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前事

    夕听了杜瑜琦的分析以后点了点头,看起来也是认可了他的判断。

    其实杜瑜琦还有第三条原因没说出来,那就是根据小丑透露的信息,那一把强大无比的神器信息也是在德洛斯帝国的境内的坎特温,而一把神兵利器对他的意义就不用说了,不仅仅是一把强大的武器,更可以说是一张可怕的底牌,所以杜瑜琦只要有机会的话,那么就一定会去拿的。

    当时在钢铁要塞上,杜瑜琦与小丑一战之后便直接回归了地球,还不知道后续情况,此时得空便和夕谈起了后面发生的事情。

    夕便告诉了杜瑜琦,当时几人被迫分开之后,便是遭受到了黑夜使者卡摩卡控制的敌人的连续攻击,一度被压制得抬不起头来,但这时候或许是帝**的突入,或许是杜瑜琦在那边的折腾,所以能量供应失效,紧闭的钢铁大门在断电后开启,一干人冲杀了进去。

    在前往通道的过程当中,林被重伤,被魔力耗尽的每每和明曦带着退出了战斗,但是这时候帝**冲了上来,前仆后继,悍不畏死进行冲击,可以说是看得夕都是心惊不已,最后卡摩卡想要逃走未遂,在刻不容缓的时候其救生舱被夕一记蓄念炮打了下来,然后忿然与夕大战。

    卡摩卡的实力也是奇强,能够化身在黑暗肆意穿行,并且攻击的速度附带诅咒,失明的特效,夕一度也是陷入了苦战当中,更可怕的是,还拥有一招瞬间发动,同时剥夺敌我双方视力的能力,最后卡摩卡终于力竭,死在了夕的手下。

    说到了这里,夕看了杜瑜琦一眼,似笑非笑的道:

    “你似乎有一个荣耀三等勋章?”

    然后她摊开了手心,顿时就见到了那里赫然有一枚金色的徽章在闪闪发亮,上面赫然写着荣耀一等勋章六个字,杜瑜琦长叹了一声,顿时就觉得很是无言了,还能愉快的交谈吗姐姐,这是要友尽的节奏吗?

    接着夕道:

    “神秘组织为什么选择来陷害我,现在想起来也不是没有原因的,因为卡摩卡的一部分遗物也是落到了我的手里面,比如这个芯片,这帮人将我的房间搜遍了,应该找的就是这个。”

    说着她又拿出来了一样东西,看起来黑沉沉的不起眼,只有指甲盖大小,不过杜瑜琦知道这玩意儿里面应该隐藏着很多机密,必须要用专门的机器来进行解码。

    不过,真正令杜瑜琦震撼的是,夕接下来却是面色凝重的吐露出来了一个绝大的隐秘!那就是明斯克圣堂的倾覆根本就不是天灾,而是**!!

    整个圣堂根本就不是在地震当中被毁掉的,而是被强行袭破以后洗劫灭掉的!甚至就连大主教黎萨留也是战死在那一役当中,钢铁要塞坠毁之后,夕亲自去看了当时的遗迹。

    黎萨留直接化成了一座石像,脸上的表情惊怒交加,挡在了明斯克圣堂的前方,他的胸口有一个碗口大小的孔洞,伤口的边缘平滑如镜!而明斯克圣堂上面的圣物,歌兰蒂斯的圣银十字架则是被劫掠走了。

    听到了夕的话,杜瑜琦也是觉得万分震惊,因为他加入过明斯克圣堂当中,当然知道这里的底蕴,可以说这里乃是圣职者的大本营之一也毫不为过,虽然貌似看起来被搞得灰头土脸,相当狼狈,可是也绝对不应该彻底沦陷才是啊。

    夕摇摇头道:

    “我去的时候已经太晚了,我估计明斯克圣堂遭袭的时间点,就应该是在我们进入钢铁要塞这个阶段,你还记得老拉特尼斯家族伯爵强调过一件事吗?他说我们应该选择去救他的儿子一共有五大理由,但是其中的一条他当时不能说,我们后来就知道了。”

    杜瑜琦点了点头道:

    “没错,老家伙确实这么说了,难道他指的就是这件事?当时倘若我们还待在明斯克圣堂当中的话覆巢之下岂有完卵!”

    一念及此,杜瑜琦脊背上的冷汗都冒了出来,忍不住道:

    “对方究竟是采用什么手段攻进去的?”

    夕认真道:

    “我当时赶到现场之后,也还遇到了一名重伤垂死者,从他的口中得到了一条很关键的线索,不过在此之前,我想要问问你的看法,守卫明斯克大圣堂的力量当中,究竟谁才是中流砥柱?是大主教和一群教士,还是中低层的圣职者和圣骑士?”

    杜瑜琦立即肯定的道:

    “当然是中底层的圣骑士和圣职者了,整个明斯克圣堂就仿佛是一颗大树,主教,教士之类就仿佛上面的树冠,绿叶繁茂,引人注目,但实际上真正决定大树生死的,还是深埋在土中毫不起眼的千万树根,砍掉树冠的话,根系尤在,还有枯木逢春的一天,但是根系朽毁,那么此树就必死无疑!”

    夕点点头道:

    “是了,对方应该也是认识到了这一点,他们针对那些中低的圣骑士和圣职者的弱点下了手!”

    杜瑜琦惊道:

    “这部分群体的人数应该是最多的了,这怎么下手?”

    夕道:

    “那名垂死的圣骑士透露,对方突袭而至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绝大部分人穿戴的机械手套居然失灵了!”

    “啊?”杜瑜琦吃惊的道。

    在刚刚进入阿拉德大陆的时候,杜瑜琦就接触到了晶体驱动机械手套这种玩意儿,可以对人体的力量进行相当程度的增幅,但是牺牲的却是出手的精度,所以杜瑜琦之前曾经使用过,但是还是放弃了。

    可是,对于整个阿拉德大陆来说,晶体驱动机械手套却相当于是划时代的发明,抛开平时在民用范围上的应用来说,直接就使得成为职业者,主要是狂战士和圣职者的人数量骤增。

    为什么呢,因为这两个职业有一个非常要命的硬性条件,那就是力量必须达到一定程度,能舞得起巨剑,拿得动巨兵才行,否则的话,其余的天分再好也没有用。

    一个连兵器都无法使用自若的人,是没可能成为相应的职业者的,这是三岁小孩子都知道的常识。

    而晶体驱动机械手套的出现,则是弥补上了这些人缺失的短板,至于其弊端精度失准的问题,那更是被直接忽略了,这两个职业的出手也本来就是大开大阖,以范围攻击为主。

    到了后来,晶体驱动机械手套这种辅助装备几乎是人手一个,产生了惊人的依赖性,先天力量不足的人固然会佩戴,但是先天力量足够的人同样也会佩戴------道理很简单,没有谁会嫌弃自己出手的威力更大。

    只有那些将自身提升到了一定程度,至少达到四阶的强者,才会开始认真起来,因为这时候他们就必须要追求出手的精度了,在这样的前提下,晶体驱动机械手套的性价比就会直线下降,被彻底淘汰掉。

    但是据说现在随着科技的发达,已经是出现了晶体驱动机械手套超级版,只是没有被普及而已,超级版的晶体驱动机械手套对精度的影响就微乎其微了。

    所以,言归正传,当敌人进袭明斯克圣堂的时候,绝大部分的人晶体驱动机械手套突然失灵实在是一件很要命的事情啊,因为所有圣职者都会使用巨兵来进行战斗,这就代表着明斯克圣堂当中,四阶以下的战力实力至少锐减了六七成,并且还是突兀发生,根本来不及有任何的应对措施!

    这种情况甚至杜瑜琦都想象得到了,就像是一座本来看起来似乎很坚固的大坝,能在汹涌而来的洪水面前“我自巍然不动”,但是当洪水真的冲击而至的时候,浊浪滔天。汹涌袭来,这座大坝却忽然从内部崩塌了一大半!!

    这样的结果,就必然是瞬间坝毁人亡,甚至在这样的爆发破坏力面前,连本来预备好的应急措施都半点派不上用场,杜瑜琦的心思本来就比其余的人要缜密得多,往深处想的话,神秘组织本来是掌握了这种大杀器,可是却一直都隐忍着不动用,一直到临时盟友班图族死伤惨重,难以承受伤害退出,这才施施然进场,一鼓作气将之袭破!!

    这样一来,既削弱了班图族,又大幅度降低了明斯克圣堂这边的战斗力,还起到了很有效的麻痹作用,最后更是独吞了破袭掉明斯克圣堂的所有收益,这样一举三得的事情,想一想都令人觉得毛骨悚然啊。

    “对了。”杜瑜琦又想起来了一件事,忍不住道:“兑泽这家伙跑到什么地方去了,他没事吧?”

    夕道:

    “当时林受到重伤了之后,兑泽也是受到了不轻的伤势,这家伙说做到了这一步已经对得起拉特尼斯家族给他的报酬了,所以也是随之退走了,不过我看他退却的方向貌似是钢铁要塞的武器库,看起来也是打算捞一笔再走的。”

    说到这里,夕皱起了眉头道:

    “这家伙神神秘秘的,似乎和谁都没办法交心,身上有很多的疑点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