽取一个,千钧一发算是比较实用了的,但绝对不是最好的。

    杜瑜琦觉得最好的一个技能叫做,玉石俱焚,这是一个特殊主动技能:集合了主人和追随者的全部力量轰出一击,这一击有非常高的几率暴击!

    除了玉石俱焚之外,还有一个特殊技能叫做互通有无,这个特殊技能乃是被动,主人和追随者同时获得一定属性的加成,主人获得的加成乃是追随者最高属性的十分之一,追随者获得的属性加成则是主人最高属性的十分之一。

    不过既然已经抽取了也无所谓了,杰特对自己的忠心是没得说的,已经用行动证明过,并且杰特这一次险死还生,提前掌握了毒王的一部分奥义,最明显的就是砖袭的加强,可以丢出砖头把敌人拍晕并且很难被豁免,同时武器上附带猛毒杀伤力极强,乃是个非常强悍的帮手了。

    两人签订了契约之后,心头都了却了一件大事,心情也是相当舒畅的,便又打算去月光酒馆痛饮,本次便是打算不醉不归了,就在两人喝得七七八八的时候,从门口又进来了两名客人,这两人看身上的穿着打扮就不是赫顿玛尔本地的,却是恰好坐在了两人的旁边,落座以后不停的捶打着腰腿,还有零碎的话语传来:

    “希望那头大黑章鱼的眼睛还没被处理,否则的话就不好办了,我们等了足足两年啊。”

    “哎,摩伽陀飞行起来虽然还算快,但这么几个钟头坐下来,我的骨头都要散架了。”

    “好好喝点儿,然后就找地方睡一觉,啧啧,看那妞儿的腰,摇得可真是风骚。”

    “再风骚也没有夕大师风骚啊,要不是这么多人出来证明外加证据确凿,谁知道夕大师竟然是这样淫荡的女人啊,外表看起来冷若冰霜,根本就对任何人都不假辞色,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甚至还有小道消息说,她还修炼了魔女的妖术,能够吸取男人的精气为己用呢!”

    “啊?吸取?用哪张嘴?呵呵呵。”

    “”

    听到了这两人的对话,杜瑜琦最初心中大怒,但他本来就是心思缜密的人,细细思量后,那种愤怒竟是若雪融冰消一般的消逝而去,脊背上有冷汗涔涔而下!!!

    “素盏夕竟是出事了?”

    “并且听这两人的口气,居然是被诬陷成作风问题,这摆明是在她的身上泼脏水,连名声都是要一起糟蹋啊!”

    与夕接触了那么久,杜瑜琦也大概知道了一些她的身份:虚祖一国的天才,风拳流一脉培养出来的强大继承人,地位极其超然!

    可是,哪怕是素盏夕这样的地位,居然都被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名声尽毁,直接扭曲成了荡妇一般的存在,并且连带风拳流和虚祖一国国内都全部失声,能做到这件事的人的实力可想而知。

    是什么人居然可以在短时间内做到这一点?杜瑜琦立即扪心自问,他的心中立即就浮现出来了“内讧”“栽赃”“官方要对风拳流下手”等等原因,但是想来想去,觉得嫌疑最大的还是神秘组织!

    同时,无论这件事是谁做的,夕此时的处境之凶险则是用脚趾头都想得到的!

    “不行!”杜瑜琦心中顿时涌出来了一股焦躁无比的感觉:“我不能坐视,我要去救她!!”

    一念及此,他便转过头,对着杰特认真的道:“兄弟,出大事了,咱们得马上动身回你们部落,有些事情我们必须要去做。”

    时间要回溯到几天前。

    那一夜,月光如水安静的铺陈在大地上,夕盘腿端坐在了床榻上面,忽然张开了双眼。

    这少女的房间当中,几乎没有任何的装饰性东西,就是一床一桌,朴素简单得令人难以置信,床前还有一匾,上面写着四个大字“崩撼突击”,每一个字都写得龙飞凤舞,几乎要离纸飞去,而房间周围的墙壁用素雅的墙纸贴满,不过却是出奇的洁净。

    夕站起身来,抬头看了看月亮,然后走出了门外,茶几上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一句话:

    “月正中天时,一战分高低。”

    夕对约会之类的一点儿兴趣都没有,但是对于战斗这件事却是有邀必前往,她大步走出了自己的房间,然后来到了约战的地点真云台上,约战她的人看起来早就到了,背对她而立,看起来身躯十分挺拔,一看也是经过了相当艰苦磨炼的强者。

    夕见到了这个人,眼中有狂热的光芒闪耀而过:

    “上一次你败在我的手里还不到三个月,你竟然就能摸到传闻当中爆发力天下第一的武神强踢的门槛,真是令人难以置信了,今天我还真的要好好领教一下南慎师兄你的高招。”

    背对夕而立的那男子依然是不说话,没有转身过来。

    夕此时依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冷笑了一声,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双拳上光芒流动,身周的银色锁链叮当作响,已经是大步冲前,然后一拳对准了这名男子的背心砸了上去。

    这一拳砸上去之后,夕忽然就觉得不大对劲,因为这位南慎师兄看起来居然连半点儿挪动的意思都没有,仿佛像是个沙包似的,她立即就收住了力气,不过还是一拳砸到了他的背心上,顿时就见到了这家伙居然很干脆的应着拳风飞扑了出去,以嘴啃泥的方式着地,然后连续翻滚了几圈,便是不动。

    夕的心中剧震,因为她的拳头在触及到了对方背心的时候,赫然就已经感觉到了一件诡异无比的事情,那就是对方竟然没有心跳!之前她来的时候就没有听到对方的呼吸,不过有很多秘术都有闭气蓄力的技巧,所以她并不在意,也就是说,这位南慎师兄站在这里的时候就已经是个死人!

    夕收拳,微微皱起来了眉头,她此时还只是觉得很是诡异而已,并没有往深处去想,便立即前去叫人,将前因后果一一说明,至于接下来怎么处理的夕也根本不会关注,直接回到了自己的静室内开始修炼了。

    最初的时候,这件事也就是按照夕的说法,南慎在她到来的时候就是一具尸体来处理,可是这时候忽然有人提出,想要看一看南慎递送过来的那张约战纸条,夕当然觉得并没有什么问题,但问题就来了,那张约战纸条居然神秘失踪。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