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鱼人哇呜那

    这只被杜瑜琦淋了满头尿的鱼人显然十分愤怒,重新举起了手中的银钩怒喝道:

    “罪犯,受死!你要记住,你是死在银钩菲力盗贼团的哇呜那手里面!”

    说完了之后,这厮便再次舞动了手中的银钩劈了下来,哪怕是在这深夜里面,也能见到银色的光芒若帘一般的飞掠而下,看起来还真的是威势十足!

    杜瑜琦依然只是十分谨慎的一挡,倒是有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在了不远处舱房里面的动向上,听到了夕那边居然也是传来了打斗声,不过这打斗声并不激烈,立即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很显然,骤然出现的这鱼人哇呜那和袭击夕的人,都只是派遣出来的先头部队,简单的来说,就是哨兵。林和杰特两人的努力显然是有成效的,追兵并不能确定他们逃走的方向,而只能选择了几条他们可能前往的路线,然后派遣出相应的人手来进行查看。

    比如说这鱼人哇呜那,就是很具有针对性的派遣出来的探子!

    若不是他鱼人的特殊身份,也没可能这么快就撵上这一艘蒸汽轮船来,但是这也就意味着探子与主要部队必然会脱节得十分厉害,因为大部队肯定跟不上它们的速度,这就像是人没可能在水下和鱼比游泳是一个道理。

    自己和夕两人应该是被高额悬赏了,所以一旦真的是还有其余人前来的话,那么必然会像狗见到了骨头那样疯狂的撵上来,既然他们没有出现,那就只能说明只有这些人。

    于是,杜瑜琦确定了这件事以后,也是松了一口气,然后微笑了起来,徐徐的举起了手中的太刀。

    可以见到这把看起来本来是平淡无奇的太刀上面,忽然闪耀起来了奇特的光芒!

    首先是一点看起来颇为锋利的光芒,这是杜瑜琦从神秘的银湖水仙武士刀当中提取出来的武器种子,能令附带的武器锋利度轻度提升,

    紧接着出现的是丝丝缕缕缭绕的电光,不消说,这是杜瑜琦从天之驱逐者的骑士光剑当中提取出来的武器种子,能令附带的武器额外获得光系伤害,

    最后出现的,便有一团火红色的光芒迅速的朝着剑刃上蔓延了开去,不消说,这是杜瑜琦吸收到的最强大的一把武器的种子了,那便是之前发挥出来了巨大作用的库兰的焰影剑遗留下来的武器种子,能令附带的武器额外获得火系伤害!、

    有这三枚武器种子加持,杜瑜琦手中握持的这把太刀纵是凡铁,也是在瞬间脱胎换骨,化成绝对不逊色于神器一般的可怕存在!!

    然后杜瑜琦就悍然发动了反击,此时敌情不明,自然就要速战速决,所以直接就是一招“我斩影挑剑”发了出去,这一招对于杜瑜琦来说,可以说是百发百中,猝不及防之下,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中了他的道儿,这其中还有小丑之类的强悍人物。

    可是,杜瑜琦这一招发出去之后,居然见到面前的这鱼人哇呜那一闪身就躲开了,这无疑令他感觉到异常的惊奇,因为这一招的正面出招被人闪过并不稀奇,本来就是用于麻痹对手的,可是在背后闪出来的影分身一斩,却是从后脑勺这样的视觉盲区出现的,这鱼人看起来也不是什么多厉害的人物,怎么就能成功闪过呢?

    带着这样的疑惑,杜瑜琦继续与这鱼人交战,发觉这厮的出招虽然十分凌厉,可是速度还未达到变态的程度,杜瑜琦大可以跟得上,同时它的力量却是比自己逊色很多,因此杜瑜琦也不打算施展什么厉害的招数了,毕竟对方也是笼罩在一片神秘当中,就实打实的与之硬碰硬。

    对方一钩劈过来,自己一剑斩回去,追求的就是每一招都要硬碰,简单的说就是正面刚不要怂。

    结果杜瑜琦这种打法最初这鱼人哇呜那似乎还能接受,但是多来几次之后,这厮握住钩柄的那只手已经是剧烈哆嗦了起来,然后就连那银钩上被鲜血染红了,这就是双方力量差距太大的缘故。

    紧接着这鱼人哇呜那就怪叫了一声,然后从脖子上面掏出了一个制作十分粗陋的挂饰亲吻了一下,他身上就忽然出现了一缕水蓝色的光芒波动了一下,紧接着又举起武器砍向了杜瑜琦。

    很明显的,他的动作变得更加敏捷了,虽然增幅不大,也是肉眼可以清晰分辨出来的程度!

    并且这鱼人还特地留了心眼,他的武器是在中途骤然加速的,这就意味着一件事,他想要阴杜瑜琦一把,倘若杜瑜琦之前已经习惯了他的速度,结果遇到了这突如其来的变速,搞不好就会出现相当致命的破绽啊。

    问题就在于,杜瑜琦不仅仅是力量可以对它全面压制,就连敏捷也是有留力的------原因就是这家伙居然能识破“我斩影挑剑”,所以让杜瑜琦颇为忌惮。

    可是这家伙却想要用速度来阴杜瑜琦,那就真是天真了,实际上杜瑜琦发觉了他的小算盘以后,立即也是中途骤然加速斩出,并且这速度明显比哇呜那全力出手还要快!!

    哇呜那于是很不甘心的发觉,在自己的钩子劈到杜瑜琦身上之前,对方的太刀只怕已经率先斩掉自己的脑袋了,所以他只能狼狈倒退,可是杜瑜琦这一刀依然斜斜的从他的胸口斩了过去,只听到“嗤”的一声轻响,已经是划出来了一条伤口。

    这条伤口非常平滑,但也是异常的深,甚至可以见到伤口处先是呈现出发白的状态,骨骼的剖面都清晰可见,然后骨髓才混合鱼人特有的墨绿色鲜血喷涌而出,将伤口染得一团模糊。

    不过,这一刀劈下去之后,反而激发了这鱼人的凶性,两腮一鼓,居然喷射出来了一团墨绿色的粘液,杜瑜琦立即闪避,但是那团粘液依然是有少部分沾在了他的右手上,立即就是一阵火灼也似的刺痛,并且鼻孔里面闻到了刺鼻的鱼腥气息。

    这时候,哇呜那这鱼人才回头,怨毒的看了杜瑜琦一眼,准备跳下船去。可是杜瑜琦又怎么可能在这样关键的时候将他放走,当下便是施展出来了全力,身形一闪便来到了哇呜那这鱼人的身边,举起了太刀劈下。

    刀光闪耀,哇呜那居然还怪叫着想要迎击敌人,可以说是斗志昂扬,但是接下来面对杜瑜琦的全力一刀,他使用的银钩被削断了大半截,末端呈现出来了一条抛物线,当啷一声的钉在了旁边的船板上。

    这时候正有一名船员撵过来看看究竟发生什么事情,结果这寒光闪闪的断刃就贴着他的脸飞了过去,然后钉入了船板以后还在颤巍巍的响着,这名船员双脚一软立即就几乎瘫软了下去,只觉得裤裆里面热热的,没说的尿裤子了。

    杜瑜琦一刀削断了对方的武器,接下来手下也是毫不容情,继续一刀竖劈一刀横斩,都是基础剑术的攻击,却是迅捷无伦,全力以赴,第一刀便是将这鱼怪的手臂生生斩断,泼洒着墨绿色的鲜血落到了船板上,然后第二刀则是将这家伙斩得旋飞了出去,令他想要逃走的梦想化为泡影。

    此时两人所住的房间当中也是传来了一连串的巨响声,然后两头鱼人冒着烟撞破门摔飞了出来,有一头在剧烈挣扎抽搐着,脖子扭曲显然已经是活不下去了,另外一头则被打断了一条腿,对准了旁边的河水猛扑了下去,只要成功入水,那么这头鱼人还真的就能逃出生天了。

    遗憾的是,从旁边的岸上居然飞射出来了一块砖头,啪啦的一声就狠狠砸在了他的脑袋上!

    砖袭!!

    这块砖头直接就将这家伙砸得晕厥了过去,虽然成功落入到了水里面,最后却是翻着肚皮重新漂浮了上来,搞得之前的跳水根本就做了无用功,而看它的模样,就像是一只死掉了的大青蛙似的。

    见到了那块神准的砖头,杜瑜琦就知道应该是杰特来了,果然,这黑肌**子很快的就从岸边现身,然后跳进了水里面,拉着旁边的帆索呼哧呼哧的爬了上来,笑眯眯的道:

    “怎么样,我这一砖头砸得不错吧。”

    杜瑜琦微笑道:

    “非常及时。”

    这边折腾得如此厉害,船只上的也不是死人,很快的就有护卫纷纷的撵了上来,见到了这三头鱼人顿时都十分愤怒,因为在这条河上,鱼人这些家伙几乎都是盗匪一般的存在,劫船杀人的事情都没有少做。

    甚至哪怕蒸汽轮船这样的大船上具有很强的防护力量,也经常是被搞得焦头烂额,上一次航行的时候都被缺乏武器的鱼人将船锚给偷走,因此自然对鱼人没有什么好感了,纷纷叫嚷着要将眼前的这三头鱼人都吊在桅杆上示众,直到风干了才会取下来。

    不过这时候有一名商人却站了出来,搓着手用一种很有兴趣的诡异眼光打量着这三个鱼人,准确的说,是一具鱼人的尸体,一个昏迷过去的鱼人,一个重伤但是清醒的鱼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