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坚持

    杜瑜琦感激的笑了笑道:

    “我这一次过来,停留的时间也是有限,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我在这边多停留一会儿的?比如说,我给你自己的一件信物,然后你找个人点对点的指定召唤我过来?”

    林听了杜瑜琦的话,摇摇头道:

    “这件事很难办,除非是专职的强大召唤师将你契约成了固定的召唤生物还行,否则的话,契约之神这里很难通过,因为这样的行为一旦变成了常态,就相当于变相的刷信徒的权限。”

    “这么说吧,倘若你在仪式当中直接指出:召唤的目的是要让你在阿拉德大陆停留下来办事,那么召唤你的这个人就要做出很大的牺牲,比如信徒的位阶降等,又比如消耗双倍的神圣克朗。倘若表面上告诉契约之神要召唤你来做护卫,实际上的目的却是让你停留在阿拉德大陆办事,那么这性质就非常严重了,一旦被契约之神认定,那么就是渎神。”

    听了林的话,杜瑜琦想想也觉得是这个道理,倘若能轻易的蒙混过关,那么很显然,自己之前千辛万苦弄来的位面遁走能力就是一个笑话了,那么搞不好神圣克朗的整个货币体系都要受到莫大的冲击和挑战。

    所以一时间杜瑜琦也是没有办法,只能老老实实的继续挥霍自己的位面遁走和神圣克朗,这一夜,林书房里面的灯没有灭,两人已经开始紧锣密鼓的制订起一系列的计划来。

    ***

    清晨,

    天边已经是多了一抹灿烂的朝霞,将天空点缀得分外的绚丽,

    鸟儿已经是开始在树上啾啾的叫着,树上的新芽缀着露水,显得格外的清新透明,生机勃勃。

    这是一个干净而美丽的世界,

    可是,夕此时与这个世界之间,却多出来了好几根铁栅栏!

    这几根铁栅栏牢牢的镶嵌在了窗户上,看起来就给人以坚不可摧的感觉,上面还刻着能够封禁“气”的铭文,而夕身上的锁链也是多出来了一根,绑缚在了她的腰间,看起来仿佛像是装饰品一样。

    这根锁链乃是封魔锁链的主链,没有这根主链的话,那么封魔锁链便是一件无时不刻都在鞭策穿戴者,使其勇猛精进的圣物,但是有了这根主链的话,那么封魔锁链便摇身一变成了最可怕的刑具,禁锢住气功师念气的可怕魔物。

    此时封魔锁链链的外形也是发生了蜕变,由银色转变成了仿佛是黄金刚刚被熔炼的颜色一般,并且灼灼生辉,出现了这种状况,便说明夕体内产生的所有念气都是被它全部吸收,所以此时夕完全就和普通人没有任何的区别,看起来就是一个双十年华的少女,手无缚鸡之力,只是额外的沉默。

    从被指证为凶手,一直到被抓进来,夕一共也就只说了两句话,第一句话是对着质询自己的刑法官,另外一句话,则是对着满脸难以置信之色的道场长老说的。

    夕的话很简单,也很干脆,也很冷漠:

    “不是我。”

    简单干脆是夕素来的风格,而冷漠,则是为了掩盖心底的痛楚。

    被朝夕相处十几年的人彻底出卖的痛楚!

    她心中始终都有一丝希冀,一丝眷恋,所以面对旁人的捉拿也并不反抗,任由门中的长老给自己戴上封魔锁链的主链,任由旁人将自己带入牢房,任由路上千人唾弃,万人鄙夷,为的就是要留住心中的这一丝难得的温暖。

    只为这一丝眷恋,一点温暖,哪怕是被天底下所有的人都背叛,舍弃,辱骂,夕也根本就不会在意,她的心中除了武道之外,这就是唯一剩余下来的东西了。

    虽然被关押了这么久,但是因为夕修炼念力体质变异的缘故,所以依然显得十分整洁,甚至带着淡淡的莲花芬芳的体香。

    忽然,囚房的铁门“当啷”的一声打开了,紧接着就是“当啷”的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被丢在了地上,然后就是一个鄙夷的声音响起来:

    “吃饭了,赶快吃,吃了就要去公审了。”

    说话的是一个面相看起来有些刻薄的女看守,有着水桶一般粗的腰,她已经是收了钱要与夕为难的,冷冷着看了一眼夕,然后转身就走,嘴巴里面已经是在低声道:

    “还真看不出来,现在做得一副冰清玉洁的样子,背地里却净做些见不得人的事,天老爷啊,还杀了人,真是造孽!亏得以前还尊她一声大师。啧!”

    这女人自以为说的话旁人听不到,却早就传到了夕的耳里,她仿佛没有听到似的,回过身之后发觉地上乃是一个小铁盆,里面装着两个干硬的馒头,还因为那女人的随意一抛掉落在了地上。

    夕走了过去,将那干硬的馒头拣起来,拂去上面的沙尘,然后一点一点的撕开,张开嘴唇慢慢的咀嚼着,看起来就仿佛是在品味什么美味珍馐一般,她吃得很是珍惜,很是缓慢,这却也是最大化的吸收掉食物内部能量的吃法。

    而对于夕来说,只要能提供活下去能量的东西都是食物,味道并不重要。

    隔了一会儿,那名女看守又来了,一看空空的盆子也顿时一愣,然后拿起来就走了,最后传来了一阵咕哝:

    “饶你是什么大师呢,落到我这里饿上一天,还不是馊了的脏馒头也吃得干干净净的?瞧瞧,现在还端着大师的样子呢,难怪能骗得世人团团转。”

    夕听着她的话,连眉头都没有挑上一挑,只是继续安静的站在了那里,看着铁窗外面的天空,风,还有嫩芽,感受着那嫩芽上面的露水被一点一点的蒸发。

    又隔了一会儿,有四名脸色凝重的男子走了进来,身穿制服,其中一人拿出了一份文件:

    “兹查明嫌疑人素盏夕有极大嫌疑涉及7月24日的谋杀案,8月4日的谋杀案,今日当庭宣判,因关注度极高,故将审判庭移至丰收广场进行万人公审。”

    这个人念诵的时候,夕也只是眺望着窗外而已,直接当这四个人是空气,这种行为显然是在拉仇恨,

    四个押送者当中为首那人看起来也是心中有了几分怒气,暗道你一个声名狼藉的罪犯,欺世盗名的妖女现在还傲什么傲啊,还真当自己是大师?

    他能够被派来押送夕,很显然手底下也是有几把刷子,顿时就很强硬的直接伸手去按夕的肩头,想要粗暴的将她带走,然后粗声道:

    “还在发什么呆,该上路了!”

    夕忽然转身,就这么冷冷的看着他拍过来的手!不知道为什么,这名押送者一看到了夕的眼神,顿时就不由自主的将那只手缩了回去,心中更是浮现出来了一股难以形容的寒意,甚至脊背上面都隐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这,这是怎么回事,我为什么要缩手?”

    就在这人发呆的时候,已经是见到了夕轻轻的转身,然后朝着囚房外面走了出去,在经过了看守室的时候,那个胖女人看守还在眉飞色舞的说着她的发现:

    “啊呀呀,我告诉你,那个什么夕大师,饿了一天就显了原形,你是没看见,她捧着馊了的馒头吃的那叫一个香,见了我又端出一副大师的样子,给谁看呢……哎,你听说了没?听说她练的那个什么邪术,哎哟那些腌臜事我都说不出口……”

    夕面无表情的转过头,看着这个胖女人看守,她身上佩戴着的封魔锁链上的亮金色闪耀得更加厉害了,那个胖女人看守背对着窗户,也没留意到夕的经过,反倒是她的同事见到了这一幕,急忙摇手让她不要说了。

    这胖女人顿时心虚的回头看了一眼,发觉夕已经被押送出了门,顿时在心中松了一口气,嘴巴里面还不饶人地继续道:

    “哼,我又没说错,外面好多人都这么说呢……她自己没做污糟事怎会被关到这里?许她做还不许我说么,我就就啊啊”

    她说到了这里之后,忽然张大了嘴巴,喉咙里面发出了“咯咯”的声音,双手疯狂舞动,看起来居然想要去掰自己的嘴似的,可是又根本抬不起来,紧接着,她的面容开始扭曲了起来,眼里面露出了极度恐惧之色,而嘴巴猛然一合一咬,狠狠的咬上了自己的舌头!!

    “啊啊啊啊!!”这胖女人疯狂的尖叫呻吟哭泣了起来,痛得在地上打滚,她这一咬几乎将舌头都咬穿透了,舌头几乎都断掉了一半,鲜血疯狂的涌了出来,止都止不住。

    这女人本来就是依靠裙带关系上位,平时还爱嚼舌根,生是非,共事的人但凡惹她一点不痛快,她都能指桑骂槐挤兑上个半天,所以听说她出了这样的邪门事,倒是有一大半人心里都道是报应。

    唯独有那名胖女人的同事心中隐隐约约觉得,这件事与夕大师有很大的关联,但他本来也很厌恶胖女人,心中更是毫无凭据的猜测,当然就不方便说出来了。

    ***

    新年大吉,祝大家身体健康,早日拆迁!!

    从今天起到年初二,阿土会给大家发红包拜年了,今天发1200,祝大家月月红火,明天后天发888,具体玩法大家可以看我的公众号哦。

    今天的口令密码的关键词是88888888哦!另外一半关键词在公众号上哦,规则请看阿土公众号的内容。

    直接点选微信公众号,搜索卷土就可以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