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天下极道!

    杜瑜琦道:

    “时间紧迫,我们来到这里以后也只找到了林,明曦和兑泽两人隶属于组织,貌似被派出去执行任务了,倒是每每很可能在暗中潜伏着要救你,可惜没找到她。”

    夕摇摇头道:

    “上一次在拉特尼斯伯爵那里抽取奖励,每每虽然最后拿到的拉罗的迷失之戒不错,可是与她心心念念的贤者之戒失之交臂,几乎都成为了她的执念,因此简直是在发疯了似的寻找,前不久听说有贤者之戒的消息,已经是心急火燎的赶了去就算她听到了我出事,估计也赶不回来了。”

    杜瑜琦点点头道:

    “好在我们找到了林之后,发觉他在虚祖国当中似乎也颇有势力,所以我们的行动还算是颇为顺利,否则的话,没有他提供的人手做起来就要难上十倍了。”

    夕淡淡的道:

    “昔年云幂在虚祖国当中逗留得最久,林作为同是东方来的人,能够接受她留下来的人脉是很正常的。”

    杜瑜琦知道林前来阿拉德大陆的主要目的,就是要找寻这个叫做云幂的奇女子遗留下来的东西,遗憾的一直都没能获得突破性的进展,因此逗留不去。

    两人一面聊一面前行,未过多久马车的速度就放慢了下来,杰特告诉杜瑜琦说地头快要到了,而前方的路也是开始盘曲而下,杜瑜琦离开了车厢来到了前方,便见到这里的盘山道路十分干净,白石绿叶分外的醒目,而两边的山峦都是有着柔和的弧度,充满了一股温婉的味道。

    随着马车的前行,见到了前方有一个山谷,山谷当中有小镇一所,还有一条清澈的小溪从小镇里面流过,有活泼的少女在西边浣纱,还有白鹅在溪水里面嬉戏,小镇的房屋也都是素雅朴素,飞檐吊挂众多,甚至有剪裁十分整齐的草葺顶,看起来就仿佛是帽子戴在了屋顶上,十分可爱。

    不过,在这样的精致小镇的门口,却有着一个龙头雕饰的巨大牌坊,而牌坊上面则是写着龙飞凤舞的四个大字:

    “天下极道!”

    是的,这里就是素盏夕生活了十几年的家乡,风拳流一脉的总道场!这天下极道四个字也不是自封的,而是整个风拳流的人一拳一脚打出来,当年扫遍了整个虚祖国四百七十一个道场后建立起来的赫赫威名!!

    在这座牌坊的前方,放着三个蒲团,倘若将蒲团拿开的话,就能见到下方有三道深深的印痕,每年都会有不计其数的求道人前来,在这牌坊前方叩首追寻大道,日积月累之下,竟是在下面的石头下遗留下来了这样的痕迹。

    而这蒲团更不必说,每隔一周就需要更换新的,此时在这牌坊前方,依然也是有人在虔诚叩首,杜瑜琦也是颇为感慨,心里面沉甸甸的,觉得自己制定来这里捣乱的计划搞不好是个大错误啊。

    但夕却仿佛像是看出来了他心中的顾虑,轻声道:

    “他们拜的不是牌坊,而是自己心中的大道。”

    来到了小镇上以后,夕已经是跳下了马车,然后率先大步朝着前方走了过去,她此时身周的锁链依然是呈现出熔炼过后的亮金色,看起来就格外的醒目,来到了牌坊之前以后,两名守卫的弟子已经看呆了眼,见到了夕步步走来,虽然她看起来依然被封魔锁链所困,还是忍不住道:

    “师姐?”

    夕微微的点了点头,然后温声道:

    “素盏镜在哪里?”

    那名被询问的弟子闻声以后忍不住也是呆了一呆,说实话,他还从未见到过这样温和的夕师姐,然后才结结巴巴的道:

    “好像是在修炼场当中。”

    而听到了夕她这一问出口之后杜瑜琦就长叹了一声,真的是怕什么来什么,要想陷害夕,那么素盏镜这个师妹便是关键人物,可以说没有她的话那么这个阴谋就很难成立。

    之前杜瑜琦见到了夕说起来素盏镜的时候风轻云淡,还以为她能压制住心里面的怨气,此时才知道先前的压制只是为了此时的爆发而已,夕此时表现得越温和,那么之后的爆发必然就越强烈!!

    夕进入了道场以后,一干人都是表现得目瞪口呆的仿佛见到了鬼一样,因为他们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今天乃是夕的审判日啊,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并且道场当中能主事的人不是没有,可是能稳稳当当在气势上压得住夕的,此时也都去了城中,竟是任由夕出入若无人之境!

    杜瑜琦跟着夕来到了一处小房间内,正是夕的住处,杜瑜琦看着周围简单得过分的装饰,还有墙壁上面悬挂着的“崩撼突击”四个字,忍不住感慨道:

    “好字,一定是哪位高手写的吧?”

    夕进屋以后就一动不动的站在了原地,似乎在回忆过去的岁月,听到了杜瑜琦这么说之后,便道:

    “是我十二岁的时候写的。”

    杜瑜琦再次无言。(夕啊你怎么变了这么多呢囧,这话还是没办法接啊!)

    夕大概也只是在自己的故居当中呆了两三分钟,仿佛是在默哀之前的岁月吧?然后就开始大步的朝着前方走去,她的目标不是别处,正是不远处的修炼场,而这时候,终于有一个面容阴骘的中年人应该是接到了通报,大步赶来,挡在了她的面前:

    “站住,你这逃犯,在这时候还不伏法想要往哪里逃?”

    说话的这名中年人看起来也是一名格斗家,身上披着窄袖、宽腰、右襟的长袍,而腿部为了方便行动,衣料会被刻意捆绑固定。腰部是皮质与丝绸质地相间的宽腰带,配上刺绣精美的长披风,说话的时候双手微微负在身后,威势十足。

    素盏夕冷冷的看着他道:

    “陷害我的人当中,也有你的一份吧?石斯仃!”

    这个中年人露出了一抹冷笑:

    “大胆!现在师叔也不叫了?看来你果然是个叛贼,说陷害就是陷害?现在你已经是千夫所指,你已经是万人唾弃,你已经是被国家钉在了耻辱柱上永远难以翻盘了,现在逃出来又怎样,你就已经是个不折不扣的罪犯!”

    “当年老家伙鬼迷心窍,居然不顾一切的耗费了大量的资源要栽培你,害的我都怀疑你是不是他在外面留下来的野种了,风氏道场虽然姓风,当年却是一穷二白,风振一个人怎么可能将其壮大到现在的地步,有道是众人拾柴火焰高,大家的祖先都有份,老家伙这样干也不怕天打雷劈!”

    “呵呵,他这一次终于想开了,不护着你了,大概也是因为觉得朽木不可雕吧,可惜了,耗在你身上的资源给我的话,那我早就觉醒了!你现在居然能越狱回来,那就是罪加一等,我就要大义灭亲将你抓回去!”

    说完了以后,这个石斯仃一伸手就朝着夕的脖子掐了过去,杜瑜琦知道夕还被困在了封魔锁链当中,根本无力应敌,立即就冲了上去一拳击出,砸在了石斯仃的手掌上。

    可是,杜瑜琦的脸色立即就变了,他感觉到了石斯仃的实力赫然强悍无比,手掌上面白光闪耀,赫然传来了一股巨力,他根本就无法抵挡,被硬生生的震开,摔飞出了十几米远,灰头土脸的爬了起来。

    事实上,倘若杜瑜琦没有“天生神力”这个特质的话,那么这一巴掌就能够直接重创了他!

    杜瑜琦感觉得到,这个石斯仃至少都应该是四阶以上的强者,否则的话他也不会说出“早就觉醒”的话来,因为只有成功觉醒,获得进阶奥义,才能从四阶迈入到五阶当中。

    “一只小小的蚂蚁而已。”石斯仃冷笑道:“你也是素盏夕的同案犯吧,别挣扎了,呵呵呵,别担心,我记得你的脸,所以不会杀你的,那群人有给我几幅画像,说只要抓到了里面的人就可以来找他们卖个好价钱,你好像是最贵的一个呢!”

    “可恶”杜瑜琦抹着嘴角的血爬了起来:“时间太紧迫了,没功夫去找那把武器,否则的话有了这张底牌,就未必就要败给这个家伙!”

    不过下一秒杜瑜琦就勃然色变:

    “啊,喂喂喂,夕你做什么?”

    原来,杜瑜琦既然敢带夕回归风拳流道场,那么必有所仗恃,拥有大量的后手,可是这不包括夕自投罗网啊!因为夕此时居然面无表情的一步步迎着石斯仃走了上去!!

    “哈哈哈!”石斯仃狂笑道:“你这是要来投案自首吗?”

    他一面说,一面再次伸手一抓,而夕居然也是伸掌一格,两人顿时发生了正面的碰撞,而就在两人碰撞的一刹那,夕身上的锁链居然骤的产生了奇特的变化,从之前的灼灼亮金色开始迅速褪去,最后化成了墨玉一般的色泽!!

    而他们双足践踏的地面,立即居然若引爆了烈性炸弹似的,轰然爆裂开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