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我信

    风林这老人的眼神依旧是古井不波,只是若仔细看的话,他的双手却也是紧握成拳,在微微颤抖,显然很不平静,忽然之间,便转身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不过,这两人的交流并没有被外人注意道,反而是那名审判员听到了夕连续说出了两句“不是我”,连连冷笑了起来:

    “呵呵,呵呵呵!你说不是你就不是你?你的意思是说我不公了,我抓到过的罪犯没有一千也又八百,就没有一个不在审判的时候喊冤的,你这个案子人证物证具在,铁证如山,你说不是你谁信?难道天底下的所有人都在冤枉你?”

    说到这里,这审判员也是激动了起来,抓起了旁边的魔法喇叭就大声道:

    “犯人素盏夕说她不是凶手,你们信不信?”

    他的声音在这广场上浩浩荡荡的铺了开去,甚至撞击到了远处的建筑物又反弹了回来,出现了回声,而下方的人山人海当中,回馈过来的则像是海啸一样的声音:

    “不~~~~~~信~~~~~~”

    “放屁!”

    “抵赖~~~~~~”

    千夫所指!!

    万人认定!!

    举世皆敌!!

    眼前的茫茫人海,竟全部都站在了夕的对立面上,潮水一般的恶意和喊叫声汹涌着要将她吞没。

    而夕只是冷着脸,她身周的锁链次第坠落,叮当冷然响动,上面的色泽璀璨若黄金。

    可是,就在这时候,下方忽然有一个声音响起:

    “我信!!!”

    这个声音夹杂在了潮水一般的呼声当中,简直极不和谐刺耳。

    然而夕此时听到了这个声音以后,却一下子抬头看去,她身前竖着的锁链只剩余下来了最后半条耷拉着,象征她最后的一点情感还未彻底消亡着,帝王斩已经是在迅速生效了,可是听到了这声音以后,浑身上下都是一颤,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就觉得喉咙都哽住了,本来冰冷枯死的心中也是涌出来了一道难以形容的热流。

    本来都已经走出了十几米外的风林听到了这声音之后,猛然呆了一呆,看起来竟仿佛是中了一枪似的,整个人都一下子苍老了十年,身躯也是摇摇欲坠,似乎张口想要说什么,可是一张嘴之后就“噗”的一声喷出了一股鲜血!

    这一股鲜血星星点点,喷得面前的地面上都是淅淅沥沥的到处都是,显然受伤极重,而风林挺拔的身躯也是一下子变得佝偻了起来,仿佛陡的苍老了二十岁。

    紧接着,这个声音的主人仿佛唯恐别人听不到似的,一下子就窜到了台上来,先是顺手抛出来了一个奇特的圆球,然后劈手就抢过了目瞪口呆的审判员手中的魔法扩音器道:

    “我信!!!”

    “夕大师说的每一个字,我都相信!!”

    “你,你,你,你们都在胡说八道,你们都在放屁,夕大师是无辜的!”

    全场哗然,十分嘈杂。

    不用说,骤然出现的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杜瑜琦。

    他说完了这一句,便顺手将魔法扩音器抛了出去,砸翻了一个想要上前来逮捕他的警卫,紧接着就冲了上来,拳打脚踢三下五除二就将夕身边的警卫踹开,对着夕歉意的笑了笑道:

    “不好意思,来晚了,主要路太远。”

    夕凝视了一会儿杜瑜琦,听了他的话以后,居然淡淡的道:

    “哦,下次记得早点来。”

    杜瑜琦:

    “囧这话没办法接了,还能愉快的做朋友吗?”

    就在这时候,整个丰收广场上骤然有几个点都冒出了剧烈的浓烟,这些浓密的烟雾呈现出紫色,蓝色,红色,十分鲜艳夺目,并且迅速贴地扩散,吸到的人顿时剧烈呛咳,眼泪鼻涕横流,纷纷尖叫逃走,广场上立即就陷入到了一片混乱的状态当中。

    此时高台上同样也不例外,杜瑜琦顺手抛出那个奇特的圆球落地以后就爆炸,然后飞射出了数百个小球,这些小球直接就开始喷射类似的烟雾,顷刻之间就将整个高台上笼罩住。

    杜瑜琦顺手递给了夕一个防毒面具,很自然的就去牵她的手:

    “咱们赶快走人,对方肯定知道我们会跑来救人,还有后手的。”

    夕的眼光下移,右手微动,看起来似乎想要缩回去,但最后嘴角微翘,还是任由杜瑜琦牵住被他拉着前行,跳下了高台之后此时广场当中几万人都惶恐逃走,散乱成了一锅粥。

    两人迅速的混入人群,一面跑动一面开始改扮外貌,杜瑜琦将自己的外套除下给夕披上,然后给她戴上一顶帽子将头发束了起来,顿时就很难与之前在高台上的夕大师挂上勾了,紧接着杜瑜琦便带着她朝着东面跑,同时低声道:

    “我们这一次的计划是声东击西,此时要前往的不是别处,便是风拳流的道场,即便是我们等下失散了你也要记得过去。”

    夕愣了愣道:

    “去那里做什么?”

    杜瑜琦胸有成竹的道:

    “一来你对那边熟悉,二来也是有足够的理由让人觉得你会去那里,因为这一次的陷害事件当中,最关键的人物就是你的师妹素盏镜,你脱困之后寻她报复也是理所当然!”

    “接下来等到你出现在道场的消息传开了以后,应该就会吸引住大部分人的目光,当他们开始朝着道场聚集的时候,我们实际上已经早就离开了,前往旁边的工坊码头!这里水路并进,四通八达,届时对方想要调查我们的去向就相当之难了!”

    夕轻轻的哦了一声道:

    “临走之前能看一看那里也好。”

    杜瑜琦道:

    “你有没有什么一定想要带的东西,这一次回去就可以抽空拿上,风拳流道场里面想必也是藏龙卧虎,我的布置顶多也就只能给我们争取三分钟的安全时间,所以现在就要想好。”

    “还有,这一次对方做得十分周密,巧妙的和官方集合起来演了这么一场戏,你的名声想要恢复起来的话估计会很难,所以你要做好这一次离开以后,很长时间都没有再回来的心理准备。”

    夕淡淡的道:

    “不能回来就不能回来吧,反正这里也没有什么好留恋的了。”

    杜瑜琦听她淡然的口气,忍不住奇道:

    “在见到你之前,我本来以为你的状况应该会是很不好的,说实话,从人人景仰的夕大师被人陷害成阶下囚,这样的心理落差绝对不是普通人能接受的,按理说,你应该对背叛你的素盏镜痛恨不已,但听你的口气,简直淡然得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夕看了杜瑜琦一眼道:

    “在你的心里面,我是那么肤浅的女人么?”

    (杜瑜琦:“囧姐姐啊,能好好的聊天吗?这话又没办法接啊!”)

    他默然了一会儿,忍不住道:

    “怎么这一次我见到你,觉得你变了很多似的?”

    夕道:

    “一个人经历的事情多了,就总该成熟了。”

    杜瑜琦这时候目视着夕身上的封魔锁链,脸有忧色道:

    “你身上的这锁链太邪门了,居然可以源源不断汲取你体内的念力,我找来了锯子,不如我们来试试看能不能将它弄开?”

    夕摇摇头,她不允可杜瑜琦也是没办法用强,只能叹息一声将之放下。

    两人一面聊一面奔跑到了广场的边缘,这时候杰特已经是在这里等得不耐烦了,他早就搞到了一辆四轮马车等候在这里,直接就将两人拽到了车厢当中,然后迅速奔行了起来。

    在车厢里面杜瑜琦将已经准备好的医疗箱和设备重新收了起来,看着夕笑了笑道:

    “真是庆幸这些东西没有派上用场,在我的构想里面,你的遭遇会比现在糟糕一百倍的。”

    他一面说一面就拿出来了不少高热量的零食,比如牛肉干啊,巧克力之类的,还有各种运动饮料,琳琅满目的摆了一桌子:

    “不过我想监狱里面的伙食一定好不到哪去,来吧,抓紧时间吃点,我们即将开启的逃亡之路乃是很消耗体力的呢,得赶快补充点体力呢,我想,神秘组织那帮该死的混蛋是不会让我们有太多空闲时间的。”

    夕自然也不会客气,她这些日子虽然受到的折磨只是精神上的,但在吃的这方面也是很受折辱,就连馊馒头也没吃饱过,便开始拨开了纸张吃了起来。

    杜瑜琦很快就发觉,夕拥有一种奇妙的能力,总是可以从众多的吃食当中找到热量最大的那一份,然后吃下去,对于她来说,貌似挑选食物的标准根本就不是味道和喜好,而是里面蕴藏的热量多少。

    这时候,外面放风的杰特闻到了香味,也是忍不住溜了进来蹭吃蹭喝,这辆四轮马车乃是用魔法减重,虽然利用马匹来拖动,却又安装了自动定向的魔法车辕,所以就算是没有人驾驭也是可以的。

    杰特和夕两人并没有见过面,杜瑜琦少不得要介绍一下,值得一提的是,杰特也是开始迷恋上了东方文化,给自己起了个东方名字叫做杰特李。

    夕看了一眼杰特道:

    “除了你们之外,还有人来救我吗?”

    ***

    各位新年大吉,今天书中的口令是100,大家把这个数字加上公众号的数字提示,答案就是正确口令,大家得到之后速度去支付宝领取就行哦。祝大家新春快乐。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