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秒杀

    石斯仃面色大变,他这十拿九稳的一抓居然仿佛砸到了一道钢壁上,劲道竟是根本透不进去,相反,夕此时已经是寒着脸翻身一掌按在了他的胸口上。

    夕的这只手掌周围布满了一层可怕的淡白色光芒,这光芒更是形成了猛兽愤怒咆哮的模样,在夕按在了石斯仃胸口的时候化成了狼形。

    她紧接着化掌为拳,又是对准了石斯仃一撞!这时候淡白色光芒则是化成了虎型!

    最后,夕更是一个箭步跨前,屈肘一扫,肘部更是化成了龙形!!

    这一按,一撞,一扫,便是气功师的强大近战技:

    念兽龙虎啸!!!

    而夕这天才少女本来就和杰特一样,提前领悟到了某些强大的秘奥义,所以她施展出来的这念兽龙虎啸和其余人的有极大的区别。

    杜瑜琦对夕很是了解,她目前认证的阶位也就只有三阶而已,可是在这一瞬间,她爆发出来的强大力量,就连四阶顶峰的石斯仃也是毫无还手之力,在她的面前完全显得仿佛像是个小孩,被打得凌空飞起口吐鲜血。

    而就在这时候,夕忽然浑身上下绷得笔直,双手合拢一齐高举向了天空,纤纤十指仿佛鲜花盛开怒放,看起来极为优雅华丽!

    紧接着,从夕的身上则是分离出来了一道幻影,看起来与她简直就像是一模一样,惟妙惟肖。

    杜瑜琦见到了这一幕竟很是有些茫然,他算是对气功师的技能颇为了解的了,严格的说起来气功师有一招技能叫做幻影爆碎与之类似,但是在施术者身体周围生成七个雷分身,将主身护卫在其中,敌人一旦触及雷分身,雷分身就会爆掉,对其造成伤害。

    可是幻影爆碎明明是生成七个分身,夕这生出来一个分身是要闹哪样?

    就在杜瑜琦迟疑的瞬间,就见到了夕身前的那道幻影骤然的朝天飞射而出,化光而去,紧接着,天穹之上一道可怕的巨型雷电直劈了下来,凌空将石斯仃定住。

    见到了这道巨型雷电,杜瑜琦在瞬间都生出来了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身体的本能都在驱使他自己赶快找个地方躲起来!而身在巨型雷电当中的石斯仃张口结舌,看起来脸上的表情极为痛苦,最后彻底化为灰烬!!!!

    目睹这一切的杜瑜琦满脸都是难以置信的神色,看看徐徐收势的夕,又看看那一团焦褐色袅袅冒烟的灰烬,这是什么情况?这还有天理?三阶的夕居然直接把四阶巅峰的石斯仃给秒掉了!!!

    与此同时,夕身上扬起来的锁链当中有大部分都是褪去了那烫金色泽,露出了黑玉也似的本来材质。

    隔了半天,杜瑜琦才震惊的道:

    “你,你不是被封魔锁链困住了不能动手吗?”

    夕淡淡的道:

    “我什么时候说了自己不能动手?”

    杜瑜琦呆了半天才道:

    “那你怎么会被抓住?”

    夕看着杜瑜琦,仿佛他问了个很好笑的问题似的:

    “我既然没有做那些事情,为什么要反抗?反抗岂不是变得心虚?”

    杜瑜琦道:

    “然而你就算没有反抗,还是被认为是罪犯。”

    夕淡淡一笑,也就只有杜瑜琦能让她多说几句话:

    “我秉本心而行,旁人怎么看关我什么事?”

    就在两人交谈的时候,已经有好几个人赶了过来,看到了素盏夕,又感应到了那团灰烬上面熟悉的气息,顿时就有人痛苦的大叫了一声,怒吼着想要扑上了,不过一个穿着武道服的女人却是一把拉住了这个年轻人,她打量着夕身上的封魔锁链,难以置信的道:

    “封魔锁链对你不起作用?不,不对!!母链依然在啊,你,你难道迈出了那一步,斩掉了七情六欲,领悟了心之念意,将之化成了聚魔锁链?”

    夕冷冷的道:

    “阿荼利师傅,你说得没错。”

    听到了这两人的对话以后,杜瑜琦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夕似乎施展了什么了不起的秘术,将本来桎梏自己的刑具封魔锁链化成了聚魔锁链,并且将其彻底控制。

    封魔锁链的原理是会源源不断的吸收她产生的念力,然后将这些念力释放在天地之间,因此进而将人废掉。

    而聚魔锁链却可以将吸收的这些念力一点一滴的积累储存起来,在关键的时候重新释放出来提供给夕,爆发出恐怖无比的力量!!

    先前夕之所以能一击杀死石斯仃,除了对方大意之外,便是动用了聚魔锁链里面之前储存的强大力量,因此此时仔细看去的话,环绕在夕周围的聚魔锁链当中足足有一大半都失去了那种仿佛黄金熔炼的颜色,看起来就若墨玉一样,否则的话,也决不可能做到如此惊人的程度。

    听到了夕的话,那名阿荼利师傅二话不说,带着人转身就走,可以说是走得十分干脆。

    他们离开了以后,杜瑜琦忽的发觉石斯仃这家伙死掉以后遗留下来的灰烬里面似乎有亮光一闪,他眼前一亮就冲过去将这玩意儿拣了起来,发觉乃是一枚次元戒,杜瑜琦尝试了一下发觉打不开,不过这是因为上面的灵魂之力还没有彻底散去的缘故,总之石斯仃已经不可能再活下来,打开这这玩意儿也就是一两日的事情。

    “我们走吧。”夕忽然道。

    杜瑜琦愣了愣道:“这就走了?你不是要去找素盏镜吗?”

    夕垂下眼帘淡淡的道:

    “石斯仃就是素盏镜的父亲,我现在过去杀了她未免太便宜她了,本来我还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她要出卖我,但听石斯仃这么一说的话,也就大致明白了一些。”

    杜瑜琦斜眼看了一下夕,发觉她此时长长的睫毛垂落下来,看起来侧靥有一种很安宁祥和的美,忍不住都被小小的惊艳了一下,接着才道:

    “你的存在就已经是她最大的阻碍了,整个道场当中资源这么多,给了你就没办法给别人,何况每个人都会有很多错觉,比如凭什么他行我不行,或者说是给我一样的机会就能做得更好等等,将你这块绊脚石踹下去那想必是乐意至极,或许他们早就有这个想法了,加上这一次神秘组织在背后推波助澜,自然就是水到渠成。”

    夕听了杜瑜琦的话,默然了一会儿忽然道:

    “走吧,你不是说只有三分钟可以耽搁吗?还在等什么呢?”

    杜瑜琦道

    “好奇怪,这家伙叫石斯仃,为什么女儿叫素盏镜?”

    夕看着周围的建筑,慢慢的道:

    “一入风拳流,此生就要为风拳流奉献一切,不得懈怠,只要是风拳流的嫡系弟子,都是必须改姓为素盏,这是因为当年风振祖师曾经有一位红颜知己素盏流苏,最是喜欢童真的小孩子,可是为了祖师而伤了小腹,终生不能生养。所以,风振祖师规定,只要是风拳流的嫡系弟子,都必须改姓素盏,成为她的孩子。”

    杜瑜琦也未料到竟然还有这样的故事,忍不住道:

    “那现在你的师尊风林这一脉是怎么来的?抱养的吗?”

    夕阳微微摇头道:

    “当然不是,祖师他老人家生性风流,素盏流苏也只是他的一个红颜知己而已”

    杜瑜琦听到了这句话以后,顿时就觉得很是无言了,不过内心深处还是颇为佩服的。

    两人此时便回身走去,来到了“天下极道”牌坊下的时候,杰特已经是乘着马车等在了那里,然后急声道:

    “对面山上的树倒了,追兵已经撵到了六里之外。”

    杜瑜琦点点头道:

    “只要没有逼近两里之外那就是安全距离,我们现在走吧。”

    一干人便乘着魔法马车迅速的开行向了远处,杜瑜琦已经是拿出来了一张地图开始讲解:

    “我们现在就开始佯动,朝着南方行去,敌人此时应该知道了我们的身份,所以朝南而行,经过米兰达平原到达玛尔公国是最近的一条路,并且也是能最迅速的脱离虚祖一国的国境。”

    “而当我们击退追兵以后,其实是会绕一个圈儿,然后往西面行走,登上素喃前往诺斯玛尔的蒸汽船,最后的目的地会在半途下船,然后来到玛尔公国的拉文凯斯。”

    “玛尔公国作为崇尚魔法文明的国度,魔法机械类的科学十分发达,拉文凯斯此时已经开始广泛的生产摩伽陀的驱动器,虽然性能远远不能与各大财团的相提并论,但是价廉物美,经久耐用,已经是广泛的用于民用的摩伽陀上,在这里我们就可以找到一艘用来试航的摩伽陀,最后的目的地是德洛斯帝国南部的坎特温。”

    夕皱眉道:

    “为什么是德洛斯帝国?我不喜欢那里。”

    杜瑜琦耐心的道:

    “选择德洛斯帝国的原因有两个,第一,在夏特利的时候,我曾经出手帮助过帝**队,被授予了一个荣耀三等勋章,我已经打听过,有这枚勋章在帝国内就能获得许多特权,同时,我们帮忙拉特尼斯伯爵的事情也在小范围内传开,所以在帝国当中可以说是贵族,军方都可以搭上线,具有很明显的地利优势。”

    “第二,此时要与我们为难的是神秘组织的人,而这个组织此时已经在帝国当中臭名昭著,只能隐藏在幕后活动,可以说我们只要去到了德洛斯帝国当中之后,对方就会有鞭长莫及的感觉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