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求援

    “时间紧迫,接下来要带过去的东西太多了,我要列个清单才行,致盲弹/炫目弹/眩晕弹这东西似乎也能买到呢,具有相同能力的东西最好是带三类过去,就算是异变了几类好歹也会有点儿剩余下来的吧,好在那孙子输了一百万给我,否则的话钱还真的不够呢!”

    而接下来杜瑜琦就要连夜动用位面遁走的能力重回阿拉德,这一次依然不是为了救人,而是要寻找资源,虽然这能力是用一次就少一次,但是为了将夕救出来,杜瑜琦也只能不惜一切代价,不要说是区区位面遁走能力了,就是位面行走之证毁掉又如何呢?

    “我现在的问题有两点,第一点是势单力薄,要想救人并且成功逃走的话,两个人确实是太少了,第二点则是对虚祖毫无了解,在这么紧的时间跑到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去干坏事,这难度未免也太大了些。”

    “所以,现在只好做一件两全其美的事情了,听说林这家伙就一直住在虚祖,他貌似是为了追寻一个叫做云幂的女子的足迹而来的,而这女子在阿拉德大陆上呆得最多的地方就是虚祖,我只要找到他,那么既可以解决人手不足的问题,又可以搞定人生地不熟的问题!”

    “激活位面遁走能力”

    “靠,是否要进行定位,否则将会随机传送!?我似乎没有什么东西是和林相关的,咦,这里似乎有一条绷带是给他包扎时候换下来的,上面还带着他的鲜血,用这玩意儿定位应该可以吧?反正不可以的话一定会提示的。”

    “ok,成功了,这一次定位的不是物品,而是血液呢,难道会直接将我传送到林的身边吗?”

    ***

    不得不承认,位面遁走能力这种有限次数的玩意儿的确要好用得多。

    杜瑜琦再次来到了阿拉德大陆上以后,就没有被直接传送河流或者阴沟当中的待遇,而是在一处僻静无人的小巷当中,看得出来的是,他来到的是一个干净,整洁,并且拥有充分规划的城市,到处都栽种着稀疏的竹子和灌木,给人以精致的感觉,有着很浓重的东方风味。

    并且更重要的是,他还获得了非常明显的提示:

    “目标对你并没有敌意,所以直接将你传送到了他的附近,你定位的人就在直线距离一百米以内!”

    非但如此,杜瑜琦的视网膜上还直接出现了一个非常贴心的箭头,示意顺着这个方向走就能找到那个人看着这个箭头,杜瑜琦都情不自禁的想到了某些网页游戏当中的一键走路的贴心功能啊。

    转过街角,杜瑜琦就站到了一处宽大宅子的大门口,这一处宅子青砖白墙红瓦,飞檐吊角,同时屋檐上面还有特殊的虚祖国的燕状雕塑,还是属于自带不小的后花园那种,并且大门口还有十分彪悍的石兽来作为护宅的吉祥物,这玩意儿哪怕是在虚祖国内,也是需要相当有家底的人家才置办得起来的。

    当杜瑜琦在这一处宅子门口逗留了一会儿之后,便发觉里面的大门忽的“嘎吱”的一声打开了,一个看起来很和气的老头子打量了一下杜瑜琦,然后道:

    “这位先生可是有事?”

    杜瑜琦很干脆的道:

    “我找林。”

    老头子愕然了一下,脸上露出了茫然的表情道:

    “我们这里没有这个人。”

    杜瑜琦微笑了起来:

    “我不久之前才在夏特利和他并肩作战,顺带救了他的朋友fire,你进去通报一声,就说杜教士来找他就好了。”

    老头子听了杜瑜琦的话以后,便将他默不作声的让到了里面的门房当中,然后请出了一名小厮在旁边陪客,他则是转身进去通传,隔了一会儿之后便见到了林满脸笑容的走了出来,他穿着一身宽松的银灰色长袍,袍子的款式很是居家,其布料的质地看起来既像是绸缎,又仿佛是布料,相当顺滑柔软,脚下则是蹬着一双木屐,穿着得相当的随意。

    两人乃是出生入死的交情,因此也没有什么客套话,林便将杜瑜琦直接带到了自己的书房当中,他虽然是亡国王子,可是威严尚在,所过之处遇到的全部下人都是匍匐跪倒在地,而且还是额头触地的那种。

    更重要的是,杜瑜琦感觉到这些人都是心甘情愿,毫无任何的勉强之意,对林的尊崇可以说是发自内心,这就十分难得了。

    进入了林的书房当中以后,陈设都是十分清新雅致,其中流露出来的还有一种磅礴大气的感觉,看得出来之前林应该还是在这里作画,因为在书案上面,笔墨宛然,还有一副浓墨水彩的下山虎刚刚绘到了一半,看起来已经是峥嵘初显,空中还有着一股淡淡的香气,应该是从旁边的香炉里面发出来的。

    杜瑜琦坐下了以后喝了一口茶,便开门见山的道:

    “我是为了素盏夕的事情而来的,没想到你也是在虚祖国内,那么这件事至少比我想象当中的要好得多了。”

    林点点头,沉吟了一下道:

    “夕这件事情我当然是义不容辞,不过,这其中应该是隐藏着很大的秘密在里面,杜教士你不是这里的人,所以很难理解风拳流在虚祖国内的地位是怎样的,我可以这么说,倘若风拳流不点头,夕这件事哪怕是虚祖国的王女出面想要暗算她,也是没可能成功的!”

    杜瑜琦道:

    “那么现在能不能知道,到底是谁在后面散风点火,主持对付夕这件事的?我来之前认为是神秘组织做的,因为对方下手极狠,看样子不仅仅是要将夕抓起来关几年那么简单,更是要她身败名裂,现在听你这么一说,难道是风拳流内部本身就有一股想要对付夕的势力做的?”

    林摇摇头道:

    “倘若真的有这么一批人想要对付夕的话,那么时机选择得未免有些不对啊,刚刚好是夕从夏特利归来,破坏了钢铁要塞之后!最符合真相的应该是:神秘组织想办法对付夕,然后放出了风声,刚好风拳流内部也是有人想要出手对付她,双方可以说是一拍即合于是,联手造就了当下的局面。”

    杜瑜琦眯缝着眼,摇摇头道:

    “有可能是三方妥协的结果,虚祖国的皇室也不排除有人加入其中啊。”

    林愣了愣道:

    “理由是?”

    杜瑜琦道:

    “刚刚我还没有想到这一点,但倘若真的像你描述的那样,风拳流必然在虚祖国内已经呈现出尾大不掉之势,那么虚祖王室想必也很乐意见到这样的毒瘤萎缩一点的。”

    林默然了一会儿,点了点头,然后道:

    “根据我目前获得的消息,似乎对夕的看管并不严密,看起来仿佛到处都是破绽,因此倘若要救人的话并不难,难应该就难在怎么救人以后逃走上,根据我的猜测,搞不好别人就是要故意露出破绽等我们下手,然后一网打尽。同时,倘若真的有人来救的话,那么也可以理直气壮的将夕的罪名坐死。”

    杜瑜琦点点头道:

    “很有可能,现在我这边的相关情报太少了,你得提供给我,相关地图是重中之重,同时,不知道有没有办法安排见夕一面?”

    林道:

    “你稍等。”

    说完了便让人去拿相关的资料,同时又有小童进来,放下了四色果盘和一壶清茶,这四色果盘当中有花生和葵瓜子,有一种干果杜瑜琦却并不认识,看起来应该是地球上没有的,尖尖的仿佛松子,不过又呈现出坛子一般的形状,捏破以后又发觉里面呈现出大蒜瓣那样的形状,吃起来却有一股特别的焦香。

    一问之下才知道,这玩意儿叫做坛子豆,乃是一种广泛种植的作物,它的嫩芽和叶子可以采摘下来当成蔬菜吃,其块状根茎里面若葛根那样,拥有丰富的淀粉可以做成主食,其果实则是能炒熟了当成零食。

    而壶里面倒出来的不是清茶,而是色呈微黄色的清澈泉水,里面却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清香,就仿佛是雨后松林当中飘荡着的那种清新气息,杜瑜琦喝下去以后,居然有一种微醺的醉意,只觉得困倦袭来,便歪在了旁边的榻上悄然睡去,不过很快就醒了过来。

    他大概只是小憩了五分钟,可是醒来之后顿时就觉得精神焕发,可以说是疲乏一扫而空,简直就像是大睡了十四五个小时,然后又饱饱的喝了两杯牛奶吃了一大碗牛肉面似的。

    林此时看着杜瑜琦笑了笑道:

    “我发觉你之前精神状态很不好,双眼充满血丝,言谈之中还相当的焦虑,现在你自己还不觉得,只怕一停下来的话就会落了病根,所以刚刚请你服了一点秘制的药剂,主要的成分是椿蚁王浆,迎夏花的花蕊,天空之海特产的黑珍珠粉末,现在应该好多了吧?这种药物不能常用,因为会产生依赖性,但是偶尔用一点,却是效果很佳。”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