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船上

    此时杜瑜琦和夕两人当然已经是经过了改扮,杜瑜琦改扮的是一个中年男人,甚至还谢了顶,脑门心油亮亮的,提着一个半旧不新的麋鹿皮箱子,穿着棕褐色的背带裤,披着一件夹克,俨然就是一名长年累月奔波在外地的中层商人。

    而夕则是换上了一身碎花的裙装,还用一条格子头巾将自己的头部包了起来,在外人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羞怯而刚出远门的女儿,像是一只受惊的小麋鹿那样依偎在父亲的身边。

    两人这样的组合在蒸汽船上看起来相当常见,非常顺利的融入到了旅客当中,随着汽笛声的响起,蒸汽船两侧的四个巨大汽轮开始徐徐的转动,深深的没入了水里面,然后搅起了大量的白色水花,在浆轮有力的推动下,这艘看起来很是有些笨重的巨船开始坚决的离开码头,在浑浊的河水当中朝着下游开了过去。

    因为林和杰特两人一直都并没有暴露在敌人的面前,所以他们并没有一道走,而是留下来为两人进行扫除清理痕迹的工作,做好了这些事情之后再赶去约好的固定地点汇合。

    于是开船之后杜瑜琦就与夕两人回到了舱室当中,因为他们有很多的秘密,所以在购买船票的时候就选择了最贵的能够保证私密空间的特等舱,除了有独立的房间和卫生间之外,还有一个非常迷你的小阳台,也就仅能让两个人对坐着喝咖啡而已。

    当然,房间里面的陈设也是很简陋的,一张用山毛榉木打造成的褐色小圆桌,上面有着点点焦痕,显然不少旅客喜欢将烟斗放在上面,床和凳子的边角都包裹上了软胶,因为船只在水上航行,难保没有遇到突发事件剧烈颠簸的时候,旅客一旦失去重心跌倒,脑袋碰到棱角就相当的致命。

    窗帘虽然是用廉价的柘蚕丝混合棉花纺成的,并且也不知道多久没洗过,好歹手感也还是挺软和,同时遮光性和**性还是挺不错的,人在旅途,总不能要求太高不是吧?

    接下来杜瑜琦又仔细的搜查了一下房间,发觉在右边的墙壁上赫然有一道门,不过这道门应该是用在紧急情况下逃生用的,并且可以从他们这边锁死,也就没有太在意了。

    接下来杜瑜琦就藏在了窗帘后面,紧密的关注着岸上,直到船只离开了岸边,这才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一下子就坐倒在了床上,然后很干脆的倒了下去,呈现出了一个“大”字型,闭上了眼睛。

    这时候,他的脑子里面便是一片空白,仿佛刚刚被格式化了的电脑,将一切都彻底删除掉了,隔了好一会儿,他就发出了轻微的鼾声,因为实在是太累了,这不仅仅是体力疯狂消耗得七七八八,更是大脑使用过度的后遗症。

    夕盘膝坐在了旁边,隔了一会儿才睁开了眼睛,站起来走到了床边,认真的看了看杜瑜琦的脸,听着他均匀的呼吸,心中忽然涌出了一种叫做温情的东西,接着应该是怕他受凉吧,便将旁边的被子打开,给杜瑜琦盖了上去。

    等到杜瑜琦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发觉已经是夜幕降临了,房间里面很黑,并没有点蜡烛,河上的水汽不停的从窗户外面扑进来,因此本来很是有些浊闷的空气变得十分清新,甚至因为夕的原因,还有淡淡的莲花清香,正是因为这样,杜瑜琦觉得自己之前的小睡质量很好,整个人精神焕发就像脱胎换骨一样。

    “真是有些抱歉,我居然睡着了,这是睡了多久?”杜瑜琦打了个大哈欠,然后对着坐在了旁边的夕道。

    此时在杜瑜琦的印象里面,自己睡下之前夕就端坐在那里练功了,似乎她根本就没有挪过窝,但是这显然是个错觉,自己身上的被子应该是她盖上的。

    听了杜瑜琦的问话,夕便道:

    “你睡了应该有五个小时了吧,现在是晚上十点多了。”

    “啊?我睡了这么久啊!”杜瑜琦都觉得很是有些吃惊,而他很快就听到了自己肚子发出来的“咕噜”声,立即就道:“我貌似有些饿了,你吃晚饭了吗?”

    夕似乎有些委屈的摇摇头:

    “没有呢。”

    杜瑜琦叹了口气道:

    “其实你没必要一直在这里守着我的,这船上短时间内应该相当安全,按照我的推算,对方就算是能及时把握到我们的行踪追上来,至少也是得在明天黎明时分了。”

    夕轻声叹了口气道:

    “我没去吃晚餐是因为身上没有钱我们的船票里面只包括了住宿的费用,而我平时就没带钱的习惯,这一次从法庭上逃走就更不可能带钱了。”

    杜瑜琦:

    “囧好吧好吧,这是我的错,”

    虽然晚餐时间足足结束了三个多小时,但是杜瑜琦还是很有办法的,半个银币的小费就让厨师开开心心的重新捅燃了火炉,虽然只有两道菜和一道汤,但是分量很足,同时还送来了一瓶马铃薯酒,这玩意儿喝起来口感一般,却有一种独特的浓郁香味,并且也能让血脉流动加快,加速驱逐旅途的疲劳。

    夕看起来不是很习惯吃其中的一道番茄大蒜烤鸡肉,但是对另外一道小麦粒焗猪手则是吃得津津有味,而蘑菇奶油浓汤直接喝起来略嫌油腻,用来蘸着羊角面包吃却是风味绝佳,酥脆的面包外皮搭配吸饱了汤汁的面包内馅儿,很轻松就能填饱肚皮。

    这时候杜瑜琦才发觉夕的胃口也是非常好的,并且她在吃饭的时候还很喜欢将拿面包的手指吸一吸,仿佛小馋猫似的,这就让平时本来显得十分冷漠的夕大师平添了几分人间的味道,甚至夕也注意到了杜瑜琦那似笑非笑的目光,她当然知道自己的吃相有些问题,因此忍不住就翻了翻白眼,这种小女儿家的情态对她来说可并不多见。

    最后两人达成了“光盘成就”,连小麦粒焗猪手的汤汁都被蘸着面包吃了,两个人吃下了足足四个人的食物分量,难怪得前来收盘子的厨娘眼神都不大对劲。

    等到了收拾桌子的厨娘出去以后,房间里面又恢复到了安静的环境当中,不过却显得蒸汽船引擎的轰鸣声更加剧烈,这还是杜瑜琦他们订了最贵的特等舱的结果,倘若是最便宜的旅行票,大通铺就直接安置在了蒸汽船引擎的上方,二者之间只是隔着两层薄薄的甲板而已,在这样的条件下坐船旅行,那么保准哪怕是下船以后好几个小时耳朵里面还是会发出嗡嗡嗡的幻听声。

    杜瑜琦重新将蜡烛熄掉,然后对夕道:

    “我建议你抓紧时间休息一会儿,因为从现在开始,我们遇到敌人的几率就会一点一点的攀升,最后一直提升到百分之百,我个人认为这个时间不会超过明天日出。”

    夕摇摇头:

    “我不想睡,你休息先。”

    杜瑜琦便从善如流的重新倒在了床上闭上了眼睛,但隔了几分钟以后就捂着肚子重新坐了起来,苦着脸道:

    “吃太饱了睡不着。”

    不过他很快的就看到了旁边似乎摆着有研磨咖啡的工具,眼前顿时一亮道:

    “干脆我们来喝点茶消食吧。”

    片刻之后,两杯热气腾腾的清茶就摆在了两人的面前,茶香袅袅,十分芬芳,夕的眼前也是一亮,忍不住道:

    “你泡的这是什么茶,怎么这么香?”

    阿拉德大陆虽然也是有茶类的存在,但多数都是搭配用的,比如蜂蜜茶,柠檬茶等等,甚至更重口味的有盐渍柑橘茶等等,像是杜瑜琦此时泡出来的茉莉龙珠还真的是极其稀少,那种微微苦涩的芬芳很是对夕的胃口,一下子就令她甚至生出了相见恨晚的感觉。

    之前杜瑜琦蘸着汤汁吃面包倒是很爽,不过难免就会因为摄入了大量的盐而觉得口渴,所以这时候喝起了清茶来就是一杯一杯的续,隔了不久杜瑜琦就觉得有些内急要想上厕所。

    他们所住的特等舱里面倒是有厕所,不过却是马桶这种的存在,此时既然还没有睡觉,而且身为男人,杜瑜琦当然选择去舱房外面去解决个人问题,而这里的茅厕则是一个小房子,里面就是一个有着脸盆大小的孔的木板,除此之外空无一物,却出人意料的干净卫生。

    不过,就在杜瑜琦走向茅厕拉开了裤子开始嘘嘘的时候,忽然一激灵,就见到了下方的水中,居然有着两只暗绿色的小眼睛充满了杀意的看了过来,而自己的那一泡尿,则是不偏不差的拉在了这两只小眼睛的中央!

    顿时,水里面就传出了一声愤怒无比的大叫声,紧接着便见到了一条身影迅捷无比的快速爬动而上,居然是用双刀哒哒哒的插在了蒸汽船的船壳上,仿佛爬梯子一样直扑了上来。

    紧接着,这身影就是一记回旋,然后便见到了银色的光芒闪耀,对准了杜瑜琦当头笼罩而下,好在这家伙从下方冲上来总算是耗费了一点时间,让杜瑜琦来得及提上裤子避免了“露鸟作战”的尴尬。

    这时候杜瑜琦便是将太刀一横,施展出了招架这个技能,顿时就觉得手上一震,然后被击退了两三步,然后便见到从下方窜上来的赫然是一只高大的鱼人,这家伙身上并没有鳞片,但是嘴唇上的鱼须和鱼鳃十分明显,并且手上握持的赫然是两把银光闪闪的长钩!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